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胞之家  >   《臺聲》雜誌

陳若曦 一生為祖國奔勞的奇女子

2016年06月23日 來源:臺聲網

  

  “現在我哪也不想去,除了大陸。只要有時間和機會,我都願意回大陸看看。”這是臺灣傳奇女作家陳若曦近日拜訪中國現代文學館時所説的話,一語道破文人的家國情懷。

  這位有著傳奇簡歷的女作家隨和而又樸實,28歲時,為了追求心中的社會主義,她和丈夫毅然來到祖國大陸生活7年。之後,在美國等地漂泊了20多年的她,又放下家庭獨自一人回到臺灣,為故鄉作貢獻。

  如今,這位擁有灰白短髮、爽朗笑聲的女先生,依然青春。

  臺灣光復,改變了她的一生

  1938年11月15日,陳若曦出生於臺北鄉下的一個木匠家庭。那時候臺灣還處於日本殖民統治之下。日當局為進一步控制臺灣民眾,在臺灣推行皇民化教育,要求臺灣男子一律要有和使用日本名字,而對女孩子,則是強制要求登記的名字必須要有“子”字。陳若曦最早的名字被逼迫叫陳珠子,直到臺灣光復後,家人才將她的名字改為陳秀美。陳若曦,是她考上臺灣大學後,給自己取的筆名。原因無他,只是不希望讀者在閱讀其作品時,因為姓名判斷出性別,從而産生直觀上感性判斷。

  1945年,臺灣光復時,陳若曦剛讀小學一年級。某天深夜,有人來找陳若曦的父親陳阿川,父親便出門了,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回來。回來後父親得意地告訴小若曦,他們是去把幫助日本人欺負臺灣同胞的訓佐(警察)打了一頓。這是陳若曦小時候最深的記憶。壓抑太久的臺灣人,這時開始發泄日據時期所受的委屈。

  光復前一年,木匠陳阿川在臺北給一戶日本人修房子,後來這家人離開臺灣時,把房子送給了陳阿川,一家人還歡喜了好一陣子。可沒讀過書的陳阿川,並不知道房子是要有産權證的,那戶日本人家走時沒有給他房産證。這樣在光復後,政府在清理資産時他的房子被算成了臺北市産。陳阿川又不得不再花所有的家底再把房買下來。

  父親只得繼續去做工,搬家的重任主要就落在了陳若曦和哥哥陳德意的身上。當時的鄉下老家和臺北市隔著一條川瑞橋(光復後改名叫中正橋),兄妹倆拉著板車,來來回回了好幾趟。這是陳若曦第一次踏上臺北市的土地,從此展開了不一樣的人生。

  到了臺北市後不久,陳若曦重新開始讀書,接受的是中文教育。她還記得,新的《民眾國語讀本》第一課,是《中國人》。“所以,我其實接受的是完整的中文教育。”陳若曦説,是臺灣光復,改變了她的一生。此前,臺灣無論中小學,還是大學,都有分類,教育水準高的,都是只給日本人就讀的,只有少數臺灣權貴家庭才能進去讀書。光復後,則是所有的學校一視同仁,進入需要考試,通過成績的高低進行擇優錄取。

  1947年,爆發了至今對臺灣還有深刻影響的“二二八”事件。如今,很多臺灣年輕一代,受李登輝、陳水扁時期教育的影響,以及民進黨長期以來的選舉“宣傳”,把事件理解成是臺灣外省人對本省人的欺壓。作為事件的親歷者,陳若曦説,作為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我想説一些公道話,其實當時亦有很多外省人被殺害,只是因為他們的家在大陸,臺灣沒有什麼親人,死亡了也沒有人知道,被扔在淡水河裏,十分悲慘。

[編輯:劉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