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新譚》序——歷史將檢驗這一切

2020-05-08 12:25 來源: 九州出版社

  為歐陽健先生的紅學新著《紅樓新譚》寫序,深感榮幸。

  歐陽健先生不是天生的紅學家。要不是1990 年參與我主編的《古代小説評介叢書》,應邀撰述《古代小説版本漫話》,迫於論題需要不得不染指《紅樓夢》版本而“誤入白虎堂”的話,説不定至今還在紅學門外徘徊。

  他1991年提出被林辰先生稱為“震撼紅壇的新説”——“程前脂後”“程真脂偽”,尖銳地指出:1927年發現的甲戌本,是為迎合胡適炮製的偽造本;所謂各種脂本的批語,不過是有正本批語的翻版和改造;而有正本的批語,卻是民初狄保賢和“著名小説家加以批評”而成的産物。此説一齣,令人眼前一亮,豁然開朗,使人明瞭《紅樓夢》什麼古本、原本,什麼在作者生前原稿上的加批等説教,不過是故弄玄虛、愚弄讀者,玩騙人的鬼把戲而已。

  他1993年與曲沐等學者,為捍衛程甲本的真本地位,揭穿脂批本的假冒面目,首次整理出版了以程甲本為底本的花城版《紅樓夢》,為讀者提供了一個真實可靠的《紅樓夢》讀本,受到了好評。與此同時,他對脂本及脂批,進行了逐條逐句的縷析,終成就了上百萬字的代表作《還原脂硯齋》。

  對《紅樓夢》作者曹雪芹,他提出了“異質思維”的觀點,即把曹雪芹看成是一個筆名或化名,包容或容忍不同説法和觀點的存在,允許不同看法爭鳴,這是目前解決《紅樓夢》作者紛爭的最有價值的意見。

  關於文本的詮釋,他以新的視角,做出了新的解釋,認為“《紅樓夢》的意緒發端,並非起于家庭敗落之後對‘繁華舊夢’的懷念,而起于‘歷經夢幻’之後,對‘所有女子’的追憶”。“如果我們把《紅樓夢》放在‘青樓文化’的傳統中,一切的‘奇跡’就都變成了可以做出歷史解釋的、非常自然的事情了。”可謂頗有見地。

  多年來,他像一個永不疲倦的農夫,意氣風發地在紅壇上辛勤耕耘,在《紅樓夢》的版本、作者、文本、史料等方面,儼然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深入人心,影響深遠。

  歐陽健先生又不是單一的紅學家,2003年他在《還原脂硯齋》結末宣佈:“吾生來日,本已無多,況且還有古代小説學、晚清小説、俗文學及文言小説諸課題等我去做,眼下最企盼的則是美美睡上一覺,脂硯齋這一塊,就恕我不再奉陪了。”表示有關紅學的話已説盡,決心不再談《紅樓夢》,不再捲入紅學糾葛,涉及紅學的來信一概置之不答,連《紅樓夢學刊》2004年到期也不再續訂,真正做了近十年的“紅學歷史人物”。在這十年中,他出版了《晚清小説簡史》(2005年)、《古代小説作家簡論》(2005年)、《古代小説版本簡論》(2005年)、《古代小説與歷史》(2005年)、《〈中國小説史略〉批判》(2008年)等專著,完成了人生磨難系列之一《敢死隊》(2010年)、人生磨難系列之二《稗海潮》(2013年),在紅學之外的領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然而當他“揖別紅樓”十年後一覺醒來,頗有“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覺。一方面見諸多紅學家依然在自説自話,沉渣浮起,舊説新唱,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好些本無道理的意見,經反覆宣講居然成了多數人信奉的真理;另一方面,有紅學家忽然發現了“新證據”,激活了舊材料,從而“證明”早期脂評抄本確實存在,因未見他的反應,可見已被駁得“啞口無言”云云。當此之時,一種責任和激情,使他不再沉默,不得不重新拿起筆來予以回應。新作《紅樓新譚》,就是歐陽健先生的研究成果,主要內容仍然是對脂本、脂批及史料的辨析、揭露和批判,涉及紅學中最頂尖、最重大、最迫近的論爭,既有證據之辯,也有觀念之辯。正如作者所言,“揭露脂硯齋的偽造,不是要把二十世紀百年紅學描繪得一團漆黑,而是要把以粗劣、淺陋、破綻百齣的脂本當作《紅樓夢》‘真本’的歷史顛倒過來,要把紅學幾乎為‘曹學’‘脂學’獨霸的局面顛倒過來,從而為‘回歸《紅樓夢》文本’掃清道路”。可見這本文集對紅學的重要性。

  文集也體現了歐陽健先生一貫的文風和特點,那就是內容充實,以理服人,

  觀點鮮明,針對性強。近些年來,“新紅學派”的脂本脂批論,雖屢遭唾棄,卻並未偃旗息鼓,可謂死而不僵。他們明知其錯,卻不肯悔改,仍不時將陳詞濫調、謬論悖説反覆宣揚,巧言如簧,混淆是非,貽害讀者。因此,不能任其氾濫,是十分必要的。

  我們真誠希望,“新紅學派”的人物,能夠服從真理,改弦更張;同時我們更寄希望於廣大讀者,能夠獲取正確的觀念和認識,還一個乾乾淨淨的《紅樓夢》。歐陽健先生的這本新作,就能起到澄清真相、還原真理、正本清源的作用。

  歷史將檢驗這一切。

  侯忠義

  2014 年11 月,于北京大學

  推薦閱讀:《紅樓新譚》歐陽健 著,九州出版社

  

  內容簡介:

  脂本辨偽,程本為真,向“新紅學”體系提出質疑。

  本書收錄作者的談紅文章,涉及紅學界多個論題,既有觀念之辯,亦有證據之辯,旗幟鮮明而論述平和,見解犀利而邏輯縝密。從而證明脂本是後出的偽本、程甲本才是《紅樓夢》真本的新説。

[責任編輯: 馮武清 ]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