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胞之家  >   學術交流

天然反對“臺獨”的“二二八之子”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創盟初期的故事

2016年12月23日 來源:臺胞之家網

天然反對“臺獨”的“二二八之子”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創盟初期的故事

汪毅夫

  近日,有臺灣朋友告訴我:“讀了你寫的《緊抱‘臺獨’,因為要折斷它的肋骨》,我不禁要問:謝雪紅對廖文毅那麼狠,怎麼能説她是‘臺獨之母’呢?”

  我也很豪爽地對他説:“還有更狠的。幹了杯中物(茶水),我就講乎各位來參詳”(閩南語,“講給各位聽,供各位討論”的意思)。

  於是,我講了如下故事,講了謝雪紅作為創盟主席的臺灣民主自治同盟(以下簡稱臺盟),在其創盟初期(1947-1949)反對“臺獨”的故事。

  臺盟乃是在1947年臺灣“二二八”鬥爭失敗後,由謝雪紅等“二二八”鬥爭的參加者于1947年11月12日在香港創建的。因此,臺盟被稱為“二二八之子”。

  這個“二二八之子”出生伊始就被看出來是個天然反對“臺獨”的種。

  1947年11月18日,香港《華商報》“臺北十二日航訊”報道:“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籌備會,于國父誕辰在本省北部某地,召開該籌備會第一次會員代表會,議決該同盟之綱領、規程草案,併發表時局口號、文告等。據悉,該同盟團結本省全體人民,為爭取臺灣省自治及響應全中國人民之建立民主聯合政府之鬥爭為宗旨,該同盟盟員表示堅決願為臺灣民主自治而奮鬥,為人民服務而努力。聞該同盟將在本省內外各地展開廣泛的活動,並促進其及早正式成立”。

  在這則報道裏,“本省北部某地”是為避免港英當局和國民黨當局的偵查而採用的託詞。實際上,臺盟成立的地點是香港;“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籌備會”不是成立會,但臺盟創盟初期的盟員相當默契地將“國父誕辰”作為臺盟的創盟紀念日,以此保留一份永恒的革命的光榮,一個永遠的對於革命家的紀念。

  當年在臺灣何去何從的問題上,有“託管派”、“分離運動”等“臺獨”政治力量。顯然,臺盟屬於反對“臺獨”的“祖國派”和“革命派”。

  1948年5月1日,香港《華商報》以《紀念五一勞動節,中共中央重要宣告,從速召開民主黨派團體會議商討進行召集人民代表大會》為題,在頭版頭條位置發表了中共中央“紀念五一勞動節口號”(以下簡稱五一口號)。1948年5月2日,《人民日報》亦在頭版頭條位置全文刊登。

  1948年5月1日,臺盟在香港出版《臺灣人民的出路》(《新臺灣叢刊》第6輯)。其開卷首篇為標明“新華社陜北三十日電”的電訊稿“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發佈《紀念五一勞動節口號》”,第三篇為署名“一個臺灣人民”的《響應偉大的號召》,文中有“不但要擊潰反動集團,而且必然地也要擊毀那些‘國際託管’與‘臺灣獨立’,作分離陰謀的賣國賊”之語。

(圖一)

  1948年5月22日,香港《華商報》以《臺灣民主自治同盟號召臺灣同胞響應五一口號,堅持反美反蔣爭取解放》為題,發表臺盟的《告臺灣同胞書》(圖一)。《告臺灣同胞書》指出:“美帝國主義者為了準備反動政權垮臺後侵佔臺灣之計,拉攏少數親美分子,陰謀‘臺灣分離運動’,以‘反蔣不反美’為目標,來分裂中國民族統一戰線,製造臺灣民主陣營的混亂狀態,臺灣的手腳正被國內外強盜捆綁得動彈不得,而且連喉管都被扼住了。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不但要反蔣,更加要反對美帝的侵略,‘反蔣不反美’,這不但不能解放臺灣,反而促進臺灣成為美帝的殖民地”,又指出:“同胞們,趕快起來響應和擁護中共中央的號召,配合全國人民的革命戰爭,廣泛地開展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反對官僚資本主義、反對臺灣分離運動的各種鬥爭,準備參加‘政協會議’、‘人民代表大會’和‘民主聯合政府’,這樣,臺灣人民才能由美蔣聯合統治的痛苦中解放出來”。

(圖二)

  1949年2月26日,香港《華商報》以《臺盟向新政協提出處理臺灣問題意見》(圖二)為題,報道了臺盟將向新政協提出的處理臺灣問題的五點意見:“1、臺灣革命是中國革命的一部分,即必須進行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主義的新民主主義革命;2、臺灣是中國一行省,臺灣未得到解放以前,不能稱為‘全國勝利’,不得停止軍事進攻,同時決不容許任何外國帝國主義干涉臺灣問題。3、臺灣解放後,應立即建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實行民主自治,省縣市長一律由人民直接選舉。本省居民不分省籍、黨派、性別,除由法律剝奪或停止公權者外,均享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各級人民代表會對於各級人民政府之官吏及其他公教人員的任免,保有最後決定權。4、從日本政府接收之敵産——公私企業、銀行、房地産,要歸國有或省有,應重新調整,本省人民代表會保有此項權力。5、居住本省之弱小民族(高山族)享有平等之權利,不受任何差別歧視,各種族得在現住地建立自治單位”。

  1949年7月7日,臺盟總部代表郭炤烈在臺盟華北總支部第一次盟員大會的報告仲介紹了臺盟的幾項工作,其中包括“揭穿‘託管’、‘獨立’的真相與錯誤,打擊美帝奴化臺灣的陰謀,提高臺灣人民的政治覺悟”和“與各民主黨派取得密切聯繫,積極參加全國統一戰線”。

  從以上故事可以看到,臺盟從理論上、也在輿論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把反蔣和反美,臺灣革命和中國革命,臺灣民主自治和參加全國政協會議、人民代表會議、民主聯合政府,以及臺灣和全國、擁護中共和反對“臺獨”一一結合起來,壓縮了“臺獨”趁隙而起的空間,並且對於“臺獨”,一齣頭就打壓。

  臺盟對“臺獨”真夠狠的。

  現在,我也不禁要問:“二二八之子”天然是個反對“臺獨”的種,怎麼能説“二二八”是“臺獨”運動呢?!

  2016年12月18日于北京

[編輯:王亞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