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2019年第一期  > 正文

一篇揭開兩岸關係歷史新篇章的綱領性文獻——《告臺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記

日期:2019-02-20 09:19 來源:《統一論壇》雜誌 作者:楊親華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79年元旦,是中國啟動改革開放後的第一個新年。這一天,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訴臺灣同胞書》,鄭重宣告中國政府爭取和平統一祖國的大政方針,翻開了兩岸關係嶄新的一頁,使解決臺灣問題的歷程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鄧小平同志説,1979年元旦是個不平凡的日子,我們把臺灣歸回祖國、完成祖國統一的大業提到具體的日程上來了。

  《告臺灣同胞書》發表當天,一位西方國家駐北京記者寫下了這樣的評論:《告臺灣同胞書》提出了“和平統一”的路線,使用了“臺灣當局”的稱呼,“具有可以同中國共産黨中央在長征路上于1935年發表的《為抗日告全國同胞書》(即“八一宣言”)相比的歷史意義”,它向國內外表明中國共産黨和政府爭取國家和平統一的努力已正式開始。這位記者無疑是敏感和準確的,他真實地反映了那個特定年代的特定政策所産生的時代影響。作為當時中共中央領導集體一員的葉劍英,對《告臺灣同胞書》發表所産生影響的評價,可説是更具權威性、更有時代高度。他説:“1979年元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表《告臺灣同胞書》,宣佈了爭取和平統一祖國的大政方針,得到全中國各族人民,包括臺灣同胞、港澳同胞以及國外僑胞的熱烈擁護和積極響應。臺灣海峽出現了和緩氣氛。”

  這篇對臺政策文告,恰似一隻報春的燕子,在改革開放元年,向海峽對岸的臺灣同胞送去了億萬祖國大陸同胞新春的問候,好像一股涓涓春水,沖刷著隔絕兩岸長達30年的堅冰。

  這篇對臺政策文獻的發表,從某種意義上講體現了一個時代的變遷。

  自1949年臺灣問題形成以來,中國共産黨、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始終把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作為自己神聖的使命,進行了長期不懈的努力。黨和政府的對臺方針也根據形勢發展變化,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既有凱歌行進,也有曲折坎坷。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葉,國際形勢趨於緩和,中國即將進入社會主義建設新時期。根據國內外形勢的發展變化,中央開始考慮用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並從兩個方面開展工作。一是敦促美國政府與中國政府談判。1955年4月,周恩來率中國代表團出席萬隆會議期間發表聲明指出:“中國人民同美國人民是友好的。中國人民不要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討論和緩遠東緊張局勢問題,特別是和緩臺灣地區緊張局勢問題。”這一聲明得到美國響應。8月,中美大使級會談在日內瓦舉行。二是向臺灣當局提出和平解放臺灣的倡議。1955年5月,周恩來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5次會議上宣佈:“中國人民解放臺灣有兩種可能的方式,即戰爭的方式和和平的方式。中國人民願意在可能的條件下,爭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臺灣。”這是中國共産黨和中國政府第一次公開提出和平解放臺灣的主張。1956年,中央進一步提出國共兩黨進行第三次合作、通過談判和平解放臺灣。1月,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説:“古人有言,不咎既往。只要現在愛國,國內國外一切可以團結的人都團結起來,為我們的共同目標奮鬥。”“國共已經合作了兩次,我們還準備進行第三次合作。”9月,中共八大政治報告申明:“我們願意用和平談判的方式,使臺灣重新回到祖國的懷抱,而避免使用武力。如果不得已而使用武力,那是在和平談判失敗以後。”1958年炮擊金門後,中央在推動對臺工作的過程中,進一步提出有關重要原則和政策主張,進一步爭取實現國共兩黨談判。1960年5月22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研究對臺工作,認為臺灣寧可放在蔣氏父子手裏,不可落到美國人手中;對蔣介石我們可以等待,解放臺灣的任務不一定要我們這一代完成,可以留交下一代人去辦;現在要蔣介石過來也有困難,逐步創造條件,一旦條件成熟就好辦了。5月24日,周恩來將毛澤東關於和平解放臺灣問題思想的要點概括為“一綱四目”。“一綱”即臺灣必須統一于中國。“四目”為:1.臺灣回歸祖國後,除外交必須統一于中央外,所有軍政大權、人事安排等悉委于蔣。陳誠、蔣經國亦悉由蔣意重用。2.所有軍政及建設經費不足之數,悉由中央撥付。3.臺灣的社會改革可以從緩,必俟條件成熟並徵得蔣之同意後進行。4.互約不派特務,不做破壞對方團結之事。1961年6月13日,毛澤東會見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加諾談到如果臺灣回歸祖國時説,臺灣社會制度問題可以留待以後談,“我們容許臺灣保持原來的社會制度,等臺灣人民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毛澤東第一次明確對外表示,臺灣在與祖國大陸統一的前提下,可以保持原來的社會制度。1963年1月,周恩來請張治中致信陳誠,將“一綱四目”告知臺灣當局。

  然而,正當對臺工作日益熱絡之時,令人遺憾的是,“文化大革命”發生了。這場被認為是“共産黨和國民黨的鬥爭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繼續”的革命,使對臺工作成為重災區。1966年6月27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一定要把五星紅旗插到臺灣島”的社論,重提“解放臺灣”的口號。此後,“國共和談”“和平解決”的提法再也難見蹤影。這篇社論可以被認為是黨的對臺政策發生重大逆轉的開始。

  歷史總是要向前發展的。1971 年9月13日的“林彪事件”,客觀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理論和實踐的破産。1972年春,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發表《上海公報》,結束長達多年的敵對關係,開啟了關係正常化歷程。在這一大的時代背景下,對臺工作出現新的契機。1973年召開黨的十大,中央決定,在祖國大陸的臺灣省籍黨員可以自己選代表參加黨代會。祖國大陸的臺灣省籍黨員首次組成代表團參加十大。1974年召開四屆全國人大。中央再次讓臺灣同胞自己選代表組成臺灣人大代表團參加全國人大會議。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文革”十年的影響,加上“兩個凡是”的禁錮,粉碎“四人幫”後一段時間,對臺工作仍然延續“文革”中的一些提法。1977年8月黨的十一大報告,和1978年3月五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的《憲法》,仍然僵化地堅持“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的方針。 

  1977年7月,鄧小平重新走上中國政治舞臺,以無産階級革命家的大無畏膽識和果敢,率領全黨開展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大大推動了“撥亂反正”的進程。全黨思想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解放,為新時期的到來奠定了輿論條件和思想基礎。

  這一時期 ,中國內外形勢正在發生一系列歷史性重大變化。中國共産黨召開了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確立了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做出了把黨和國家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戰略決策,開創了中國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新時期。隨著中美建立外交關係,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並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至此,世界上所有大國和大多數國家普遍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中美建交是一件歷史性大事,有助於亞洲和世界的和平穩定,有助於兩岸中國人排除外部障礙自己以和平方式解決國家統一問題,為中國人民完成祖國統一創造了有利條件。

  面對國際國內發生重大變化的新形勢,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從國家和民族根本利益出發,高瞻遠矚,在毛澤東、周恩來同志關於爭取和平解決臺灣問題思想的基礎上,重新思考中國的統一問題,作出了採取更為積極、更加務實步驟的重大決策。

  1978年12月13日,中美建交談判進入最後關鍵階段,鄧小平在審閱外交部《關於中美關係正常化問題第六次會談的請示報告 》時做出批示:“要明確表示:美方可表示和平解決的願望,同時我方也要用相同方式錶示什麼時間、用什麼方式解決臺灣歸回祖國,完全是中國的內政。”這裡鄧小平親筆用文字的形式確立了“臺灣回歸祖國”的新提法,摒棄了“解放臺灣”的舊表述。

  12月16日,中國外交部就中美建交問題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闡述中國政府對臺政策表示:臺灣是中國的神聖領土。臺灣人民是我們的骨肉同胞。臺灣回到祖國的懷抱,實現祖國統一大業是包括臺灣同胞和全國人民的共同願望。我們的一貫政策是愛國一家,愛國不分先後;我們希望臺灣同胞和全國人民包括港澳同胞、海外僑胞一起為祖國統一大業繼續做出貢獻。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在正式場合使用“臺灣回到祖國懷抱,實現祖國統一大業”的新表述,沒再使用“解放臺灣”的傳統提法。 

  12月17日,即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前一天,胡喬木向寫作人員佈置了鄧小平交待的一項重要任務,即在1979年元旦,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名義發表一篇《告臺灣同胞書》。據參與起草《告臺灣同胞書》的《人民日報》國際新聞部副主任譚文瑞回憶,鄧小平的意見是:這篇文告要表明我們和平統一祖國的意願和政策;不再用“解放臺灣”的口號,並要宣佈停止炮擊金門等沿海島嶼;提出兩岸通航、通郵、通商;文告既要面向臺灣人民,也要面向臺灣當局;措辭語氣委婉平易些,不要用報紙社論那種文體。總之,要讓對方聽得進去。三天后,譚文瑞將《告臺灣同胞書》交給胡喬木,經過胡喬木精心修改潤色,12月24日上午送鄧小平處。此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剛剛結束。作為全會重要成果之一的公報關於對臺工作部分是這樣表述的:“隨著中美關係的正常化,我國神聖領土臺灣回到祖國懷抱,完成統一大業的前景,已經進一步擺在我們的面前。全會歡迎臺灣同胞、港澳同胞、海外僑胞本著愛國一家的精神,共同為祖國的統一和祖國建設事業繼續做出積極貢獻。”

  鄧小平當天對《告臺灣同胞書》送審稿迅即作出批示:“我看可用,請你再斟酌一下,最好提到今天下午政治局會議討論。”鄧小平還就解放軍總參、總政提出在中美建交聯合公報公佈時,應以國防部名義發表一個停止炮擊大金門、小金門、大擔、二擔等島嶼的聲明一事,做出批示:“兩件(指前述總參、總政的請示報告及徐向前關於停止對大、小金門,大擔、二擔等島嶼炮擊的聲明)請即印發今天下午政治局會議討論。”

  12月26日,根據中共中央的提議,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會議討論通過《告臺灣同胞書》。在通過這一文件之前,葉劍英委員長講話説:“為了適應當前形勢,多做工作,以促進臺灣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大業,中央考慮,在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的時候,由我國人大常委會發表一個《告臺灣同胞書》,是非常必要的。《告臺灣同胞書》的稿子,曾經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過,並且徵求過一些人大常委會委員和政協常務委員的意見,作了必要的修改。”會議以大家熱烈鼓掌的形式一致通過了這個文件。

  《告臺灣同胞書》全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告臺灣同胞書》,冠名頗有特色和深意。

  歷史上,中國共産黨冠以《告臺灣同胞書》之名發表對臺工作政策的文告,已經不是第一次。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後期的1958年10月,毛澤東同志就曾經起草過三篇 《告臺灣同胞書》。這三篇對臺政策文告全都冠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告臺灣同胞書》。其中前兩篇都是以彭德懷名義發佈的。第一篇文告發佈于1958年10月6日。其基本要點是:統一是祖國大陸和臺灣的根本方向;國共雙方在一個中國問題上存在共識;重申早日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倡議並嚴格劃清臺灣問題的性質。這篇文告對於進一步加深美蔣之間的矛盾,促蔣介石共同維護一個中國局面産生了重要影響。第二篇文告發佈于1958年10月25日。該文告著重揭露美國政府搞“兩個中國”的企圖,指出:美國人第一步,孤立臺灣;第二步,託管臺灣。如不遂意,最毒辣的手段都可以拿出來。並重申: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兩個中國。美國人強迫製造兩個中國的伎倆,全中國人民,包括你們和海外僑胞在內,是絕對不容許其實現的。文告宣佈對四種軍事目標實行隔日炮擊的做法。該文告成功地“聯蔣抵美”,有力地擊破了美國搞“兩個中國”的陰謀。第三篇文告因當時臺海形勢的變化,後來沒有公開發表。

  與三十年前的三篇《告臺灣同胞書》相比,1979年這篇 《告臺灣同胞書》可以説在黨和國家的對臺工作歷史上、在兩岸關係發展歷史上,地位之高、分量之重、特殊性之突出,是大大超過前者的。它的起草及發表由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鄧小平親自提議、審閱,中共中央政治局專門開會討論,同時廣泛徵求全國人大常委、全國政協常委意見,並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舉行會議表決通過。

  這篇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告臺灣同胞書》的對臺政策文告,其值得品味的深意為何呢?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體現著一個中國原則,表示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只能由兩岸中國人自己獨立採取合適的方式來解決,別國無權干涉。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則是中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立法機關,也是體現中國最廣泛人民意志的民意機構。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的政策文告,無疑具有權威性、法律性且具有最堅實的民意基礎。

  “告臺灣同胞書”,它表明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領導集體,提出的爭取和平統一祖國的對臺大政方針,是同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共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對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思考是一致的,可以説,這是在新歷史條件下對毛澤東、周恩來和平解決臺灣問題思想的繼承和發展。

  《告臺灣同胞書》鄭重宣示了新時期中國共産黨和中國政府對臺工作大政方針。

  其要點是:第一,強調結束臺灣與祖國大陸分離局面的迫切性。指出:“自從1840年臺灣同祖國不幸分離以來,我們之間音訊不通,來往斷絕,祖國不能統一,親人無從團聚,民族、國家和人民都受到了巨大的損失。”這種人為的、違反中華民族利益和願望的分離,決不能再繼續下去了。現在,國際國內形勢的發展,已經把統一祖國這樣一個關係到全民族前途的重大任務擺在我們的面前。我們必須儘早結束海峽兩岸這種令人痛心的分離局面。

  第二,闡明瞭實現祖國統一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是歷史賦予我們這一代人的神聖使命。指出:“中華民族是偉大的民族。”“臺灣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每一個中國人,不論是生活在臺灣的還是生活在祖國大陸上的,都對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和繁榮負有不容推諉的責任。”“今天,實現中國的統一,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種種條件都對統一有利,可謂萬事俱備,任何人都不應當拂逆民族的意志,違背歷史的潮流。”

  第三,提出了寄希望於臺灣人民、寄希望於臺灣當局的方針。強調“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臺灣獨立。這就是我們共同的立場,合作的基礎”。

  第四,提出了和平統一的原則,和改善、發展兩岸關係的政策主張。指出:“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已經表示決心,一定要考慮現實情況,完成祖國統一的大業,在解決統一問題時,尊重臺灣現狀和臺灣各界人士的意見,採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辦法,不使臺灣人民蒙受損害。”在這一原則下,通過雙方商談,結束兩岸軍事對峙狀態,為雙方的交往接觸創造必要前提和安全環境;儘快撤除長期隔絕兩岸同胞之間的藩籬,以利兩岸同胞直接接觸,互通訊息,探親訪友,旅遊參觀;開展經濟文化交流,實現兩岸“三通”。

  《告臺灣同胞書 》的發表,標誌著中國解決臺灣問題的理論和實踐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

  四十年來,儘管兩岸關係風雲變幻,波瀾起伏,但總的看,當年《告臺灣同胞書》中所宣佈的對臺政策大多已經實現,兩岸關係已經大大向前發展了,祖國統一進程向前推進了。今天中國的面貌發生了歷史性變化,中國同世界的關係發生了歷史性變化。祖國大陸的發展強大已經成為決定兩岸關係格局和走向的決定性因素。兩岸關係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對臺工作進入了新時代。黨的十九大提出了今後一個時期對臺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基本要求。我們要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對對臺工作作出的戰略部署,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基本方針,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相關新聞

友情連結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 國際線上 | 台灣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