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胞之家  >   臺胞風采

跨越海峽的半世情誼
——大陸“滑翔之父”吳英誠與臺灣“滑翔鼻祖”張輯善側記

2017年05月31日 來源:臺胞之家網

沒人知道吳老這句耳語説了什麼,能讓張老笑得像孩子一樣。

  兄弟半世情誼 緣起滑翔運動

  “兄弟,我們這一別,不知何時再見了,保重,保重!”

  5月25日9時,林州一賓館門前,兩位耄耋老人雙手緊握,眼含淚花,佈滿溝壑的臉上寫滿不捨。

  兩位老人分別是87歲的臺灣“滑翔鼻祖”張輯善與81歲的大陸“滑翔之父”吳英誠。

  過去近30年,他們因滑翔運動結緣,半世情誼跨越海峽,在林慮山國際滑翔基地紮根壯大。

  

吳老(左)和張老展示林州第一次滑翔傘比賽的T恤

  兄弟見面,精神好多了

  5月26日,在第八屆安陽林慮山滑翔傘公開賽暨第六屆“海峽杯”滑翔傘交流活動開幕式上,兩位銀發老人的手在林州緊緊地握在了一起,參賽的滑翔運動員無不為之動容。他們是吳英誠老人和張輯善老人。

  “張老接到今年大賽的邀請函時,第一反應就是讓我給在北京的吳老打個電話,問他要不要一塊兒來林州。”多次陪張輯善老人來林州的范增仁告訴記者:“吳老接到電話時就回了一句‘你來我就來’。”

  “其實老吳剛做了胃部的手術,身體情況並不樂觀,加上他也這麼大歲數了,我和兒女起初是不同意他過來的。但老頭子太倔了,在家裏天天嚷嚷‘老張我倆都説好了,這次我是一定要去的’。實在拗不過,女兒和女婿決定開車送我們來林州。”吳老的夫人説。

  5月25日,張輯善先行到達林州。同日,吳英誠在家人的陪伴下抵達林州。在賓館門口,兩年未見面的兩個耄耋老人像孩子一樣跳起來,並緊緊抱在一起,一邊哭一邊説:“真沒想到咱倆還能再見面啊!”“張老腿腳不是特別好,走路大多時候是需要拐杖的,但是見到吳老後,他一下子激動得把拐杖就扔掉了,這幾天兩人都是牽著手走路的。”范增仁説。

  看到兩位老人高興的樣子,吳老的夫人告訴記者:“我們家老吳因為做手術的原因,吃飯一直不好,但這兩天和老兄弟在一起,飯量大了許多,精神也好了。其實,他們見見也好。”據范增仁介紹,張老精神狀況大不如前,只有跟吳老在一起時思路才特別清晰,説得最多的話就是:“我們以後再見很難了。還能見到你,真好。”

  

二老看望飛行事故中逝世的埋葬在太行山的臺灣學生

  兩人結緣,助力林州滑翔事業

  吳英誠和張輯善兩位老人都有著與傘結緣的傳奇。

  張輯善早年擔任傘訓教官。1964年,他第一次把滑翔傘引入臺灣,這一飛,就是50年。1984年,真正的滑翔傘運動開始在世界範圍內風行。1988年,張輯善開始與大陸的航空運動協會頻繁接觸,並向大陸推介滑翔傘運動。1989年,他把30多頂初級訓練用傘送給北京。當時,大陸的滑翔事業還處於起步階段,擔任全國傘翼滑翔協會主席的吳英誠親自參加滑翔運動,積累了豐富的滑翔經驗。

  整個國內滑翔傘運動的培育、起步、推廣和發展的過程中,始終有兩位老人的身影。二十多年的時間裏,兩位老人始終為場地的發現、建設、人才培養和滑翔傘運動的推廣默默付出,兩位老人也因此和林州的滑翔傘運動項目結緣。

  “林慮山國際滑翔基地就是吳老發現的,他在全國滑翔界是最德高望重的。”林州滑翔俱樂部教練元林朝告訴記者,吳英誠不辭辛勞,同張輯善多次到林州等地考察,物色適合滑翔的運動場地。林州,這個南太行腳下的小城,才開始以“滑翔傘”這張嶄新的名片嶄露頭角,並在此後多次舉辦國內國際滑翔賽事。如今,林慮山國際滑翔基地的基礎設施越來越完善,“林州滑翔”的影響力也已經飛出南太行,延展於世界傘圈。吳英誠和張輯善兩位老人功不可沒。

二老在滑翔傘比賽終點等待運動員的到來

  收穫榮譽,兩人獲林州“終身成就獎”

  “20世紀80年代末,我來到林州市,同林州市領導沿太行山實地考察滑翔場地,當地老鄉熱情地給我們當嚮導。經過綜合分析地形、地勢、氣流等多方面的因素,我們認為石板岩鄉南教場的山地是滑翔的理想場地。”吳英誠説。

  後來,吳英誠積極向國內外滑翔運動員推薦這一場地。1989年,應邀來林州市實地測試、試飛的國際航協秘書長何塞·海勒稱讚此處為亞洲第一、世界一流的滑翔基地。後經國內外運動員多次滑翔飛行,一致認為這裡是亞洲最理想、世界最好的滑翔場地之一。這個場地後來就成為林慮山國際滑翔基地的一號起飛場,也是在林州市舉辦的滑翔賽事中使用最多的起飛場。

  2011年,吳英誠、張輯善兩位老人共同發起了“海峽杯”滑翔傘交流活動。該活動由大陸和臺灣滑翔傘協會輪流舉辦,這成為海峽兩岸交流的重要活動之一。林州市舉辦過多次滑翔傘賽事,兩位老人也多次到現場觀看、指導。

  2014年5月,第四屆“海峽杯”滑翔傘交流活動在林州市舉行,被授予“終身成就獎”。當時,85歲高齡的張輯善老人接受記者採訪時深情地説:“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到林慮山國際滑翔基地看比賽了。”吳英誠老人在比賽現場説:“我深愛著這裡的藍天。百年之後,我想把骨灰撒在林慮山上,看著年輕人飛翔。”

  二老相約,滑翔成果獻給林州

  這幾日,二老先後參加了第八屆安陽林慮山滑翔傘公開賽暨第六屆“海峽杯”滑翔傘交流活動開幕式,還觀看了幾場滑翔比賽,攜手重走兩個人曾經一起走過的路,最多的感嘆就是希望再多看幾眼滑翔傘健兒在林慮山起飛的樣子。

  昨日上午,離別的時刻來臨。考慮到吳老的身體狀況,他的家人準備駕車載著吳老返回北京。吳老收拾好行李后,坐在床邊一言不發。沉默了幾分鐘後,吳老顫顫巍巍地站起身:“雖然不願意,但是我和老張的道別時刻還是到了,我再去看看他。”張老房間沒有鎖門,吳老輕輕推開門,兩人坐在房間裏,四目相對,卻沒有説話。“走吧,不要耽誤行程。”張輯善聲音顫抖著,打破了僵局,吳英誠站起身,拉著兄弟的手點了點頭。

  樓下,吳英誠的女婿已將車停在賓館門前。吳老走到車邊準備上車時,張輯善突然很激動,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車前,兩位老人含著眼淚,抱在一起:“兄弟啊,要保重啊,我們難再見了……”

  和好兄弟吳英誠道別後,張輯善遲遲沒有離開,他望著吳英誠的車離去的方向,一言不發。陽光刺眼,初夏的風把張輯善老人的白頭髮吹得淩亂,路人紛紛駐足,看著這個佇立在路口、凝望遠方的老人。

  路旁的超市正放著歌曲:“懷裏有你緊擁的溫度,眼裏有你微笑和痛苦,心裏有你説過的故事,夢裏你在回家的路……”張輯善轉過身,抬頭看看天,喃喃自語:“老吳回家了,我們啊,恐怕再難見面了……”

  在今年的“海峽杯”上,吳英誠和張輯善兩位老人都表示,要把自己一生的滑翔成果和物品都捐贈給林州的滑翔事業。(文圖 安陽市臺辦)

兄弟,保重

[編輯:王亞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