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海協會網站 - 要聞

專訪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副會長孫亞夫:2021年臺海形勢回顧(上)

2022-01-14 16:48     來源:看臺海微信公眾號

  民進黨推動“臺獨”有新做法 産生新危害

  對美鬥爭艱苦 但我們打住了美國的攻勢

  孫亞夫表示,2021年臺海形勢,從兩岸政治關係、中美關係中的臺灣問題方面來説,是嚴峻複雜的,而且出現了新一輪的緊張。同時,在兩岸經濟、社會、文化交往方面,還是在繼續進行,而且還有一些好的成績,有一些好的消息。這是臺海形勢總的概貌。

  2021年臺海形勢出現新一輪的緊張,主要是兩個方面:第一,民進黨推動“臺獨”活動有新的做法,産生新的危害。一是,蔡英文公然提出“新兩國論”,公然使用所謂“中華民國臺灣”的稱呼,這兩個都是很危險的步驟。蔡英文在正式場合的正式講話中,公然聲稱“‘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提出“新兩國論”,這比李登輝有過之而無不及。她使用“中華民國臺灣”的稱呼,有可能就是要用“中華民國臺灣”來“正名”,這是追求“正名”的一種嘗試,如果將“中華民國臺灣”“法律化”,那就是搞“臺灣法理獨立”,那時候就是真正的兵兇戰危了。二是,民進黨當局大量購買美國武器,要把臺灣變成一隻武裝的“豪豬”。

  第二,在美國方面,2021年初拜登政府剛上臺,它把我們當作美國最嚴峻的或説最有實力挑戰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其中繼續利用臺灣問題對我們進行挑釁、逼迫。特朗普做的事拜登政府繼續做,此外他還有一些新動作:一是,他糾集盟友,形成一個同盟,目前這個佈局基本完成了,來勢洶洶。二是,他採取了一些做法來試探和蠶食我們的底線、我們動武的底線,就是我做到這個程度,你到底會不會動武。比如説用美國軍用飛機運載所謂美國議員到臺灣,説是行政事務,實際上是一個試探行動。三是,全面武裝臺灣,大量向臺灣出售武器,訓練臺灣軍隊,幫助臺灣進行所謂“自衛”的部署。這些都造成臺海形勢出現新一輪的緊張。

  我們頂住了美國在經濟、科技、金融等方面的壓力,而且還發展得挺好。在外交方面,經過3月的安克雷奇會談、7月的天津會談、10月的蘇黎世會談,還有王毅部長會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特別是習近平主席9月跟拜登總統通話,11月與拜登總統視頻會晤,擺開了堂堂之陣,讓美國感覺到用極限施壓的手段迫使中國退讓是不可能的。我們2021年跟拜登政府打了一年的交道,總的來講,我覺得鬥爭是艱苦的,但是我們穩住了、鞏固了自己的陣地,而且打住了美國的攻勢。我覺得這是很不容易的。

  採取有力措施 全方位遏制“臺獨”

  孫亞夫表示,我們遏制“臺獨”、反制“臺獨”行徑是全方位的。

  第一,立足於自己的發展,繼續壯大我們的力量,這就可以使得我們遏制“臺獨”勢力不至於發動“臺獨”重大事變,挑起臺海戰爭;同時也能夠迫使美國感到現在還不敢放“臺獨”出籠,挑起臺海戰爭。我覺得這是從環境上、從全局上、從戰略上的遏制。

  第二,習近平主席與拜登總統視頻會晤的時候,挑明瞭我們的態度。習近平主席説,民進黨要“倚美謀獨”,美國一些人想“以臺制華”,這是玩火,玩火者必自焚。習近平主席還説,“臺獨”勢力挑釁逼迫,甚至跨過紅線,我們將採取斷然措施。我想説的意思是,在國家元首進行會晤的最高外交場合,一個國家元首説出這樣的話,那已經是非常重了,是第一次對美國人挑明瞭。

  第三,我們採取了一些實際有力的措施。一個就是公佈“臺獨”頑固分子名單,並且懲辦了個別“臺獨”頑固分子的金主,我覺得是很厲害的。我們的軍用飛機在臺灣周邊海域巡航,2021年臺灣方面統計是達到了950架次,而且我們説得非常明確,這種飛行就是針對當前的臺海形勢,針對“臺獨”勢力要分裂國家。

  第四,2021年我們與尼加拉瓜復交,這進一步打擊了民進黨當局的氣焰,也縮小了它的對外活動空間。

  最後,我們在採取打擊“臺獨”勢力及其分裂活動嚴厲手段的時候,我們還是繼續採取很多措施團結臺灣民眾,一起來推動兩岸關係發展。這個還是很重要的。我們繼續團結老百姓,也是打擊“臺獨”的一個方面。

  不要把和平統一與武力統一割裂開來、對立起來

  孫亞夫指出,在臺灣問題上,實際上就是指當出現了《反分裂國家法》所指的三種情況之一,就是出現了“臺獨”分裂勢力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出現了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還有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這個時候就要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應該講這就是用武力來解決問題了,這是非常明確的。

  那麼怎麼理解“和統”和“武統”,會不會打起來?我覺得還是先講講“和統”和“武統”的關係。我的基本觀點就是,不要把和平統一與武力統一割裂開來、對立起來,因為和平統一、武力統一都是我們黨對臺方略的兩種考慮、兩種選擇。就是説,我們一直有這兩種方法的思路,也做了兩種選擇的準備。最好是和平統一,也就是我們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但是我們不能承諾放棄使用武力,而且要實實在在地做好武力解決問題、武力統一的準備,而且我們也確實一直都在做。這是我們對這個問題要具備的最基本的看法。

  歸結起來講,不要把和平統一和武力統一割裂開來、對立起來,它們都是實現國家統一的兩種方法、兩種選擇,應該聯繫起來看,而且辯證地看,碰到具體問題就可以拿這個具體去觀察。越往後形勢越複雜,戰爭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談判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和統”談判如果破裂,那還得“武統”。這種情況下,我們最重要做的事情就是思想上還是爭取最好的前途,但要做最壞的打算,一定要不斷地發展自己、壯大自己,這樣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訂閱新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