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海峽縱橫  > 正文

論“一中同表”的現實基礎與發展願景(三)

日期:2018-03-20 14:38 來源:《統一論壇》雜誌 作者:潘佳瑭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五、“一國兩制”被污名化

  為解決兩岸的制度差異問題,推進和平統一,祖國大陸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就提出“一國兩制”構想,即祖國大陸與臺灣實現和平統一後,可保持各自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不變。然而30多年來,“一國兩制”沒有得到臺灣當局的積極回應,反而遭到惡意攻擊、抹黑和扭曲,在島內完全被污名化。早年國民黨當局否定“一國兩制”,聲稱這一主張根本行不通,把“一國兩制”説成“只是企圖吞併臺灣的一種過渡措施”,是不可能實行的宣傳口號,“一個國家中,可以有兩個制度競爭,一個政權之下,決不能容忍有兩個制度存在”。民進黨和綠營媒體堅持“臺獨”立場,死守冷戰思維,與傾向兩岸統一的任何政治主張格格不入,對“一國兩制”更是進行抵制和污衊。蔡英文當局大陸事務主管張小月接受立法機構質詢時表示,自己早就認定中國崛起的事實,但是不能因為他的國家比較大、經濟力量比較大,就願意去投降、願意去做他的一部分。親綠的《自由時報》刊登文章稱,臺灣如果跟中國大陸統一,大陸會拿臺灣的錢填補債臺高築的地方政府財政黑洞,因此是大陸人享受“統一紅利”,而不是臺灣人。如此危言聳聽的言論在島內不絕於耳,民眾根本不了解“一國兩制”的內容和可行性,只要聽到“一國兩制”,直覺就是對臺灣不利,第一反應就是反對。面對這樣的“主流民意”,島內主要政黨和政治人物都不敢支援“一國兩制”,似乎認同“一國兩制”就是政治錯誤,甚至主張兩岸統一的臺灣大學政治係教授張亞中也表示反對“一國兩制”。

  事實上,“一國兩制”不是空洞的口號或理論,在香港、澳門已有成功實踐。

  香港自1997年7月回歸祖國以來,按照“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全方位加強與內地聯繫,經濟社會發展取得巨大成就。經濟上,香港不僅保持資本主義營商制度、法律制度和價值觀念,而且依然是亞洲最具活力的城市和自由港,國際競爭力進一步提升,連續數年高居世界“最自由經濟體”排行榜前列。根據世界銀行和瑞士洛桑學院發佈的報告,香港法治水準從回歸前一年的全球排名60多位躍升至2015年的第11位,每人平均地區生産總值由2.5萬美元增至4.2萬美元,在全球近200個經濟體中排名保持第20位上下,2016年、2017年香港兩度超越美國蟬聯世界競爭力排名第1位。政治上,香港民主化進程穩步推進,行政長官由香港民眾選舉産生,而不是由中央政府直接任命,參選人必須是香港人,立法會議員有40席經普選産生,其餘30席經功能界別選舉産生,這在英國人統治時期是不可想像的。香港居民出境也更加方便自由,目前對香港居民免簽證的經濟體達154個,全球排名第20位(臺灣137個,排名第29位)。

  對於香港的發展成就,臺灣島內有很多人視而不見,顛倒黑白,謊稱香港過度依賴祖國大陸,經濟被祖國大陸拖垮,勞工薪資逐漸被祖國大陸拉下,聲稱臺灣經濟正在“香港化”,以此恐嚇民眾,誘導民眾對兩岸經濟融合的抵制心理。更有甚者,聲稱香港民主沒有任何發展,然而他們無法解釋的是:從1841年到1997年,在英國殖民統治香港150多年的時間裏,前後共有28任總督,全部由英國直接任命,沒有一個是香港民眾選舉産生的,而且每任總督都只能由英國人擔任,總督有權任命議員,香港民眾沒有任何選舉權,那時的香港有何民主可言?值得警惕的是,近年來“港獨”勢力與“臺獨”勢力相互勾結,製造混亂,對香港造成不容忽視的負面衝擊。事實表明,香港背靠祖國大陸,面向世界,經濟穩定發展,民主取得歷史性進步,臺灣經濟“香港化”完全是個偽命題,香港政治“臺灣化”才是現實問題。

  澳門有400多年的殖民史,東西方文化薈萃,各色人種雜居,1999年12月回歸祖國以來,這個僅有60多萬人口、32.8平方公里面積的“彈丸之地”,堅守“一國”之根,密切同內地的交流合作,收穫了“兩制”的豐碩成果。據統計,澳門的內地遊客從1999年的160多萬人次升到2015年的1800多萬人次,佔遊客總數六成以上,全面帶動了澳門觀光産業,特別是2004年實施《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之後,內地對符合原産地標準的澳門産品全部實施零關稅,對澳門的服務貿易優惠措施達到383項,中央政府不僅支援澳門主辦、承辦若干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國際性、國家級會議,還批准了橫琴島開發規劃,港珠澳大橋即將建成通車……一系列政策舉措和重大建設,為澳門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世界銀行公佈數據顯示,2000-2015年,澳門地區生産總值年均增長9.1%,每人平均地區生産總值由1999年的1.4萬美元(全球第38位)增至7.9萬美元,位列亞洲第1、全球第3,僅次於盧森堡、瑞士,財政收入增長9倍以上,社會保障支出增長超過13倍,失業率下降至1.7%,每人平均壽命居世界經濟體第2位。如今,澳門已成長為世人矚目、活力四射的國際大都市,民主有序發展,民生持續改善,對外交往不斷擴大,不同族群和諧相處,市民安居樂業,對未來充滿信心。

  “一國兩制”本來是為實現海峽兩岸和平統一提出的政治構想,從香港、澳門的率先實踐看,這一構想理當成為維護臺海安全、維持臺灣現行制度和生活方式、提升臺灣競爭力的最好選擇。可悲的是,臺灣當局和“臺獨”勢力一直對其進行妖魔化宣傳,造成民眾的心理抵觸和誤解,擔心統一後臺灣經濟不好,擔心失去所謂的民主自由。其實,臺灣民眾對“一國兩制”應當理性看待,無需多慮。在經濟上,祖國大陸的經濟奇跡是靠勤勞智慧的十幾億人流血流汗幹出來的,而不是靠任何外部援助或對外掠奪實現的,目前祖國大陸各方面實力均遠超臺灣,更不可能“圖臺灣錢”,相反還會給予更多讓利和政策支援。在政治上,兩岸和平統一後,臺灣現有的政黨制度、選舉制度、議會制度可以完整地保留下來,島內政黨和個人除了不能從事任何形式的“臺獨”分裂活動外,其他一切都是自由的。至於選民選出的臺灣地區領導人有無施政能力,島內政黨想説什麼、爭什麼、幹什麼,民眾認可或反對什麼,都是臺灣內部的事,中央政府關心的是追求國家統一的民族感情,想要的只是臺海安全,其他島內的事情根本沒有必要干預。試想:除了反分裂國家之外,中央政府干預島內政治會有什麼好處?如果干預不能帶來好處,反而引起臺灣民眾反感,那麼中央政府有必要干預嗎?應該説,當前臺灣社會表面上是民主的,但是與歷經百年演進的西方民主相比,“臺式民主”還存在深層次的制度缺陷,根本算不上是什麼“好民主”,對於這樣的民主,中央政府和祖國大陸民眾並不看好,既然臺灣民眾喜歡,中央政府也犯不著干預,兩岸和平統一後,臺灣民眾可以繼續自己的民主,在不存在統“獨”爭議的前提下,中央政府只需對臺灣提供安全保護和經濟支援,無需承擔任何政治責任,對中央政府來説,這無疑是省心的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臺獨”勢力觸及《反分裂國家法》的底線,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祖國大陸將不得不採取非和平方式統一台灣,臺灣當局將喪失與祖國大陸進行和平談判的機會,失去自身作為一個政治實體的地位,統一後兩岸也不可能是“一國兩制”,只能是“一國一制”,具體實行什麼樣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將由中央政府決定。

  六、“一中同表”的可能性

  任何政治共識都是當事雙方共同認可的立場與主張,如果相關立場與主張只是單方面所宣誓或堅持的,沒有得到另一方認可,則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不是共識。“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在特殊歷史條件下通過對話和協商達成的共識,其核心意涵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至於國民黨提出的“各表”,則是單方面的解讀,從未獲得祖國大陸認可。應該看到,兩岸達成“九二共識”有著重要的歷史意義,同時也有模糊性和局限性,最大問題是沒有對“一個中國”的含義進行討論,更沒有就具體的含義達成共識。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是民族復興的重要標誌,為促進兩岸關係良性互動,切實維護兩岸同胞切身利益,確有必要從現實出發,探討“一中同表”的可能性。

  (一)“一中各表”的狹隘性。國民黨主張“一中各表”,希望大陸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或許背後有其邏輯和顧慮。一是希望保住國民黨的面子。1949年國民黨退守臺灣後,在島內長期一黨獨大,連續執政50多年,而且謀求“反共複國”,當時如果承認“中華民國”不存在,必然面臨“法統”危機,只得抱殘守缺,堅稱“中華民國”是“客觀存在”。民進黨上臺後,國民黨淪為在野黨,在國民黨人士看來,“中華民國”是國民黨在100多年前締造的,是國民黨的政治榮耀和重要資産,“中華民國”的牌子與國民黨有歷史淵源,只有“各表”才能為“中華民國”留出模糊的空間,一旦“同表”,“一中”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將一無所有。二是怕丟選票。受臺灣當局長期反共教育和“臺獨”勢力“去中國化”的影響,臺灣民眾心理上抗拒兩岸統一,國民黨擔心如果不提“各表”,就會被“臺獨”勢力攻擊為“賣臺”,很多選民可能不再支援國民黨,造成選票流失,無法奪回政權。臺灣前行政機構負責人郝柏村表示,“九二共識”的內涵就是“一中各表”,如果“貿然把‘一中各表’改成‘一中同表’,那就危險得不得了”。三是“中華民國”名稱的存廢也是個難題。對於是否保留“中華民國”的名稱,國民黨面臨一種兩難選擇:一方面,國民黨人士口頭上堅稱“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其實內心知道這不是事實,一個偏安政權怎麼能稱為“國”?另一方面,“中華民國”不能更名,否則就觸及“法理臺獨”的紅線,也就是説,臺灣當局既不該使用現有名稱,又不能改名,那怎麼辦?況且,國民黨強調兩岸交流與協商必須對等、尊嚴,如果臺灣當局沒有“中華民國”這塊牌子,那麼將來以什麼名義與祖國大陸進行政治談判?

  誠然,“中華民國”是國民黨領導的資産階級革命歷經一次次失敗、最終推翻兩千多年封建帝制並創建的第一個共和制國家,對國民黨來説,這是不容抹殺的政治榮耀和歷史貢獻。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取代“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不是國民黨的現實資産,而是歷史遺産,特別是民進黨贏得選舉後,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之間只剩下歷史淵源,不再有現實的政治連結。況且,受“臺獨”思想影響,島內民眾對“中華民國”的認同度也很低,據2016年3月臺灣指標民調公司公佈的數據,“兩岸同屬一中”如果是同屬中華人民共和國,81.6%民眾不接受,9.2%能接受,9.2%未表態;如果兩岸同屬“中華民國”,竟然有60.0%不接受,僅28.8%接受,11.2%未表態。國民黨作為一個具有百年曆史的重要政黨,要想在未來兩岸大勢中佔有一席地位,最好的選擇是走出狹隘的政黨意識形態,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業為重,堅守“一中”底線,切實承擔起促進國家統一的歷史使命,而不是只顧眼前的選舉利益,繼續強調“各表”,作繭自縛。國民黨唯有從臺灣民眾福祉和中華民族長遠利益出發,正確看待“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把統“獨”問題向民眾講清楚,讓民眾了解兩岸的政經現實,讓選民知道統一給臺灣帶來的安全、政治、經濟、民生等多重利益,才能贏得真正的鐵票,重新取得執政權,帶領臺灣前行,讓臺灣越來越好,而不是越來越糟。

  (二)“一中同表”的要點和時機。“一中同表”作為對“九二共識”的鞏固和深化,其要點可以分為現實基礎和發展願景兩個層面。

  在現實基礎層面,兩岸可圍繞“一個中國”與“中華民國”的政治定位,對以下基本事實進行確認:一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和祖國大陸都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三是“中華民國”是一個政治實體,不是主權獨立國家;四是“臺獨”嚴重損害兩岸民眾利益,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臺獨”分裂活動,臺灣的現狀不是“獨”,未來也沒有能力“獨”;五是反對在國際上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中華民國”這一名稱可以且僅限于臺灣當局在與祖國大陸簽訂和平統一協議時使用,不得在國際場合使用。

  在發展願景層面,兩岸可圍繞以下內容進行探討,逐步形成基本共識:一是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符合兩岸民眾的切身利益,是臺海永久和平的可靠保障;二是兩岸應當就終止敵對狀態進行政治對話,達成和平協議,共同謀求國家和平統一;三是兩岸應當深入探討和平統一的可能性與“一國兩制”的可行性;四是兩岸和平統一後,臺灣現行經濟制度、選舉制度、政黨制度、議會制度保持不變,如臺灣民意普遍主張對相關制度進行修訂,則由臺灣民眾依循民主機制和法定程式確定;五是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從事分裂國家的活動。

  兩岸達成“一中同表”,需要遵循先島內、後兩岸的時序。海峽兩岸分離已近70年,形成不同的制度環境,兩岸民眾的政治認知堪稱天壤之別,特別是島內民眾普遍不了解兩岸關係的真實狀況和統“獨”的利弊得失,在此情況下,島內任何政黨提出“一中同表”均需循序漸進,否則不能贏得民眾支援,反而會使自身陷入孤立狀態。兩岸達成“一中同表”,可按以下時序推進:

  一是舉辦專題辯論。目前島內大多數媒體被“臺獨”勢力所控制,“臺獨”人士與這些媒體沆瀣一氣,以各種政治謊言欺騙民眾,一本正經地胡説八道,國民黨則缺乏戰略眼光和應對策略,常常拿香跟著拜,被動地迎合被民進黨等“臺獨”勢力誤導的民意,不敢與“臺獨”勢力正面交鋒,結果普通民眾難辨真偽,於是民進黨成功騙到了選票,上臺後胡作非為,嚴重損害民眾利益。民進黨不學好,國民黨不爭氣,正如洪秀柱指出,民進黨天天説謊話、國民黨天天不敢説真話,國民黨長期有很多問題不敢辯、不敢説,話語權不知不覺就給了對手,整個社會變成是非不明、價值混淆、民粹當道。民進黨確有超強的騙術和主導議題的能力,2014年從3月“太陽花”學運鬧得熱火朝天,到11月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再到2016年1月民進黨贏得臺灣地區領導人和立法機構選舉,無不顯示國民黨在比拼騙術方面根本不是民進黨的對手,國民黨如果還不説真話,將會更加邊緣化。應該看到,謊言固然容易擴散,也有“見光死”的特徵——容易被事實和真相揭穿,對付民進黨的謊言,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舉行公開辯論。在這方面,國民黨有成功經驗:馬英九曾就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議題與蔡英文舉行電視公開辯論,結果蔡英文大敗,後來馬英九多次邀請蔡英文舉行辯論,蔡英文都嚇得不敢應戰,躲躲閃閃,以各種理由敷衍過去。當然,馬英九也有怯戰之時,如張亞中邀請他就“‘一中各表’是否為臺灣最佳選擇”進行辯論,馬英九沒有正面回應,其辦公室發言人只是用一句話輕輕帶過,稱“這是非善意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事實上,道理越辯越明,真理終將戰勝謬誤,國民黨可從臺灣當前利益和長遠發展出發,圍繞“一個中國”的政治現實、兩岸實力比較、臺灣的國際空間和尊嚴、統“獨”的利弊得失等議題,利用電視、電臺、網路等媒體舉辦一系列黨內(黨際)辯論會,打響輿論反擊戰,讓不同觀點正面碰撞,激烈交鋒,牢牢掌握話語權,進而形成黨內共識和社會共識。如果針對同一主題舉辦一、兩次辯論不夠,可以多舉辦幾次,通過深入持久的充分辯論,告訴民眾真相,揭穿“臺獨”謊言,講清“獨”之大害和“統”之大利,必然會贏得越來越多民眾支援。

  二是廣泛開展宣傳。民眾是否理解和支援“一中同表”,對兩岸關係發展極其重要,而島內政黨的政治立場與民眾的政治認知是相互影響的,可以説,在民眾不理解、不支援的情況下,島內任何政黨都不可能與祖國大陸達成“一中同表”的共識,除非打算繼續在野或準備下臺。為了讓民眾了解有關兩岸的簡單事實、真相和道理,國民黨可結合辯論的議題,借助平面媒體,配合通俗易懂、簡潔明瞭的文宣,用客觀、理性、平實的語言擺事實,講道理,批駁錯誤的政治觀點,闡述正確立場和主張,同時發動中常委、黨籍民意代表、黨工和青年團成員舉辦專題講座,或者上電視、進社區、進校園,勤走基層進行宣傳,讓“臺獨”謊言無處藏身,讓正確輿論成為社會的主流聲音,讓民眾知道兩岸關係如何發展對臺灣最有利。

  三是明確政治路線。面對當前兩岸關係,國民黨唸唸不忘“一中各表”,只是消極維持現狀,把“不統、不獨、不武”作為口頭禪,一味強調“不”怎麼,沒有説清“要”怎麼,路線模糊,完全沒有方向感,感動不了人心,動員不了民眾,這正是國民黨的最大危機。相對來説,民進黨有“臺獨”黨綱,儘管對臺灣有害,但方向感極強,反而騙取了大量民眾支援。路線清晰是重振國民黨的必由之路,只要相關辯論和宣傳到位,讓民眾意識到兩岸是命運共同體,體認到“兩岸一家親”,屆時調整兩岸路線可謂水到渠成,國民黨可適時提出追求兩岸和平統一的“和統”黨綱,進一步凝聚民心,一舉扭轉在政黨競爭中的被動局面。

  四是推動政黨協商。國共兩黨可適時舉行正式會談,發佈新聞公報,闡述“一中同表”要點,形成政黨協商成果,做好配套宣傳,夯實民意基礎。

  五是進行政治談判。條件成熟時,由兩岸進行平等的政治談判,簽訂和平協議,確定和平框架,共議統一後的相關法律制度等重大問題。

  (三)“一中同表”的不確定性。祖國大陸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把兩岸和平統一的希望寄託在臺灣當局和臺灣民眾身上,體現了最大的誠意和自信——隨著臺灣民眾對兩岸關係和祖國大陸了解的不斷深入,支援和平統一的民眾將越來越多。應該看到,兩岸實力和影響力是不對等的,祖國大陸以大事小,賦予臺灣當局對等談判的地位,這是對臺灣當局和臺灣民意的尊重,而不是“投降”——“獨”派拋出的“投降説”,本身是弱者心態,是敵對思維作怪,按照這種思維方式,強大的祖國大陸給予弱小的臺灣以平等談判的地位,豈不是祖國大陸對臺灣“投降”?需要指出的是,祖國大陸尊重臺灣民意是有條件的,這種民意應該是有利於臺海安全和民眾福祉的民意,而不是被“臺獨”勢力誤導的民意。

  在尋求“一中同表”方面,國民黨可以做,民進黨也可以做,誰搶得先機,誰將掌握輿論主導權,並最終贏得民心。對民進黨來説,不放棄“臺獨”理念是死路,放棄才有活路。對國民黨來説,應勇於承擔反“獨”促統的歷史使命,造福兩岸同胞。對祖國大陸來説,只要和平統一還有一線希望,就會盡最大努力爭取,不到萬不得已之時,絕不會“武統”臺灣。當然,如果島內沒有任何政黨能擔負起正確引導民意的責任,如果兩岸永遠沒有達成“一中同表”的可能性,最終帶來的將是中華民族的不幸和臺灣的災難。

  臺灣未來的路該怎麼走?這個問題值得整個臺灣社會深思。

相關新聞

友情連結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 國際線上 | 台灣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