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人物

潘思亮:要做亞洲最好的酒店

2007-12-07 13:16     來源:台灣網綜合     編輯:胡珊珊

  一副黑框眼鏡,一身筆挺西裝,一臉紳士笑容,面前的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溫文爾雅、年輕爽目。言談之間,他的自信、淡定時時傳遞著一種力量——

 

  人物名片

  

  潘思亮 晶華酒店董事長

 

  我是1.5代人

 

  “酒店的故事非常的曲折。”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一開始就吊足了記者的胃口。“我就想聽曲折的。”記者笑著應道。於是,在一個美麗的夜晚,在北京飯店的咖啡廳裏,潘思亮繪聲繪色講起了自己和酒店的故事。

 

  “這首先要從我父親講起。1973年,我父親和一個美國人想在臺灣合資開飯店,但是取得土地非常困難。那個時候土地的使用有很多的規定,處理起來很麻煩。好不容易處理清楚了,10年也過去了。美國人不想幹了,我父親也不想幹了。於是就把控股賣給了東帝士集團,我們就成了小股東。”潘思亮笑了笑説:“那個時候我在美國讀書,什麼都不知道。”

 

  15歲就被送到美國留學的潘思亮,以2年的時間念完高中,3年讀完柏克萊大學經濟係,之後主攻財稅金融,取得哥倫比亞大學MBA學位,便到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投資公司工作,在美國、香港和日本投資地産。

  後來為什麼會經營起酒店?“因緣際會。”潘思亮感嘆,“當時因為晶華飯店的老闆在美國也有生意往來,他知道我的存在。”1990年,飯店隆重開幕,當時的老闆就向潘思亮發出邀請。從沒有做過飯店的潘思亮接受了這個挑戰,欣然面對完全不同的行業。“2000年,飯店産生財務危機,老闆把他的持股賣給了我。於是晶華酒店幾十年後重新回到了我的家族。”

  “也就是説你在晶華打了10年工,你父親以前賣出的股份你又收回來了。”記者總結説。“對,我是先打工,2000年我才開始做老闆。”潘思亮詼諧地解釋,“嚴格説起來,父親沒插手飯店經營管理,我不太能算是飯店第二代。我是1.5代人。”

  遇到困難愈挫愈勇

  故事還在繼續曲折著。

  “這6年來我運氣很不好。”剛做老闆的潘思亮還沒來得及體味創立新事業的激情,就經歷了一系列的打擊。

  “先是臺灣大地震、然後2003年又來個SARS(非典)。2004年晶華酒店的股票才長到成本。那幾年我的承受力和應變力還真是強。”潘思亮説,“我遇到困難是愈挫愈勇。要生存就要努力。” 

   “SARS的時候,酒店基本沒有人光顧。僅僅一個月,酒店的營業額就減半,這是很難想像的。”潘思亮説,“但在那種情況下,酒店也並沒有裁員,我要考慮1000個員工的生計。”記者笑著問:“你一定想到了一些好辦法吧。”

  潘思亮點點頭,面露一絲得意:“那個時候,酒店閒置的勞動力非常多,我就提出了做‘豪宅深度清潔’的服務,由酒店來清洗窗簾和地毯這些家庭很難清洗的東西。此服務很受歡迎。”

  潘思亮也觀察到了在那段特殊的時期很多公司都分散辦公,就把酒店的房間拿出來給他們作辦公室。美其名曰“立體辦公室”。

  “酒店還接外面洗衣服的生意,也賣便當。總之,酒店在那個時期,小錢也不放過。”潘思亮不忘調侃一下,“我稱之為‘內部創業’。減輕財務壓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表明危機面前積極應對的態度,不是被動挨打,而是積極迎戰。”

   在潘思亮的領軍下,儘管2003年受到SARS重創,但臺北晶華稅後賺了新台幣6.11億元,獲利率高達31.87%,依然保持臺灣自創品牌中最賺錢的飯店美譽。

  揮軍快餐連鎖産業

  日前,作為亞洲20強酒店之一,晶華國際酒店集團看好兩岸龐大的外食餐飲市場商機,斥資5億元新台幣買下臺灣達美樂披薩的股份,並取得達美樂在大北京與大上海的地區授權代理,全力發展連鎖。這是臺灣自創品牌的飯店集團首次跨出本業,揮軍快餐連鎖産業。

  達美樂比薩是國際排名前五大的快餐品牌,也是國際第二大披薩領導品牌之一。談及此次收購,潘思亮表示,達美樂的無形品牌價值和密布的網點是他們決定收購的主因。“臺灣只有2000多萬人,在臺灣的達美樂就有116家,營業額16億元新台幣。如果把這個比例套用在大陸,數字將是多麼驚人。希望未來3年內,在北京、上海可以開設40家店。”

  “擴充才是我們的策略。”潘思亮表示,“如果一個點、一個點地開山立寨速度太慢,不如選擇在市場已有一定基礎的國際連鎖餐飲品牌進行投資。”潘思亮有自己的週密計劃。

  晶華酒店近幾年來一直陸續拓展集團自有餐飲品牌,設置WASABI101店、WASABI新竹店、BANDO8、泰市場等4家餐廳,這次收購將使其旗下增加了一個世界知名的餐飲品牌。

  潘思亮經營酒店有自己的思路——“輕資産重管理”。“酒店是一個資本很密集的産業,誰的錢多誰的酒店做得大。但我們就是針對這樣一個常理做的挑戰。因為有很多的臺商在大陸,晶華酒店在臺灣的知名度很高,所以他們就希望能夠引進晶華的飯店管理經驗。”

  

  推崇“無為而治”

  潘思亮坦言,他從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涉足酒店行業。“因為我做金融是很好的。”他舉例説明,“上世紀90年代初,我做投資掙了不少錢,所以後來才有錢買回股份。如果我選擇投資這個行業,或許會做得更大。”説到這兒,潘思亮突然笑了:“投資的時候運氣好,管理酒店運氣就不好。但還不錯,熬過那幾年了。”

  潘思亮笑稱自己的工作是一種生活方式。“我的工作就是休閒,休閒的時候也在工作。這就像現在我們交談,其實也是我在工作。我推崇‘無為而治’,老莊思想對我影響比較大。我在生意上遇到很大瓶頸時,讀讀《道德經》,很受啟發。”

  “做得好要感激別人,做不好要怪自己。”潘思亮説,“我一直都是懷著一顆感激的心。我感激我的父母,他們的人品讓我欽佩。父親的勤儉、重情義、同時對物質的淡泊對我影響很大。”

  “還有我太太。”潘思亮説著打開錢包,讓記者看到了兩張照片。一張是溫馨的全家福,他和太太還有兩個可愛的孩子,笑容燦爛。而在錢包的深層,記者看到了一位漂亮天真的女孩,“這是我太太讀書時的照片,她是我美國的同學,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她跟著你離開美國來臺灣生活,足見你魅力不小。”記者説。“連哄帶騙。”潘思亮笑著説。

  “我喜歡待在家裏看看書或者睡個懶覺。”潘思亮告訴記者,他也喜歡運動,一個星期最少拿出兩三天去運動,主要是打壁球,“我喜歡可能會受傷的運動。”看著記者奇怪的表情,他笑著解釋:“年輕的時候就要做年老做不了的運動嘛。”潘思亮的冷幽默總是讓人笑後體味深意,“我小時候讀書有壓力,但現在做酒店沒有壓力,我對自己説盡力而為就可以。”

  説到晶華未來的目標,潘思亮很自信:“晶華要做亞洲最好的酒店,做到至善。”(徐蕾)

延伸閱讀

訂閱新聞】 

責編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