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社-求學

大學四年,我變成了死肥宅

2017年06月12日 13:12:13 中青線上

  “團啊,上去開大啊!”

  “垃圾小學生隊友,真坑。”

  如果捂住眼睛只聽對話,

  你可能懷疑自己來到了網吧。

  沒錯,這就是我在寢室裏的樣子。

  以前,我留給朋友的一直是踏實穩重的形象。可自從上了大學,我便沉溺于遊戲中無法自拔。

  當大家看到我玩遊戲的時候,總是退避三舍,因為這時的我總是很暴躁。

  隨著敲擊鍵盤的聲音,寢室裏回蕩著我的叫喊聲。

  

  我的心態也變得非常浮躁。

  在自習室呆不過兩小時,課堂上從未記過筆記,成績總是在及格線的邊緣徘徊。

  只有在遊戲裏,我才夠做到心無旁騖、全神貫注,甚至能夠一動不動地坐十個小時以上。

  就連高考百日衝刺時我也沒這樣認真過。

  白天賴床不起,晚上就成了夜貓子。沒有規律的作息方式就這樣持續著。

  我的生活差不多就是“三點一線”:寢室-教室-食堂。有時候就連去食堂都省去了,定個外賣便一步到位,可以專心的與小夥伴雙排了。

  

  有時候我很羨慕身邊的一些朋友,他們的大學生活和我截然不同。

  有的忙於工作 在學生組織裏風生水起,

  有的人成績優秀 拿到了各種證書獎學金,

  有的人擁有健康的身體 練就一身堅實的肌肉,

  還有的人利用假期時間吃遍了大街小巷...

  我仿佛已經脫離了他們的圈子,與那些曾經的好朋友之間,也有了一堵看不見摸不著的墻。

  見了面,也只能乾巴巴地寒暄幾句,不知不覺,漸行漸遠。

  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也都是夢破碎的聲音。

  因為我只會在遊戲裏運籌帷幄叱吒風雲,

  只能截上一張圖,在朋友圈裏炫耀一下自己的戰績來換得朋友的一句:“牛逼!”

  而在真實的人生裏,在大學生活的各個版塊裏,無論學習,還是社團工作,都是一片荒蕪。

  

  大學幾年,我究竟獲得了什麼?

  在放飛自我的鍵盤生涯之外,在疲憊不堪的皮囊之下。

  回頭想想,單機遊戲有劇情結束的一天,網遊也有棄坑的一天,每一款遊戲都只是我人生中的過客。

  我又不是職業玩家,何必要這樣認真?

  猛然看看真實的自己,不到兩年,我的體重已經飆升30斤。原來1000米體測能夠不費吹灰之力跑進4分鐘,而如今它已然成為我的噩夢。跑到眼前發黑,跑到昏厥,我仍是不及格。

  我很難想像再過兩年我走出大學是什麼樣子。

  或許是一個蓬頭垢面、滿嘴污言穢語的小胖墩,或許是一個好吃懶做、不學無術的小邋遢;又或許是一個簡歷空白、卻幻想高薪的求職者…

  算了,我不敢去想。

  

  大學本來是我憧憬的象牙塔,是我認為能學到一技之長的地方。

  我曾想過到了大學,能夠交到好多朋友,

  一起學習、玩耍;

  可以參加各種社團,參加各種活動,

  培養一個自己的興趣並堅持下去;

  可以坐在圖書館,

  安安靜靜坐上一整天;

  可以每天花充足的時間,

  去鍛鍊身體、跑跑步、打打球

  ……

  

  現在的我卻違背了當初我來到大學的初衷。

  花著父母的錢,睡一個沒有意義的懶覺

  用紊亂的作息,換一個不健康的身體

  坐在寢室和教室,玩一款罵天罵地罵空氣的手遊

  醒醒!不要停留在童話世界裏了。

  四年很短,白駒過隙。天天賴在寢室,一晃就畢業了。很輕鬆。

  回想的時候,一片空白,無謂白天的黑夜和無謂黑夜的白天。多可怕,怎麼這樣我就畢業了。被推著趕著擠著去兜售自己。

  這四年,本該是最有價值的四年。

  20幾歲,是最好的時候。想愛,想吃,想變成天上忽明忽暗的雲。

  是最有希望的時候。也是人生所能盼望的一切機遇和改變發生的時候。

  想多看幾本書 就去看

  想談戀愛 就去表白

  想當網紅 先去琢磨

  想拍電影 先去學習

  想飛 先去長出翅膀

  沒有一個夢想是不值得被尊重的。

  沒有一個願望是荒唐的。

  遊戲輸了可以再來一盤,可青春沒法重來。

  人生沒有回頭路,每一步都算數。

[責任編輯:趙燕]

求學資訊

精彩視頻

求學故事

2016兩岸大學生漢字書法藝術交流夏令營活動

臺生圈

  • QQ圖片20161118141858.jpg
  • QQ圖片20161125094524.jpg
  • 3.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可以將您的隨筆,經驗,求學故事分享到青年公社!

聯繫我們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