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胞之家  >   《臺聲》雜誌

臺灣統派知名人士——吳榮元

2016年06月23日 來源:臺聲網

  在臺灣上世紀50年代的“白色恐怖”下出生、成長,後因年輕生命中的理想和熱情而入獄。在經過死刑、無期到15年牢獄之災刑滿後,他又毅然扛起大旗,走上為兩岸和平統一大業奔波之路……

  他,就是吳榮元,臺灣勞動黨主席、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

  在“高壓”環境下成長

  1949年,國民黨敗退臺灣,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這是中華民族通過內戰選擇發展道路的一次階段性總結,它標誌著中國歷史展開了新的一頁。同時,也為中國歷史留下了臺灣問題和國家需要統一的時代課題。

  1949年,吳榮元出生在臺灣高雄,一個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的職工家庭。之後,在兩岸分隔軍事政治緊張對峙的50年代、二戰後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再調整的60年代,度過了童年、少年時期。

  60年代後期,國際情勢風起雲湧,對臺灣的影響也越來越大。一方面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弱小民族解放運動正轟轟烈烈, 革命和人民的戰爭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另一方面則是資本主義發達國家內部學生革命的造反運動、反美越戰運動,和美國內部的黑人民權運動等不斷地發生和開展。這些對於臺灣青年人的思想起到了不小的刺激作用。作為有志青年,吳榮元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渴望與嚮往。他和許多有理想的青年一樣,一邊通過電視、雜誌、書籍等各種方式如饑似渴地了解外面世界的資訊和情況,一邊不斷地對照臺灣,思考臺灣未來的命運和前途。而這一切,對於“戒嚴”時期的臺灣, 隨時都有被逮捕、入獄、判刑,甚至犧牲生命的危險。

  在這個時間節點上,臺灣面對兩大國際事件的衝擊:一是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了第 2758號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承認它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另一件事, 則是同一時期,“保釣運動”的掀起。這兩件大事無疑像旋風一樣刮進了臺灣。島內掀起的“保釣運動”風潮, 使臺灣年輕人發自內心的民族主義愛國熱情得到了極度渲染。正是這兩件事情的發生,吳榮元內心也發生了質的變化,特別是對一個中國、海峽兩岸的了解,更加地深入、透徹。

  “我們那一代儘管是受國民黨當局的‘高壓’政策教育,但有一點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所受的教育依然是中華民族教育,民族意識還是很正確的。無論如何,兩岸是一家人,是一個中國。”談到在那個“高壓”政策下成長的經歷,吳榮元説,不管怎樣,我們知道臺灣歷史上就屬於中國,後因《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1945年臺灣光復,回到祖國懷抱。之後,又因內戰造成如今的局面。這是很完整的歷史脈絡,是無可爭辯的歷史事實。但是近20年,李登輝“兩國論”、陳水扁“一邊一國”的提出,和臺灣“去中國化”的教育, 讓臺灣青年陷入了歷史虛無主義,這使得這一代的臺灣青年完全不了解自己的祖國, 出現了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和民族觀的大偏移。

  因心中理想而入獄

  上世紀 70 年代初,較具批判意識的臺灣青年人早已經開始質疑國民黨“三民主義”的教條形式了,認為臺灣還處於“戒嚴”時期,且國民黨在政治上仍採“高壓”統治,言論進行管制,這與民權主義根本不相符合。而國民黨版的民族主義早已是形式化、空洞化,反而是孫中山所言“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共産主義”的這段論述,不僅讓有心的學生質疑臺灣當局,同時更加深青年學生對於眼前現實和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對立感。稍具理想性的青年學生,對於美、歐、日學生運動風潮所高舉的“批判資本主義”“反對美國帝國主義主張”, 自然地産生出一種奇特的連帶感。而少數更敏銳的青年知識分子、特別是海外留學生則發覺,臺灣從原本的日本帝國主義支配下的舊殖民地社會, 在光復後轉為國民黨軍事政權統治,成為美國帝國主義勢力支援下的戰後新殖民型社會。同時,這個時期的青年人所接受的思想教育,都具有較強的中國民族主義認同。就這樣,從批資、反帝,到進而認同或回歸祖國大陸, 成為當時不少臺灣海外留學生的共同傾向。

  而在臺灣懷抱熱情與理想的苦悶青年們陷在迷霧中找出路,也越發地想要探究在兩岸對峙中被隔絕的“紅色大陸”。於是,一批包括吳榮元在內的青年,懷著少年輕狂的熱血衝勁,顧不得“戒嚴”體制下的威嚇,從思想躍進到行動,成立組織展開校際串聯,終至求仁得仁,走上“火燒島(即綠島,臺灣當局一所專門關押政治犯的監獄)”進修的道路。

  獄中建立系統性理念認知

  在“白色恐怖戒嚴”體制下,“火燒島”對“造反者”來説是口耳相傳的“集中營”,也是漫漫長夜消蝕生命的禁錮之地。依照慣例,“叛亂者”在定讞後都被送往綠島集中服刑。吳榮元在到了綠島後,親身體驗並見證了“火燒島”確實是“政治犯”的“進修”學校,也終於見到了傳聞中早已被關押在綠島的許許多多的“政治犯”。  吳榮元觀察到,儘管那些“政治犯”許多已服刑快20年了,但他們並沒有被“打倒”,仍然表現出淡定、平穩的精神狀態,正常、理性的生活態度。可以説,老輩“思想犯”“政治犯”們所展現出來的氣質, 讓後來的年輕“政治犯”們折服。尤其是, 老“同學們”(這是對早年“政治犯”的統稱,他們出獄後彼此都叫“同學”) 在綠島監獄中,靠著自律和嚴謹的生活,建立起的一套相應的規範、秩序, 讓新到的“犯人”完全感受不到陰暗、 晦氣的監獄氣氛。吳榮元對於老“政治犯”林書揚前輩曾説過的“監獄是革命者進修的學校, 要堅持原則,保持鬥志!”這句話的印象特別深刻。林老説:“每一位‘政治犯’在牢中,都應有此精神。”此後, 吳榮元在綠島監獄中開始了漫長的“正規的”重新系統的學習,並用所學的知識繼續進行鬥爭。吳榮元説,在綠島他才能算得上真正踏上革命的道路。

  吳榮元指出,林書揚特別重視原則問題,也強調要有對革命理論和具體現實結合的觀點。林老當年曾經告訴過他,從現實的歷史格局來看臺灣問題,有“四個一”:即“一個祖國、 一個全局、一個路線、一個使命”。這個提法,是歷史與時代所確定的。具體而言或展開來説:一個祖國, 就是“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法理基礎,內容是承繼自19 世紀中葉以來,反帝反封建反殖民的中華民族解放歷史, 其中包括當年日據時期臺灣人民的反帝鬥爭;“全局”就是,臺灣只能是局部,局部要服從大局;“路線”就是,按中國的國情與世情,中國只能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使命”就是一個使命感,即推動祖國的完全統一,通過統一以完成整個的中華民族解放運動。

  回想起來,吳榮元説,“學生時代對於左翼理論的研習是雜亂、無系統的,卻在‘政治犯’監獄‘綠島大學’的學習中,特別是經林書揚等老前輩們言傳身教的‘指導’中,逐步建立起粗淺的理論認知。包括: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人生觀,以及有關社會變革理論的運動觀點等等”。

  除了理論知識的學習,吳榮元等還積極配合監獄外的各項活動。綠島監獄裏,做飯、送飯等是“犯人”自己的事情,吳榮元利用在廚房工作的機會,與各區難友廣泛建立聯繫、溝通,組織活動。例如,“世界人權日”,吳榮元和大家一道進行了絕食抗議,並要求臺當局對“冤錯假案”進行重新審理等。

  帶領勞工致力於兩岸和平發展

  1985年底,吳榮元刑滿釋放,當時的臺灣社會已經開始“解禁”,國民黨當局在臺的威權體系在走向崩潰, 社會氛圍也在漸漸鬆散。被壓抑了許久的臺灣人民紛紛走上街頭,對原先的“高壓”統治提出抗議。因緣際會, 剛出獄不久的吳榮元沒有絲毫考慮地投身剛興起的勞工運動,並與有祖國觀念的原“政治犯”團體、夏潮系統的社運界人士,以及臺灣“解嚴”前後興起的工運人士,一起籌組勞動黨。勞動黨的一個重要綱領就是高舉國家統一旗幟,主張推動完成國家統一是臺灣進行社會改革的重要前提。在前20年苦心經營的歷程中, 這支被臺灣統左派 ( 堅持左翼立場的統派 ) 視為核心政治力量的政黨,在“社會主義”與“兩岸統一”兩面大旗之下,熬過了備感孤獨的艱難歲月,隨之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

  2009 年 12月5日,是臺灣勞動黨20年黨史上值得特別銘記的一日。這支臺灣最“紅”最“統”的政治力量經過20年的積累,終於第一次在臺灣“議會選舉”中獲得成功,其“中央委員”高偉凱以“工人不大,團結最大” 為競選口號,以 4736 票成功當選第 17 屆新竹縣縣議員。

  吳榮元接任黨主席後,在繼承前輩的基礎上,逐步將工作重點調整為反“獨”促統上來,緊密團結帶領大家,按照黨的章程,積極開展反“獨”促統、勞工工會、婦女陸配、青年就業、反貧困反失業、社會保障等各種運動。特別是近年來,吳榮元帶領勞動黨積極主動參與臺灣各大事件,尤其是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上,勇於發聲, 重推行動,為遏制“臺獨”分裂行徑、推進兩岸交流發展做出了積極而有效的努力和貢獻。

  2010年3月28日,“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組織成立,吳榮元和時任臺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紀欣出任召集人。發起團體包括:臺灣勞動黨、中國統一聯盟、夏潮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臺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中華基金會、人間出版社、海峽評論出版社、遠望雜誌社、辜金良文化基金會、中華保釣協會、反軍購大聯盟、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原住民族部落工作隊”、漁民勞動人權協會、女性勞動者權益促進會、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高雄中華文化經貿交流發展協會等19個團體。該論壇自成立時起,6年來,在吳榮元、紀欣兩位召集人的帶領下,始終站在維護兩岸和平發展的前沿,堅決地與“臺獨”分子作鬥爭,為祖國和平統一大業貢獻力量。

  2015年9月3日,更是吳榮元和兩岸同胞感覺無比榮耀的日子。這一天,是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的日子。在這一盛大的日子裏,吳榮元作為臺灣勞動黨主席代表與其他臺灣同胞代表被盛邀出席閱兵典禮,感受祖國的日益強大。

  今年5月1日,“五一”國際勞動節,臺灣勞動黨組織所屬相關社團,與來自全臺多個縣市的工會、勞工團體、工運社團,參加以“爭勞權、要保障”為遊行主題的紀念活動。活動上, 吳榮元表示,面對全球化和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臺灣經濟正處於衰落停滯的階段,加上執政當局有利於富人的“新自由主義”措施,臺灣勞工正飽受貧富差距擴大、社會發展落差的苦果。借“五一”運動提升勞工的社會經濟地位具有歷史性和時代性的現實意義。對臺灣勞工階級來説,歷經長期“戒嚴”體制和受到分離主義製造國族認同分歧的干擾破壞,由勞工階級主導的社會改革運動仍然是一條艱辛的漫漫長路。這需要臺灣勞工大眾以作為社會主人翁的立場,不僅只重視勞工權益和政策的局部問題,更應拓展關注領域,以批判資本主義、反對美日強權, 來提高勞工意識,並進而認知兩岸關係與臺灣社會政經發展的重要關係,才能真正代表社會多數人利益,並帶動臺灣社會的進步發展。

  如今的臺灣勞動黨,正在島內發揮著積極正面的影響,一面積極主動地為臺灣勞工階層爭取民權福利,一面為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臺灣“中國統一聯盟”等多家統派組織並肩戰鬥,他們,始終站在打擊“臺獨”促進統一的最前線。

  “合則利”絕不是一句空話

  臺灣今年正逢政黨再輪替,民進黨蔡英文上臺前夕,勞動黨特別提出了“堅持‘九二共識’, 維護兩岸和平發展,是臺灣勞工福祉的根本保障”的聲明主張。

  吳榮元和勞動黨認為,“九二共識”代表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事實與法理基礎,是兩岸關係發展的基礎, 也是歷史正義的體現,這是二次大戰後所規定的國際秩序,此現狀不會隨著任何人的主觀意願而有所動搖。我們呼籲臺灣勞工要有這樣的歷史感, 認知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 是維護兩岸和平發展交流現狀所要堅持的政治基礎,也是臺灣勞工福祉的根本保障。

  對於臺灣的政黨輪替,吳榮元表示政黨輪替是臺灣選舉政治體制運作的常態,選舉結果改變不了“兩岸同屬一中”的本質關係,大陸也不會改變一貫堅持的對臺基本方針。兩岸關係發展變化的關鍵在於是否承認兩岸是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

  他表示,從歷史的脈絡看,在“戒嚴”體制下,民進黨前身的臺灣民主運動,曾是代表臺灣社會要求民主改革的進步力量,他們大多是臺灣各地代表新興經濟勢力的人士。同時,彼時的臺灣在國民黨當局“高壓”統治下,民進黨要求的“解放”,順應了當時臺灣發展的需要,所以能夠快速成長。

  兩岸關係在近幾十年的發展中,有過幾次大的轉折。2000年到2008年,由民進黨執政的8年裏,面對全球化衝擊下,由於民進黨對兩岸關係的錯誤認知,未能妥善應對經濟結構的調整轉型,沒有趕上大陸經濟高速發展的潮流,導致經濟嚴重衰退。2008年後,馬英九執政,在“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兩會復會接續了自1999年李登輝“兩國論”再到陳水扁“一邊一國論”,而導致兩岸關係緊張並中斷的兩岸協商和交流。簽署了多項協議,也漸漸穩住了不斷衰退的臺灣經濟。

  但是,為什麼經過馬英九8年的執政, 如此正面的交流沒有得到很好的回饋呢?吳榮元表示,之前“李扁執政”的20年間,政治上推“去中國化”,經濟上採取“戒急用忍”政策,錯失經濟結構應對全球化必須轉型調整的挑戰,形成臺灣如今的經濟困局,短期內也扭轉不過來。但其實如果沒有這8年的兩岸交流,臺灣很難渡過經濟衰退嚴重危機的困境。

  吳榮元表示,2008年後的兩岸交流是正面積極的,但是有一點很可惜,臺當局沒有讓臺灣民眾切身分享到和平紅利。即沒有把在和平發展中取得的和平紅利轉換為社會福利的投入。很多民眾認為,兩岸關係密切,但自身並沒有從中獲得利益,工資依然很低、生活水準依然上不去。那麼,他們可能會把對前途茫然的無力感怪罪到兩岸關係上來。加上,“臺獨”勢力有意將其曲解為國民黨當局的“賣臺”行為,使之成為臺灣民眾的社會焦慮心理。一旦社會焦慮産生,又會在有心人士的鼓動下,將其渲染為社會危機,進而鼓吹民進黨才能解決危機。同時,再有蔡英文拋出“維持現狀論”,用安撫民眾的心理戰術,而使得民進黨獲得勝選。

  那麼如何看待兩岸關係未來的走向?吳榮元説,民進黨已取得完全執政的優勢,雖然短期忙著要“清理戰場”,穩住政權,還不會輕率逾越法理紅線,頂多打打擦邊球。但如堅持不承認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則兩岸關係的走向恐將出現不確定的轉折。設想雙方沒有政治互信的基礎,體現兩岸一家親維續和平發展交流合作的路,怎麼走下去呢?  兩岸因內戰分隔對峙幾十年,隨著國際政治經濟情勢發展變化的推移,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開展了和平交流的進程,現實上兩岸已形成緊密依存的經貿關係,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已成臺灣整體社會發展的重要前提。根據臺灣媒體報道,支援兩岸和平交流,要求維續兩岸和平發展,都是各種島內民調中最大的民意。臺灣的政治人物若要為臺灣鄉土服務,真心想為同胞謀福祉,就必須做大臺灣,通過兩岸和平交流的進程,將臺灣與大陸和平崛起的經濟發展大戰略結合在一起,如此不只可以依託大陸廣大的市場腹地,還能夠通過大陸走向世界市場。與此同時,在促進兩岸交流的過程中,為和平統一創造有利的條件,最終完成國家統一,實現歷史正義。

  從臺灣社會發展的需要來説,完成國家統一,實現歷史正義正是應對臺灣三大時代課題的關鍵。這三大時代課題即為,一、推動歷史轉型正義,回歸民族歷史共同體,提出清理內戰史觀、殖民史觀及分離史觀,作為導正臺灣歷史認識的理論;二、推動社會分配轉型正義,依託民族經濟共同體,將所創造的和平紅利為臺灣社會的改革提供有利的條件;三、推動青年世代國家認同轉型正義,批駁所謂“臺灣民族主義”的論述,讓青年世代明確自身的民族國家認同,並在兩岸一體化的民族經濟共同體中,找到自己的希望和前途。

  吳榮元表示,雖然我們都知道事物的發展有一條否極泰來的規律,但我們希望事關千萬同胞福祉的兩岸問題,不需走到否極泰來的地步。然而希望不等於現實,維續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進程,仍有賴兩岸同胞的共同努力。

[編輯:劉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