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2017年第五期  > 正文

論“一中同表”的現實基礎與發展願景(一)

日期:2017-12-25 15:57 來源:《統一論壇》雜誌 作者:潘佳瑭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2017年是海峽兩岸達成“九二共識”25週年,然而長期以來,臺灣島內對“九二共識”一直存在錯誤的解讀,國民黨人士普遍傾向於“一中各表”,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提出要走向“一中同表”,民進黨人士否認兩岸有共識,普通民眾的認知則比較模糊和混亂。那麼,島內人士為何曲解甚至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的政治現實及實力對比究竟如何,統“獨”和“一國兩制”對臺灣意味著什麼,兩岸有沒有達成“一中同表”的可能性?這些問題可謂環環相扣,與臺灣社會各界能否理解和接受“一個中國”密切相關。鋻於島內對“一個中國”存在各種認識誤區、錯誤言論和思潮,有必要厘清事實和真相,權衡利弊得失,凝聚兩岸“一中同表”的共識,營造有利於促進兩岸和平統一的輿論氛圍。

  一、“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1992年,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就事務性商談中如何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問題,達成各自以口頭聲明方式錶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2000年,臺灣大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蘇起將這一共識表述為“九二共識”,獲得兩岸廣泛認同並沿用至今,成為兩岸各領域交流與合作的政治基礎。

  (一)1992年的共識。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海協會與臺灣海基會在香港進行工作性商談,雙方就如何在協議文本中表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各自提出5種文字方案,但未形成一致的寫法。最後,海基會代表“建議在彼此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各自以口頭方式説明立場”,並提出3種口頭表述方案,其中第八案的表述內容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

  海協會研究了海基會的第八案,認為這一方案雖然提出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但沒有具體論述臺灣的認知,而海協會歷來主張在事務性商談中只要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不討論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因此可以考慮這一方案,並提出自己表述的方案,作為達成共識的基礎。經數度函電往來,11月16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表示同意以各自口頭表述的方式錶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並告之海協會的口頭表述要點為:“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12月3日,海基會回函,對此未表示任何異議。此後,兩會都認為經過協商達成上述共識。

  顯然,“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共識”,其核心意涵是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並努力謀求國家統一。至於各自以口頭方式錶述,本身只是表述的具體方法或形式,表述的內容是“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而不是“一個中國的意涵是什麼”,因為兩會從未討論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

  (二)國民黨的立場。大多數國民黨人士把“九二共識”曲解為“一中各表”,即“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少數人士甚至無視“九二共識”的模糊空間,把一個中國表述為“兩個中國”。1995年,李登輝訪美期間聲稱,“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一個中華民國在臺灣”,導致兩岸協商中斷。1998年,辜振甫訪問祖國大陸,在北京當著最高領導人的面,要求祖國大陸“承認中華民國是客觀存在”。1999年,李登輝正式提出“兩國論”,把兩岸關係説成“國與國”關係。

  2001年,馬英九提出,“中華民國”接受“九二共識”一點困難都沒有,因為此一説法是“一中各表”,大陸方面説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方則説自己是“中華民國”,既然雙方意見不同,予以擱置,談別的,希望大陸方面不要只提“一個中國”,也應提“各自表述”。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提出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現狀,明確反對“臺獨”,認為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也不是“一邊一國”。對於兩岸關係的定位,馬英九提出“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呼籲祖國大陸“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2013年,馬英九再次當選國民黨主席後,在回復習近平總書記的賀電電文中指出,“1992年,海峽兩岸達成‘各自以口頭聲明方式表達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本黨自五年前在臺灣重返執政伊始,相關部門立即在此項‘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恢復兩岸中斷近十年的和解與合作……”,這實際上可視為國民黨對“九二共識”的再次確認。

  2015年,洪秀柱參加臺灣地區領導人黨內初選,提出“九二共識”的階段性功能已經完成,在兩岸關係進入深水區時,必須認真處理兩岸的政治定位問題。洪秀柱主張深化“九二共識”,提出應該從“一中各表”“一中不表”走向“一中同表”,具體內容是“兩岸均是‘整個中國’內的一部分,其主權宣示重疊、憲政治權分立”。洪秀柱還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主權宣示重疊,但不能説“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變成“兩國論”。洪秀柱的主張在黨內引起巨大爭議和強烈反彈,以致引發後來的“換柱風波”,黨主席朱立倫公開表示,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2017年國民黨主席選舉期間,候選人圍繞兩岸關係展開交鋒。吳敦義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目前“‘統’‘獨’都不能談”,談“統”不切實際,“獨”也不可能,“唯有和平最好”。洪秀柱則主張“一中同表”,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終結敵對關係,兩岸未來走向和平統一。郝龍斌認為,“一中”是兩岸的共識,“各表”是臺灣內部共識,“一中同表”在國民黨內部沒有共識,國民黨的核心理念思想是捍衛“中華民國”,反對“臺獨”。吳敦義當選黨主席後,多次強調“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表示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對於它的涵意(含義),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做“各自的表述”,“你(大陸)表你的,我(臺灣)表我的”,並在新的黨綱草案中刻意強化“一中各表”。對此,銘傳大學教授楊開煌表示,“一中各表”是臺灣的片面説詞,“一個中國”是兩岸的共識,“各表”不是共識;曾連任三屆臺灣省議員的童福來直言,“一中各表”原來就是國民黨自己説的;國臺辦原副主任王在希直接指出,“一中各表”實質上是“特殊兩國論”,祖國大陸對此始終不贊同。

  顯然,“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不是一回事,國民黨人士普遍主張“一中各表”,實際上是遊走于“一個中國”與“兩個中國”的中間地帶,既有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反對“臺獨”的政治宣誓,又有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提並論的曲意解讀,個中原委值得玩味。

  (三)民進黨的立場。民進黨長期堅持“臺獨”路線,拒不接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民進黨從創黨之日起就操弄民粹、誤導民意,在兩岸關係上鼓吹所謂“住民自決”和“主流民意”,其立場集中體現在“臺獨”黨綱、“臺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三個文件裏。1991年,民進黨通過的黨綱公然提出“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主張“獨立建國”,制定“新憲”。1999年,民進黨通過“臺灣前途決議文”,聲稱“臺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須經由臺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一個中國原則’與‘一國兩制’根本不適用於臺灣”,臺灣主權領域僅及于臺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對外不再堅持使用“中華民國”。2007年,民進黨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主張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互不隸屬,互不治理,“國號”應正名為臺灣,儘速制定臺灣“新憲法”,破除“憲法一中”迷障。蔡英文當選民進黨主席後,多次聲稱“中華民國就是臺灣”。

  陳水扁執政時期回避一個中國原則,把“九二共識”歪曲為“沒有共識的共識”,企圖用所謂的“九二精神”來取代“九二共識”,破壞兩岸協商和對話的政治基礎。2016年,蔡英文擔任臺灣地區領導人後,僅表示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對“九二共識”始終採取模糊立場。民進黨“明日之星”、原臺南市市長賴清德則公開叫囂“主張‘臺獨’不會改變”,狂言“兩岸關係是國際關係”。

  縱觀民進黨的立場,其實質是堅持“臺獨”路線,企圖製造“一中一台”,不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

  (四)臺灣民眾的認知。從1895年清政府割讓臺灣至今120多年的漫長歲月裏,臺灣先後經歷50年殖民統治、50年專制統治和20多年政黨惡鬥,受日本“皇民化運動”、國民黨反共宣傳、“臺獨”人士和媒體長年累月的影響,臺灣民眾的政治認知比較混亂,普遍不了解兩岸關係的真實現狀,多數認為“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少數認為是“一個中國”,有的只知道有“九二共識”這個名詞,説不清是指什麼。

  臺灣民眾長期處於封閉的政治生態,形成對“中國”、對祖國大陸的複雜情感和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直接影響對“九二共識”的認可程度。一是疏離感。臺灣當局一直宣稱“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早年的國民黨對中共持續進行妖魔化宣傳,民進黨成立30多年來,不斷製造祖國大陸在國際上打壓臺灣的輿論,導致民眾不清楚“中華民國”的性質,心理上排斥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共和祖國大陸沒有好感,形成“仇共”“疑共”和“反陸”“抗陸”的敵對意識。李登輝、陳水扁上臺後推行“文化臺獨”,通過修改教科書,把臺灣史與中國史分開,把祖國大陸稱為“中國”,使年輕人從小就把臺灣視為與“中國”並列的概念,形成“一中一台”的政治認知,不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二是優越感。“臺獨”人士及其控制的媒體日復一日對島內民眾進行洗腦,醜化中共和祖國大陸,島內電視、電臺、網路和報紙每天有關祖國大陸的話題幾乎全是負面新聞,其中不乏歪曲事實的片面報導,即使少數客觀的正面報導,也很難引起關注,民眾普遍認為臺灣社會民主自由,經濟水準和人文素質較高,科技、軍事實力也不容小覷,而祖國大陸沒有民主自由,經濟發展落後,人權狀況不好,文明素質不高,即使對祖國大陸有所了解,往往也不以為然,似乎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三是恐懼感。多數民眾對統一懷有強烈的抗拒心理,擔心統一後會失去民主自由,現有利益得不到保障,面對祖國大陸的“軍事威脅”,希望永遠維持“不統不獨”現狀,同時懷有僥倖心理,認為即使臺海開戰,臺軍也具備一定的防禦能力,而且美國一定會出兵保護,支援兩岸統一的民眾可謂鳳毛麟角。

  二、兩岸關係的政治現實

  兩岸關係是中國的內部關係,經過數十年發展和演變,形成特殊的歷史背景和現實格局。兩岸關係的政治現實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兩岸法理統一,現狀分治。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戰遺留的歷史問題,依據現行法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在國家主權上是統一的。198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確規定,“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臺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這是以國家根本大法的形式明確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2005年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進一步明確了“兩岸一中”原則和反分裂底線。臺灣地區法律確認的中國領土範圍同樣涵蓋兩岸,1991年臺灣當局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從1991年至2004年先後對“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了7次增修,將兩岸關係明確界定為“一個中國”原則之下大陸地區與臺灣地區的關係,以“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但始終沒有改變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確認的“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從而構成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法理基礎。

  相對來説,國家主權主要體現在對外關係上,治權則主要體現在對內治理上。當前兩岸處於分治狀態,尚未實現形式統一。祖國大陸地區、臺灣地區分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進行治理,形成一個國家內部同時並存的兩個政治實體,實行不同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1945年國共內戰爆發後,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國民政府由南京先後遷往廣州、重慶、成都,最後退守臺北,管轄的國土面積由960萬平方公里縮小為3.6萬平方公里,管轄的人口由4.5億減少到不足900萬人,近900萬兵力僅剩下60多萬人。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宣告成立,這是在同一國際法主體沒有發生變化的情況下出現的政權更替,國家主權和固有領土並未改變。從那時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中華民國政府,成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當然,受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的操縱和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未同時取得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也正因為如此,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同時將“中華民國”代表逐出聯合國,從此解決了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也是由歷史和現實決定的。一是在兩岸法理統一的前提下,中國的國家主權只有一個,在兩個政治實體並存的情況下,只能由其中一個代表中國,而不可能由兩個同時代表中國,否則就是“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法理臺獨)。二是從政治實體的代表性看,1949年祖國大陸(含海南島)面積約956萬平方公里,人口接近4.5億,分別佔全國領土和人口的99.6%、98%,而臺灣面積僅佔0.4%,人口僅佔2%,能代表中國的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三是從國際地位和國際關係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具有無法比擬的國際影響力。現代國家最重要的標誌是能否在國際上得到普遍的外交承認,在當今世界195個國家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有175個,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關係的僅剩20個小國或窮國,把這20個國家的領土加在一起,面積只有120萬平方公里,僅相當於中國大陸的12.6%,2015年人口總共8537萬人,僅相當於中國大陸的6.2%,把2015年國內生産總值(GDP)加在一起,只有2480億美元,僅相當於中國大陸的2.3%,甚至不及香港的經濟規模(相當於香港的80%)。顯然,無論是國土面積、人口數量、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能代表中國的都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可能是偏安一隅的“中華民國”。

  (三)“中華民國”只是一個政治實體,不是主權獨立國家。中華民國曾是主權獨立國家。1912年至1949年的中華民國基本實現了國家統一,無疑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自然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之時,“中華民國”就不再是主權獨立國家,“中華民國”政府退守臺灣後,淪為軍事割據政權,延續至今的“國號”實為一個地區性政治實體的代號或“區號”。正如1950年3月13日蔣介石在《復職的使命與目的》講話中所指出,“我今天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蔣總統集》,秦孝儀編)。1975年蔣介石去世,其遺囑希望“以複國為共同之目標……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1988年蔣經國去世,其遺囑指出“務望我政府與民眾堅守反共複國政策”,説的都是“複國”,表明“中華民國”早已名存實亡。至於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法”,作為臺灣地區最重要的法律,本身包含對中國“固有疆域”的確認,具有高度的嚴肅性與約束性,但只是冠以“憲法”之名的區域性法律,不具有國家憲法性質。

  相對來説,臺灣更不可能是主權獨立國家。島內有人認為,臺灣有“中華民國憲法”,有自己的土地、人口、政府、議會、軍隊和“外交”,似乎具有主權獨立國家所必需的一切條件。事實上,主權獨立國家必須同時具備人口、政府、領土、主權四個基本要素,臺灣除擁有2300多萬居住人口以外,其他三個要素都不具備。一是從政府性質看,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戰遺留的歷史問題,在兩岸尚未統一的情況下,臺灣成為“國軍”的軍事控制區,臺灣當局實屬割據政權,臺灣民眾對此難以接受,但這確屬事實。二是從領土範圍看,臺灣沒有獨立的領土,“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固有疆域”並非僅限于臺澎金馬地區,而是涵蓋整個祖國大陸。三是從主權內涵看,臺灣當局能維持對臺灣的治理,是在法理上堅持“一個中國”的結果,一旦當局推行“法理臺獨”,祖國大陸將不得不動用武力收復臺灣,屆時徒有其名的“中華民國”將徹底消失,不再是政治實體,臺灣實行什麼樣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完全由中央政府決定。正因為如此,2004年李登輝曾公開表示,臺灣“制憲”才能成為主權國家,言下之意,臺灣不是主權國家;2007年陳水扁提出“四要一沒有”,第一個“要”就是“臺灣要獨立”,言下之意是臺灣沒有獨立;“臺獨”人士不斷鼓吹建立“臺灣共和國”,都表明臺灣從來不是主權獨立國家。

  三、兩岸實力的巨大反差

  在過去將近40年時間裏,祖國大陸經濟一直保持快速發展勢頭,綜合實力持續增強。與臺灣相比,目前祖國大陸在經濟、科技、軍事各方面均擁有壓倒性優勢,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岸之間的這種差距還將不斷擴大。

  (一)祖國大陸經濟持續增長。1978-2016年,祖國大陸在將近40年時間裏年均經濟增長率超過9%,祖國大陸國內生産總值于2005年首次超越法國,2006年超越英國,2007年超越德國,2010年超越“臺獨”人士頂禮膜拜的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2015年,祖國大陸國內生産總值10.9萬億美元,相當於日本的2.6倍;每人平均國內生産總值由155美元增至7925美元,超過臺灣“錢淹腳目”中後期1989年的水準(7558美元);對外貿易總額由206億美元增至3.7萬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貿易國;外匯儲備約3萬億美元,相當於臺灣的7倍,連續十多年穩居全球之首。

  兩岸經濟此消彼長,早已不在同一數量級。根據世界銀行和臺灣當局公佈的數據,1990年祖國大陸國內生産總值與臺灣地區生産總值分別為3569億美元、1647億美元,祖國大陸相當於臺灣的2.2倍;2000年分別為11985億美元、3262億美元,祖國大陸相當於臺灣的3.7倍;2015年分別為108664億美元、5242億美元,祖國大陸相當於臺灣的20.7倍。與祖國大陸相比,臺灣民眾曾經引以為豪的“臺灣奇跡”根本不算什麼。2011-2015年,祖國大陸國內生産總值由基期(2010年)的60396億美元增至108664億美元,僅增量就達到48268億美元,相當於2015年臺灣的9.2倍,也就是説,如果20世紀70、80年代臺灣創造了經濟騰飛的奇跡,那麼祖國大陸在短短的5年間就創造了9個“臺灣奇跡”。近年來,祖國大陸致力於推動産業轉型升級,經濟增速降至7%左右,據此測算,祖國大陸每年的經濟增量仍然遠遠超過臺灣的經濟總量,這意味著祖國大陸今後每年都將繼續創造一、兩個新的“臺灣奇跡”。

  即使與其他經濟大省相比,臺灣也在迅速變“小”。2007年,廣東省地區生産總值約4006億美元,首次超越臺灣;2015年,廣東、江蘇、山東、浙江、河南5個省地區生産總值分別約11531億美元、11104億美元、9977億美元、6792億美元、5860億美元,分別相當於臺灣的2.2倍、2.1倍、1.9倍、1.3倍和1.1倍,上海市面積不到臺灣的五分之一,地區生産總值已接近臺灣的八成。當前祖國大陸經濟仍保持中高速增長態勢,可以預見,今後幾年內還會有越來越多的省份超越臺灣。

  (二)祖國大陸科技快速進步。經過數十年投入和研發,祖國大陸科技厚積薄發。2015年,祖國大陸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2275億美元,佔全球研發投入的20%,成為推動經濟快速增長的重要因素。目前祖國大陸在超級電腦、空間探測、衛星導航、網際網路應用、量子通信、高速鐵路、新材料、核電等諸多領域已躋身世界前列,有的處於全球領先水準,基礎設施建設、新能源、無人機、船舶製造、軍事工業等領域已形成完整的産業鏈或正在快速趕超全球先進水準。與祖國大陸相比,臺灣在許多科技領域存在無法逾越的鴻溝,兩岸的科技實力根本不在一個層次,而且這種差距還在迅速擴大。即使臺灣人自信的半導體領域,祖國大陸也是全球增長最快地區,未來5年每年投資可能超過5000億美元(與臺灣地區生産總值相當),臺灣人才不斷流向祖國大陸公司,對臺積電、聯發科等公司形成巨大壓力。根據世界智慧財産權組織報告,2016年中國大陸通過國際專利制度(PCT)申請專利43萬份,僅次於美國的56萬份和日本的45萬份,比2015年增加44.7%。

  (三)祖國大陸軍力迅速提升。1950-1988年,祖國大陸每年軍費投入均大於臺灣,此後8年臺灣反超祖國大陸。1996年,“臺海危機”後祖國大陸軍費開始恢復性增長,2010年達789億美元,相當於臺灣(87億美元)的9倍,2015年達1459億美元,相當於臺灣的15倍,兩岸軍力呈現不可逆轉的發展態勢。隨著祖國大陸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高性能武器層出不窮,不斷列裝部隊並投入實戰演練,各軍兵種聯合作戰能力大幅度提升,形成全天候快速機動、陸海空天一體的近程作戰和中遠端打擊力量。近些年,祖國大陸軍事裝備加速升級換代,陸軍不同型號的遠端火箭炮射程覆蓋整個臺灣海峽和中央山脈以西全部地域,可隨時實施超飽和攻擊,海軍已裝備第三代核潛艇和第四代常規潛艇,052D型驅逐艦、054型護衛艦等新型艦艇像“下餃子”一樣列裝部隊,僅2016年入列的艦艇總噸位(16萬噸)就接近臺軍艦艇的總噸位(約17萬噸),空軍殲20等四代隱形戰機和空警-2000預警機、轟6K、運20等先進軍機陸續列裝,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在分導式多彈頭技術、反導技術、反衛星武器等方面處於世界前沿水準,擁有核常一體、射程銜接的精確打擊能力與情報偵察、電子對抗能力。相對而言,臺軍外購武器主要是美軍的淘汰貨,連常規潛艇都造不出來,空軍裝備的還是三代戰機,軍方醜聞不斷,士氣低迷,裝備和戰力與解放軍沒有可比性。(待續)

相關新聞

友情連結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 國際線上 | 台灣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