黃埔後代:終有月圓時,終有團圓日

2019年01月07日 14:21:00來源:台灣網

  【編者按】1月2日上午,《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紀念會併發表重要講話,引起海內外輿論關注。黃埔軍校後代趙心星在文中回顧爺爺趙璞如何言傳身教自己做人的道理。1937年,爺爺參加陸軍軍官學校,屬黃埔十四期。1949年,爺爺隨國民政府去了臺灣。1951年,他轉道香港,從香港回到了大陸。“我的根在這兒,我必須要回來。月亮會圓,總有一天,海那邊會和這塊土地又團圓。”

  手捧發黃的相片,我的思緒回到了兒時。那一年,我六歲。那一天,我晃著小腳跑去大院的茅廁,還沒走進用石磚壘起的茅廁門,忽然傳來耳熟的對話聲:我聽媽媽説,心星的爺爺是臺灣回來的特務,她的大伯也是壞人所以被槍殺了,我們不要和她玩。

  轟地一聲,我的腦袋像響起了雷鳴。奶奶日夜紅腫的眼睛,爺爺拉著糞車的身影像刀一樣地刻著我的心。我忍住快掉落的淚,咬住唇,從地上撿起了一塊小石頭,亳不猶豫地扔了進去,聽著茅廁裏面衝出的嚎叫,我扭頭跑回了家。一頭衝進家門,我不顧奶奶詫異的驚叫,撲在床上,把自己蜷在被窩裏,淚水止不住的流。

  過了不到半小時,方家肥碩的大媽帶著她那寶貝雙胞胎女兒衝進了我家小院。“你給我出來,小兔崽子,你敢用石頭打人,真是好家教吶,什麼樣的家庭出什麼樣的人!”“怎麼了,方老師?”奶奶連忙掀起門簾走出去。“喲,德高望重的黃老師吶,您今天可得好好看看您的寶貝孫女,她居然在廁所外扔石頭,把我女兒的頭打了包”。“啊?”奶奶扭頭便看見我抹乾眼淚立在她身後。“心星,你給奶奶説清楚,濤濤頭上的包是不是你扔石頭打的?”“是!”“你這小兔崽子,承認了?説,為什麼打我女兒?”肥大的方老師衝向我,一把扯住我的手,看著我手上被掐出的紅印,我緊盯著她瘋狂的眼睛,説“因為該打!”“啊,我打死你這個小兔崽子”。我的身上立馬腫起一塊塊,奶奶撲了過來,用瘦弱的身軀擋住這肥胖,堅定的説:我的孫女,我教!今天你看著我給你交待!胖女人被瘦小的奶奶懾愣了,她不由自主的哆嗦著後退了幾步。

  “跪下!”奶奶轉過頭衝我道。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説,什麼原因?為什麼動手扔石子?”我看著奶奶花白的頭髮,任心被刀鋸,那脫口而出的原因硬生生的吞入肚裏。我不能,不能眼睜睜地看見奶奶聽到真相後的崩潰。對面,三母女得意的瞅著我,奶奶抄起了掃把,呯,呯,呯,一聲聲沉悶聲落在我背上,在我倒在地上昏迷過去的那一刻,我看見了張著大嘴笑的肥老師和那倆寶貝女兒,還有,扔了掃把抱住我痛哭的奶奶。

  在被太陽光刺醒後,我扭了下渾身發痛的身體。看見了奶奶,“醒了?”奶奶抱著我,她的頭髮不知道多久沒梳理了,一縷縷結成一塊。我想伸手幫她理下,可手已經腫成蘿蔔。“你這孩子,咋不説出原因呢?”耳邊傳來爺爺的話語。望著滿眼痛惜地看著我的爺爺奶奶,在爺爺的輕言細語中我才知道了原來我整整睡了一天一夜,夢語中哭著重復地嚷著:我爺爺不是臺灣特務,我大伯不是壞人是被冤枉的。望著奶奶佈滿了血絲的雙眼,我的眼淚終於止不住流了下來……

  過了一週,身上的傷好了七七八八,在一天吃完晚飯後,爺爺奶奶鄭重其事地把我叫到身邊,對我講述了家庭的故事……

  我的爺爺叫趙璞,祖籍安徽巢湖。自幼與馮玉祥將軍的侄孫馮紀法一同讀私塾,結拜為兄弟。後在上海教會中學讀書。1937年爺爺畢業于上海復旦大學,當年7月即赴武漢參加陸軍軍官學校,屬黃埔十四期。後又去重慶,在抗戰時期任新聞總署中校主任,兵役部上校等職。1949年隨國民政府去了臺灣,1951年他轉道香港,從香港回到了大陸。審查了八個月,由上海市公安局宣佈無罪釋放。1958年爺爺帶著奶奶隨著支邊大隊從上海來到寧夏。

  在文革期間,爺爺受盡了迫害,他滿腔赤誠之心卻被打成特務反動派。我的大伯趙曉初在恢復高考第一年時,以全國總分第三名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卻因酒後説了反對四人幫的話,而被殺害。

  爺爺告訴我,他去到臺灣在桂永清手下任職,當時許多“國軍”都非常想念祖國大陸。經常有人坐在海邊抱著酒瓶一邊喝一邊哭。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人祖先是一樣的,海水隔開了親人,卻隔不斷親情。爺爺和奶奶是大學時期的戀人。我奶奶是上海松江的大戶人家裏的小姐。自幼飽讀詩書。在復旦大學學習時認識了爺爺。不顧她家裏的反動,毅然嫁給了我爺爺。在爺爺抗戰毫無音訊的時期,奶奶一手拉扯著姑媽堅定地等著爺爺。而爺爺去臺灣時,我奶奶因為生我父親,留在了上海。爺爺説,他在臺灣時,每天工作之餘就經常在想:家應該是完整的家,國應該是完整的國。他的妻兒,他的責任,他追求的信仰……在經過反覆地思考後,他毅然從香港回到了大陸,回到了祖國懷抱。聽到這裡,我打斷爺爺的話,問:爺爺,可是您這麼有學問,這麼愛國,現在我們一家在這裡,您又要受壞人迫害,您後悔嗎?

  爺爺拉我靠在他懷裏,撫著我的頭髮對我説:心星,你要永遠記著,人活著,貴之良心。在臺灣,我可以有榮華富貴,可沒有你奶奶,沒有你姑媽大伯你爸,我的心空吶。我的根在這兒,我必須要回來。月亮會圓,總有一天,海那邊會和這塊土地又團圓。

  這些年來,這一幕,總會在夜深人靜時浮現在我腦海。我忘不了爺爺的話語。忘不了爺爺奶奶教我做人的道理。“渡盡劫波兄弟在”,人如此,國共兩黨亦如此。這是割不斷的同宗同源情!

  歷史讓人沉思,歷史讓人緬懷,歷史讓我們負有使命:終有月圓時,終有團圓日!我期待並堅信……(作者:黃埔後代趙心星,廣東省黃埔後代聯誼會會員)

[責任編輯:郜利敏]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