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部分工作由員工承包經營的用工風險

2017年11月21日 16:15:00來源:《臺商》雜誌出版社

  某五金機械公司為臺商投資企業,投資者為謝某和粘某,各佔50%的股份,其經營範圍包括:五金機械配件生産、加工和銷售等。五金機械公司與員工霍某簽訂一份《承包合同》,約定由霍某承包五金機械公司的五金配件生産加工,約定:1、由五金機械公司提供原料、車床設備和技術指導給霍某進行生産加工,並負責收購霍某所生産的産品,霍某向五金機械公司支付場地和設備使用費;2、霍某自行負責招聘、管理員工等事宜,霍某的員工由五金機械公司代為繳納社會保險,其他商業行為及經營損失由其自行承擔責任;3、五金機械公司與霍某的各項費用30天結算一次。後霍某雇請包括程某在內的多名員工從事生産加工工作,雙方未辦理入職手續,也未簽訂書面合同,勞動報酬以計件收取,每月由霍某指定的人員與程某結算後通過霍某的個人賬戶發放給程某。2015年6月20日,程某向提起勞動仲裁申請,請求五金機械公司向其支付加班工資、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和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等。

  請問五金機械公司是否與程某存在勞動關係?程某的請求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援?

  企業部分工作由員工承包經營的用工風險

  本案中,程某主張其與五金機械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係,而五金機械公司則主張程某係與霍某存在雇傭關係。程某稱其從事五金機械公司生産加工工作,五金機械公司則認為該業務是由霍某個人經營,並認為程某是由霍某個人雇請的,五金機械公司並未否認程某從事的工作,只是認為程某所從事的工作,並不歸屬公司。雖然五金機械公司主張係由霍某聘請程某工作,但未能提交霍某個人向程某支付勞動報酬的相關證據,也不能舉證證明五金機械公司或者霍某已經向程某説明係由霍某個人聘請程某工作,而霍某其個人的經營場所在五金機械公司內,在此情況下程某認為霍某的行為係代表五金機械公司並認為其係五金機械公司的員工合乎常理。即使五金機械公司與霍某之間簽訂《承包協議》,但五金機械公司和霍某均未能舉證證明其已向第三方進行説明,第三方對其雙方之間的約定亦知情,在此情況下程某主張其與五金機械公司存在勞動關係並要求五金機械公司承擔責任更符合常理。且五金機械公司代為霍某的雇工程某繳納社會保險,故本案可以認定程某與五金機械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係,程某的請求應得到法院的支援。

  企業與其他主體之間簽訂承包協議,約定將企業的一部分工作發包給其他主體完成,是一種常見的靈活的經營形式,但在採用該形式時,作為發包企業應該詳細審查承包方的主體資格,在履行過程中亦要對承包方的經營進行監督,因為在承包關係中發包方和承包方關係密切,責任相連。

  如本案發包方被認定為用人單位,將承擔用人單位的責任和義務,而根據大陸《勞動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的規定,個人承包經營違反本法規定招用勞動者,給勞動者造成損害的,發包的組織和個人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即發包方對承包經營者的主體情況進行審核、未盡用工監督義務,承包經營者違反大陸《勞動合同法》的規定損害勞動者利益的,發包方和承包方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責任範圍包括向勞動者支付工資、經濟補償金、賠償金等。(選自《臺商在東莞常見法律問題一典通》出版時間2016年12月)

[責任編輯:王怡然]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