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2019年第一期  > 正文

2019:兩岸城市交流的思考

日期:2019-02-20 09:14 來源:《統一論壇》雜誌 作者:周天柱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臺灣“九合一”選舉一結束,藍營縣市長連連發聲,要求能儘快赴大陸進行城市交流,而沒想到的是,綠營縣市長在自設“不談政治”前提下,也隨聲附和。一時間“兩岸城市交流”成了網紅熱搜詞。

  面對當前的臺海形勢,回首自2016年5月民進黨執政後2年多時間,兩岸城市交流所歷經的坎坷;再進一步學習領會習近平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祖國統一提出的五點政策主張,密切關注2019年兩岸關係大概率的動蕩起伏,臺海城市交流動向、發展與效應,值得深入探究及思考。

  民進黨執政後“柯文哲模式”

  突圍有利兩岸交流

  一、“柯文哲模式”等同準承認“九二共識”

  2015年島內大選前夕,“臺獨”逆流橫行,對滬臺雙方繼續舉辦“雙城論壇”橫加指責。這對剛當選臺北市市長、把臺北市與上海市聯合主辦“雙城論壇”當作自己一項重大政績的柯文哲來説,是一個頗為棘手的問題。由於他本身的“墨綠”背景,及在參選臺北市市長並出任市長後的“白色”表現,令人對他信心不足。為了突破圍堵,柯文哲以接受祖國大陸中央媒體駐點臺灣記者聯合專訪形式,提出默認“九二共識”的“一五觀點”:“當今世界上並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等同準承認“九二共識”,“雙城論壇”得以繼續舉行。

  2016年度“雙城論壇”對柯文哲又是一大考驗。民進黨再次上臺執政,蔡英文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溝通聯絡機制“停擺”。更棘手的是,“雙城論壇”輪到臺北主辦。柯文哲按照2015年模式,找來媒體專訪。他深入一步表示,理解並尊重大陸對“九二共識”的堅持。秉持善意和“兩岸一家親”態度,有助兩岸關係朝正面發展。翌日,柯文哲出席“第二屆海峽兩岸青年論壇”開幕式致詞再次重提“兩岸一家親”和“四個互相”(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和互相合作),強調兩岸一家親總比兩岸一家仇好。2017年6月,柯文哲認為在“四個互相”基礎上,還要再加一個“互相”(互相諒解)。2018年12月20日,柯文哲在“雙城論壇”晚宴中,再次重申“兩岸一家親”。對於臺灣行政部門秘書長卓榮泰曾表示,兩岸可以彼此親來親去,但不是一家親,臺北市市長柯文哲迅速回應,“什麼叫可以親,不可以一家親,不然要兩家親、三家親、還是半家親?”

  從柯文哲針對滬臺“雙城論壇”一系列講話,所形成十分獨特的“柯文哲模式”可以看出,隨著兩岸情勢不斷變化,隨著“雙城論壇”不斷深入發展,找準島內地方首長的定位,柯文哲對“九二共識”核心意涵的表述,已確立具有柯氏風格的準認同。“柯文哲模式”的形成,不只是柯文哲“一五觀點”的表態及對“九二共識”的“理解並尊重”,還與他成立市政府大陸事務小組處理兩岸事務,以及曾多次提及“兩岸一家親”有關。尤其是“理解並尊重”“九二共識”,一方面沒有直接否認“九二共識”,而另一方面則透過“理解並尊重”,對“九二共識”準承認,這是“柯文哲模式”核心內涵關鍵所在。

  二、“柯文哲模式”多重溢出效應與意義

  蔡英文上臺執政後,一味堅守“臺獨”底線,兩岸關係對峙僵持。僵局中,“墨綠”柯文哲不回避現實狀況,正面承認“九二共識”,這對滬臺兩地,乃至兩岸關係是極為難得的機遇。這與已經借著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之機,乾脆亮出正式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底線的蔡英文形成鮮明對比,從而對極想連任的蔡英文形成相當大政治壓力。

  為了維持現狀,應對祖國大陸,蔡英文一廂情願佈局,全面推動“三軌”,亦即民進黨執政縣市行政首長到祖國大陸訪問,甚至尋求與祖國大陸城市結對“姊妹城市”,以求營造不承認“九二共識”,仍可進行兩岸交流的假像,並試圖實施另類“地方包圍中央”策略,以地方交流促動最高層級互動。對此,祖國大陸相當敏感,拒絕了民進黨執政縣市首長到祖國大陸進行交流的要求;但與此同時,卻派出要員到臺北市交流,就是要表達在地方交流層次,也要堅持“九二共識”的立場態度。滬臺雙方克難前行,堅持積極舉辦為兩岸各方所關注並取得效果的“雙城論壇”,凸顯了祖國大陸與臺北市各階層各界別廣交朋友,“兩岸一家親”意涵。

  滬臺“雙城論壇”在如此複雜的大氣候下成功舉辦,具有越來越多溢出效應與意義。其一,因當前島內是民進黨執政,民進黨主政的縣市與中樞之間關係,不是大理石式,就是三明治式關係。如果是前者,那麼民進黨主政縣市,就有可能根據自身在地需求邏輯,透過類似“柯文哲模式”,與祖國大陸進行城市交流;而如果是後者,民進黨主政縣市懾于執政當局權威,就不太可能越過當局政策底線。其二,目前民進黨主政縣市經濟狀況堪憂。若兩岸城市交流經濟天平向藍營執政縣市傾斜,那對綠營縣市是極其不利的。面對“九合一”選舉慘敗,基於“反省”,蔡英文當局有可能被迫稍稍鬆綁臺灣縣市與祖國大陸城市交流。民進黨主政縣市為追求巨大地方利益,展現其地方治績,則有可能遵照類似“柯文哲模式”,與祖國大陸進行城市交流。

  兩岸城市交流性質、定位與層級

  如果説自2015年8月起,尤其是在2016年5月堅持“臺獨”立場的民進黨上臺執政後,滬臺兩地“雙城論壇”能連續4年舉辦4屆,被稱作是“兩岸城市交流的先行者”,那在“九合一”選舉後,越來越多臺灣縣市不分顏色,緊追臺北,爭相與祖國大陸交流,則必將匯聚成勢不可擋的海峽兩岸交流大潮。有鋻於此,對兩岸城市交流性質、定位與層級作一客觀、明確界定與闡述很有必要。

  一、新時代對兩岸關係性質、兩岸城市交流性質應有正確認識

  講到兩岸關係性質,島內民眾歷經這次“九合一”選舉,對“九二共識”已從“不知不覺”,逐步進入“慢知慢覺”階段。但對於兩岸城市交流性質,仍有點模模糊糊,概念不清。在這裡特別需要強調的是,如今的臺灣,是堅守“臺獨”的民進黨當家。臺灣要推展兩岸城市交流廣度、寬度、深度,受限于臺灣當局片面制定的政策。由於民進黨當局至今仍視祖國大陸為敵,更因年初習近平五點政策主張的發表,升級對抗程度,故城市交流迴旋空間必定有限,無法放開手腳多元施展。

  二、“九合一”選舉撬動、改變了臺灣政治版圖,兩岸城市交流將有可能成為兩岸關係發展重要推手,亦是兩岸交流有效形式,因此對兩岸城市交流現實定位更顯必要

  客觀分析、看待兩岸城市交流,可看作是當今兩岸官方、半官方往來“停擺”後一種務實、可行的嘗試與摸索,是由於蔡英文拒不認同“九二共識”,兩岸關係陷於困局下一種務實選擇,也可以説是在當前兩岸關係僵持下曲折迂迴的低層次交流方式。雙方城市交流若能在夾縫中順勢而為,通過轉化空間與跑道得以在新常態下順利進行,不因綠營執政大背景導致兩岸關係全面“停擺”而跌入冰點,為今後“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變局創造必要條件。所以宜以從鼓勵與探索角度來看待、處置。

  需要指出的是,迄今為止,兩岸城市交流無固定模式,無現存經驗。滬臺“雙城論壇”所形成的“柯文哲模式”,無法原封不動模倣、照搬。在各地交流中,彰顯優勢,先試先行,切忌一哄而起,全面開花。

  三、兩岸城市交流因屬於地方層級交流,因此務實、低調特別重要

  針對民進黨在臺灣當家的現實,太顯眼會被臺灣當局利用,扣一頂“親中賣臺”紅帽子,政治口水淹沒交流成果。兩地、三地或多地交流,無法承載較高政治期待。

  眼下島內不少縣市長因剛剛上任,並未制定出詳盡切實的交流方案,可能還停留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城市交流的思維,如力爭觀光陸客人數翻番,多賣本地農漁産品到對岸等。如此粗放型交流誠然需要,可帶來短時期經濟效益,但若長期停留在這種水準,不去想方設法建立可長可久的産業關聯,那不用多久,原有競爭優勢即會流失。

  未來兩岸城市交流更需立足實際,精準規劃,密切協調,儘快通過調研,建立必要市場機制,以讓兩岸民眾真實感受到兩岸交流紅利。臺灣民意如流水,選民耐心總有限。長期無感的任何交流註定是不得民心的。

  兩岸城市交流存在種種誤區

  兩岸城市交流由來已久,但目前島內大氣候是民進黨當局第一次完全執政,行政及立法大權都在民進黨手裏。面對這樣的大氣候,城市交流小氣候必然會受到高壓限制與影響,隨之在兩岸産生了種種不容忽視的誤區。

  誤區之一:不談政治,只拼經濟。

  這方面論調在“九合一”選舉中極力呼喊,層出不窮,如“政治零分,經濟100分”等。若僅以此作為競選口號,用於撇清臺灣複雜的政商關係以及政黨關係,來爭取選民認同,從而獲取更多選票,當然可以理解。但若套用到兩岸城市交流這個層面,只要交流紅利,不對兩岸關係及兩岸城市交流性質有正確認知,政經兩者截然分離,在這種情況下進行所謂交流合作,那就會産生嚴重後果。一是任何經濟合作都必須有政治互信支撐。不講雙方互信基礎、合作基準,“只經不政”,造成不談“九二共識”,照樣可進行交流合作的假像,從而干擾、破壞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最基本要素。二是政經嚴重背離,為交流而交流,無助於反“獨”促統,無形中助長了“臺獨”氣焰。祖國大陸歷來的立場是,在對兩岸關係性質、兩岸城市交流性質有正確認知基礎上,歡迎臺灣更多縣市參與兩岸城市交流合作。而臺灣大陸事務部門主管陳明通卻反其道而鼓吹:“樂見各縣市拼經濟,但是拼經濟,少談一點政治”“兩岸城市交流不要有政治前提”。這裡的“少談一點政治”“不要有政治前提”,其實質就是否定把“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城市交流的前提,這顯然會阻擋、破壞雙方的交流。城市交流絕不可能是為交流而交流,更不是祖國大陸“委曲求全”,配合民進黨當局企求的另類“只經濟不政治”的被掏空的交流。

  誤區之二:所謂雙方交流,就是祖國大陸單方面向臺灣讓利。

  放眼全球,任何國家與地區開展域外交流,不可能單方面放棄自身利益進行。任何單純送禮式交流,由於違背交流利益規律而無法可持續進行。當然這方面也有例外,比如説臺灣遇到大的自然災害,例如大地震,大的水災、旱災、颱風或流行性疾病等,祖國大陸理所當然會第一時間伸出無私援手,應急援助。兩岸城市交流,要以兩岸共同利益為導向,不宜以某方利益為優先。更要以兩岸社會整體利益為依據,兼顧不同群體利益,讓更多民眾受益受惠。

  誤區之三:2020年臺灣大選即將來臨,在這敏感時期開展雙方城市交流,其結果是變相為蔡英文加分。

  兩岸有識之士擔心,在民進黨主政下,兩岸城市交流若能帶動島內經濟發展,蔡英文當局收穫經濟紅利,為自身政治服務,這等同於給大選送上大禮;交流若起色不大或幾無起色,臺灣當局一定會借此指責大陸虛情假意,敷衍了事,承認“九二共識”也沒有用,純屬政治秀。

  對於這種擔憂,從大格局出發沒有必要。第一,祖國大陸各地政府與中央立場保持高度一致,僅會在一定授權範圍內進行交流,會掌握好交流尺度與規模。第二,兩岸城市交流歷來是藍營強項與優勢,不會輕易拱手讓民進黨收割成果。第三,祖國大陸各方在兩岸城市交流中,不會過於簡單化理想化處置,拿捏分寸向來謹慎。

  誤區之四:兩岸城市交流對祖國大陸有弊無利。

  對於利弊應辯證看待。祖國大陸要實現第二個一百年宏偉目標,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妥善解決臺灣問題密不可分。也就是説一方面臺灣問題未解決,就談不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另一方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一個宏偉征程,隨著各領域復興逐步實現,為最後妥善解決臺灣問題創造越來越多有利條件。站在這個戰略高度,兩岸城市交流既然有利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自然就有利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對整個中華民族是最大的利,怎麼會産生有弊無利的錯覺。

  與此同時還應該看到,以兩岸視角來審視,在雙方的交流中,各取所長,取長補短,有利於雙方經濟社會發展,能更多為兩岸同胞謀福祉。這對兩岸都是有利無弊的。

  針對兩岸城市交流的思考

  “九二共識”展現在兩個層面,一是高政治戰略性位階,即兩岸身份認同與兩岸未來走向,如“兩岸一中”、反對“臺獨”;一是低政治事務性位階,兩岸城市交流屬於這個層面,但低政治不是全盤拋棄政治的無政治。

  此次“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在選舉關鍵時刻,通過電視辯論,公開認同“九二共識”,最後以比對手高15多萬票優勢當選高雄市市長。這表明“九二共識”在當今臺灣決不是票房毒藥,相反能凝聚相當大民意基礎。韓國瑜在勝選後對於“九二共識”還有更深一層認識。他認為,如果將“九二共識”或“兩岸一家親”定義為標簽化,代表那只是“在嘴巴滑過去而已”,沒有真正從心裏面去認知。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通過異常火爆的“九合一”選舉,儘管島內選民可能至今仍對於“九二共識”內涵不甚了解,但卻直接或間接了解到這一共識對於兩岸關係及臺灣經濟的重要性,也進一步體認到“兩岸關係不好,臺灣經濟不會好”的道理。

  綜合考慮各種因素,具有重大象徵意義的滬臺“雙城論壇”以一年一次較為適合,但交流議題畢竟有限。在已舉辦九屆的基礎上,理應向縱深發展,變雙城為三城、多城頗有積極意涵,可擴大島內正能量累積、發酵,亦可增進兩岸同胞相互之間更多了解與情感。但有必要指出的是,這種變化必須各方確有此願,不可倉促草率從事,更不可強求。為追求政績、流於形式的升級有百弊而無一利。

  新年伊始,習近平總書記針對當前海峽兩岸現狀,發表了極為重要的有關兩岸和平統一的五項政策主張,在臺海兩岸引發強烈反響。在新的一年裏,我們應讓紛飛的思緒沉澱下來,多方思考如何以兩岸城市交流為取向、為抓手,更多地創造“九二共識”效益擴大化的升級版:一是與時俱進,擴大兩岸區域經濟整合實質利基,力求創造兩岸城市交流更多務實而非務虛的互利雙贏;二是提供更多實質機遇,讓臺灣城市更多地融入長三角、珠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一帶一路”建設;三是先與臺灣城市連結,然後再以共同連結身份,爭取共同參與世界城市聯盟網路。

  臺灣縣市長謀劃赴祖國大陸交流,不必拘泥于祖國大陸一線都市,視角可廣,可根據本縣市優勢、特色與需求,有選擇地篩選對己方有益的祖國大陸城市交流。高雄市市長韓國瑜對此有自己的見解,高雄可與大陸每一個地級市交流,但具體交流要視情況而定,有物質的交流,經濟的交流,産業及科研的交流,更有心靈的交流。每次交流事先都應做足功課,制定細緻可行的交流方案,雙方達成共識部分即可予以落實、執行;暫有分歧也屬正常,經日後協商,予以修正、推展,通過進一步擴大和深化兩岸城市交流,不斷獲取民眾所期盼的勝果。

相關新聞

友情連結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 國際線上 | 台灣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