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隨感〕我眼中的大陸“六絕”

2017年07月26日 10:31 來源: 中國高校網

  從臺灣來到大陸求學也有兩、三年了,這些日子以來,用我師兄的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到北京生活就好象在當兵”,每天要面對的,就是緊張又富挑戰性的生活。對人陸的許多城市都有或深或淺的感情,但是感情最深的當屬北京。

  長安街上認國旗   

因為北京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説一句比較實在的話,北京的城市建設雖然沒有臺灣完善,但北京會讓你覺得你到了一個莊嚴又活潑的政治中心。另外,我發現,北京還具備一個特點——容易塞車,更證明了他作為一個首都的必要條件。綜觀世界各大首都,每一個城市或多或少都會塞車。當然,這不是唯一的特徵,在這裡與臺灣比較不一樣的就是,到了長安街去的時候,經常會發現五星紅旗與一些其他國家的國旗放在一起,這代表著常常有許多外國的元首訪問中國,這是在臺灣比較少見的,就算見到了,也不知道是哪一個國家的旗子。

  臺灣“異類”處處見

  我們在北京求學的臺灣學生,當初之所以會選擇到大陸來,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學生是對這裡的生活充滿著新鮮感,由於文化、語言的相同,所以交流起來就比較的容易。雖然如此,許多客觀的社會與人文環境,還是讓我們倍感新鮮。若是你問到在北京求學的臺灣學生關於“你在北京求學的感受是什麼?”這樣的一個問題,那他首先可能會告訴你,“這裡的同學很用功 !” 我想這也是許多臺灣學生共有的心聲,也許是跟客觀的環境——娛樂場所比較少有一點關係吧!這裡的同學整天復習功課,相當富有“敬業精神”。但是在臺灣的大學生當中,整天唸書的人會被當成“異類”,因為臺灣的大學活動多得要命,一個學期下來,如果沒有同學們之間彼此在考場上“同舟共濟”的精神,恐怕,就要參加轉學考了,所以,在這裡我們會不知不覺跟著認真學習起來,這真是個不一樣的感受。

  北方人真講究

  還有一種至深感受就是北方的天氣,我覺得,南方人到了北方是一種考驗,甚至我有一種鍛鍊的感覺。因為在北方人眼裏,南方人似乎相當耐冷,就我求學的政法大學來説,還真是這樣。因為這裡的供暖相當充足,所以許多臺灣學生到了 12 月底的時候還穿短袖短褲在自己的臥室周圍跑來跑去,令來自北方的同學們佩服不已。但是,有許多來自臺灣的前輩説,到了北方第一件事就是學會穿衣服,這裡的意思不是學打扮,而是知道什麼時候該穿什麼衣服,所以,直到今年,我才慢慢的學會如何保暖。長輩還説,到了北方,你會感覺一年比一年冷,禦寒的方法是多學學人家吃點羊肉,所以在臺灣堅決不碰羊肉的我,到了北京,也改變了飲食習慣。關於穿著和飲食,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南方人要講究,但我覺得,北方人比南方人要講究得多了。

  煙酒的地方趣名

  大陸的地方相當大,作為一個學生幹部的我,有時候常常會去各地方訪問和辦事,光是從北京的北城到南城,就要半個多鐘頭,而且還是乘地鐵,而在臺灣, 10 多公里以上的地方就已經很遠了。我還曾經去過 10 幾個省份,見到大陸各省不同的風俗民情,直到親自去幾個地方看一看才發現,這裡的許多民族,在他們生存的居住地,都保有自己民族生活方式,而且對於這些地方,國家對他們自治的政策相當寬鬆,保有自己的語言、文字,親眼所見,才知道這裡各民族和睦共處,博大精深啊! 到各地去走走,也許細心的人會發現,這裡各省市都有自己的煙、酒,每到一個地方去旅遊,當地餐館都會將他們當地的啤酒或者白酒擺在相當明顯的位置,而且因為是産地的關係,價格還相當便宜。當地政府會根據自身的特色將他們的煙酒,取上一個相當美妙的名字,比如湖南的“酒鬼”,山東的“孔府”,好多名字來自明、清時期的傳説,使大家在旅遊之際,倍感趣味。

  烈酒醉英雄

  説到喝酒,在北京我聽到一個土笑話: 3 個國家的人要比較他們國家的酒誰比較烈,找來了 3 只老鼠,分別給他們喝了俄羅斯的伏特加、法國的白蘭地、中國的二鍋頭。喝了伏特加的老鼠,跳起了俄羅斯民族舞蹈;喝了白蘭地的那只高唱法國的情歌;兩個國家的人都很得意,輪到喝二鍋頭的老鼠時,大家卻找不到他的蹤影而嘲笑二鍋頭,正在此時,老鼠回來了,手裏拿著一把大刀,大喊:貓呢?貓在哪?給我出來! 可見二鍋頭真的很烈,大陸的同學們,個個都很能喝,我也是到了北京之後才開始學會喝白酒、吃羊肉,因為這樣,才能使自己適應這個寒冷的北國。有時候同學們聚會,最先倒下的,都是臺灣“萊鳥”。只有一些來晚一些的師兄們,或許還能抵擋一陣子,但是,師兄們説,在這裡交朋友首先要學會喝酒。因為一些正式場合,大家不免小酌一番,不會喝酒的人,確實讓場面尷尬不少。正如我的偉振師兄説的,學法律的人,要有一顆赤膽、五瓶啤酒。正所謂:有書、有劍、有肝膽,亦狂、亦俠、亦溫文。正是感動了我們這些學法律的臺生。

  愛江山更愛美人

  在這裡生活的臺生們還有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談對象”。在這裡談對象的臺灣學生大家不免都有一種共同的感覺,五個字:男人真命苦!聽説毛主席説過一句話:女人撐起半邊天。好傢夥!這半邊天可讓在南方使慣了“大男子主義”的臺灣學生們倍感吃不消。 談過對象的臺生們普遍認為北方的男人相當溫柔,雖然在外面威風八面,但是回到家中還是必須乖乖的伺候老婆,稍有不慎,便會慘遭“滿清十大酷刑”。而且,北方的女生比較堅強、不依賴,我想這正是吸引臺灣男同學的地方。對於事事可以自理、自信生活的北方女性,男同學們都趨之若鶩,而吸引臺灣女同學的,也正是北方男士的款款柔情。所以臺灣學生當中,也有不少的女同學與這裡的男同學談對象。而且,這裡的男生高大瀟灑,女生苗條輕盈,正是吸引不少臺灣學生談對象的重要前提。 説到談對象,有一個讓我覺得有趣的案例:就拿我在北大學習的朋友來説,交了一個女朋友,是東北人。據我朋友講,他女朋友常説她自己是一名優秀的共産黨員,要去感化他這個來自“匪區”的“蔣匪”,可是,每次我去找他們的時候,閒談之間,聽到他女友脫口而出的軟綿綿的“臺灣普通話”時,不免為她的“感化事業”感到憂心忡忡啊! 説了這麼多,看看自己所寫的,不免莞爾一笑。我發現,我們這些在這裡生活的臺生,大家回首走來的路,不免發現自己的足印相當深。我相信這些學生,都是很用心、很用感情在這裡生活的。生活久了,對這裡的認識與感受都會加深,我也相信有許多臺灣學生來到這裡生活一陣子之後都會愛上這裡,因為這裡要學的東西太多了,要適應的事物也太多了,豈是一朝一夕能為之?

  在此生活,不只是物理變化,我相信還會是一個化學變化。今年,我即將畢業,在出國唸書與留下來考研的選擇中,我必須作出決定,儘管英國倫敦大學已經寄來了錄取通知書,但我還是選擇在這裡考研、繼續考北大的經濟法碩士。一些朋友就不能理解,問我為什麼會這麼看好這片土地?竟讓我而放棄到國外深造的機會?有些剛來大陸的同學或朋友或許會感到茫然,地方太大,到底能不能真正地融入這個大中國的生活圈,會不會在這個歷史潮流之中被犧牲掉?

  一直問自己,拿青春作賭注,值得嗎?我想,正如偉振師兄與我共勉的一首詩可以與大家分享或可答疑:

  千里黃雲白日曛 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 天下誰人不識君 林承鐸

[責任編輯:張藝]

求學資訊

精彩視頻

求學故事

臺生圈

可以將您的隨筆,經驗,求學故事分享到青年公社!

聯繫我們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