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閩臺淵源

【文化遺産在福建】閩臺東石燈俗:閩臺兩東石 共數一宮燈

2017-09-15 17:19 東南廣播公司

  

  嘉應廟挂滿了紅燈籠迎接兩岸東石民眾。

  “三公宮,正月半。人點燈,恁來看。看什麼?數宮燈……”這是一首傳唱久遠的閩南語童謠,描述的是福建晉江東石鎮元宵佳節數宮燈的場景,兒時記憶裏那高高挂起的一盞盞大紅燈籠,是根植于兩岸東石人腦海裏最美好的回憶。

  蔡尤資説:“數宮燈這個時間我看有幾百年了,我們這個廟是明朝蓋起來的,宋朝就有了,宋朝是另外一個小廟,因為朱元璋封魏氏祖孫三代為九龍三公後就蓋這個廟了……”

  

  閩臺東石燈俗代表性傳承人蔡尤資接受本台記者採訪。

  説起數宮燈的歷史,閩臺東石燈俗代表性傳承人蔡尤資是頭頭是道,嘉應廟,俗稱三公宮,位於東石沙堀,供奉的是宋代名臣魏天忠。相傳,魏天忠的祖父魏了翁,父親魏國佐是朝廷忠臣,魏天忠隨宋幼主端宗南逃時,被元兵追上,元兵迫使宋主自盡,情急之下,魏天忠請皇帝賜他九龍袍加身,代皇帝飲鴆而死。因魏府三代忠臣,又加上魏天忠身著九龍袍殉國,故有“九龍三公”的尊號。

  自古以來,東石人信奉三公爺,將“九龍三公”視為護佑一方百姓平安的神明。每年元宵佳節,東石家家戶戶都會挂燈禮佛,漸漸的,上一年結婚的人家開始陸續把新娘陪嫁的宮燈挂到嘉應廟,祈求人丁興旺,於是,正月十五挂宮燈便逐漸演變為當地特有的風俗。

  “我們東石跟臺灣很近嘛,以前做那個木帆船一晝夜就可以到臺灣,東石又是土地少人口多,生活要找出路所以就到臺灣去了,那因為東石要過那個澎湖溝很危險啊,他們就塑造一尊九龍三公過海峽,過海峽平安了,他們到臺灣就塑造佛像蓋廟起來侍奉,他們的廟也叫嘉應廟,佛也是一樣的,他們元宵也在廟裏面挂燈,把我們的民俗也帶過去了。”蔡尤資説。

  

  嘉應廟裏挂滿了新婚夫婦送來的宮燈,蔡尤資向記者介紹今年的挂燈情況。

  蔡尤資,多年來致力於數宮燈民俗的恢復與傳承,他發現,嘉應廟所承載的這一古老燈俗,許多細節僅存于老東石人的記憶當中,正在流失的民間資料,急需形成搶救性的記錄文字,為此,他寫了百餘篇文章,年過八旬的他至今依然為家鄉的文化忙碌著。

  蔡尤資:“本來中原有一個習俗,就是姑娘出嫁要有陪嫁宮燈,這個習俗也流到我們東南沿海過來,所以我們東南沿海姑娘出嫁才有陪送的宮燈,現在很少坐花轎了,但小車它也有,一定有兩盞陪嫁的宮燈,就有兩個小孩,男孩子,各提一盞在前面。那她們嫁過來了有宮燈,宮燈每到元宵節的時候她們都會自動帶過來挂,到這邊挂就是為了祈求婚姻幸福,早生貴子。”

  記者:“那咱們現在看到嘉應廟裏看到這麼多燈就是她們陪嫁的宮燈嗎?”

  蔡尤資:“對對對,那為什麼要挂這個燈呢,因為燈跟丁諧音,添燈就是添丁了。”

  

  象徵早生貴子的大紅繡球燈。

  對於東石的新婚夫婦來説,正月數宮燈,是他們一生難忘的美好回憶。正月十三開始,上一年的新婚夫婦便會提著新娘陪嫁的一對宮燈,陸陸續續來到嘉應廟,讓廟裏的人幫忙懸挂起來。

  

  嘉應廟裏挂滿了兩岸東石新婚夫婦們送來的宮燈。

  蔡尤資:“十三挂,到春祭以後就跟臺灣同胞一塊數了,數到今年有幾盞燈,説明我們今年在成丁了有幾個。”

  記者:“成丁是?”

  蔡尤資:“成丁就是結婚了,結婚以後就叫成丁了,就説明他成人了,就是説我們家族興旺了,那跟臺灣他們結婚的幾對,合起來我們兩岸子孫興旺的情況怎麼樣,代表一個吉祥。”

  

  正月十三,新郎新娘們在東石嘉應廟副董事長蔡永平帶領下來到嘉應廟挂燈。

  蘇毅溫是今年前來挂燈的新郎官,因父輩早年到香港打拼,他從小在香港長大,今年元宵,長輩們特地囑咐新婚的小兩口要回到家鄉挂燈祈福,老人們説了,這是家鄉特別有意義的民俗,無論身在何處都一定要回來參加。

  蘇毅溫:“我祖家在東石,我是香港出生的,今年新婚親朋説好意頭嘛。”

  嫂子:“因為我們這邊的習俗嘛。”

  記者:“您是?”

  嫂子:“我是他大嫂。”

  記者:“那姑娘是?”

  姚秋雅:“老婆。”

  記者:“也是東石這邊的?”

  嫂子:“也是這邊的,所以他們就按照我們這邊的習俗過來挂燈,長輩有跟他們説這個習俗,所以他們也都很支援。”

  姚秋雅:“祈求早生貴子啊。”

  嫂子:“祈求全家都平安。”

  這次回鄉,小蘇的嫂子幾乎包辦了他們所有的行程,帶著弟弟弟妹到祖厝祭拜,走走親戚,吃一吃家鄉的美食,嫂子説但凡是東石新婚的夫婦,都會參加數宮燈的習俗,家裏的兄弟姐妹都在嘉應廟挂過燈,祈求闔家安康、人丁興旺。

  蘇東興、蔡秀秀夫婦是此次新婚夫婦中為數不多已為人父母的小兩口,兩人去年三月結的婚,如今已經有了個可愛的兒子。

  蘇東興:“我們就是土生土長的東石人,因為我們東石在市區嘛,有結婚的元宵都要來挂燈,説明要多子多孫,再在這邊祈福一下,因為我們這邊卜燈就是添丁嘛,生男孩子,其實我們已經生男孩子了。”

  蔡秀秀:“想生女孩子,一男一女最好了。”

  記者:“老婆有沒有什麼想跟老公説的?”

  蔡秀秀:“加油,你可以的。”

  

  東石新郎新娘嘉應廟內祈求早生貴子。

  東石燈俗歷史悠久,早在清道光年間,東石人蔡德輝所著《龍江詩話》就有這樣的描述,“予鄉東石春夜迎燈, 燦若繁星, 魚龍百戲, 管弦間雜, 粧翁媼以扛火鼎, 行唱村歌, 甚樂盛事也。”而位於海峽對岸的臺灣,同樣也傳承著這個祈求家族繁盛的活動。目前,臺灣有二十三座宮廟奉祀“九龍三公”,都起源於東石嘉應廟。東石嘉應廟副董事長蔡永平説,雖是隔海相望,但兩岸東石鄉親依然共同延續著這份血脈親情。

  “我們講的口音,講的文化都是一樣,就是把我們的風俗習慣也是這樣,他們那邊要結婚女的也是要陪嫁宮燈過來,每年也是挂燈,所以説兩岸共數一宮燈就是這個意思啦。”蔡永平説。

  閩臺東石燈俗于每年正月十三開始,為期三天的時間,閩臺兩東石上一年新結婚的新郎官都必須于正月十三前把新娘陪嫁的宮燈挂到“三公宮”裏,所以,來自臺灣的鄉親們都需要提前做好準備,帶上上一年的陪嫁宮燈,來到海峽對岸的嘉應祖廟共度佳節。

  

  蔡武璋(左)與蔡永平(右)合影。

  蔡武璋,祖籍晉江東石鎮,早在兩百多年前,他的祖先到臺灣落地生根,他出生於臺灣布袋鎮,雖然長在臺灣,但從小他就聽長輩時時説起海峽對岸的家鄉,知道兩岸之間不可分割的歷史淵源。祖輩的話他牢記於心,多年後他開始奔波于兩岸,致力於推動兩岸的交流及文化的傳播,每年元宵,正是由他召集臺灣鄉親們回到晉江東石,數宮燈,話鄉情。

  記者:“您這是第幾次帶團來這裡?”

  蔡武璋:“我是從2007年帶團過來,到現在應該也有將近十年的時間。”

  記者:“堅持每年都來?”

  蔡武璋:“每年都來。同時我們希望每年都增加人數回來,因為兩岸是同一個文化同一個血脈,同一個民俗,兩岸是一家親的,我們都是龍的傳人華夏的子孫,這個是不可能改變的。”

  

  蔡武璋盛裝參加春祭。

  2007年,晉江東石鄉親找到蔡武璋,希望共同推動數宮燈這一習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將家鄉的傳統發揚光大。經過多方奔走,最終,他促成兩岸嘉應廟聯合申報,使“閩臺東石燈俗”在2008年入選國家級“非遺”名錄。今年,蔡武璋特地從臺灣帶來一盞彩扎走馬燈,懸挂于東石嘉應廟,走馬燈上寫著“閩臺兩東石,共數一宮燈”,四週燈片上的圖片展示的是往年兩岸東石人歡度元宵的盛景。

  九年過去了,如今的元宵十五數宮燈,早已不僅僅是閩臺兩東石對於人丁興旺的祈求,更是兩岸東石人一年一度老友之間的狂歡,親情凝聚的時刻。這次蔡武璋還從臺灣帶了支合唱團過來,為東石燈俗助興添彩,歌聲中他們欣喜地統計著,今年的東石燈俗有11個團總共178位臺灣鄉親前來參加,是歷年來人數最多的一次。

  正月十五下午,閩臺數宮燈活動在熱鬧的踩街中拉開序幕。踩街的領頭隊伍是一個富有閩南本地特色的民間曲藝活動——開路鼓。來自兩岸的東石鄉親穿長衫、戴禮帽,所到之處爆竹陣陣,彩旗飄揚,震天的鑼鼓聲引得東石民眾簇擁圍觀,爭相留影。

  

  兩岸東石人盛裝舉行一年一度的春祭。

  踩街隊伍進入嘉應廟之後,緊接著的就是“春祭”。

  春祭,實際上也是在祭祖,蔡尤資説,東石人當年初到臺灣之時沒有祠堂可供他們祭祀祖先,鄉親們就集中在佛廟裏,對著家鄉的方向祭拜,所以布袋戲有一句諺語:“布袋嘴真不通,祭祖祭三公。”如今,春祭更多的是表達外出打拼的東石人尋根謁祖的鄉愁,閩臺兩地的鄉親在這裡祭祖祭天,共同祈求新的一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閩臺東石鄉親共數宮燈。

  嘉應廟中,東石鄉親虔誠的身影,每一次叩首每一個鞠躬,無不彰顯著民俗文化的獨特魅力。一對對的宮燈懸挂于廟中,閃爍著的點點紅光就仿佛是東石血脈的延續,春祭結束後,閩臺東石人不約而同舉起手,興致勃勃地數起這代表兩岸東石血脈的宮燈。今年,來自晉江東石的宮燈達43對,臺灣13對。

  正月十五晚上7時許,東石燈俗的重頭戲“卜燈”在嘉應廟上演,小小的嘉應祖廟擠滿了從四面八方湧來的遊客,前來卜燈的小夫妻們則互相加油鼓勁,都希望能卜得頭彩,贏回那盞寓意生男孩的大紅繡球燈。

  正月十五晚上,新婚夫婦排隊卜杯,祈求能贏回寓意“早生貴子”的大紅繡球燈。

  新婚夫婦按照前來挂燈的先後順序依次在三公爺座前擲“茭杯”,一陰一陽為一杯,一次性擲得杯數最多的,就能將繡球燈贏回家中張挂,象徵著人丁興旺、大吉大利。最終,蔡江河以一次性卜得六杯的數目成為當晚的幸運兒。

  樂器聲、鑼鼓聲、鞭炮聲……一路歡快的樂曲將一對新人和喜氣一併送回了家中,卜得繡球燈的蔡江河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提著燈滿屋子瞧,得尋個好地方將繡球燈挂起來。

  2017年卜得寓意“早生貴子”繡球燈的蔡江河夫婦。

  記者:“我剛才看到你們回來的時候都不知道燈要挂哪,是沒有想到?”

  蔡江河:“沒有想過嘛,沒有準備説今年會卜到頭燈嘛。”

  記者:“那卜到後什麼心情?”

  蔡江河:“很興奮。”

  記者:“我剛才看到你卜完燈第一反應是撥通老爸電話。”

  蔡江河:“我是讓他們要準備嘛,很感謝父母。”

  蔡江河的母親看著兒子媳婦卜得繡球燈,難掩心中喜悅,在供奉佛祖的香案上點起清香,感謝神明。

  百年宮燈百年明,宮燈細訴海峽情。又一屆閩臺東石燈俗在人們的歡聲笑語和漫天花火中落下了帷幕,聲聲爆竹中兩岸的東石鄉親依依不捨,相約著明年的相聚。閩臺兩東石,共數一宮燈,歷史悠久的東石燈俗還將在兩岸子孫的共同傳承下,數著同宗同源,數著人丁興旺,數著血溶于水,數著源遠流長。

  “數宮燈的文化是我們老祖宗早期留下來的非常優秀的中華文化,我們既然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也是龍的傳人,不管身在何時或在何地,我們都是中國人,這個文化是我們祖先留下來的寶貝,我們這個年代應該要一代一代傳下來,也有這個責任,這個使命感把這個文化繼續推動發揚光大。”蔡武璋説。(東南廣播公司記者林烯 文/圖 )

[責任編輯:福建臺辦張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