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社-實習就業

職場性騷擾 法院難認定

2016年12月28日 13:42:43 北京晚報

  職場性騷擾 法院難認定

  近日,民生銀行北京分行高管騷擾女員工的消息引起網上一片譁然。銀行方面承認涉事高管通過微信騷擾女員工,並開除了涉事高管,讓事件暫時告一段落。對個案而言,很多網友出了一口惡氣,但記者查詢了3年來北京法院系統公開的涉及職場性騷擾的判決,總共9起案件中僅有兩案認定性騷擾,可謂是訴訟不多認定不易。有的女職員自稱因拒絕性騷擾丟了工作,最終只得到違法解約的賠償;有的單位要辭退被舉報的騷擾者,即便拿出投訴信或是有當事人作證,卻仍然輸了官司。

  數據

  法院9個判決僅兩案認定

  幾天前,微博上曝出民生銀行北京分行業務主管關某性騷擾女職員,同時貼出多張關某與女職員微信對話截圖。對話顯示,關某多次約下屬王女士到酒店見面,遭到拒絕後便以辭退相威脅。王女士稱,關某對其騷擾已久,她實在不堪其擾,最終決定“自行離開”。

  記者查閱了裁判文書網上公開的3年來北京法院審理涉及職場性騷擾的裁判文書,數量不多,只有9起案件,並明顯分為兩大類:一類為女職工自稱受到性騷擾,被單位違法解約的,共3起;另一類為男職員被投訴性騷擾行為遭解約,與單位發生勞動爭議的,共6起。8起案件發生在兩性之間,1起發生在同性間。

  最終,法院認定存在性騷擾或不當行為的只有2起,佔22%,其餘7起案件中,所謂的性騷擾行為均未被認定。3名女職工全部離職,2人得到單位違法解約的賠償。而6名被投訴的男員工4人回到工作崗位,1人得到賠款離職,只有1人被炒了魷魚且沒有拿到賠償。

  從這些數字上就可以看出,職場性騷擾的認定並不容易。此次民生銀行事件如果不是微信對話曝光、輿論口誅筆伐,最終走向還未可知。

  定義

  微信撩妹算不算性騷擾?

  記者注意到,在這9起案件中,騷擾的形式有的是直接身體接觸,觸碰受害者隱私部位甚至性器官,有的只是發送表達愛意的電郵。

  在民生銀行事件曝光後,銀行方面回應聊天記錄屬實,強調兩人之間的行為只局限在微信上,並沒有産生實質上的關係。微信撩妹就不算性騷擾嗎?

  其實,對於性騷擾,法律確有明確界定。

  北京市十佳勞動法律師、北京市華倫律師事務所金曉蓮律師告訴記者,根據《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辦法》的規定,性騷擾是指違背婦女意志,以具有性內容或者與性有關的語言、文字、圖像、電子資訊、肢體行為等形式對婦女實施騷擾的情形。

  “所謂騷擾是行為人實施了讓對方反感,干擾對方正常工作和生活的行為。性騷擾與其他騷擾的差別在於是否與性有關,雖然每個人的感官認識與知識結構、社會認知程度不一樣,對於被騷擾的感受也有不同,但是只要是行為人實施了含有性內容或與性有關的騷擾行為,都可以説是構成性騷擾。比如非正常狀態的肢體接觸,帶有性內容或性指向的語言等等。”金曉蓮律師説,需要注意的是,涉及訴訟案件時對於性騷擾的認定會更加嚴格,應該是要有性內容或形式的騷擾行為可能被認定。

  記者在判例中也發現,法院對性騷擾的把握確實比較嚴格。

  一家汽車部件公司招聘衛某作為項目經理,兩個半月後又將他解職。公司在提出衛某不能勝任工作的同時,直指其行為不端,人品不正,向女職工發送不恰當的電子郵件進行騷擾。公司提交了兩份電子郵件,其中寫道:“ ,我跟你認識得太晚,但我很喜歡你,我有時心裏想,如果我們是夫妻那該多好啊!”法院審理後認為,電子郵件的問題應屬於個人道德的範圍,且這些電子郵件發送的時間晚于公司與衛某解約的時間,因此不能作為合法解除勞動合同的依據。最終判決雙方繼續履行合同。

[責任編輯:崔瀝心]

銀鷹計劃botton.jpg

國際化推廣運營

彩雲天氣-網際網路/電子商務

私企

北京 面議 /天點 面議 天

新媒體行銷

桃桃喜-網際網路/電子商務

北京 面議 /天點 5 天

歡迎分享您的實習心情、工作日誌給我們!

聯繫我們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