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史通論》再版前言

2019-12-16 10:31 來源: 九州出版社

  眾所週知,日本內藤湖南先生為日本史學界著名的中國史專家。我在1984年訪日時,雖然內藤先生早已去世,但當年秋季去京都出席一次學術集會時,有幸與內藤先生高足宮崎市定先生晤面,也有幸與內藤先生再傳弟子谷川道雄先生相見,可稱幸會。歸國後,又從恩師週一良先生處得知內藤先生業績,倍感欽敬。八十年代,在北京大學歷史系舉行的一次國際性學術會議上,又一次與來華的谷川先生見面。由於在會議討論的發言中,涉及到內藤先生,因而谷川道雄先生提議,在日方支援下,是否可以在中國出版內藤先生的中國史著作,以填補這一學術空白。谷川先生當場提議,由我身擔其任。我不好推辭,於是,邀集中方有關翻譯人員,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經過數年的工作,終於在2004年,名為《中國史通論》上下兩卷宣告問世。這是內藤先生的中國史著作首次在中國出版,能為介紹內藤先生大著在中國面世做一點工作,也感到不勝欣幸。

  1994年我赴日本東京大學學術交流;1998年開始在早稻田大學講授“中日交流史”課程,長達十年之久。由於長時間不在國內,因而,對內藤著作出版後國內學界的反應,不甚了解。離別國內十數年之久,有一次回到北大,在圖書館的人文社科閱覽室瀏覽,無意中見到內藤的《中國史通論》一書,擺在書架上十分醒目的位置。並且發現,此書似乎已經被許多人翻閱,書角非常零亂不堪。當時,我感到十分意外。去年,原出版社聽説我回國了,找到府來,表示此書早已脫銷,要準備再版。後因雙方條件未談妥,只有作罷。但,我對於這樣“冷僻”的書,居然脫銷,北大校內這樣多的人競相閱讀,有些始料未及。

  通過對內藤先生此書的選編及翻譯工作,使我對於內藤先生的中國史研究,有一些粗淺的體會。

  內藤先生認為,“通觀中國文化發展的總體,宛如一棵樹,由根生幹,而及于葉一樣,確實形成為一種文化的自然發展的系統,有如構成一部世界史。”他還指出,“中國歷史發展本身即是各時代文化的發展。”“各時代文化發展的不同內容及形式,顯示出階段性,成為劃分時代的依據。”根據這一觀點,內藤將中國歷史劃分為下列三個時期。

  第一時期,“上古”,即遠古到後漢中葉。

  第二時期,“中古”,三國至唐中期,特點為貴族政治。

  第三時期,“近世”,即唐宋之交,貴族政治沒落,君主獨裁政治興起。——此即“唐宋變革説”。近世成為變化轉捩點。關於內藤的這一觀點,在初版《編者前言》中,已經詳述,不再重復。

  除了“唐宋變革説”之外,內藤的另一個重要理論,即文化中心移動説,內藤認為:

  上古時期,秦漢統一時代,文化中心由內部向外發展。文化向四方擴散,異族侵入時代。

  中古時期。由三國分裂到唐代大一統,世界性文化形成時期,此時是文化中心由四面岸上反射過來的時代。

  近世時期,宋代以後,獨裁君主權力確立時期。文化由岸上超越,向外部溢出的形勢。宋元統一文化,不斷向岸上反作用,不斷反覆時代。統一→分裂→再統一……不斷反覆,可稱為“迴圈説”,或“波動説”。內藤主張,中國文明自上古以來(至漢代)以黃河文明為主。自三國以後,中心逐步南移。內藤在1894年,已發表文章,主張以物質文明為特徵的歐洲文明,經過四五百年的發展,已經開始暴露其弊點。(內藤《日本的天職與學者》,1894)內藤主張:“印度以其神秘的特性,中國以其禮義的特性、日本以其趣味的特性,或足以對西歐之欠缺,予以彌補,以至於世界開化之大成,或為天之明命歟?”(《重贈渡美僧言》,《內藤湖南全集》第一卷,347頁)

  內藤在同年發表文章説:“我對於歐美現代文明有著與過去一般人的完全不同的看法。不單是中國,即使我們日本人都有一種錯誤的看法,即以富強為國家唯一的目的,而我認為,國家之根本目的在於發展和保護文化。”(《東洋文化史研究》之《回歸中國》,《內藤湖南全集》第八卷,178頁)

  除在本書初版的《編者前言》及上面介紹的內藤史學的一些主張之外,還需要特別介紹一下內藤湖南本人1934年去世以後,八十餘年中其弟子們的一些言論,作為內藤史學的新動向,奉獻于中國讀者之前。

  近年來,有內藤門下弟子錶示:歐洲諸國近三四百年來,物質文明趨於極盛,其短處亦自然顯露。而東方各國,例如印度文化具有神秘的特性,中國文化具有禮義的特性,日本具有趣味的特性,俱可以補足西歐之缺欠。以促進世界開放之大業。這情況,促使內藤門人認識到,中國在大陸立國,有自己的文化,而日本則以海島立國,其文化皆出自假借。他們認識到:“東洋諸國,中國最大,凡事必須以中國為主。”(大谷敏夫《湖南的中國文化論與政治論》,見《內藤湖南的世界——亞洲再生的思想》,內藤湖南研究會,2001)這些論調,反映近年來在中日關係上,內藤史學門下對待中國,具有更謙虛、更友好、更熱情的傾向,這值得我們歡迎和注意,並努力學習。

  九州出版社準備再版《中國史通論》,我通讀《中國上古史》、《中國中古的文化》、《中國近世史》這三部,更正了初版中已發現的錯誤,並對部分譯文進行了修訂。錢婉約對《清朝史通論》與《清朝衰亡論》,重新進行了全面的譯校與修訂。責任編輯李黎明為本書的再版與完善,投入了大量精力。總而言之,新版較舊版有不少改進,但遺漏在所難免,懇請方家批評指正。

  夏應元  2017年8月于北京

  《中國史通論》內藤湖南 著 夏應元 / 錢婉約 譯,九州出版社

 

  內容簡介:
 
  本書是漢學大師內藤湖南關於中國歷史的通論性著作,涵蓋了從中國上古一直到晚清的時段,比較系統地體現了內藤湖南的中國史觀。他把中國史劃分為上古、中古(中世)、近世三個時期,介紹了每個歷史階段的重要事件與人物,並闡明其特點,提出了很多獨到的見解,非常富有啟發性。

[責任編輯: 馮武清 ]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