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勞動合同未解除,又簽署的勞務派遣協議的效力如何認定?

2017年11月21日 16:19:00來源:《臺商》雜誌出版社

  傅某于1995年被某塑膠集團公司(以下簡稱“塑膠公司”)聘為駕駛員,並於1998年12月20日與塑膠公司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09年8月10日,塑膠公司內部體制改革,與市勞務派遣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派遣公司」)簽訂有效期限為2009年9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的勞務派遣協議。因此塑膠公司要求傅某自2009年9月1日起與派遣公司簽訂勞動合同(以下簡稱派遣合同)。並要求傅某以派遣公司員工身份與塑膠公司簽訂《勞務派遣用工上崗協議》,工作崗位仍為駕駛員。傅某依塑膠公司的要求於派遣公司簽訂了派遣合同。2012年12月,傅某與派遣公司的合同即將到期,派遣公司要求與傅某續簽勞動合同,傅某不願再與派遣公司簽訂合同,要求繼續履行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派遣公司以傅某不願續簽勞動合同為由終止與傅某的勞動合同關係。塑膠公司亦于2013年1月1日開始不再安排傅某工作崗位,並停發工資。

  請問傅某與派遣公司簽訂派遣合同後,原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是否就已被解除?傅某有權要求繼續履行原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嗎?

  原勞動合同未解除,又簽署的勞務派遣協議的效力如何認定?

  本案不屬於實質意義上的勞務派遣。塑膠公司與傅某所簽訂的派遣合同屬於違反和規避勞動合同法律法規的行為,沒有法律約束力。

  根據大陸《勞動合同法》第六十六條規定:“勞務派遣一般在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

  而傅某已在所在的工作崗位連續工作10多年,不屬於臨時性的工作崗位,不能實施勞務派遣。塑膠公司要求在本單位工作多年的員工與勞務派遣公司簽署勞動合同,然後再與勞務派遣公司簽署勞務派遣協議,其目的是讓傅某成為單位的勞務派遣工,而非單位正式員工,這是一種典型的逆向派遣行為,符合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性質認定。

  大陸的《勞動法》第一十八條規定:“下列勞動合同無效(一)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勞動合同;(二)採取欺詐、威脅等手段訂立的勞動合同。本案派遣合同的簽訂的目的在於塑膠公司企圖規避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法律責任,免除自身義務,已經違法,應屬於無效合同。無效的勞動合同,從訂立的時候起,就沒有法律約束力”。

  而1998年12月20日傅某與塑膠公司簽訂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內容真實、程式合法,係有效合同,應當受到法律保護。雙方並沒有解除該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因此,塑膠公司應繼續履行與傅某所簽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選自《臺商在東莞常見法律問題一典通》出版時間2016年12月)

[責任編輯:王怡然]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