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濰坊風情

城市濰坊的過去和現在

2017年08月16日 來源:濰坊市情網

  隨著城市化的推進,人們印象中的城市濰坊不再只有奎文區、濰城區,還包括了坊子區、寒亭區,以及高新區和經濟開發區等。這些城市建成區已成為濰坊這座城市不可分割的部分,並且相互間的聯繫已經越來越密切。

  追根尋源,濰坊這座城市從何而來、她最初的名稱是什麼、經歷了什麼主要的發展軌跡才變成現在的樣子? 城市濰坊源於隋唐之交 眾所週知,濰坊這座城市是以老濰縣城區(1948年前簡稱濰縣)為基礎逐步發展演化而來的。

  清代咸豐、同治之交(1861年前後),老濰縣城區形成西城、東城並立的格局。西城就是俗稱的濰縣城,位於今濰坊白浪河西岸,大致在今濰城區勝利西街→月河路→東大街→和平路→勝利西街範圍內,面積不算很大,不足1.3平方千米。濰縣城,因為自從明洪武十年(1377年)濰州降格為濰縣後一直是濰縣縣政權機構的駐地而得名。

  從明代到中華民國,多種版本的地方古舊史志都説濰縣城在漢代就有土城(粘土夯築、外敷三合土的城墻)。由此推斷,似乎現在的濰坊也是于漢代形成最初的城市。但仔細翻閱這些古舊地方史志,“濰縣城漢代就有土城”的説法根本經不起推敲。

  自漢代起,現在的城市濰坊及其附近地區最早記載的建置縣是東漢建武二十八年(52年)設立的平壽縣。此後,直到隋代,現在的城市濰坊基本上屬於平壽、下密兩縣的轄區。 隋開皇十六年(596年)設立濰州,濰州州政權機構與下密(史稱西下密)縣政權機構同城。於是,下密縣城便升格為濰州州城。但時間不長,到了隋大業三年(607年),濰州就撤銷了,下密縣也改為北海縣,濰州州城便降格為北海縣城。但那時的濰州(西下密)城、北海城坐落在後來的濰縣城以西約三里(另一種説法是二里半。古代的一里是否相當於現在的0.5千米,待考)的地方、即後來的濰縣西關境內(今屬濰城區西關街道轄區)。 唐武德二年(619年),濰州重新設立。濰州州政權機構與北海縣政權機構同城。但這時濰州(北海)城的城址已經是後來的濰縣城城址了。六年後,濰州又撤銷了。宋乾德三年(965年)再設立濰州,濰州州政權機構與北海縣政權機構同城的格局也重新恢復並延續下來。明洪武元年(1368年),北海縣併入濰州。九年後,濰州降格為濰縣。再後來就更清楚了:1948年設立濰坊特別市,1949年改為濰坊市至今。

  1950至1951年,濰坊市短暫撤銷,時間大致是半年。另外,1950至1983年,山東省昌濰專區、昌濰地區、濰坊地區領導機關以濰坊為駐地。 這樣,以最初的濰州(北海)城、後來的濰縣城為發源地逐步發展起來的城市濰坊便經歷了州縣同城、縣城、再恢復為州縣同城、州城、縣城、建置市駐地、地市同城、再恢復為建置市駐地等變化軌跡,進程一直沒有間斷。

  至此,濰坊城市起源及演變的脈絡就逐漸清晰了:自唐武德二年(619年)起,在1390多年的時間裏,濰坊城市的發育是承前啟後的連續性進程。由此可見,城市濰坊應該起源於隋唐之交(618年前後)。 現在的城市濰坊及其附近地區在隋代及以前出現的城池,與濰坊在城市的發育、發展進程上是中斷的、沒有繼承關係的。“濰縣城漢代就有土城”的説法也是沒有根據的——按照現在掌握的資料推斷,漢代土城可能是平壽,但一定不是後來的濰縣城。這些,後面還有更具體的説明。 隋代濰州城廢棄與重建 為什麼説隋代及以前,現在的城市濰坊及其附近地區出現的城池與濰坊在城市發展進程上是中斷的、沒有繼承關係的? 自漢代起到隋末,現在的城市濰坊及其附近地區有記載的古代城池主要有三處。 一處是南北朝時期(420-589年)的平壽城,位於後來的濰縣城西南三十里處,是北魏皇興三年(469年)到北齊天保七年(556年)間的平壽縣城。今濰城區望留街道轄區內仍然有一個平壽村,是平壽城就在該村及其附近的佐證;另一處古代城池在南北朝時期和隋代先後是膠東縣、濰水縣、下密(史稱東下密)縣的縣城,位於今寒亭區朱裏鎮後吉家村一帶。該村的歷史曾用名稱有下密、吉家下密等,村東南500米左右有城池遺址,曾發現石柱、大殿、養魚池的地片實物,都可以作為東下密城曾經存在的佐證。但這兩座古代城池早已淹沒在茫茫的歷史長河中,城池的情況也未見任何記載。顯然,它們與濰州城、濰縣城以及現在的濰坊在城市發展進程上是沒有關聯的。

  最有意思的還是第三處古代城池,即隋代的濰州(西下密)城。它的故址目前有兩種説法:一説是在今濰城區東風西街、安順路、友愛路口附近;另一説是在今濰城區于河街道潘裏村附近。其中第一種説法與古舊地方史志的記載基本吻合。這座城池在隋代是下密(西下密)縣的縣城,還做了12年的濰州州城(596至607年)。1931年,考古發現這裡有漢代板築痕跡,還有自漢代至隋代的瓦瓷碎片等實物。據此推斷,這裡可能還是漢代的平壽城故址。就是説,古舊地方史志所言“漢代土城”可能在這裡。

  隋代濰州(西下密)城留給後人的謎團非常多。

  隋大業三年(607年)濰州第一次撤銷下密縣改稱北海縣時,北海縣城還在濰州(西下密)城舊址。唐武德二年(619年),濰州第二次設立時,濰州州政權機構與北海縣政權機構卻已經在新的濰州(北海)城,也就是後來的濰縣城內了。而在此前,此處未見曾經存在城池的記載。十三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導致隋代的濰州(西下密)城廢棄了?濰州(西下密)城廢棄與唐武德二年(619年)濰州重新設立是同時還是在這之前?為什麼唐武德二年(619年)後,隋代的濰州(西下密)城就不但突然銷聲匿跡,而且此後也沒有留下可以起佐證作用的任何地理實體,以至於至今連它的大體位置都難以確定?是隋末的戰亂把濰州(西下密)城及其所有建築整體毀滅、居民罹難或外逃,一個也沒有留在原地嗎(但又沒發現這樣的記載)? 從濰州、北海、濰縣到濰坊 隋、唐之交,濰州(西下密)城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留下的謎團儘管不少,卻也明顯地昭示著:隋代濰州(西下密)城附近的濰州(北海)城也就是後來的濰縣城屬於隋大業三年(607年)至唐武德二年(619年)間“另起爐灶”新建的城池是符合邏輯的推斷。 由此也可以推斷出,現在的城市濰坊起源於隋、唐之交。由於當時是州縣同城,故城池最早的名稱既是濰州、也是北海。 唐武德八年(625年)濰州第二次撤銷後,城池名稱自然只剩下北海。

  宋乾德三年(965年)再設立濰州,並恢復濰州州政權機構與北海縣政權機構同城的格局,城池名稱又恢復為濰州、北海並列。 明洪武元年(1368年),北海縣併入濰州,城池名稱自然只剩下濰州。明洪武十年(1377年),濰州降格為濰縣,城池名稱也由濰州自然改為濰縣。

  明、清到中華民國,濰縣逐步發育成為工商業發達的城市,城市構成也由單一城池拓展為擁有西城(濰縣城)、東城(東關)兩座面積不相上下的城池和西關、南關、北關、東北關、西南關五處居民點的老濰縣城區,城市建成區面積在5平方千米左右。 1948年濰縣解放後,以濰縣、坊子兩地及其附近區域設立濰坊特別市。城市名稱由濰縣自然改為濰坊。

  濰坊,是取濰縣和坊子兩地名稱的第一個字組合而成的新的城市名稱,這是毫無疑義的。自此開始,濰坊既成為行政實體濰坊市(最早是濰坊特別市)的簡稱,又成為城市的自然地理實體名稱。

  1949年濰坊特別市改稱濰坊市。城市名稱仍然是濰坊。

  雖然濰坊市也簡稱濰坊,但自從有了濰坊這個地名,城市濰坊與行政實體濰坊市的含義是不一樣的。這個“不一樣”從1948年濰坊特別市設立時就開始了。以濰坊與坊子為例來説明就顯得很直觀。

  如前所述,城市濰坊以及濰坊特別市、濰坊市的名稱,其來源是一致的,都是取濰縣和坊子兩地名稱的第一個字組合而成。

  作為行政實體,濰坊特別市設立時的坊子區,以及後來由坊子區、坊子街道辦事處、坊子人民公社、再恢復為坊子街道辦事處,直到1983年組建了坊子區,坊子地方都一直是濰坊市(濰坊特別市)的組成部分。而作為城市,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濰坊卻不包括坊子。這是因為城市濰坊的新地名形成時,坊子離濰縣城約15公里,兩地各自的城市建成區互不相連。坊子無論是從規模上、分量上還是從城市發展水準上都無法與濰縣匹敵。因此,作為城市名稱,濰坊是濰縣的新名稱,而坊子還是坊子。

  從實際情況看也是如此。長期以來,人們在習慣上一直認同以老濰縣城區為基礎發展起來的城市建成區是濰坊,卻不認同坊子城市建成區也是濰坊。坊子的名稱曾長期保持著自己的相對獨立性。比如無論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説“到濰坊”就肯定不是“到坊子”。

  1996年,坊子區在濰坊市領導機關新駐地正南方的膠濟鐵路以南地帶開發建設坊子新區,拉開了與濰坊對接的態勢。隨著城市的發展,濰坊城市建成區逐漸與坊子新區以及坊子老城基本整體相連,坊子在城市形態上逐漸成為濰坊的一部分後,濰坊在地理含義上才包括坊子。“濰坊”的城市名稱也因此而名副其實。

  由此可見,作為行政實體,濰坊市(濰坊特別市)的含義是其全部所轄區域,而城市濰坊的地理含義則是僅僅特指濰坊市領導機關駐地周圍毗連成片的城市建成區。

  

  

  

 
 

[編輯:趙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