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海峽縱橫  > 正文

30年兩岸交流與兩岸關係發展回望(下)

日期:2018-03-20 14:41 來源:《統一論壇》雜誌 作者:王建民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之三:祖國大陸對臺政策是推進兩岸交流發展的重要指引

  1987年臺灣當局開放臺灣同胞赴祖國大陸探親,揭開了兩岸交流與兩岸關係發展的新一頁。然而,臺灣當局開放探親交流的背後動因不是來自島內,而是始於祖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始於祖國大陸對臺政策的重大調整,即祖國大陸扮演與發揮了關鍵性的引領作用。此後30年來兩岸交流合作發展與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突破一次次困難險阻,在很大程度上是祖國大陸對臺海時局與兩岸關係形勢的精準把握,及時做出政治判斷,不斷推出新的對臺政策舉措,持續不懈努力推進兩岸交流合作,從而發揮了兩岸交流與兩岸關係發展的重要指引與領航作用。

  30年前,臺灣當局決定開放兩岸同胞探親,實現兩岸同胞的初步交流,是祖國大陸強烈呼籲與積極努力的結果。1979年1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的《告臺灣同胞書》明確強調:“為什麼近在咫尺的大陸和臺灣的同胞卻不能自由來往呢?我們認為這種藩籬沒有理由存在。我們希望雙方儘快實現通航通郵,以利雙方同胞直接接觸,互通資訊,探親訪友,旅遊參觀,進行學術文化體育工藝觀摩。”這一站在全民族整體利益的歷史性呼喚與強烈呼籲,得到臺灣同胞與海外僑胞的廣泛歡迎與支援,逐步在島內外形成一股強大的要求開放兩岸交往交流的強烈呼聲與民意,才促成了蔣經國大陸政策的重大調整,放棄“三不”政策,決定開放探親,才揭開了兩岸交流交往與兩岸關係發展的新篇章。

  此後30年來,兩岸交流交往的前行,兩岸關係的發展,一個個重要主張的出臺,基本上都是按照祖國大陸這一設想與提議進行的,是逐步實現的,儘管過程並非一帆風順,而是異常艱難曲折,卻也充分展現了祖國大陸推進兩岸交流過程的耐心、信心與恒心。

  祖國大陸首先明確確立了兩岸交流交往的政治基礎與政治目標大方向,即在追求兩岸和平統一這一目標基礎上推進兩岸交流交往與合作,這在1979年《告臺灣同胞書》及後來中共中央一系列文件或黨和國家領導人講話中得到充分體現,可謂一以貫之,從不動搖。在每一重要歷史發展階段,祖國大陸都會將兩岸交流合作作為對臺政策的重要內容,積極鼓勵,大力推動,並提出新理念、新主張、新政策。1995年1月,江澤民提出“要繼續加強兩岸同胞的往來和交流,增進了解和互信。兩岸直接通郵、通航、通商,是兩岸經濟發展和各方面交往的客觀需要,也是兩岸同胞利益所在,完全應當採取實際步驟加速實現直接‘三通’”,延續了中共中央對兩岸交流的政策主張,並上升到“兩岸同胞利益”的高度。2008年12月31日,胡錦濤提出,“兩岸同胞要擴大交流,兩岸各界及其代表性人士要擴大交流,加強善意溝通,增進相互了解”,強調“將繼續推動國共兩黨對話”,甚至提出“對於部分臺灣同胞由於各種原因對祖國大陸缺乏了解甚至存在誤解、對發展兩岸關係持有疑慮,我們不僅願意以最大的包容和耐心加以化解和疏導,而且願意採取更加積極的措施讓越來越多的臺灣同胞在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過程中增進福祉”。祖國大陸在既有兩岸交流政策基調與基礎上,進一步明確提出要“擴大交流”,提升了兩岸交流的內涵,而且包括了更深層的政治含義。2013年6月,習近平會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時強調,在“兩岸關係大局穩定的基礎上,兩岸各領域交流合作前景廣闊。兩岸雙方應該為深化經濟、科技、文化、教育等領域合作採取更多積極舉措,提供更多政策支援,創造更加便利條件,以拓寬領域,讓更多民眾共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成果”。習近平提出新形勢下推進兩岸交流的新主張、新理念,強調交流合作並重,強調深化合作,強調政策支援,強調共用成果。可以説,30年來,中共中央提出了更為明確的推進兩岸交流合作指導思想、政策理念,出臺一系列促進兩岸交流合作政策措施,大大促進了兩岸各領域交流與合作,增進了兩岸民眾相互了解與認知,增進了兩岸同胞的民族情、中華情,並闖過一次次兩岸關係發展的艱難險阻,逐步將兩岸關係推向前進。經過多年不懈努力,兩岸終於實現了直航、直郵,實現了雙向旅遊,實現了雙向投資,實現了全面交流交往,實現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了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面。

  特別是每到重要時間節點或歷史關頭,中共中央總是能夠及時把握時局,做出正確的對臺決策,引領兩岸關係發展正確方向。一方面,中共中央對於島內任何違背中華民族利益和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的“臺獨”分裂舉動都會進行堅決鬥爭,絕不動搖,以維護國家主權領土的完整;另一方面,則堅定不移地堅持對臺開放政策,堅持推進兩岸交流交往,堅持為臺灣同胞謀福祉,堅持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這是兩岸交流合作能夠在兩岸政治風波不斷與政治對抗中曲折前行的根本原因。

  即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遇到困難,即使遭遇島內所謂“太陽花學運”的挑戰與衝擊,尤其是在外界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出現疑慮與憂慮之時,祖國大陸依然能夠從中華民族整體利益大局出發,堅持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不讓兩岸交流合作受到干擾。2014年5月,祖國大陸邀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到祖國大陸參訪,習近平鄭重闡述了祖國大陸對兩岸時局與兩岸關係發展的基本立場,堅定了推進兩岸交流合作的信心。不久之後,國臺辦主任張志軍得以參訪台灣,成為兩岸交流一次重要突破,是一次更高層次兩岸事務主管部門的正式交流,就是要向島內民眾宣示,兩岸交流合作不會因為有島內的反對聲音與阻撓而停止,不會消極應對,不會主動收縮。祖國大陸對兩岸交流發展展示了更大自信,堅定推進兩岸交流合作信心,兩岸關係得以在曲折中向前發展。

  面對島內政局再次發生重大變化,民進黨重新上臺執政,祖國大陸強調對臺大政方針是明確的、一貫的,不會因為島內政局的變化而改變,明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堅定反對各種形式的“臺獨”分裂活動,堅定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持續努力推進國家和平統一進程。另一方面,在兩岸主管部門溝通管道與兩岸“兩會”協商管道受阻的情況下,祖國大陸更加重視兩岸民間交流與交往,進一步出臺更多有助於推進兩岸民眾、民間交流與交融的政策措施,鼓勵臺灣同胞尤其是青年、學生到祖國大陸交流、學習、創業、工作,更多享受祖國大陸居民待遇,從而保證了兩岸民間交流得以持續發展,保證兩岸關係發展不走樣、不變形。

  30年來,兩岸交流交往與合作,兩岸關係的發展,祖國大陸一直是積極主動的,一直指引與主導著兩岸關係發展與前進的正確方向,是兩岸交流交往合作與發展的最重要推動者。相對的,臺灣當局的兩岸思維與政策一直是消極、保守的,有時還是反動的,是兩岸交流交往與兩岸關係發展的阻力,在相當程度上阻礙與制約了兩岸交流的深度與廣度。

  新形勢下,在中華民族復興進程中,祖國大陸依然會堅決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大局,大力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不斷深化兩岸交流合作,為早日實現兩岸完全統一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創造更加堅實的基礎與條件。同時,祖國大陸依然會堅決堅定反對島內外各種“臺獨”分裂活動,排除干擾,為兩岸交流合作與兩岸關係向前發展提供更好的政治與政策環境。

  之四:30年兩岸經貿關係巨變

  1987年是兩岸關係發展一個重要轉捩點,臺灣同胞開始正式赴祖國大陸探親,揭開了兩岸關係發展的新一頁。此後30年來,兩岸關係發生了重大變化,其中,作為推進兩岸關係發展重要動力的兩岸經貿關係也發生了重大歷史性變化,可概括為10大巨變。

  一是海峽兩岸實現直接“三通”,極大便利了兩岸人民往來。兩岸近在咫尺,卻曾遠似天涯,不能直接往來,不通直接通郵、通商與通航。在祖國大陸強烈呼籲與兩岸同胞共同努力下,在強大的市場壓力下,臺灣當局不得不採取小步與變相的開放措施,率先實現了福建沿海地區與臺灣離島的直接通航,後又有兩岸之間的“臺商春節包機”、“臺胞春節包機”、兩岸海上“試點直航”,再到馬英九上臺執政後兩岸簽署通航、通郵等協議,實現了海峽兩岸全面直接“三通”,造福兩岸民眾。

  二是海峽兩岸貿易方式、貿易規模、貿易産品結構發生重大變化。兩岸經貿往來最初始於兩岸經香港的轉口貿易,並長期維持一種不能直接通航與通商的間接貿易,同時在祖國大陸東南沿海出現與臺灣漁民的海上小額貿易,形成一種特殊的小規模直接貿易。這兩種特殊貿易形式構成早期兩岸貿易的基本格局與特色。在祖國大陸政策鼓勵、兩岸經濟發展需求與市場作用下,兩岸貿易格局逐步發生變化,1990年代初,兩岸間接貿易逐步轉變為直接貿易。新世紀以來尤其是近年來,兩岸跨境電子商務貿易出現,成為兩岸一種新的貿易。

  三是30年兩岸貿易總量增長120多倍。兩岸貿易規模在兩岸經濟發展與市場開放中持續擴大,1987年時只有15億美元(經香港轉口貿易),2013年達到1980億美元的歷史高峰,成長132倍。隨後受國際經濟環境影響,兩岸貿易出現負增長或低增長,2016年為1796億美元,2017年出現新的增長態勢,1-7月達到1037億美元,全年有望再次接近2000億美元。就近30年觀察,兩岸貿易規模增長120多倍,這是前所未有的大發展。

  四是兩岸市場相互依存度持續上升,形成日益緊密的經貿發展格局。兩岸貿易持續發展與規模的擴大,在海峽兩岸貿易市場中的地位穩步上升,臺灣與祖國大陸已互為重要貿易夥伴。1990年,祖國大陸是臺灣第九大貿易夥伴,第五大出口市場,第二十大進口市場;到1990年代末,祖國大陸已上升為臺灣第三大貿易夥伴,第二大出口市場,第六大進口市場;到2001年,祖國大陸是臺灣第三大貿易夥伴,第二大出口市場,第四大進口市場與最大貿易順差來源地,臺灣是祖國大陸第四大貿易夥伴和第二大進口市場;2008年,臺灣是祖國大陸第七大貿易夥伴,第九大出口市場,第五大進口來源地,祖國大陸則是臺灣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第二大進口市場,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地;目前祖國大陸則是臺灣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第一大進口市場、第一大貿易順差來源地。

  五是臺商祖國大陸投資格局從小到大、從少到多、從點到面,從沿海向內地、從南向北,從試探性投資到長期經營等一系列重大發展變化,創造了“臺商奇跡”。30年前,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剛剛起步,主要集中在東南沿海地區,投資不多,規模小,到1987年投資金額估計只有2億美元左右。此後30年來,臺商不畏島內一次次政策阻撓與政治恐嚇,源源不斷前往祖國大陸投資發展,形成一波又一波投資熱潮,1992年臺灣當局正式開放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依商務部統計,到2016年,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項目累計98815家,預計2017年將突破10萬家;實際投資金額累計646.5億美元,預估加上經第三地等不同方式對祖國大陸投資金額應在2000億美元左右,成為祖國大陸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資本——臺資,形成一個龐大的新興群體——臺商,建立了龐大的臺商組織——全國臺資企業協會以及100多個臺資企業協會地方分會。特別是臺商在祖國大陸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濟奇跡,曾經無名的小企業如康師傅、旺旺、富士康(鴻海)等一舉成為海峽兩岸聞名的大企業、大集團,它們從臺灣走向祖國大陸、又從祖國大陸走向世界。

  六是祖國大陸為臺商投資發展先後創立了許多不同性質與規模的經貿園區或示範區。過去30年來,儘管市場力量在兩岸經貿關係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祖國大陸的政策鼓勵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激勵作用,不斷進行制度創新,通過不同經貿園區的設立,形成臺商相對集中發展與群聚效應,促進了臺商投資與兩岸經濟合作。國務院不僅批准設立了針對臺灣或臺商的海峽西岸經濟區、平潭綜合試驗區等國家級大型綜合園區,而且于1980年代中期開始先後建立了6個國家級臺商投資區、9個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29個臺灣農民創業園、國臺辦授牌的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41個及海峽兩岸青年實習就業創業示範點12個,以及省市自治區自行設立的大量不同形式的兩岸經貿園區,形成相對集中的臺商投資集中區,促進了臺商在祖國大陸的發展。

  七是從單純的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轉變為兩岸雙向投資,祖國大陸企業對臺投資有了初步發展。臺灣當局長期實行“出寬進嚴”的兩岸經貿與投資政策,對祖國大陸企業赴臺投資嚴格禁止與管制,即使兩岸先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臺灣當局也沒有對祖國大陸開放投資市場,直到2008年馬英九上臺執政,才于2009年6月底正式開放祖國大陸企業赴臺投資,與祖國大陸開放臺胞赴祖國大陸投資晚了20多年,而且政策管制與限制頗多,沒有徹底開放,導致祖國大陸企業對臺投資進展緩慢,到2016年投資金額累計只有17億美元,預計2017年不會超過20億美元。這與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形成顯著反差,兩岸投資的政策不對稱性與投資規模不對稱性依舊。

  八是海峽兩岸實現了雙向旅遊,祖國大陸成為臺灣最重要的旅客來源市場。臺灣當局于1987年開放臺灣同胞赴祖國大陸探親之後,臺灣民眾開始了赴祖國大陸探親訪友與觀光旅遊,而且持續發展,目前每年到祖國大陸經商、探親訪友與觀光旅遊人數在500萬左右,是30年前的數百倍;祖國大陸同胞赴臺探親、參訪、旅遊與經商,則相對較晚,規模相對較小,其中祖國大陸民眾赴臺觀光旅遊始於陳水扁執政時期,但限制嚴格,進展有限,直到馬英九執政後才實現了祖國大陸普通民眾的赴臺觀光旅遊,而且旅遊人數一度出現爆髮式增長,2015年達到418萬人次(臺灣統計)。一年間兩岸相互旅遊人數規模900萬人次(2015年為985萬人次)。蔡英文上臺,祖國大陸民眾赴臺旅遊出現萎縮,但仍高居境外入島人數第一位。

  九是兩岸建立了不同性質與層級的經濟合作機制化與平臺。30年來,在兩岸經貿關係發展進程中,兩岸民間機構與企業在兩岸法律法規下建立了不同的合作平臺、合作機制與合作模式,甚至不同程度的溝通協商機制。特別是在馬英九任內,兩岸“兩會”恢復協商之後,建立了多個經濟合作機制與平臺,兩岸先後簽署了通航、通郵、金融等23個協議,其中大部分是經貿協議,尤其以2010年6月簽署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最具影響力。然而,2016年民進黨上臺執政後,兩岸關係形勢逆轉,具公權力性質的兩岸經濟合作機制與平臺運作受到重大影響,兩岸經貿關係重回民間互動與市場主導時期,也再次證明兩岸經貿關係發展一直受到島內政治因素干擾與影響。

  十是兩岸經貿交流合作政策持續博弈,祖國大陸的助力、推力與臺灣的阻力構成一條主線。過去30年來,祖國大陸持續出臺推進兩岸經貿關係發展的政策措施,國務院率先於1988年出臺鼓勵臺灣同胞赴祖國大陸投資的規定即“22條”,成為推進臺商赴祖國大陸投資的重要政策動力。此後,祖國大陸制訂與出臺了許多鼓勵與推進兩岸經貿關係發展的政策與法律,其中1994年全國人大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及1999年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實施細則》,極大地促進了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與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不過,臺灣當局即使開放臺灣同胞赴祖國大陸探親之後,兩岸經貿政策也一直是保守與消極的,開放是被迫的、緩慢的,管制是嚴格的。李登輝于1996年提出了以限制臺商對祖國大陸投資為主的“戒急用忍”政策,陳水扁上臺後又先後拋出了“積極管理、有效開放”與“有效開放、積極管理”的兩岸經貿政策。馬英九上臺執政後,儘管採取了積極、務實與開放的兩岸經貿政策,但在綠營牽制下仍強調“臺灣優先,對人民有利”的兩岸經貿原則,政策限制依然眾多。蔡英文上臺執政後,則採取了更為消極與反動的“脫中”與“遠中”的兩岸經貿政策,未出臺任何有助於促進兩岸經貿關係發展的政策,反而全力推動以“告別大陸”為核心的“新南向政策”,必然影響到兩岸經貿關係的正常發展與有效合作。

相關新聞

友情連結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 國際線上 | 台灣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