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海內外統促會動態  > 正文

吳惠秋:《臺灣保證法》塞入美政府撥款法案的背後

日期:2021-01-05 09:14 來源:吳惠秋 作者:

字號:  [小]  [中]  [大] 列印本頁 關閉窗口

  2020年終,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2021財政年度聯邦政府撥款法案》。不出所料,《臺灣保證法》(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20)已被正式塞入其內一起成為正式法律。在一份綜合的法案之下,“塞入”一些對美國而言緊要的涉及重大利益的關鍵議程,是美國的政治“傳統”和“慣例”,被捆綁塞入的還有《西藏政策與支援法案》。儘管這是美國的國內法,但將使美國介入中國內部事務的條件和能力得到更大的提升,為其進一步加大干涉力度,開闢了道路。

  從內容上看,《臺灣保證法》在對臺軍售政策方面,自“八一七公報”以來突破性地表述了“常態化對臺軍售”,並使美對臺軍售從防衛型向攻防兼備發展提供了法律依據,使協助臺灣強化自我防衛能力“公開化”;在支援臺灣國際參與方面,強調了臺灣“有意義”地參與包括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他“適當的國際組織”在內的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與的國際組織;在鼓勵官方往來方面,對國務院及其主官落實《臺灣旅行法》加強美臺官方交往條款,提出了強制性的要求。

  美國在其新財年的撥款法案中塞入涉臺法案,表明瞭雖然美國處在新舊政府的交替階段,但打“臺灣牌”的戰略意圖沒有絲毫改變,這已經是美國國會兩黨和政府的高度共識。拜登新政府執政後仍然會常態化地用臺灣問題對華施行戰略制衡及遏制。因此對拜登政府會有實質性對華政策改變的期待是不合實際的,充其量只會是在戰術層面的有所調整而已。

  《臺灣保證法案》明確將臺灣納入印太戰略框架下,而“太平洋威懾倡議”則視臺為“威懾中國的新手段”表明中國問題已經居於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位置,而且凸顯出其“迫不及待”地利用臺灣問題牽制中國的潛在意圖。事實上從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開始,到特朗普推動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還是在下屆拜登總統任期內,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存在,尤其是軍事存在,勢必將進一步深化。軍事上遏制中國,是美國對華戰略的核心組成內容之一,在軍事上取得壓倒性優勢,通過“打臺灣牌”等的應用將成為美國未來的重要戰略工具和政策選項。

  當然,臺灣地區以推動“臺獨”為主要執政路線的蔡英文民進黨當局對《臺灣保證法案》出臺成為美國法案自然是一以貫之地歡呼雀躍。但是蔡當局始終不願對臺灣民眾講清楚的是美國從來沒有,將來也不會為實質性的“臺獨”行為背書,更不會為“臺獨”將自身捲入大國間的正面衝突。所有美國涉臺方面的各種法案都是為美國自身國家利益的需要,為大國戰略競爭的需要。蔡英文當局試圖綁架臺灣民眾,“倚美謀獨”只是黃粱一夢。“臺獨”行為對兩岸關係紅線的不斷地肆意衝撞,只可能導致非和平手段的付諸實施,加速中國最終統一步伐。筆者認為“臺獨”分裂永遠不會和兩岸的和平共存。在政治和媒體霸淩的當今臺灣社會,民眾真的應該冷靜地思考現在的臺灣地區除了民粹還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嗎?思考應該怎樣才能大力度地去除破壞兩岸關係發展的“臺獨”惡魔。

友情連結

中國日報英文版兩岸頻道 | 中國日報中文版兩岸頻道 | 湖南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廣西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貴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江西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浙江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臺聯 | 中國僑聯 | 臺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臺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