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_青年公社

一個臺灣創業者的大陸十年

2017年02月23日 14:06:27來源:橄欖社

  我們見多了宏觀論述和分析,關於製造工業時代的王者臺灣,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為什麼會滑落。但是,我們好像缺少的是傾聽一個臺灣年輕人究竟怎麼説?

一個臺灣創業者的大陸十年

    創業方向:打造一個與商業、科技和網際網路相關的活動服務平臺

  創業時間:3年

  項目摘要:致力於打造一個與商業、科技和網際網路相關的活動服務平臺。內容包括商業、科技和網際網路相關的線上活動前期宣傳等,使用者可以輕鬆看到各個城市中即將或正在舉辦的各類活動並報名參加 。

  謝耀輝從口中蹦出來的流利普通話跟大陸人的口音毫無二致,偶爾也會出現「牛逼」、「苦逼」這樣的網路俚語,或者諸如UGC、O2O這樣的大陸網際網路專用名詞。

  這是眼前這個生於1981年的臺灣人來到大陸的第10個年頭。整整三年之前,他和搭檔羅子文共同創辦的活動服務平臺活動行,剛剛作為Accupass活動通的兄弟産品在臺灣海峽另一邊的大陸落地。

  三年之後,差不多每一場與商業、科技和網際網路相關的線上活動前期宣傳,都能發現活動行的影子。脫胎于臺灣母體公司Accuvally的大陸子産品活動行,就像它的締造者謝耀輝一樣,用更快的速度更短的時間融入了這個擁有6億網際網路用戶的廣闊市場。

  報復平庸:我不要死於安樂!

  畢業于臺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專業的謝耀輝,第一份工作是來到深圳富士康幹起了專業對口的崗位:軟體工程師。職位名字聽上去很高大上,但謝耀輝再回過頭來形容那份工作時卻相當簡潔:很無聊。

  「你一年在工廠是什麼都不要想的,所做的工作只要確保這個系統維持運轉,數字都正確,別人要什麼東西就給他什麼功能,畫面好不好看使用者體驗好不好這是不重要的,他要這個東西穩,而不是這個東西漂不漂亮或跑得快。在裏面做一年第二年就已經週而复始,第三年就已經有點疲了。」謝耀輝説。唯一的好處可能是,這家主事電子産品代工生産的臺企待遇還不錯。

  2009年,因為「不想平凡地老去」,謝耀輝選擇離開富士康,返回臺灣,準備利用三年裏賺到第一桶金,開啟創業之路。實質上,自2006年第一次從臺灣來到大陸的三年時間裏,大陸的網際網路世界正值萬花齊放之際:門戶網站們飛速崛起,以天涯貓撲為代表的BBS逐漸成為網路輿論的先發陣地,主打SNS社區這張牌的人人網和開心網在各自開發的互動頁遊搶佔學生和白領的顯示屏……

  技術開發出身的謝耀輝借著工作之餘,在富士康周邊的網吧裏默默目睹著這發生的一切。這不是他1997年時從首次來到大陸的父親聽到的樣子,也不是還在學生時期通過早期網際網路窺視到大陸網站裏唾手可得的盜版軟體的樣子。這個碩大的網際網路市場正在爆炸性地發育,讓他不自覺地將自己從小生長的臺灣來與此作出一翻對比;

  「臺灣還在做硬體代工,還在緬懷華碩、宏碁、HTC 的光環。這些大企業已經由平穩走向下坡路逐漸衰退的情況,必須由下一撥人來做,可是環顧四週,臺灣除了文創産業、設計産業、還有什麼産業能夠接電子産業的棒?沒有。」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還被稱作「亞洲四小龍」之一的臺灣,利用獨特的技術優勢和區位優勢以及政策優勢,積累了足夠豐富的産業和資本積澱,即使經歷過金融風暴和新世紀之後經濟發展的相對遲緩,仍然能夠滿足新一代臺灣年輕人——尤其是80年代後生人過上「小確幸」的文藝生活。

  一個轉型期的臺灣,年輕人更多是依靠曾經的積累追求穩定,「我不一定要掙很多錢,但是我要享受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臺灣新一代的年輕人,8090後甚至00後追求的是一種生活品質和格調。」這是謝耀輝觀察下的視角,他用了《孟子 告子下》中的四個字來概括:死於安樂。

  此時剛時年滿28歲的謝耀輝,雖然返回臺灣,但並不想就此無縫對接上「小確幸」「小清新」的日子。

  從臺北到深圳:活動通啟程

  一次漫步于臺大校園的對話扭轉了可能到來的平庸生活,當同在臺灣科技大學讀書的大學同學羅子文表達出創業的想法時,謝耀輝當場一拍即合,折騰開始了。

  羅子文從臺灣科大畢業後,進一步去了新竹交通大學上了研究所(也就是研究生),畢業後便在德勤旗下合併的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跟謝耀輝一樣,一眼能望到頭的穩定並不是羅子文所期待的。辭職、創業,看上去是件更酷更刺激的事情。

  最初的辦公場所位於新竹清華大學裏的一個孵化器當中,所有的員工只有羅子文和謝耀輝兩人,所有的産品項目創想在精挑細選之後,只留下了兩個:電子票服務和點餐系統——前者正是Accupass活動通的前身。想法多樣的謝耀輝只得放棄了最初想要做的社交産品計劃,因為在財務行家羅子文看來,無論是電子票服務,還是點餐系統,起碼都能即刻産生現金流,能夠支撐起一個商業模式的雛形。兩人分別拿出了手中所有的積蓄300萬新台幣,給了這個項目的成長期兩年期待時限。

  對樂於參與同道活動的臺灣年輕人而言,電子票服務的業務發展相對可觀,而點餐系統的開發和推廣,則在已經習慣了傳統點餐模式島內,面臨著舉步維艱的局面。一年之後,因為業務發展亟需人員擴張,但苦於在島內找不到真正的志同道合者,謝耀輝想起了自己曾經呆過的深圳。

  他重新聯繫上曾在富士康一起共過事的兩名技術開發主管,在表達了希望共同創業的想法後,竭力拉攏他們能夠參與進來。但公司的註冊地在臺北,除了與深圳之間的空間距離之外,因為一份創業衝動就置家庭于不顧不太現實,兩岸政策上要突破也有一定難度。

  謝耀輝説自己鐵了心要做的事情,沒有什麼能算得上真正障礙。他隻身一人再次前往深圳,這回直接租了一套公寓當作Accuvally在深圳的辦公駐點,並且從個人賬戶上再拿出一部分錢,找到了二人的妻子,告訴她們兩家這是一筆兩年的生活費,哪怕項目最終失敗,也不至於在世俗的生活裏有所顧慮。

  事情居然就這麼成了。現在這兩名技術骨幹已經成為了活動行的聯合創始人,謝耀輝講起這段小插曲時仍然不無得意地説:「真要把有了家庭的人拉攏稱為自己的創業夥伴,搞定嫂子還是很重要的。」

  起死回生:活動通需要一個大陸兄弟

  從2009年到2011年,原定的兩年時限已到,羅子文和謝耀輝拿出的300萬新台幣即將見底,而點餐系統此時已經進入壽終待寢的倒計時,電子票服務雖然能夠産生一定的現金流,但終歸主動權受制于活動舉辦頻次和售票平臺。他們決定來一次轉型。

  「電子票的需求也太過薄弱,所以我們就跳著做,沒人用那我加一個活動的平臺讓人們用這個電子票,電子票和活動就結合摻在一起了,變成現在的活動行的一個樣貌,它是逐步長成的就這樣子。」謝耀輝講起當時需要做出的改變方向時説。

  點餐系統最終選擇關閉,Accuvally決定集中所有資源打造以電子票服務為基礎的活動發佈平臺。在啟動資金即將耗盡又在島內無法獲得投資的情況下,決定了這是一場孤注一擲的賭博。雖然早在創業之初,謝耀輝給父母的承諾是三年之後若不成功,便再會回到高級打工者的隊伍,老老實實打好一份工。但時限將至,他開始變得瘋狂起來:「不甘心,本來想做三年,結果三年不到我就撤了,真不甘心。」

  他開始帶著這個叫著活動通的産品頻繁參加兩岸的創業大賽,希冀能夠得到投資機構的青睞。

  2011年8月,浙江杭州,謝耀輝帶著他的活動通拿下了DEMO CHINA(創新中國)的第三名,並結識了讓他至今都心存感恩的貴人——《創業邦》創始人南立新。在後者的引薦和指導下,羅子文和謝耀輝慢慢開始逐步融入到大陸創業的圈子當中。

  媒體報道,聲名遠播,開始有投資機構找到府來,但所開出的條件是,Accuvally公司不能只開發臺灣島內的業務,必須拓展至內地甚至海外,畢竟臺灣2300萬人口的市場容量對大型VC來説很難稱得上會有大胃口。他們會擔心活動通在內地遇到的水土不服問題,畢竟前車之鑒尤其多,只拿臺灣的網際網路企業的大陸開拓史來説,街旁和愛情公寓都是值得警惕的先烈。

  謝耀輝有著自己落地本土化的邏輯,這是他曾經無數次考慮過的問題:「很多跨境網際網路公司在國內的團隊是直接從海外調過來做推廣和運營的,遇到非常多的臺灣的去上海去北京設立他的分公司,把總部的經營掉過來大展拳腳,後來半年一年有撤退回去,發現了麼水土不服非常嚴重,因為他們並不是依照國內的方法和思維在這裡建立團隊,在做業務推廣。在臺灣服務2300萬的用戶,和在大陸服務6個億用戶,是不同的概念。」

  跟Uber、Evernote、LinkedIn和Airbnb相似,活動通的大陸版活動行啟用了本地的團隊,北京的市場和運營團隊、深圳的技術研發團隊、臺北、臺中、高雄的地推小組,以及香港這塊在活動通看來剛剛打開的窗口,都由本地人所組建而成,充分發揮了地域性文化差異的優勢。除此外在其他的目標市場城市裏,謝耀輝借鑒了Uber的輕化運營模式:3-4個人來自由掌控這個城市裏活動行的推廣和運營。

  謝耀輝承認自己是在用一個比較冒險的方式做實驗:「我去上海,上海人喜歡高逼格的,你別跟我談老土的也別跟我談網際網路思維,我上海人就有我的范兒,所以他就喜歡老外的風格,我用每一個城市能接受的方式去推我的活動推我的主辦方,主辦方是玩圈子的,上海的就跟上海人玩,這就是我們摸索出來的一條路。因為我沒有看到過往的能夠把臺灣團隊複製過來成功的,因此我用了一個比較冒險的方法來做這塊調整。」但至少現在看上去,實驗結果貌似還不錯。

  也正由於此,2012年6月上線的活動行也直接區別於之前在臺灣島內通用的活動通:將島內與文藝和社會性話題沾邊的活動內容,替換成更多與商業、科技和網際網路相關的活動內容,同時在付費意願上,也作出了適當的妥協。不過,在謝耀輝的期待中,為活動付費仍然是一個未來的趨勢:「沒有人願意參加免費的、被忽悠的會,都是垃圾的活動,所以他寧可付錢,來將免費活動的廣告贊助成本置換成主辦方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活動的環節策劃中去。」

  在活動行上線之前,就已經獲得了高通資本和DCM數百萬美元的Pre-A投資,之後的活動行在移動網際網路浪潮中開始加速:2013年加入微軟創投雲加速器,2014年拿到軟銀賽富領投的數億新台幣A輪投資,高通資本和DCM仍然跟投,2015年的現在,活動行的下一輪融資已經到了最後階段,謝耀輝也自信滿滿地開始規劃佈局:團隊擴充,以及切入目前資訊度並不透明的會展産業。

  在大陸待了將近10年的臺灣創業者謝耀輝,在距離他真正抵達創業彼岸,還尚有待市場和時間去驗證。他告訴我,即將步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婚禮的計劃已經提上日程,另一半也在創業公司裏打拼,是個湖北姑娘。

  這個喜歡歷史的技術男,提前有了一份屬於自己人生的收穫。

  訪談:當大陸在創業潮中嗨到飛起時 臺灣到底在幹什麼

  臺灣很久沒有激動人心的新消息了,那個誕生過經營之神王元慶、製造業大亨郭臺銘的地方,故事仿佛停滯在製造業時代,電子、化工、生物技術照耀著那片土地,光芒四射。

  商業有其必定法則,當舊生事物過於強大,新生事物難以破殼而出。但是ta無法阻擋,勢必會孕育。上週四我們(橄欖社微信:ganlanclub)發佈了一篇活動行創始人謝耀輝的創業故事(回復臺灣,可以查看《一個臺灣創業者的大陸十年》)。這個臺灣來的年輕人,將之形容得有「黎明前的曙光」的感覺。

  「他們開始慢慢覺醒。」他説。

  其實在那個對聊的上午,我們與他不僅僅聊了他的創業經歷和活動行未來如何發展,還不自覺地過渡到了對兩岸創業環境,以及臺灣年輕一代的創新精神上。實質上,對話的精彩程度甚至遠遠超過最終成文的文本本身。不過,這一切並沒有完整地呈現在上一篇推送當中。

  所以接下來,簡單做了個節選,你將看到我與謝耀輝在關於這個話題的對話裏,到底都聊了些什麼。

  臺灣年輕人過得太安逸

  橄欖社:你決定創業的時候,臺灣的氛圍是怎麼樣的?

  謝耀輝:很差。大陸創業,像北京一帶是浮在水上,你能看得到天天吆喝,可能不一定有東西;深廣一帶沉在水下,是內斂、含蓄地在做事。可臺灣水上水下都沒有。

  橄欖社:跟過去臺灣製造工業過度繁榮有關,你認同嗎?

  謝耀輝:臺灣處於一個轉型的時期,新一代人處於一個不錯的條件環境,他更趨向於一個穩定的工作,我不一定要掙很多錢,但是我要享受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我可以享受小確幸小資的風格,臺灣新一代的年輕人,80、90後追求的是一種生活品質和格調,他不希望這麼折騰。

  所以臺灣過去的五年十年特別是網際網路行業幾乎是零,從我2009年、2010年開始創業起,關於創業的聚會、活動、正規一點的孵化器都沒有的。

  你看南韓日本、中國大陸、東南亞的年輕人網際網路創業都開始冒出頭,可是臺灣在哪,還在硬體代工,還在緬懷華碩、宏碁、HTC 的光環嘛,沒有,這些大企業已經由平穩走向下坡路逐漸衰退的情況,必須由下一撥人來做。可是環顧四週,臺灣除了文創産業、設計産業、還有什麼産業能夠接電子産業的棒?

  後來我們的産品在臺灣、大陸開始做,獲得了臺灣當地媒體的廣泛關注,包括紙媒、電視傳播、收音電臺,他們進行了大肆地報道,認知老是那一套,怎麼是二十幾歲在創業。在他們的認知裏20多歲應該是在讀書、在研究所,他們不知道創業是年輕人應該擁有的。所以那時候TVBS很好奇,來深入地報道我們。

  橄欖社:這是哪一年?

  謝耀輝:這是2011年我們正式拿到Pre-A投資,那個時候是高通、DCM兩家國際知名創投投了咱們,高通和DCM以往是不看好臺灣市場的。

  橄欖社:強勢的傳統産業受網際網路衝擊肯定會帶來一些變化吧?

  謝耀輝:最近的3年4年有一些孵化器推動創業,他們開始慢慢覺醒。那些硬體大佬開始慢慢在學習,為什麼我有錢有這麼好的製造工程技術,為什麼我只是品牌,為什麼網際網路的粉絲做不起來,他們開始在反思這些東西。

  橄欖社:這個時候,臺灣創業的機會比大陸好的多,任何一個領域都是藍海。

  謝耀輝:我的確搭了個順風車,如果在大陸你必須非常辛苦才能被關注到,我們不是,臺灣比較出名的、牛逼的網路創業公司前十名,我們保證在裏面。

  我們排在裏面根本不需太努力,因為前十名相互之間基本都認識,就是我們幾個人而已,當初我們幾個在做産品的時候都認識。臺灣現在處於2000年全球網際網路泡沫之後的新一個波段,而我剛好是在浪頭的第一波。

  可能現在大陸的網際網路創業者很難體會當初馬雲、馬化騰那時候在一個完全未開化的環境中做一個新東西,但我現在在港臺還有這種感覺,還會持續五年十年。

  網際網路産業經驗出現了斷層

  橄欖社:其實臺灣有個很好的移動網際網路起點就是HTC,但是它沒有抓住。

  謝耀輝:對,HTC只有桌面的深入定制化,它有HTC sense有一個手機深度定制的OS桌面系統,可是它沒有應用。

  大陸移動網際網路如此蓬勃的原因,除了它有桌面系統,每一家廠商都有深度定制的手機,以及成百上千的應用市集,這個催生了移動網際網路的各個方面的應用、廣告平臺,各種廣告渠道、鎖屏裏面的廣告,廣告聯盟廣告聯播,還有網路視頻裏的交互機制,這些在海外是完全沒有的,但是國內把它發揮到淋漓盡致。

  橄欖社:其實,過去網際網路的經驗也很重要。

  謝耀輝:我覺得大陸移動網際網路某種程度是一批從當初做PC轉成移動網際網路的人,從端的廣告、網頁廣告、站長聯盟這一塊轉戰開始做手機上的這一塊了,這一塊積累的了非常多網際網路經驗,然後複製到移動網際網路。它是站在一個高點上。

  (臺灣)因為沒有這個過渡所以他不知道從哪一個點去切入,國外有就直接拿國外的,所以它沒有任何自己積累的商業模式和開發技術,原生的開發軟體元件都沒有,沒有自己的雲平臺。國內的阿裏、騰訊、華為、UClound全部都是自己搭建的,從IaaS層、從SaaS層、從PaaS層全都是自己去建,臺灣都沒有。如果亞馬遜提供什麼我們才有什麼,自己的根基就不可能扎得很深。

  橄欖社:這樣創新會受到限制。

  謝耀輝:全掌握在別人手裏。你的自主創新能力當然受限,別人不開放,那你就不能去做更高層面的研發,你就完全沒有辦法。

  橄欖社:但現在技術都非常扁平化,搭建基礎性設施、平臺也很容易。

  謝耀輝:重點是現在的移動網際網路蓬勃發展,是有過往幾十年來中國網際網路成功經驗作為基礎——這是應用面的。至於資本面,更是另外一塊。因為我想創業從創業者的圈子,走到應用面,必須要資本面的推波助瀾。現在,大陸公司不管是阿裏馬雲、小米雷軍都成立了風投部門,投資項目,這也是最了不起的。

  臺灣VC看不懂網際網路

  橄欖社:臺灣本土的VC處於什麼樣的狀態?

  謝耀輝:臺灣登記在案的創投風投130多家,實際上只有30家是活躍的。而且他們的風格,基本投完錢就不幹了,投後管理、幫助整合資源都不活躍。

  這些VC基本不投網際網路。他們的認知範圍還在電子産業和生物科技産業,因為這兩塊兒是過往比較成熟的産業,他看得懂。他們看不懂網際網路。所以過去十年,臺灣網際網路稍微有點名氣的創業公司屈指可數,如愛情公寓,曾經有來內地發展過。還有一家街旁。

  臺灣的網際網路其實相當閉塞,只在島內做,最大的是雅虎購物和PChome購物,但它只服務於全島不做海外,跨境電商現在很火也沒人做,所有網際網路的服務全部是用美國的,搜索用谷歌,郵箱用Gmail,社交用Facebook,沒有自産的。

  橄欖社:基本上跟香港一樣

  謝耀輝:全都跟香港一樣,港臺的網際網路基本上停留在十幾二十幾年前的,可是臺灣的網路普及是很早的,我小時候就玩BBS。但是二十年過去了,臺灣還是BBS,論壇還停留在BBS。

  VC提供不了錢以外的幫助

  橄欖社:活動行在融資的時候,有接觸過臺灣本土風投機構嗎?

  謝耀輝:我們在DEMO CHINA拿到這麼好的成績,因為DEMO CHINA以前有人來比,但從沒人得過獎,我們拿到了很高興,內地也報道臺灣也報道,他們都爭相報道我們當然兩岸投資人都同時在找。

  可是臺灣投資人還是不懂我們,他覺得你們這個估值跟這個要的太多了,內地的覺得我們不會不合理就給一個價格,他們唯一擔心的是我們在內地水土不服的問題,也就這個問題,其他的沒有。最後我們還是獲得DCM和高通的投資,

  橄欖社:臺灣本土的VC有什麼反應?

  謝耀輝:他們也回來找我們説可惜看走眼了,有點後悔。當時心裏有點小得意。我還給他們一個忠告,這個錯過別再錯過下一個了,有些東西你們要看得更長遠一點。

  臺灣的創投、風投要多跟內地的投資人學習,內地的投資人很多,不是所有的都瘋狂,這些專業的投資人特別是一線的VC其實非常專業,他們有時候比我們還清楚某些環節該怎麼做,確實可以幫到我們。

  而臺灣投資人除了給我們錢,其他方面幫不了我們。坦白説,現在臺灣投資人要投我們,我不會讓你進來,同樣VC的錢,他可以幫我介紹更多的線上資源,他可以給我財務上的輔導,介紹其他他投過的案例、經驗。打個比方,DCM投我們,他們還投了投唯品會、途牛網、58同城,他可以介紹我們去認識這些前輩們,那我們能獲取的東西不就遠遠超過了錢嘛!

  臺灣沒有網際網路圈子,他投我們,無法提供這些資源來幫助我們。我始終認為優秀的創業團隊跟優秀的資本才能造就優秀的企業,缺一不可的。

  橄欖社:那你們當時接受軟銀也是有著這種考慮?

  謝耀輝:當然。軟銀投的公司太多了,中國、日本、美國它都有佈局,太強了。他們的思維跟佈局出來A round、B round、C round除了財力雄厚以外,更重要的是他的高度,這些投資人的高度,他能清楚地看到你的潛力在哪。返回騰訊網首頁>>

[責任編輯:楊澤彤]

基地動態
兩岸青年四川德陽交流創業項目 尋求合作覓商機

兩岸青年四川德陽交流創業項目 尋求合作覓商機

創業達人我要投稿
內蒙古草根創業者的“執念”:“人力”是未來最大的財富

張華

張華參加了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開辦的創業培訓班。

創業政策
返鄉創業怎麼“創”?
"海峽青創基地"起步
創業12載 荒山變成花果山
創業者最需要的軟實力
“硬漢創業”為中小企業充電
精彩視頻
我從臺灣來—創業在路上

趙翌捷

賽格創客空間

賽格創客空間

北京清華大學 最美宣傳片 清華園

北京清華大學 最美宣傳片 清華園

創客邦

  • 271101854586795078.jpg
  • 480974508658629956.jpg
  • 162500770775814330.jpg
  • 677524480306353833.jpg
  • 71522100875132304.jpg
  • 64296978724562500.jpg
2016年兩岸跨境電商合作與網際網路投資年會

歡迎將您的創業經歷與感悟分享給我們

聯繫我們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