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

郭沫若:用毛澤東詩詞作對聯

時間:2009-02-06 08:49   來源:人民政協報
  1964年3月21日的《光明日報》4版,刊出了郭沫若的《毛主席詩詞集句對聯》。這些集聯長長短短,排版出來錯落有致,加上精細邊框,顯出一種別樣的美感。郭沫若集毛澤東詩詞對聯,並非突然興趣所致,而是有一個逐漸的過程。1961年12月,郭沫若到端州七星岩湖畔的桂花軒參觀,軒門外,就有集毛澤東詞句的一副楹聯:

  風景這邊獨好;江山如此多嬌。

  上聯用的是毛澤東在1934年夏天寫的《清平樂會昌》詞中的句子;下聯集自1936年寫的著名詞作《沁園春雪》。這兩首詞雖寫作時間、詞牌均不相同,可將內中的句子整合對聯後,卻十分貼切。郭沫若見到此聯後,大為感嘆。由此引發,他立即寫出一首七律《題桂花軒》,在詩中將這副聯含了進去:

  我自雙源洞裏回,桂花香處一軒開。果然風景這邊好,如此江山何處來?水剪西湖千匹錦,山移陽朔幾尊。歲陽時節如初夏,紫貝天葵酌滿杯。1963年6月,雲南麗江納西族自治縣城北的一處名為玉泉的地方,重修了一座得月樓。樓建成之後,當地管理部門寫信給郭沫若,希望他能夠為此地撰寫對聯。在這封信中,他們還將自己集的一副毛澤東詩詞句聯附上,希望郭沫若能為之書寫:

  春風楊柳萬千條,風景這邊獨好;飛起玉龍三百萬,江山如此多嬌。巧的是,這副聯的後半部分,就是1961年時郭沫若在端州見到的那副聯,只是這裡又在前面加上了兩句。郭沫若當即將對聯書就,並在這副聯上作了如下説明:“玉水龍潭得月樓落成,地方領導同志集毛主席詞語四句為聯,囑為書出。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五日書就,寄自北京,心嚮往之,何日得能一遊耶?郭沫若書。”

  1963年12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毛主席詩詞》。這次成集,與先前出版相比,有十首詩詞為首次刊佈。這當然也觸發了郭沫若的靈感。他便陸續著手,邊讀邊集,形成了這二十六副別開生面的集聯。這批集聯,形式和內容都頗為多樣。從形式看去,有詩句對詩句,有詞句對詞句;亦有詩句對詞句;有單句對,也有複句對……不一而足。如:

  飛雪迎春到;心潮逐浪高。

  這是一副集詞句聯。上聯集自毛澤東1961年12月所填《卜算子咏梅》:“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下聯集自毛澤東早年所填《菩薩蠻黃鶴樓》最末一句。郭沫若隨之又在此基礎上,再集一副聯:

  江山如此多嬌,飛雪迎春到;風景這邊獨好,心潮逐浪高。這上下聯的前半,正是郭沫若在1961年在端州七星岩時所見的集句聯。這裡郭沫若將它們進行了調整,將上聯作了下聯的首句,下聯提上作了首句。總體上説,這副集聯,形式完美,意境渾成,堪稱絕佳。當然,最初集出此聯者,亦必定是深通詩詞、對聯的淵博高手。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魚翔淺底,鷹擊長空。此聯上聯集了一首詞的連續兩句,又以別一首詞的兩句對之,既流暢,又造成時空重組,意境為之一新之感。上聯集自《沁園春雪》,下聯集自毛澤東早年的《沁園春長沙》。為了照顧平仄,下聯兩句將原詞位置作了前後調整。集自同一首詞,也是連續兩句對應的,還有這樣一副: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一副聯,全集自《沁園春雪》。此集聯,內容恰成古今對照之勢,是對聯中常見的對比之法。難得的還有上下句的首字,也對得十分恰切。因為這種句式頗不容易尋到這麼碰巧的對應字眼。詞與詞句間整合的,還有這麼一副:

  韆鞦功罪誰評?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

  萬里長江橫渡,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此聯上句,集自《念奴嬌崑崙》一詞,是融會了兩句的意思而成:“韆鞦功罪,誰人曾與評説?”後兩句,集自《沁園春雪》的連續句子。下聯前句,集自《水調歌頭游泳》,後兩句同樣出自《沁園春雪》。這副集聯,句子雖長,但氣象寬闊,意味深長。以詩句形成對聯的,郭沫若也集了不少。例如:

  梅花歡喜漫天雪;玉宇澄清萬里埃。

  聯的上句,集自《七律冬雲》,下句集自《七律和郭沫若同志》。這副聯,上下意境頗為切合,聯合一起,形成一完整意象,是很好的集聯。諸如此類的詩句集聯還有:

  獨有英雄驅虎豹,敢教日月換新天。

  上聯集自《七律冬雲》,下聯集自《七律到韶山》。這副聯的組合,內容還是十分切合的。內容形式較好的集詩句聯還有這麼幾副:

  中華兒女多奇志;人間正道是滄桑。三十一年還舊國;百萬雄師過大江。紅旗捲起農奴戟;曙光初照演兵場。第一聯首句集自《七絕為女民兵題照》,下句集自《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第二聯首句集自《七律和柳亞子先生》,下句亦集自《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這副聯上下內容反差較大,似不十分洽諧。第三聯上句集自《七律到韶山》,下句集自《七絕為女民兵題照》。內容落差較大,因而顯得意境不特別完滿。説起來,還有一部分詩詞句並舉的集聯,有很不錯的內容和意境。如:

  喜看稻菽千重浪;寥廓江天萬里霜。

  上句集自《七律到韶山》,下句卻集自詞《採桑子重陽》。詩與詞,在節奏上不盡相同,相互聯結,常常會産生一種別樣的韻味。這樣的組合,我們還可以尋出一些:

  長空雁叫霜晨月;萬水千山只等閒。

  此聯上句集自詞作《憶秦娥婁山關》,下句卻集自詩《七律長征》。這副聯,雖上下情境大小有差異,可意思卻可以連貫。上句為部分,下句成整體,還是顯得較為完滿的。

  冷眼向洋看世界;西風落葉下長安。

  上聯集自《七律登廬山》,下句卻集自詞《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應該説,這兩句合組,原作者毛澤東的本意還是得以體現的。從中表達了一種對西方世界的態度。從這一點看去,集聯者還是很費了一番匠心的。

  長空雁叫霜晨月;大渡橋橫鐵索寒。

  此上聯集自詞作《憶秦娥婁山關》,下聯集自詩《七律長征》。這兩首詩詞,寫于同一年,情境頗有相似之處,因而從內容看還是較為切合的。

  換了人間,百萬工農齊踴躍;太平世界,六億神州盡舜堯。這副聯的四句,分別集自不同的四首詩詞。上聯前半,集自《浪淘沙北戴河》:“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後半集自《蝶戀花從汀州向長沙》;下聯前半集自《念奴嬌崑崙》:“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後半從詩《七律送瘟神》裏集出。這副聯裏的句子,雖得自幾個不同時代,可經過集聯者巧妙構思,將當時中國人民建設新中國的精神狀態和行為展示了出來,十分生動而熨帖。

  北國風光,原馳蠟象;烏蒙磅薄,路隘林深。此上聯集自《沁園春雪》中先後兩句,下聯上半集自《七律長征》“烏蒙磅薄走泥丸”,下半集自《如夢令元旦》中“路隘林深苔滑”一句。此聯大多用景物構成,由於時空跨越大,景致各顯風貌,集在一起造成起伏跌宕之效應,境界頗為奇崛,給人以不平凡的感受。

  由以上舉例裏,我們可以看出,郭沫若在集這批毛澤東詩詞對聯時,是下了一番功夫的。總體説來,都達到了相當水準。其中如“飛雪迎春到,心潮逐浪高。”“梅花歡喜漫天雪,玉宇澄清萬里埃。”“萬馬戰猶酣,不週山下紅旗亂;行軍情更迫,黃洋界上炮聲隆。”“長空雁叫霜晨月,大渡橋橫鐵索寒。”都集的意象渾成,成一新境界。可以説拓展了原詩詞句的內涵,賦予了它們新的意味。這樣的集詩詞句聯,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水準,因而,産生廣泛影響也是很自然的。

  以詩詞成句集聯,本是文人的一種別樣雅好,但是,這也足以顯示集聯者的知識面,舊詩詞功底,以及豐富的聯想能力等等。從以上郭沫若的集句聯中,我們可以清晰感受到這一點。其中的許多副聯,甚至可以見出郭沫若的急智巧思。另外,從這些集出的對聯裏,我們也很容易感受到郭沫若對毛澤東詩詞的熟稔和喜愛程度。這些集句聯中,許多與原句內涵和境界有很遠距離,倘若不是十分熟悉,是很難將它們組合一起,達到形式完美,並形成新的意味和渾成意境的。當然,毛澤東詩詞本身,更是郭沫若得以集聯成功的基本要素。

編輯:董潔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