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胞之家  >   全國臺聯

臺灣洪氏父子與北京大學

2017年02月04日 來源:臺胞之家網

  讀臺灣詩人洪棄生的作品,每每為其梁啟超式的“筆鋒常帶感情”的風格傾倒。其筆下文字,如“要須一部屈子《騷》,馬遷《史》,一副嗣宗淚、禰衡口,合作一場鼓吹耳。然又須蓄一甕清濁酒、刮一雙青白眼、開一個不合時宜肚,乃得澆潑其積年塊壘、發泄皮裏陽秋。不然,重負作者”,何其痛快淋漓!

  洪棄生(1867-1929)是道德文章堪稱上品的臺灣作家。早年以文才受知于羅大佑等當道諸公,卻多次謝絕官聘、從不往謁晉交。日據臺灣時期,不與日吏交往,並以《代友答日儒問清官日官利害》一文直言“日吏不如清官”,謂:“清官去而日官來,事之大變,民之大害也,民之害多而利少。非利少也,利不勝害也。何害也?害其私也。何私乎?私日本也。何私日本乎?私日本以迫臺民也。……”

  洪棄生又有《臺灣戰紀》,記《馬關條約》簽訂後,臺灣人民武裝反抗日本侵略軍的戰鬥。

  洪棄生哲嗣洪炎秋于1929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傅振倫《七十年所見所聞》(上海華東師大出版社1979年版)記:北大教育係同學洪炎秋之父“著《臺灣戰紀》(又名《瀛海偕亡錄》)二卷,《中東戰紀》一卷,抒其國家喪地之悲,在北京大學出版部發行,流行不廣”。《臺灣戰紀》(北京大學出版部版)是《臺灣戰紀》的第一個版本(圖一),據説當年只印500部。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有一部,我則有臺灣私家藏本之複製本。

圖一,《臺灣戰紀》書影

  洪炎秋也是才華橫溢的學人,歸返臺灣後於1947年6月出任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北京大學學人對臺灣省國語推行運動貢獻良多,是又一例也。

  洪炎秋有《國內名士印象記》,憶北大師友之種種情形,在《臺灣文化》連載。

  汪毅夫

  2017年元月29日記于北京

[編輯:王亞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