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胞之家  >   老照片、老故事

大陸臺籍老兵的故事

2016年04月25日 來源:臺胞之家網

 全國臺聯會長、知名學者汪毅夫為全國臺聯工會會員講課(攝影:高偉) 

 

大陸臺籍老兵周裕源及其妻子、子女的全家照 

  這是我收藏的一張傳單,一張有關大陸臺籍老兵的傳單。傳單製作于1976年。那時,空飄和海漂宣傳品是兩岸喊話的方式之一。

  傳單正面是大陸臺籍老兵周裕源及其妻子、子女的全家照。照片左為文字説明,曰:“周裕源是臺灣省新竹縣人。一九四六年被國民黨押送到祖國大陸,充當打內戰的炮灰,一九四七年在山東被人民解放軍俘虜,參加了人民軍隊。一九五八年轉業到地方工作,現在福建省龍岩地區機關任職。周裕源一家,愛人是位醫生,全家生活愉快”。傳單背面是“周裕源給在臺灣親人的信”。

  現在,請讓我打開話匣子,從這張傳單説起。

  據我了解,周裕源其實是臺灣省桃園縣人,1929年5月生。1946年12月作為“國軍70師140旅280團1營機槍連”的小兵從基隆開赴大陸內戰前線時只有17歲。1976年的周裕源已年近半百,在照片上略顯老態。幾年後,周裕源出任福建省龍岩地區臺灣同胞聯誼會副會長,人稱“周老”。到他以“臺籍老兵”的身份遷回臺灣居住時,已是一位真正的老人了。

  周裕源在臺灣當兵所在的“國軍70師”原本的番號是“國軍70軍”,軍長為陳孔達中將。該部于1945年10月17日在基隆登陸,奉命駐守臺灣北部。1946年7月,“國軍70軍”改編為“國軍70師”,並在臺灣徵收兵員。1946年12月,“國軍70師”奉命調赴大陸內戰前線。1947年1月9日,“國軍70師”在山東巨金魚戰役中被中國人民解放軍全殲,中將師長陳頤鼎、少將副師長羅哲東被俘。“國軍70師”裏臺籍士兵如周裕源被俘後“參加了人民軍隊”。

  當兵加入“國軍70師”是周裕源等臺籍老兵生命史裏的恥辱和悲劇。

 1945年10月17日“國軍70軍”在基隆登陸(影像資料) 

  我收藏的1945年10月17日“國軍70軍”在基隆登陸的影像資料,是臺灣學界友人于1995年贈予本人的。從影像上可以看到“國軍70軍”軍容不整的情形。

  新聞界的老前輩、老臺胞李純青當年是《大公報》的駐臺記者。其《臺北散記》記錄了“國軍70軍”在基隆登陸的情形,其文略謂:“(1945年)十月十五日聽説國軍要登陸基隆。早起,由臺北車站至附近街衢,就排列著手執國旗的歡迎隊伍盈萬。艷陽當空,男男女女站著等候。過了中午,報告船浮港外,還要兩個鐘頭……我們決定開汽車到基隆去……我們趕到基隆時,始知國軍今天不來。國軍第七十軍及行政長官公署二百二十一名公務員,直到十七日才到。火車開到臺北時,天色已晦。臺北車站聚有人群在夜中舞踴,在吶喊。十八日,國軍進駐臺北,群眾佇足靜觀,很多人發生疑問:‘為什麼都帶著一把紙傘?為什麼那樣瘦弱還自己挑著行李?’沒有人公開答覆這些問題。”

  “國軍70軍”當年“散兵遊勇”的形象給了臺灣人民不良的社會觀感和歷史記憶。

  實際上,1944年7月21日,連震東在重慶“臺灣調查委員會”召開的“在渝臺灣同志座談會”上已明確談到:“希望散兵遊勇不讓帶到臺灣去。”

“國軍70軍”或者説“國軍70師”是在臺灣徵收兵員最多的部隊。其徵收兵員的行徑相當野蠻。例如,花蓮縣玉裏鎮的廖福富在經商路上被抓到“70師139旅277團1營機槍連”當兵,時年26歲,“家中遺下兩位老人、嬌妻和五歲、三歲的兩個幼兒”;臺東池上的少數民族田清海在田野放牛時被70師連人帶牛強拉入伍;新竹縣寶山鄉的蘇光田(添)是在出門路上被70師“抓兵”的,當時才16歲……

  大陸臺籍老兵大多數是隨“國軍70師”到大陸的。他們中有德高望重的老臺胞田富達、徐兆麟、吳願金、溫少武等。

  被俘並“參加人民軍隊”的日子則是臺籍老兵如周裕源生命史上的轉捩點和紀念日。

                      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軍政大學編印的《華北軍大(增刊)》 

  我收藏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軍政大學編印的《華北軍大(增刊)》(1949年9月10日出版)記載説,參加華北軍政大學臺灣隊的臺籍戰士將他們被俘並    參加人民軍隊的日子(1947年1月9日)作為“一·九解放節”來紀念。

  臺灣光復初期,另有“國軍62軍”“獨立第95師”“整編11師”等部隊入臺駐紮。其中,“國軍62軍”奉命駐守臺灣中部和南部,在臺灣也徵收了部分兵員。1946年9月,該部奉命開赴大陸內戰前線,湖北戴見能、江水生等老臺胞乃是此時隨“國軍62軍軍部修械所”到了大陸的。

  另外,據臺聲雜誌社在1988年的調查,國民黨海軍在臺灣光復初期也徵收了臺灣籍士兵。《臺聲》1988年第2期載文介紹了臺聲雜誌社調查的情形及“海軍技術兵大隊”的臺籍老兵在大陸的遭遇。1988年,中華全國臺灣同胞聯誼會(簡稱全國臺聯)專門設立“臺灣省籍老兵返鄉探親協進會”,委派徐兆麟主其事。徐兆麟老人是全國臺聯副會長,新竹縣人,1946年12月隨“國軍70師279團7連”到了大陸。他為臺灣省籍老兵爭取返鄉探親、定居等權益貢獻良多。全國臺聯編錄了《大陸臺灣省籍老兵名冊》(1989.1)。從該名冊看,尚健在的臺籍老兵最年輕的乃生於1933年,如果健在於今已是83歲高齡的老人了。

 田富達任命通知書 

  作為大陸定居臺胞的一個群體,臺籍老兵來自島內鄉土社會、出於臺灣草根階層,始終保持淳樸良善的本性。他們當中的田富達老人在1949年20歲時就參加了全國政協第一次全體會議,同年並被任命為“中央人民政府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此後長期擔任重要領導職務。田老位階高、威望也高,但他仍然像他家鄉的任何一位少數民族老農一樣樸實無華、慈祥可愛。由於歷史的原因,臺籍老兵或有挨整的不幸記錄,但他們全然無有整人的醜惡事跡。他們一生實踐並實現了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價值觀和價值。

  我在心裏對臺灣省籍老兵懷有很深的敬意。

 

                                                                              汪毅夫

                                   2016年4月2日記于北京寓所

 

 

 

[編輯: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