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雙人 一世一座“橋”

2019年06月13日來源:陜西省臺胞之家網

——記臺籍中日友好交流使者胡秋金夫婦 

  2015年5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日友好交流大會上對中日建交歷程進行了高度概括:上世紀70年代,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鄧小平先生和田中角榮先生、大平正芳先生等兩國老一代領導人,以高度的政治智慧,作出重要政治決斷,克服重重困難,實現了中日邦交正常化,並締結了和平友好條約,開啟了兩國關係新紀元。廖承志先生和高碕達之助先生、岡崎嘉平太先生等一批有識之士積極奔走,做了大量工作。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讓我們認識到中日建交成果的來之不易。雖説外交工作就像“架橋”,但戰勝自然天險的石橋易建,打破人心隔閡的“心橋”難搭。日本早在明朝時期就屢犯我國沿海,近代以來又相繼發動甲午戰爭、“九一八事變”、“七七事變”,製造南京大屠殺,在中國人民心中留下難以抹去的傷痛。國仇家恨,使中日關係一度降至冰點。但毛澤東主席曾指出:要把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和日本人民區分開來。新中國成立後,中日兩國一直保持著民間文化交流。中日邦交正常化以來,中日關係更是不斷發展,各領域友好交流和務實合作也日益深化。這背後自然少不了默默推動中日友好交流的有識之士,其中就包括陜西省臺聯第一任會長胡秋金及其夫人林少篁。 

  中日建交後,胡秋金夫婦第一時間克服困難,用自己編寫的詞典、教材培養了大批日語人才,同時翻譯了大量有關日本科技的文獻,為推動祖國發展貢獻了力量。他們用自己的一生建起一座“中日友好夫妻橋”,為中日關係健康發展、兩國人民友好交流發揮了積極作用。 

異國他鄉,有情之人終成眷屬 

  1926年3月,胡秋金出生於日本殖民統治下的臺灣桃園縣。在他4歲時,南投縣發生了由莫那·魯道領導的臺灣少數民族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霧社起義”,起義雖以失敗告終,但卻鼓舞了兩岸同胞的抗日鬥志,也在胡秋金心裏種下了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種子。此後,日本又在東北三省建立起“偽滿洲國”傀儡政權,在盧溝橋發動“七七事變”,在南京製造慘無人道的大屠殺。這一眾罪行都傳到了遠在臺灣、心繫大陸的胡秋金耳裏。胡秋金那時年紀雖小,卻有一片赤誠的愛國之心,日本對臺灣的血腥殖民統治、對祖國大陸的入侵掠奪、對中國人民的屠殺迫害,在他心中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傷痛,他為此下定決心:要為民族之崛起、祖國之富強而奮鬥! 

  1941年3月,胡秋金隨父親僑居日本京都,他雖痛恨日本殖民者,卻也明白中日之間的差距,決心借此機會學好本領,將來師夷長技以制夷。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臺灣回歸祖國懷抱。中國作為戰勝國,國際地位得到了提升,旅日華僑的地位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各類華人社團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有新成立的,也有從“幕後”走到“臺前”的。19歲的胡秋金,正是熱血少年郎,抗日戰爭的勝利,讓他的一腔報國之情一時無處安放,於是他積極投入到保護旅日僑胞安全與利益的活動中,在京都與愛國同學一起參加“中國學生保安自衛隊”(後改為“中國青年會”),與日本當局展開鬥爭,取得了一定成果。京都臺灣同鄉會、中國留日同學會、旅日華僑總會等愛國華僑團體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旅日華僑總會,成為了他與林少篁愛情的搖籃。 

  林少篁1929年11月出生於臺灣彰化縣,其父林清木畢業于日本東京商科大學,就職于臺灣一家日資企業。林少篁5歲時因父親工作調動遷居日本大阪,7歲在大阪福島小學讀書,8歲定居神戶,轉學到神戶小野柄小學,1942年3月考入神戶湊川高等女校。林清木的求學和工作經歷,使林少篁自小多與日本人相處,並接受日本教育,導致林少篁不懂中文,也不會説閩南語。所幸林清木思想進步,在其影響下,林少篁從小對自己身為中國人感到十分光榮自豪。1946年,林清木被推舉擔任旅日華僑總會副會長、中國留日同學會顧問等社會職務。他希望女兒能借此機會一起參與到華僑社團的事務中,多與國人進行接觸交流。這也正是林少篁所期望的。 

  林少篁曾在1958年的一篇自述稿件中寫道:“作為一名光榮的中國人民,我非常不滿意自己的這種狀況(指不懂中文也不會講閩南語),為了做一名名副其實的中國人,我想首先應該學會祖國的語言,並且要正確的掌握關於祖國的知識,因此我很堅定的選擇了自己的進學目標,考取了神戶市立外事專門學校中國語科。” 

  在日本學校學習中文母語,聽起來似乎有些諷刺,但對林少篁來説,卻是夢寐以求的機會。就這樣,林少篁開始一邊學習中文,一邊協助父親處理旅日華僑事務。 

  活躍在旅日華僑總會的胡、林二人,很快就相遇了。他們年齡相倣,正值青春年少,有著旅日華僑和臺灣同胞等多種相同身份,又同樣嚮往著祖國大陸,一來二去,胡秋金對這位美麗可人、説著蹩腳中文的姑娘産生了好感,林少篁對這位清瘦文雅、滿懷報國志向的少年也産生了愛慕之情。 

  1947年,胡秋金考入名古屋交通學院自動工程系。1949年,林少篁考入神戶文化服裝學院。二人雖分隔兩地各自求學,卻經常書信往來,感情與日俱增。1950年3月,胡、林二人有情人終成眷屬,步入婚姻殿堂。兩個月後,胡秋金本科三年順利畢業,二人很快有了自己的孩子。林少篁為了照顧這個溫馨的小家,就此退學,這或許是一個遺憾,卻也是她為愛情做出的甜蜜犧牲。 

心繫祖國,愛國伉儷回國建設 

  1947年2月,臺灣爆發了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的“二·二八起義”,國民黨不僅不思悔改,反而對臺灣人民進行血腥鎮壓。胡秋金原本還為國民黨接收臺灣歡欣鼓舞,但籠罩在寶島之上的這一層血的陰霾,使他認清了國民黨的反動本質,丟掉了對國民黨的幻想。與此同時,胡秋金結識了日共兵庫縣縣委書記金本清一等一批進步分子,金本清一經常住在胡家,胡秋金也常為其做聯絡工作。在此期間,胡秋金閱讀了一些馬列著作,對共産主義有了初步認識,覺悟有了提升,自此打下加入中國共産黨、回國參與社會主義建設的思想基礎。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門向全世界莊嚴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黨和政府也向留學生發出了回國參與祖國建設的號召。這使胡秋金備受鼓舞,深感報效祖國、振興中華的時刻終於到了,決心畢業後帶著林少篁一起回國建設。 

  1950年5月,胡秋金從名古屋交通學院畢業,正在籌劃回歸大陸之時,父親接連從臺灣寄來三封信,稱已在臺灣為其謀到高薪工作,要他立即回臺。不少要好的同學勸他一道赴歐美深造,名古屋交通學院的老師則希望他繼續留在日本。與此同時,國民黨臺灣當局還下了一道禁令:旅日的臺灣學生一律不準回大陸!面對親人、朋友、老師、環境的阻力,他的內心堅定如初:祖國剛剛解放,百廢待興,一個人只有把個人前途和祖國富強結合起來,人生才有意義! 

  話雖如此,但囿于現實阻力,回國的計劃只能暫時擱置。胡秋金一邊沉浸在新婚的幸福中,一邊保持著與日本共産黨的聯繫。 

  日本共産黨自1922年成立以來命途多舛,多次被取締解散,直到1945年才獲得合法席位,並在日本政壇握有一定權利。朝鮮戰爭爆發後,美國勢力插手,日本政壇風向轉變,大批日共黨員被捕,胡秋金與日共的密切聯繫也引起了日美當局的注意,這使他不得不儘快離開日本。 

  胡秋金的回國歷程,檔案裏僅有寥寥數語:1951年8月,胡秋金匆匆離別了心愛的妻子和不滿六個月的女兒,冒著生命危險衝破日美當局和國民黨特務的封鎖,偽裝成海員經香港潛回祖國大陸。短短一句話,既有生離,又幾近“死別”,對一個自小體弱的清瘦書生來説,不知經歷了多少凶險。 

  1952年9月,胡秋金經國家教育部回國留學生管理處介紹,由人事部門統一分配到北京中央第一機械工業部汽車工業管理局任技術員。 

  由於回國匆忙,林少篁以為丈夫只是避一時之難,曾寫信叫他回家,但胡秋金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思想更加堅定,堅決不回日本,並勸説妻子早日回到祖國一起參與社會主義建設,實現人生理想。 

  林少篁本就嚮往祖國大陸,不願孩子再像從前的自己一樣不懂祖國的語言和文化,更不想和丈夫兩地分居,因此當丈夫勸她回國,並在信中向她介紹祖國建設所取得的成就時,她心潮澎湃,立刻下定決心:時機成熟,立即回國! 

  1953年,中國紅十字會和日本紅十字會在北京就接僑問題達成共識,中國華僑和留學生可利用到中國接僑的日本船隻回國。同年7月,第一批旅日華僑、臺胞、留學生乘“興安丸”號抵達天津塘沽港,其中就包括林少篁。仿佛上天安排一般,胡秋金當年4月剛好被分配到天津拖拉機製造學校任教,夫妻二人得以第一時間見面相擁,傾訴兩年相思之苦。 

矢志不渝,堅守信仰入黨圓夢 

  胡秋金回國後,工作積極熱情,自覺服從組織分配,從不因自己是歸國華僑而向組織提特殊要求。1956年6月,胡秋金響應黨的號召,攜妻子一起支援大西北建設,來到西安汽車機械學校(西安公路學院前身)任教,林少篁暫未分配。1958年,林少篁先就職于西安針棉織品公司衣服加工廠,後調入西安公路學院圖書館。當時學校師資缺乏,教學設備簡陋,日常生活也存在許多困難,二人甚至長期分住在集體宿舍。學生上課沒有教材,胡秋金就自己編寫講義,刻印發給學生。三年經濟困難時期,一些歸國華僑無法忍受苦難,陸續出國,西安公路學院先後也有十多名教師離職,但胡秋金夫婦始終沒有動搖。 

  “文革”期間,其國外親友多次勸他出國,被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他説:“我的心在祖國,我堅信黨組織會搞清我的問題。” 

  粉碎“四人幫”以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糾正了“左”的錯誤指導思想,為胡秋金徹底平了反。胡秋金也于1978年起連續擔任第五、六屆全國政協委員。1980年擔任第八屆西安市人大代表、常委,西安市僑聯副主席、西安市科協副主席、西安市翻譯工作者協會副主席兼日語分會主席。1981年被提升為正教授,後擔任公路學院基礎部副主任。1981年12月,胡秋金參加了全國臺灣同胞第一次代表會議,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1982年7月,胡秋金成功加入中國共産黨,實現了追求三十多年的夢想。1982年12月,胡秋金又在臺灣同胞為祖國做貢獻經驗交流大會上受到表彰獎勵。 

  這麼多的榮譽,卻難以消除文革給他帶來的負面影響。據陜西省臺聯第一任副會長、西北工業大學教授洪濤回憶:1982年末,他碰到公路學院的一位老師,問他認不認識胡秋金,這位老師認識,但卻依舊稱胡秋金為“日本特務”。 

  對於這些誤解,胡秋金並不在意:黨相信我,就夠了。 

夫妻同心,共築中日友好之橋 

  1972年9月,中日建交後,國內對日語人才的需求水漲船高。林少篁認為自己從小僑居日本,對日本的情況和語言都較為熟悉,理應為中日友好交流做貢獻,於是便向學校申請進行日語教學。經組織同意,同年12月,林少篁從公路學院圖書館調入外語教研室,成為一名日語教師。 

  林少篁早早便意識到“啞巴式”外語教學的局限性,課堂上為鍛鍊學員聽力,多采用日語授課,為鍛鍊學員口語表達能力,要求學習時出聲發音。經其培訓的學員,學習效果明顯優於其他。她還為本校及兄弟院校編寫過數本日語教材,為政府單位翻譯過日文材料,擔任過1977年大學統考日語口試主考員。如在當下,林少篁絕對是備受家長追捧的明星教師。 

胡秋金為學員講授日語 

  胡秋金則在60年代初便開始外語教學。1961年到1966年間,主要教授英語1760學時。截至1981年晉陞教授之前,英語、日語教學已累計高達4500多學時。其授課對象除了本校師生,還有其他兄弟院校以及政府單位。1980年胡秋金為交通部培訓出國進修人員,效果顯著,學員短期內便可以閱讀翻譯日文材料,因此受到交通部表彰。嚴謹認真的教學態度,平易近人的個人作風,不計得失的奉獻精神,使胡秋金深受學生的愛戴和同事的欽佩,許多師生和外單位同行經常到他家中請教交流。 

  除認真完成教學工作外,胡秋金還編譯了大量英語、日語作品。包括編寫英、日教材,受兄弟單位委託進行漢譯英、漢譯日、日譯漢等工作,內容涉及機器設備使用保修、文物外出展覽解説詞、文學作品、電影作品等諸多方面。其中1975年和兄弟院校日語教師合作編纂的《簡明日漢科技詞典》(100多萬字)由商務印書館出版。1978年為外文局圖書社編譯的《中國的古橋和現代橋梁(日文版)》向國外發行。1979年主編的《日漢道路工程詞典》(140多萬字)獲省科技二等獎,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1980年翻譯的電影《阿倍仲麻呂(漢譯日)》,由西安市人民代表團贈送給日本奈良、京都兩市,為中日友誼作出了新貢獻。 

  胡秋金夫婦非常熱心對臺宣傳工作和外事活動,經常撰寫對臺宣傳稿件,向臺灣同胞介紹祖國大陸情況。胡秋金在日美等國有許多學術上有成就的老師和同學,他們來我國進行訪問和學術交流活動時,胡秋金主動承擔翻譯工作,把同外賓接觸中了解到的情況及時向省、市領導進行彙報,並提出自己對“四化”建設方面的建議。林少篁則為中日婦女交流做了不少貢獻,借赴日探親的機會她還會特意參加日本婦女活動,豐富相關知識。 

  文革期間落下的病根,加上長期超負荷工作,使胡秋金的偏頭疼和肺氣腫越來越嚴重。為了不影響工作,他口袋裏常備著止痛片。學院領導和同事都勸他注意身體,他總是回答不要緊。1981年春季,胡秋金硬是在領導的強迫下,才到醫院治療了一段時間,期間他還一直惦記著工作,多次要求提早出院。出院沒幾天,剛好有一個日本地震代表團來西安訪問,訪問期間作學術報告需要翻譯。他得知後,不顧自己身體還未完全恢復,連夜翻閱資料,第二天又連續工作了九個小時,確保了學術報告翻譯工作順利完成。他因這種“實幹、苦幹、拼命幹”的精神,被同事們譽為“永遠不知疲倦的人”。 

  1983年10月,胡秋金當選為陜西省臺灣同胞聯誼會第一屆理事會會長,1986年11月,當選為陜西省臺灣同胞聯誼會第二屆理事會名譽會長。1989年因病去世,享年63歲。 

  林少篁1982年起擔任第七、八屆西安市政協副主席。1986年當選為陜西省臺灣同胞聯誼會第二屆理事會副會長。1987年當選為陜西省海外聯誼會理事。2006年因病去世,享年77歲。 

1988年林少篁(右一)接待臺灣鋼琴家陳淑貞(中) 

  胡秋金、林少篁這一對愛國伉儷,因祖國結緣、為祖國奉獻。他們一生心繫祖國、擁護統一,為中日交流做了突出貢獻。他們架起的這一座“夫妻橋”,在中日關係史上留下了自己的精彩篇章。 

  2019年是中日青少年交流促進年,中日兩國各界人士特別是年輕一代應該踴躍投身中日友好事業,積極採取行動,讓先輩們架起的中日友好交流之橋堅實永固,讓中日兩國人民友好世世代代延續下去!(圖/文 續子軒) 

[編輯:陜西臺聯]

© Copyright By All China Taiwa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中華全國臺灣同胞聯誼會

地址:北京東城區朝內大街甲188號

技術支援:台灣網

投稿郵箱:chinatailian@163.com

京ICP備12020168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