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社-實習就業

清華女學霸轉身做主播 評論:當正能量網紅不丟人

2017年06月14日 10:47:55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7年的夏天,第一代“95後”大學畢業生即將步入職場。而在一則關於“95後”最嚮往的新興職業的調查中,54%的票投給了主播、網紅。

  前段時間“清華女學霸轉身做主播”的新聞在社會上引發了巨大的非議。

  這則新聞的主角曾是2006年內蒙古高考(精品課)理科狀元,本科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築學院,碩士研究生就讀于北京大學。履歷傲人的她,卻“委身”遊戲主播之職。她説,在人們印象中,遊戲主播應該很輕鬆,“就是打打遊戲、賣賣萌嘛”。但實際並非如此。遊戲直播其實很殘酷,每天表現的好壞,都會直觀地在數字上體現出來。

  網紅,即網路紅人,他們滿足了網民獵奇、娛樂、刺激等心理需求,有意或無意間受到網路世界的追捧。網紅可以被定義為優秀的內容生産者。他們具備才華、風格,掌握了“一鳴驚人”的訣竅,是難得的人才。在一個成熟的商業社會中,網紅有其存在的價值。借助網紅,內容生産者們才“酒香不怕巷子深”了。這對於那些有才華的個人或者團隊來説,自然很有吸引力。

  回望網際網路十幾年的發展,網紅前赴後繼,一浪浪被拍在沙灘上。從文字時代的網紅痞子蔡、安妮寶貝、寧財神、慕容雪村,到圖文時代的網紅芙蓉姐姐、犀利哥,再到大V時代的網紅姚晨、王思聰以及寬頻時代的網紅羅振宇、papi醬,不知有多少個名字不過是曇花一現。

  不可否認,網紅這一職業在當前的發展中還存在諸多亂象:以“三俗”搏出位,以駭人聽聞的言辭吸引眼球,甚至以負面行銷賺流量。於是,一提到“網紅”這個詞,人們就不免有些偏見。在不少人眼中,網紅這個群體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不過,人人喊打的網紅只是少數,我們更應該看到,真正在網際網路立足並闖出一片天的網紅,必然有過人的本事。

  做一名不被時代淘汰的網紅是一件極有技術含量的工作。一支短視頻也許只有短短幾十秒,但讓他出現在人們視野裏並得到肯定則可能需要幾十個小時的工夫打磨。在有限的時長裏,展現最耀眼的一刻,這種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不過,一些網紅“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在“可持續發展”這一維度上,瑕疵還是明顯的。

  考其原因,多與“三俗”有關。相比之下,傳播正能量的網紅更能紅得長久。網路世界中,“正能量”網紅很受歡迎:如被人戲稱為“局座”的張召忠將軍、“第一萌警”江寧公安線上、“科普小能手”博物雜誌等。

  猶記今年中國海軍節,張召忠在“暢談中國海軍未來”直播活動中,講述新中國成立後人民海軍艱難歲月時情難自禁、潸然淚下的一幕,多少網友涌入“局座”微博留言“致敬!不哭!”這正是網紅在散播浩然正氣,“愛國”也因網紅所言所感真正引起共鳴。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官方微博“江寧公安線上”,被友親切稱之為“江寧婆婆”。這位網紅,幽默堪比段子手,為了科普各種安全常識也是操碎了心,快速辟謠、權威分析方面更是一針見血。這類知名政務微博網紅深入基層、貼近群眾,並收穫了更多來自民間的信任與支援,他們是橋梁、是紐帶,更是一股氣正風清。當然還有“博物雜誌”這類一邊賣萌一邊教你小知識的百科全書式網紅,他們讓學術走出象牙塔,變得鮮活而可親近,其中蘊含的是鼓勵求知的大智慧。

  “正能量”網紅有很多種。有才華、有想法,渴望在高速新陳代謝的網際網路大浪中淘沙的預備網紅們也值得社會的尊重。順應時代潮流,將才華變現或者變流量,是網際網路經濟時代的必然。當正能量網紅不丟人,如何在網紅之路上走得更遠才更值得這些網紅後備軍們思考。

[責任編輯:劉紅梅]

銀鷹計劃botton.jpg

國際化推廣運營

彩雲天氣-網際網路/電子商務

私企

北京 面議 /天點 面議 天

新媒體行銷

桃桃喜-網際網路/電子商務

北京 面議 /天點 5 天

歡迎分享您的實習心情、工作日誌給我們!

聯繫我們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