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2017年第六期  > 正文

論“一中同表”的現實基礎與發展願景(二)

日期:2017-12-26 14:51 來源:《統一論壇》雜誌 作者:潘佳瑭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四、統“獨”事關臺灣興衰安危

  統“獨”是事關臺灣當前發展和前途命運的頭等大事。一方面,實現兩岸和平統一,在區域安全和發展戰略上對祖國大陸有利,對臺灣更有利;另一方面,“臺獨”是臺海安全的最大威脅和根本走不通的死路,不僅讓臺灣當局沒有任何尊嚴,而且嚴重損害臺灣民眾利益。

  (一)“臺獨”威脅臺海安全。從國民黨退臺到蔣經國去世,國共兩黨在數十年的鬥爭中,始終堅持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立場,併為實現國家統一作出了不懈努力。當時兩岸處於敵對狀態,一邊要“反攻大陸”,一邊要解放臺灣,其實質是在軍事鬥爭中謀求國家統一,而不是分裂國家。自李登輝公開鼓吹“臺獨”以來,兩岸的鬥爭隨之演變為分裂與反分裂的統“獨”之爭。

  當前兩岸仍處於敵對狀態,臺灣當局企圖“以武拒統”“以武護獨”,不僅與美國有軍事交流機制,而且不斷購買武器,謀求加入美日軍事同盟,每年均以祖國大陸為唯一假想敵,舉行大規模“漢光演習”,臺軍“鋪路爪”相控陣雷達系統與美軍互聯,據稱探測距離達5000公里,覆蓋內蒙古、新疆等地……一旦走向“法理臺獨”,臺灣當局勢必變本加厲,部署針對祖國大陸的先進武器,美軍甚至可能重新進駐,強化對祖國大陸的戰略圍堵,這不僅傷害13億人追求國家統一的民族情感,而且對臺海安全構成嚴重威脅,“兩害相權取其輕”,如果祖國大陸不得不在“臺獨”與“武統”之間作出選擇,顯然只能選擇後者。

  只有了解“臺獨”潛藏的戰略風險和現實威脅,才能理解臺灣問題事關中國核心利益,才能明白祖國大陸“不惜一切代價”反分裂的意志和決心。事實表明,兩岸對抗的責任完全在臺灣當局和“臺獨”勢力,祖國大陸希望兩岸和平統一,徹底結束敵對狀態,而臺灣當局和“臺獨”勢力卻選擇對抗,依仗美日與祖國大陸為敵,成為臺海安全的最大威脅。

  (二)“臺獨”盡頭是統一。“臺獨”就是戰爭,只要觸及《反分裂國家法》底線,祖國大陸將不得不動用武力收復臺灣,完成祖國統一大業。臺灣擁有全球密度僅次於以色列的防空導彈網、雄風2E型巡航導彈、雄風3型反艦導彈、雷霆2000火箭炮、基德級和富陽級驅逐艦以及F16、IDF等戰機,軍方聲稱可拒敵于1300公里以外,在“漢光演習”模擬的“真實戰場”曾經擊敗解放軍。類似言論比比皆是,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報告稱,使用41枚圓概率誤差5米的彈道導彈才可以摧毀臺軍一個空軍基地,如果圓概率誤差40米,則需155枚,中國大陸從未展示過實施如此大規模導彈攻擊的能力;“臺獨”大佬辜寬敏在被問到如果臺海發生問題(指戰爭)怎麼辦時,聲稱“I welcome!我歡迎啦!”,甚至叫囂“中國(大陸)敢打來臺灣嗎?”;資深媒體人王瑞德稱,大陸打臺灣(從1949年算)70年是61萬個小時,“61萬個小時你都打不下來”;李登輝鼓動蔡英文一定要去拼,勇敢,不用怕大陸,“又不會被抓去槍斃”;“獨”派名嘴黃創夏笑稱“大陸最強的武器是嘴炮”……令人費解的是,倘若祖國大陸如此不堪、臺軍如此強悍,那麼先後掌握臺灣軍政大權的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為何不宣佈獨立?

  其實,掌權的“臺獨”大佬都心知肚明,臺灣當局根本沒本事搞獨立。

  李登輝主政臺灣長達12年,一心想搞“臺獨”,但一直不敢做。1996年爆發第三次“臺海危機”,美軍派出兩個航母戰鬥群進行干預,當時解放軍主戰裝備水準落後美軍30年以上。臺軍擁有150架F16、130架IDF等三代戰機(從法國採購的60架幻影2000于次年開始列裝)、E-2T預警機和10余艘性能優越的驅護艦、50艘導彈快艇,而解放軍除陸軍、導彈部隊較強外,空軍只有24架蘇27戰機,其餘都是二代或二代半戰機,沒有預警機。海軍主力戰艦性能相對落後,最大驅逐艦滿載排水量不足5000噸,後來不得不引進俄羅斯8000噸現代級驅逐艦來提升戰力,在奪取臺海制空權、制海權方面沒有形成優勢,大規模渡海作戰面臨諸多困難。但即便在當時的情形下,李登輝也不敢宣佈“臺獨”。

  陳水扁擔任兩屆臺灣地區領導人,權傾一時,同樣不敢搞“臺獨”。陳水扁曾公開表示,要他任期內把國號改為“臺灣共和國”,“我做不到,不能騙自己、騙別人”。2007年,陳水扁因家族貪腐面臨下臺壓力,被迫向“獨”派靠攏,公然叫囂“四要一沒有”(臺灣要獨立、要正名、要新憲、要發展,沒有左右路線、只有統“獨”問題),造成兩岸關係緊張,當時祖國大陸軍力尚未對臺灣形成壓倒性優勢,在那樣的情況下,陳水扁也只能空喊幾個“要”,根本不敢真搞“臺獨”。

  蔡英文做夢都想搞“臺獨”,她擔任臺灣地區領導人以來,民進黨同時掌握立法機構的大多數席位,實現所謂“完全執政”,“獨”派空前囂張,竭力謀求獨立,此時想搞“法理臺獨”,只要宣佈獨立、變更“國號”或“領土”範圍即可。問題是,蔡英文不敢這樣做,因為祖國大陸軍力已經處於壓倒性優勢,完全掌握臺海制電磁權、制空權和制海權,在構建導彈防空系統、確保祖國大陸安全的同時,可隨時對“臺獨”勢力發動閃電戰。臺灣海峽平均距離僅200至300公里,最近處只有135公里,解放軍陸軍在東南沿海短時間內機動發射數以萬計的火箭彈,即可基本摧毀臺灣中央山脈以西和南、北兩端及離島的軍政指揮中樞、預警雷達、導彈陣地、軍港和機場;火箭軍數以千計的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只需適當“補刀”,可在一兩個小時內全面癱瘓臺灣防空系統和海空軍主力;沿海部署的戰機升空後可打擊殘余目標,數分鐘飛臨海峽中線附近可發射精確制導炸彈實施對地攻擊,轟炸機群隨後對島內主要炮兵陣地、裝甲集群等地面目標實施一波波轟炸;陸軍在海軍艦艇編隊和武裝船隻(船載火箭炮)組成的若干個移動打擊群配合下,結合空軍和火箭軍的火力壓制,半天左右可在多處進行大規模登陸作戰,登島部隊隨即在海空軍正面配合與空降部隊多點策應下展開地面戰爭,毫無制空權的臺軍將腹背受敵,陷入被動挨打境地,要麼反戈起義,要麼迅速被殲,大規模戰鬥有望在兩、三天內基本結束。可以説,“臺獨”人士如跟祖國大陸撕破臉,無異於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鐵的事實表明,“臺獨”人士即使成為臺灣地區領導人,也不敢公然搞“臺獨”,因為他們心裏很清楚,“臺獨”就是戰爭,“臺獨”就是毀滅自己和臺灣,“臺獨”盡頭就是統一!走到那一步,他們就再也沒有機會騙民眾、撈好處了,甚至還要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至於那些以為總有一天能實現“臺獨”大夢的民眾,其實都是被政客長期愚弄的受害者,政治謊言如此氾濫,並能成功蒙蔽大量民眾,堪稱臺灣社會的最大悲哀!難怪吳敦義擔任臺灣行政機構負責人時曾公開表示,臺灣沒本事搞獨立,只有不負責任的人或者白癡,才會要搞一個“獨立國”。

  (三)“臺獨”沒有國際空間。臺灣當局經常稱祖國大陸打壓其國際空間,島內的“臺獨”分裂勢力更是念茲在茲,打著爭取國際空間的幌子,通過對外提供金援、雇用公關公司遊説等方式,企圖擴大“臺獨”的國際影響。對於這些危害國家安全和兩岸民眾利益的分裂活動,祖國大陸必然堅決打壓,不可能聽之任之。

  李登輝主政12年,利用臺灣的外匯存底推行所謂“務實外交”“彈性外交”,“邦交國”數量一度略有增加,但很快就失去新加坡、韓國、沙烏地阿拉伯、南非等重要的“邦交國”。從1993年開始,臺灣當局每年都向“邦交國”砸錢,策動其向聯合國提出“臺灣在聯合國代表權”的提案,試圖通過加入聯合國實現臺灣獨立,每次均告失敗。從1997年開始,臺灣當局開始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結果屢遭打臉,每次都被否決。

  陳水扁上臺後拒不承認“九二共識”,絞盡腦汁“拼外交”拼了8年,大搞“撒錢外交”“凱子外交”,“邦交國”數量不但沒有增加,反而由31個減少到23個。與此同時,陳水扁每年繼續申請加入聯合國,時至2007年,這種一年一場的鬧劇連續15次失敗,至於臺灣當局想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參加國際活動,也沒有任何機會。

  馬英九執政8年,基於“九二共識”與祖國大陸達成“外交休兵”的默契,除甘比亞主動與臺灣“斷交”外,其餘“邦交國”一個也沒有減少。在兩岸關係改善、祖國大陸給予支援的情況下,臺灣當局得以順利參加一些國際活動。2009-2016年連續8年收到世界衛生組織邀請函,受邀參加一年一度的世界衛生大會(WHA),並以特邀身份出席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備受禮遇。

  蔡英文上臺以來,聲稱維持兩岸關係現狀,卻拒不承認“九二共識”,不斷搞漸進式“臺獨”小動作,僅一年多就先後失去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馬2個“邦交國”,在參與國際活動方面也處處碰壁,無法參加在加拿大、比利時、印度尼西亞、瑞士等國舉行的國際民航組織大會、世界鋼鐵大會、國際刑警大會、世界衛生大會和國際勞工組織大會。可以預見,蔡英文如果執迷不悟,選擇與祖國大陸繼續對抗,現有的20個“邦交國”還會減少,“國際空間”會越來越小。“美國在臺協會”(AIT)前執行理事施藍旗曾一針見血地指出,不挑戰北京,臺灣仍能維持現有國際空間,“臺灣未來想成為聯合國會員的機率是零、毫無機會”!

  嚴峻的現實表明,“臺獨”危害國家戰略安全,祖國大陸打壓的是“臺獨”空間,“臺獨”勢力越折騰,剩下的空間就越小,在國際上就越孤立,最終將沒有任何空間。臺灣當局只有堅持“九二共識”,才有機會參與國際活動。對此,思維僵化的“臺獨”人士從不反思,反而污衊“大陸打壓臺灣”,完全是轉移矛盾,欺騙民眾,借此掩蓋自己的無知與無能。

  (四)“臺獨”沒有尊嚴。“臺獨”人士向來喜歡拿尊嚴説事,強調臺灣主體性,實際上説一套,做一套,該爭取的利益不敢爭取,該捍衛的主權無力捍衛,毫無尊嚴可言。為了換取美日支援,“臺獨”人士一次次出賣臺灣利益,為虎作倀。日本把衝之鳥礁稱為“衝之鳥島”,主張享有周邊海域200海裏專屬經濟區,對此,蔡英文當局不敢站出來維護臺灣利益,反而主動投懷送抱,撤回馬英九此前派出的護漁船艦,阻止漁民繼續前往捕魚,致使臺灣失去相當於12個臺灣島面積的傳統漁場,如此公然賣臺,有何尊嚴?美日操縱“南海仲裁案”,將南沙太平島認定為“礁”,蔡英文當局毫無維護臺灣權益的能力,連前往太平島宣誓主權都不敢,如此膽怯懦弱,有何尊嚴?為了抱緊美日大腿,蔡英文當局不僅甘當冤大頭,以遠遠高於國際軍火市場行情的價格購買美國的二手武器,白白浪費大量臺灣納稅人的錢,而且在開放含瘦肉精的“美豬”和日本福島核災食品進口方面步步後退,在釣魚島主權等議題上默不做聲,如此卑躬屈膝,有何尊嚴?

  與祖國大陸的實力、國際地位和全球影響力相比,臺灣在政治、經濟、科技、軍事、文化各方面都微不足道,“臺獨”人士不知天高地厚,無視臺灣離祖國大陸太近、面積太小、實力太弱的現實,企圖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渾然不知臺灣只是個“小不點兒”,妄想拿經過長期洗腦形成的“主流民意”對抗祖國大陸,空喊“要臺獨”,卻不敢真做,色厲內荏,如此無知、無膽,有何尊嚴?“臺獨”人士越折騰,當局的“邦交國”越少,對外交往空間越小,這又有何尊嚴?臺灣的“邦交國”基本上都是小國、窮國,當局拼命砸錢維持這點可憐巴巴的“邦交”,能算得上什麼尊嚴?更尷尬的是,這些“邦交國”雖然綜合實力不足,但至少它們都是聯合國會員,而臺灣卻不是,臺灣的“國際地位”連這些國家都不如,何談尊嚴?

  對臺灣來説,祖國大陸不僅是最重要的貿易對象和貿易順差來源地,而且是最理想的投資目的地,加強兩岸經濟合作,有利於拉動島內經濟增長,促進就業,改善民生,但蔡英文當局心懷鬼胎,擔心經濟上依賴祖國大陸不利於搞“臺獨”,因而竭力疏遠祖國大陸,造成兩岸聯繫溝通機制停擺,服貿協議卡關,貨貿談判中斷,臺灣經濟雪上加霜。蔡英文當局無力處理好兩岸關係,無法獲得兩岸和平紅利,以致臺灣經濟日益邊緣化,如此無能,哪有資格談尊嚴?蔡英文當局鼠目寸光,抓經濟外行,卻逆民意而行,強推“一例一休”、年金改革、黨産條例、前瞻計劃,業者叫苦不迭,島內民怨沸騰,各種抗爭不斷,蔡英文面對雪崩式下跌的民意支援度,竟然把原因歸結為“人民沒有耐性”,如此無恥,哪能跟尊嚴沾上邊?

  (五)美日幫不了“臺獨”。“臺獨”人士無力拓展所謂的國際空間,更無法依靠自身力量“以武拒統”,只得向美日尋求支援,期望獲得對方協助或臺海爆發戰爭時能出手相救。為此,蔡英文不斷向美日示好,聲稱美國是最重要的“盟友”,臺美關係是“21世紀最重要的友誼”,期望加強臺美經貿關係和軍事合作;前民進黨主席、“駐日代表”謝長廷聲稱日本是臺灣最親密的國家,臺日能成為“命運共同體”;臺灣立法機構負責人蘇嘉全更是肉麻地宣稱,臺日間如同“夫妻關係”,“臺灣哭,日本也跟著哭;日本笑,臺灣也跟著笑”。面對民進黨人士極其卑賤的姿態,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支援臺灣的“共同決議案”,首度將裏根政府時期口頭提出的對臺“六項保證”訴諸書面文字,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眾議院先後通過允許軍艦在臺灣港口定期停靠的決議或法案,美國政府決定向臺灣出售總額約14億美元的武器裝備,日本在時隔45年後派出副大臣級別高官訪台,把“日本交流協會”更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這些操作讓“臺獨”人士興奮不已,許多民眾也形成誤判(歷次民調顯示,島內高達80%的民眾認為,如果大陸攻打臺灣,美國一定會出兵保護)。

  其實,美國幫不了“臺獨”。目前中美主戰裝備差距已大大縮小,更重要的是,臺灣距離祖國大陸太近,如果臺海爆發戰爭,祖國大陸有突出的地緣優勢,且不論美軍有沒有跑到中國家門口與解放軍面對面作戰的決心,即使真想“協防”臺灣,面對解放軍的閃電戰,也來不及馳援。日本一直覬覦周邊國家領土,在中國貧窮積弱之時曾兩次發動大規模侵華戰爭,對殖民統治臺灣的歷史更是唸唸不忘,無疑渴望介入臺海衝突,但在軍事上無力對抗中國,倘若主動挑起軍事衝突,必將招致毀滅性打擊。退一萬步講,如果戰爭不可避免,閃電戰反而對臺灣更有利,倘若戰爭持續較長時間,美日軍事介入的可能性增大,對臺灣並非好事,反而是空前災難,因為主戰場在臺灣本島,一旦解放軍大規模登島,戰爭結果就已經確定,只要“臺獨”勢力沒有被清除,戰爭就不會停下來,祖國大陸將不惜一切代價捍衛主權,結果臺灣將被打爛,人員傷亡和財産損失無法估量,臺灣經濟或許從此一蹶不振,這是兩岸民眾都不願看到的。

  至於臺灣當局希望參加國際組織,美日也幫不了大忙。以2017年舉行的第70屆世界衛生大會為例,蔡英文當局以為美日會力挺自己,通過各種渠道一再向對方求助,還連發12次推特,或公開喊話,或向對方致謝,結果美日沒有給予任何實質性幫助,只是做出口惠而實不至的表述。世界衛生組織的回應則是,“臺灣與會議題不是世界衛生組織可以決定的,中國身為會員國,可全權決定”。由此可見,“臺獨”人士完全不自量力,可謂自取其辱。

  美日幫不了“臺獨”也就算了,與祖國大陸對臺讓利截然相反的是,美日總想利用臺灣撈取好處。美國歷來把臺灣看作是制衡中國大陸的棋子,不願看到兩岸統一,但與愚蠢的“臺獨”人士不同,美國深知一旦“臺獨”鬧過頭,這顆棋子就會被中國大陸砸得粉碎,屆時美國將無法繼續從中漁利,所以只想兩岸維持“不統不獨”的局面,不支援“臺獨”,這最符合美國的利益,一者在需要的時候,可以拿臺灣問題搞點小動作,給中國大陸添點堵,二者可以高價出售武器謀取暴利,在貿易方面逼迫臺灣當局讓步。更具諷刺性的是,蘇嘉全宣稱臺日間如同“夫妻關係”之時,全然忘了日本要求臺灣人吃日本核災食品的嘴臉,謝長廷拋出“臺日命運共同體”的説法沒多久,臺灣漁船“東聖吉16號”在衝之鳥礁附近公海捕魚時,船長被日本公務船拘捕並強索600萬日元保證金,日本此舉無異於當面捅了“臺獨”人士一刀。

  (六)和平統一是最佳選項。在島內的政治生態下,統一似乎是一個不能講、不能碰的敏感議題。然而,任何負責任的政黨和政治人物都無法回避這樣的現實:中國是當今世界唯一尚未完全統一的大國,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戰的延續,面對兩岸實力此消彼長的態勢,兩岸終將實現統一,這是任何“臺獨”勢力都無法逆轉的趨勢。統一的方式只有武力統一、和平統一兩種,其中,通過兩岸舉行政治談判實現和平統一理應成為最佳選項。

  和平統一對臺灣至少有五大好處:一是推動民主轉型。臺灣民主化以來的政治亂象與統“獨”議題密切相關,似乎在島內喊“獨”就是對,講“統”就是錯,民眾有表面上的自由,但沒有真正的民主。在“‘臺獨’就是政治正確”的民主制度下,貪腐無能的陳水扁兩度當選地區領導人,無能的蔡英文同樣贏得選舉,立法機構淪為政黨惡鬥的競技場,民主投票産生的民意代表大多為政治掮客,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只分藍綠,不分是非,根本不是民眾利益的代言人,民進黨當局妄圖對抗祖國大陸,親美媚日,在對外貿易、島嶼主權等方面出賣臺灣利益,民進黨內陳菊、賴清德等重量級人士爭相要求“特赦”弊案纏身的陳水扁……政客們把臺灣經濟社會搞得一團糟,民眾有抗議的自由,但幾乎所有的抗爭都無濟於事,行政、立法機構我行我素,對事關臺灣經濟和民生的重大議題,一次次違背民意,自作主張,架空民眾。民主的價值在於聽取民意,臺灣民主沒有驚艷之處,反而重復上演一幕幕醜劇,鬧出一個個笑話,民眾眼睜睜看著臺灣經濟停滯不前,看著自身所處社會階層的權益被侵害,卻無能為力,深陷集體無助的窘境。兩岸統一後,島內將不再有統“獨”之爭,政治運作才能回歸經濟和民生議題,有助於還權於民,不再被政客操弄。二是確保臺灣安全。兩岸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隨著祖國大陸的迅速發展,中華民族任由西方列強宰割的歷史早已一去不復返,臺灣的安全不可能依賴自身軍力,也不可能依仗美日支援,只能靠兩岸和平統一,徹底結束敵對狀態,島內不再搞“臺獨”分裂活動,祖國大陸永遠不會打臺灣,只有那樣,臺灣才安全,祖國大陸才放心。三是提升民生福祉。兩岸統一後,臺灣可通過自由貿易獲取更大利益,獲得更多讓利,並借由兩岸資本與科技合作,優化資源配置,提升臺灣的競爭力,促進經濟永續發展,進而促進就業,增加稅收,提升社會福利,臺灣當局無需花費鉅資維持“邦交”或購買軍火,省下來的錢也可以用於改善民生,讓民眾直接受益。四是維護臺灣尊嚴。和平統一後,臺灣當局將獲得前所未有的國際空間,這個空間是中國作為全球大國的巨大空間,而不是羞于見人的“臺獨”小空間,屆時臺灣地區領導人可以按照兩岸和平談判作出的制度安排,自由前往祖國大陸進行各種交流合作,出訪諸多國家並享受禮遇,臺灣民眾才真正揚眉吐氣,共用偉大祖國的繁榮與尊嚴,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五是“武統”代價太大。兩岸和平統一後,臺灣可保留現有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社會制度,無需向中央政府納稅,同時可避免重大生命財産損失。如兩岸爆發戰爭,臺灣將付出巨大的軍事、經濟和政治代價,特別是主戰場在臺灣本島,臺灣主要軍事和戰略目標將被摧毀,不僅造成經濟癱瘓,民眾生命財産遭受損失,而且面臨戰後重建、稅負增加等困難,屆時“臺灣當局”不復存在,臺灣實行什麼樣的制度,不是由兩岸談判確定,只能由中央政府決定。

  綜上所述,和平統一是臺灣最大的紅利,既有政治、安全、經濟和民生紅利,又有尊嚴與對外交往紅利,早日實現和平統一,臺灣民眾就能早日享受這些紅利,相比之下,維持現狀無法獲得紅利,“臺獨”則等同於災難甚至毀滅。(待續)

相關新聞

友情連結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 國際線上 | 台灣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