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他人掩飾罪證並作虛假陳述的責任認定

2017年11月01日 15:43:00來源:《臺商》雜誌出版社

  2014年12月,張某駕駛小型轎車搭載高某,由市區向清溪方向行駛。當其行駛至郊某路段時,不慎將韓某撞倒,後張某駕車逃逸。肇事現場遺留有肇事車輛一個後視鏡及若干保險杠碎片。韓某經送醫院搶救無效于當晚死亡。後經交警大隊認定:張某負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韓某無責任。高某明知張某係交通肇事後逃逸,卻仍然配合張某購買新的後視鏡及保險杠並對車輛進行維修,且將損壞的後視鏡及保險杠丟棄。後來,又在公安機關訊問時作虛假陳述,隱瞞張某的交通肇事行為。檢察機關以張某構成交通肇事罪、高某構成包庇罪向法院提起公訴,但高某的辯護律師認為高某構成幫助毀滅證據罪。

  請問高某的上述行為應當如何定性?是構成包庇罪,還是構成幫助毀滅證據罪?

  幫助他人掩飾罪證並作虛假陳述的責任認定

  本案中,張某係交通肇事後逃逸,其行為構成交通肇事罪,對此並無爭議,但高某夥同張某對肇事車輛進行維修意圖掩飾罪證並在供述時隱瞞事情真相,對高某的行為定性卻存不同意見。

  高某明知被告人張某駕駛機動車撞人後逃逸,為能夠讓張某逃避法律的制裁,幫助其將肇事車輛進行維修,並在公安機關對其進行偵查取證的過程中隱瞞案件的事實。

  從主觀上看,高某具有妨害司法機關正常偵查活動的故意,其動機是為了被告人張某能逃避法律的制裁。故從主觀上並不能直接區分高某的行為構成幫助毀滅證據罪還是包庇罪,但其具有妨害司法犯罪的概括故意則毫無疑義。

  而就客觀而言,被告人高某先後實施二種行為,其一是幫助被告人張某對肇事車輛進行維修,掩飾、毀滅了犯罪證據;其二是在公安機關偵查詢問過程中隱瞞其知曉的案件事實。單就前一行為來看,高某的行為符合幫助毀滅證據罪的客觀表現;而單就後行為來看,高某的行為則表現出包庇罪的行為特徵。但是,高某幫助張某實施毀滅證據的行為是一種積極行為;其在公安機關詢問過程中做虛假陳述的行為則是一種消極的行為。包庇罪中作假證明應當是一種積極的行為,表現為行為人為讓犯罪分子逃避制裁而積極主動地向司法機關提供虛假證明,意圖證明犯罪分子不構成犯罪。如在被詢問過程中對司法機關假稱被告人不在犯罪現場,或假稱犯罪係他人所為。

  可見,本案高某的虛假陳述行為在客觀上妨害司法機關及時有效地追究被告人張某的刑事責任,是其追求實現幫助毀滅證據的主觀目的的正常表現,該行為不能讓張某在事實上逃避法律的追究。

  綜上所述,根據大陸《刑法》的規定,高某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幫助毀滅證據罪。(選自《臺商在東莞常見法律問題一典通》出版時間2016年12月)

[責任編輯:王怡然]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