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華《大國滄桑十講:沈志華演講錄》

2020-06-30 18:54 來源: 九州出版社

  不合邏輯的歷史事件就很可能有問題

  記 者:您一般怎麼選擇某個研究選題?

  沈志華:我一般是先提出問題和提出懷疑,有些事你看不大合邏輯,可能背後就有問題。我覺得這個是做學問應該這樣的,因為你不提出問題,是不可能深入下去的,你沒有一個問題意識,怎麼可能深入下去?大有大的問題,小有小的問題,即使一個具體的史實也都是這樣的。比如説最簡單的一個道理,大家原來都説《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是中國起草的,那時候我就想不可能啊,中國哪有那麼多的外交經驗,蘇聯又是老大哥,怎麼會中國先弄出一個文本給蘇聯?按道理應該蘇聯弄個文本給中國,但是史書都是那麼説的。

  記 者:是。

  沈志華:我在研究《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訂的時候,就特別關注這一個問題。類似的文件還有很多,不光是這一個,就是舉一個例子。後來我把俄國的檔案都拿出來一看,蘇聯第一稿在1月6日就起草好了,那個時候周恩來剛剛離開北京,還在路上呢,等周恩來到了莫斯科的時候,蘇聯已經改出七稿了,一稿改了給外交部,外交部又給了莫洛托夫,莫洛托夫又給了史達林,改來改去,給中國的時候是第七稿,這怎麼能説是中國拿初稿給人家?但是後來我想,因為《毛澤東傳》上也這麼説,他們文獻也這麼講,後來有人拿了一個毛澤東的電報出來,毛澤東的電報裏頭説,中蘇條約是我們起草的,蘇聯改動不大。這就提醒我們這個過程還是比較複雜,還要繼續再深入往下研究。再往後研究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就是蘇聯把這個稿子給了中國,中國改了改,改了以後把改的稿子又給了蘇聯,蘇聯就沒改,説“行,就這個了”。毛澤東的電報裏面沒説前面這個事兒,就説後面這個事兒,蘇聯拿了我們這個文本沒怎麼改,就通過了,那是人家給你的,你改動了一點,改動也不大,又給了蘇聯,蘇聯同意了。就是這麼回事。

  但你再進一步想,毛澤東為什麼這麼説?這裡邊的問題就大了,他不是不知道這個過程,但他為什麼前面的話不説呢?這就是毛澤東去的時候壓力非常大,因為很多人不希望他去蘇聯。再一個,你到人家那兒,人家拿一個協議給你,説簽字吧。這就更不得了了,中國共産黨的臉面何存啊?所以不能説蘇聯起草了條約這個話,而説是我們起草的稿子。你就分析他的心理,把整個史實鋪開,這樣子事情就比較明白了。這裡沒有價值判斷,事實就是這樣,他的壓力很大,他不希望回國以後再面臨一些問題。革命成功以後的中國共産黨,還要領導全中國,再加上那會兒對蘇聯都不滿,國內是這樣的情形。基本上都是這樣,因為不論是蘇聯史還是中蘇關係史,裏邊的問題非常多。所以首先要有問題意識,然後你就要去小心做了,慢慢地把這個工作做得非常細。你看我的幾篇文章能夠感覺得出來,我對比各方面的材料,一點一點去摳,我甚至在研究波匈事件的時候,都是按分鐘計算的,因為一個情報誰先得到是很關鍵的。是蘇聯人先得到還是中國人先得到,若中國得到,中國這個電報什麼時候發的?發出來的時候是莫斯科的時間,還是布達佩斯的時間?在北京是幾點鐘?然後北京收到之後的處理還不一樣,它電報先發到外交部,外交部先要解密,解密以後變成中文,中文還要再送中央處理,然後再回電。所以你看檔案的時候,你就不能看幾月幾日發出,那不行,你得看幾月幾日到。至於檔案裏細到什麼程度,我舉個例子。

  匈牙利事件發生的時候,中國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為什麼?原來外交部檔案沒公開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裡有點問題,因為中國沒什麼反應,就是23 到26日的時候,10月23日晚上出的事,到26日中國報紙上都沒説,都是轉載別人的。説明一個問題,就是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為什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會兒外交部的檔案沒公開,但是我就採訪了很多人,特別是我採訪夏道生。他當時在那兒,他説我沒電報機,也沒有長途電話,所以跟國內斷絕通訊。他説我們發電報得到電報局去,電報局那天鬧事兒就關門了,就這麼簡單。

  記 者:所以一開始中國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這個事。

  沈志華:一開始中國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外交部檔案開放了以後,我又去求證這個事,因為這畢竟是當事人口述的,在歷史研究當中口述材料一定要有文獻來佐證,特別是比較重要的問題。後來我就發現果然是,24日淩晨,駐匈使館發出電報,不錯,寫的是24日,他寫電報的時候寫好了,他一直髮不出去啊,不是著急嘛。外交部什麼時候收到的?27日收到的。這不就清楚了嘛,這就是文獻和口述材料就能夠吻合了。這樣我就可以把這個作為一個重要的根據。中國不知道匈牙利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一開始中國沒有作出反應,這就是我做的一個結論。後來中蘇吵起來了,中國就説匈牙利都是我們的功勞,都是我們讓出兵的,其實中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説一定要特別小心的求證,類似這樣的。包括幾點幾分的時候,後來我做卡片的時候,都給標上幾點幾分收到,要不然很容易造成失誤。

  從方法上來講,我覺得做這個實證研究,我也有自己積累的一套方法,我覺得我這個方法很不錯。面對浩如煙海的史料,一般的歷史研究者都會涉及到方法的問題。

  選摘自:《大國滄桑十講:沈志華演講錄》 沈志華,九州出版社

   

  內容簡介:

  作為一名歷史學者,沈志華教授多年來致力於蒐集、整理、研究大量蘇聯歷史檔案,並將研究成果借由演講的形式,用生動的語言展現給更多關注歷史的人。

  本書即是作者近些年來十場精彩演講、報告的合集,包括中蘇結盟、中蘇交惡的過程和原因、朝鮮戰爭的起源、蘇聯解體和蘇共執政七十四年留下的歷史啟示等廣大讀者關注的內容,是作者數十年心血和冷戰研究的精華。

[責任編輯: 馮武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