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濰坊風情

濰坊地名溯源

2017年08月16日 來源:濰坊市情網

  著名歷史地理學家、現代地名學的開拓者之一譚其驤先生曾説:“地名是各個歷史時代人類活動的産物,它記錄了人類探索世界和自我的輝煌;記錄了戰爭、疾病、浩劫與磨難;記錄了民族的變遷與融合;記錄了自然環境的變化,有著豐富的歷史、地理、語言、經濟、民族、社會等科學內涵,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是人類歷史的活化石。”我們家鄉的地名來源多種多樣,有的因地理位置命名,如青州;有的源自古國和歷史人物,如寒亭;有的因功績卓著的偉人演變而來,如高密;有的因流經的河流而得名,如濰坊……通過地名,我們可以了解家鄉的分佈遷徙,以及歷史上發生的重大事件。

  土居少陽 其色為青  

  早在7000多年前,就有人在青州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自東晉始,歷經隋、唐、宋、金、元、明等封建王朝,長達1600多年,雖建制仍頻,然青州一直為州、府、郡、道、路的治所,是山東境內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尚書·禹貢》中有關於青州的記載。從漢字釋意上看,青是指東方,青州是指東方之州。從五行學説上看,青屬於木,青州是春天少陽萌發的地方。

  青州當作地名 已有四千多年

  “青州”之名,最早見於《尚書·禹貢》。《尚書》是中國最為久遠的一部歷史文獻彙編,是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部信史。《禹貢》是《尚書》中的一篇,是中國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貢》第一次記載了夏代的九州,即冀、兗、青、徐、揚、荊、豫、梁、雍。《禹貢》全文共1193個字,其仲介紹青州的部分60個字,概要介紹了青州的疆域、河流、土壤、貢賦、特産等人文地理情況。

  《禹貢》的成書年代,自古以來眾説紛紜,有夏代説、西周説,也有春秋説、戰國説、西漢説。如果《禹貢》的記載符合歷史事實,那麼,青州作為地名就已經沿用了四千多年,是中國最古老的地名之一。

  從地理座標上看,青州是指泰山到渤海的廣大區域。

  《禹貢》曰:“海岱惟青州。”這句話意思是説:渤海和泰山之間一帶是青州。夏代青州的範圍,東到大海,南到泰山,西至濟水,境內有濰、淄等河流,大致相當於今天的山東省中部、東部和北部。到周朝時,青州的範圍擴大到今山東省南部乃至江蘇北部的淮河、沭河一帶。青州與其他州一樣,皆以山川河流為座標進行命名,如“濟河惟兗州”、“淮海惟揚州”、“荊河惟豫州”等。青州,顯然是以泰山和渤海作為標誌物進行命名的。古人以千古不易的河流山川命名,使地名具有恒久性、穩定性和廣泛認同性。

  位於中原之東 意指東方之州

  從漢字釋意上看,青是指東方,青州是指東方之州。

  青,是個會意字,從生,從丹。金文字形上面是個“生”字,下面是個“丹”字,“丹”是“井”字之變,其本義是藍色。東漢許慎的《説文解字》曰:“青,東方色也。”所謂“東方色”應是從淩晨到黎明時的天色。《釋名》是東漢末年出現的一部訓詁學著作,作者劉熙,是今濰坊一帶人氏。《釋名》從語言上全面探求事物之所以命名的原理。《釋名》曰:“青州在東,取物生而青也。”戰國時期記敘官營手工業工藝的文獻《周禮·考工記》寫道:“東方謂之青。”《周禮》還寫道:“正東曰青州。”《呂氏春秋》寫道:“東方為青州,齊也。”在九州中,青州的位置在中原大地的最東方。青州是名副其實的東方之州。古人對東方最為崇拜。秦始皇下葬時面向東方,説明對東方的重視。秦漢時期,最尊貴的位置不是面向南方,而是面向東方,即面東而坐,這在“鴻門宴”中也有所體現。東方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是一切美好事物的開始。在我們先人的理念中,青州是一個包含無限發展生機和希望的美好家園。

  青為春季象徵 乃萬物之發端

  從五行學説上看,青屬於木,青州是春天少陽萌發的地方。

  按古代盛行的陰陽五行學説,地域有東、西、南、北、中五方,顏色有青、赤、黃、白、黑五色,物質有木、金、水、火、土五行,同時,還有春、夏、長夏、秋、冬五季(將夏分成了夏與長夏兩季)。在古人的五行文化觀中,五方、五色、五行、五季都相互對應。如東、春對應為少陽,南、夏對應為大陽,西、秋對應為少陰,北、冬對應為大陰。與“青”相對應的元素是:東—青—木—春—少陽—青龍。《漢書·律曆志》曰:“少陽者,東方。東,動也,陽氣動物,於時為春。”東漢文學家王逸在註釋《楚辭》時寫道:“青,東方為春位,其色青。”在五行學説中,青色是春季的象徵,春天屬木,木色為青。唐代史學家杜佑所撰《通典·卷一百八十》曰:“蓋以土居少陽,其色為青,故曰青州。”成書于西晉太康年間的《太康地記》在解釋青州地名時説:“青州,東方少陽,其色青,其氣清,歲之首,事之始也,故以為名。”意思是説:太陽初升的東方,氣清色綠,萬物茂盛,生機盎然,是一年的春天,是萬物的發端,也是“青州”得名的原因。

  按照星宿劃分

  虛危對應青州

  從天文星野上看,青州是星宿靈氣所鐘之地。

  中國古代天文學家把天空中可見的星分成二十八組,叫做二十八宿,二十八星宿最早萌發于夏商時代,後來在春秋、戰國時期得到進一步發展,在《尚書》和《左傳》中都有記載。古人還將天上星空區域與地上的州國相互對應,把天上的星宿分別指配給地上的州國,或根據地上的區域來劃分天上的星宿,兩者互為分野。這一觀念在古代深入人心,像王勃在《滕王閣序》中説的“星分翼軫,地接衡廬”,就是這個原因。根據典籍記載:房、心對應豫州,尾、箕對應幽州,昴、畢對應冀州,而虛、危則對應青州。虛是北方第四宿,危是北方第五宿。《史記·天官書》載:“虛、危,青州”,“燕、齊之疆,候在辰星,佔于虛、危。”成書于西漢末年的讖緯之作《春秋元命苞》和成書于宋代的《春秋運鬥樞》均寫道:“虛、危之精,流為青州。”可見,古人認為,青州是虛宿和危宿靈氣所鐘的神秘之地。

  始於夏初 延用至今  

  經考究,“高密”地名的起源,與一個人和一條河有關。

  一個人,是禹。一條河,是百尺河。

  禹,又稱大禹、伯禹、夏禹、神禹、帝禹。他是夏朝的第一位天子,是中國古代傳説時代與堯、舜齊名的賢聖帝王。他最卓著的功績,是治理滔天洪水,又劃定華夏版圖為九州,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劃時代的偉大人物。

  根據《史記》記載:禹,名文命,禹的父親是鯀,鯀的父親是顓頊,顓頊的父親是昌意,昌意的父親是黃帝。

  漢字“高”與漢字“密”組合成“高密”一詞,最早在文獻中出現與大禹有關,且“高密”既是人名,又是封國名,還是個地名。

  有辛氏生高密 高密即是大禹

  《世本》是戰國時期趙國的史書,是由先秦時期史官修撰的,主要記載上古帝王、諸侯和卿大夫家族世系傳承的史籍。司馬遷作《史記》時曾採用和刪定過《世本》。《世本》載:“顓頊生鯀。鯀為顓頊子。鯀娶有辛氏,謂之女志,是生高密。”

  《吳越春秋》是東漢史學家趙曄所著的記敘春秋時期吳、越兩國史事為主的史學著作。《吳越春秋》曰:“鯀娶于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壯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為人所感,因而妊孕,剖脅而産高密。”

  從《世本》和《吳越春秋》的上述記載中可以看出:鯀生了“高密”。在這兩部文獻中,“高密”是作為人名出現的。

  三國西晉時期的史學家皇甫謐所著史書《帝王世紀》是繼司馬遷《史記》之後,第二個整理歷代帝王世系的歷史書典。該書所敘上起三皇,下迄漢魏,內容多采自經傳圖緯及諸子雜書,載錄了許多《史記》及《漢書》《後漢書》闕而不備的史事,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帝王世紀》曰:“伯禹,夏后氏,姒姓也……故名文命,字高密。”

  梁元帝蕭繹撰寫的《金樓子》是南北朝時期的一部重要子書。書中寫道:“帝禹,夏后氏,名曰文命,字高密。”

  從《帝王世紀》和《金樓子》的記載中,我們可以看到:大禹的字叫高密,也就是説,大禹即高密,高密即大禹。

  有專家考證:禹的生卒年約為前2029—前1978年,據此推算,“高密”這個專有名詞的形成約有四千多年的歷史。

  東漢宋衷記載 古為禹所封國

  “高密”不僅是大禹的字,還是大禹的封國。

  唐代著名史學家司馬貞在其著作《史記索隱》中引宋衷語:“高密,禹所封國。”宋衷是東漢末學者。

  南宋史學家羅泌撰著的《路史》,記敘了上古以來的有關歷史、地理、風俗、氏族等方面的傳説和史事。《路史》注:“密,今密之高密,禹之初封。”《路史》卷二十二還寫道:“禹錫玄圭,告厥成功。夏后氏尚黑,職由此始。封之高密,以處於擽,是為有夏,曰夏伯。”

  以上兩部文獻載明:高密是大禹的封國。

  早在戰國時期 首當地名出現

  “高密”作為地名最早出現,能夠從典籍中查到的是《史記》。《史記》全書至少出現了七次“高密”,這七次均是以地名出現的。其中一次(卷六十)出現在西漢時期,五次(卷八、卷九十二、卷九十四兩次、卷九十五)出現在秦漢之間。以上六次出現,我們很容易理解,因為秦滅六國後,設置了高密縣,屬齊郡。《史記》中還有一次(卷八十)出現高密地名,是在戰國時期:《史記》曰:“而樂氏之族有樂瑕公、樂臣公,趙且為秦所滅,亡之齊高密。”秦滅趙的那一年是西元前236年。

  根據中國近代考古學家羅振玉《三代吉金文存》的記載,考古發現有“高密造戈”的戰國銘文。

  因此,“高密”作為地名出現,是在戰國時期。中國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所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中,“高密”作為地名首次標注在戰國時期。

  那麼,作為地名的“高密”是否源自大禹的字?或是大禹的字源自於地名“高密”?兩者之間淵源,未見史書記載。

  用人名做地名,用地名做人名自古就有,兩者互為因果。如周朝初年共分封了眾多諸侯國,“魏”、“鄭”、“韓”、“宋”、“陳”、“鄧”、“蔡”、“徐”等,這些國名無一不演變為姓氏。據宋人鄭樵《通志·氏族志》的統計,華夏姓氏中源於地名的500多個,足見以地名為姓氏是中華姓氏的一大來源。而因人而名的地方也十分常見。

  根據典籍的記載,大禹字“高密”是唯一的,而地名“高密”也是唯一的,高密與大禹從邏輯上説應有關聯。

  百尺水為密水 高密由此而來

  一條河,是百尺河。

  百尺河是濰河的支流,現主要流經諸城地域。諸城市北端有個鎮叫百尺河鎮。歷史上的百尺河,曾經叫百尺水、密水。《水經注》載:“然今世所謂百尺水者,蓋密水也。水有二源,西源出奕山,亦曰鄣日山……東源出五弩山,西北流同瀉一壑,俗謂之百尺水。”

  《水經注》寫道:“應劭曰:縣有密水,故有高密之名也。”這是可查的古代典籍中,首次明確了“高密”地名與密水之間的淵源關係。

  北宋時期撰著的地理巨著《太平寰宇記》也沿續了《水經注》的説法。《太平寰宇記》寫道:“百尺水原出東南五努山之西麓。《水經注》曰:高密縣有密水,故有高密之名,然俗所謂百尺水者,蓋密水也。”

  《太平寰宇記》還寫道:“《地理志》:高密,故齊地。文帝十六年,分齊立膠西國,封齊悼惠王子卬為膠西王,都高密,蓋取縣界密水為名也。”

  故,“高密”之名源於密水之説,一直流傳後世。

  春秋戰國至漢代,密水流域涌現了許多與密水相關的城市。密水,可以説是高密文化的源泉。

  高密地名久遠,歷史悠久,夏初即有“高密”一詞,戰國時期始有“高密”地名,秦滅六國後,推行郡縣制,置高密縣,西漢本始元年置高密國,南北朝時期改國為郡,唐時改郡為州。

  以後,儘管朝制不斷更疊,但高密之名歷代傳承,沿用至今。

  兩個源頭 皆可探尋  

  中國目前以“昌邑”為地名的地方有四個:山東省濰坊昌邑市、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區、江西省新建縣昌邑鄉、山東省巨野縣大謝集鎮前昌邑村、後昌邑村。歷史上還有過“昌邑縣”、“昌邑國”。無論歷史上的昌邑縣、昌邑國,還是當今的昌邑市、昌邑區、昌邑鄉、昌邑村,其名稱的起源和演變都有根可尋。

  秦朝設昌邑為縣 西漢時升格為國

  昌邑地名分別起始於兩個源頭。第一個源頭是秦朝設置的昌邑縣,第二個源頭是北宋設置的昌邑縣。

  秦朝設置的昌邑縣,治所在今巨野縣前昌邑村、後昌邑村一帶。從這個源頭衍生的地名有:昌邑縣(秦置)、昌邑國、昌邑村、昌邑鄉。

  □昌邑縣(秦置)

  漢字“昌”,在漢語中主要有兩種釋義:一是興旺、興盛,二是正當、美好。在古代漢語中還有日光之意。漢字“邑”,在古代和現代漢語中指侯國、國都、京城、封地、城市、縣城、城鎮等。以漢字“昌”和“邑”合成為“昌邑”作為地名,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實行郡縣制。西元前220年,在今巨野縣城東南近30公里處的前昌邑村和後昌邑村一帶設置昌邑縣,昌邑之名由此而始。漢因秦制,西漢的山陽郡和東漢的兗州刺史部皆治所昌邑縣。從三國至隋唐期間,昌邑縣多次撤銷、合併、復置。625年(唐高祖武德8年)撤銷昌邑縣,併入金鄉縣。

  □昌邑國

  西漢時期的昌邑縣,一度被升格設置為昌邑國,治所仍在秦置昌邑縣的原址,國轄今巨野、金鄉、嘉祥、魚臺、沛縣等地。漢武帝天漢四年(西元前97年)設立,漢宣帝本始元年(西元前73年)撤銷。昌邑國存在了24年的時間,這也是昌邑歷史上最高一級的政權組織。

  □昌邑村

  今巨野縣的前昌邑村和後昌邑村,是歷史上昌邑縣和昌邑國政權機構所在地。在這一帶地下,有一座古城遺址。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菏澤地區文物工作隊對該城進行了兩次調查勘探,經發掘考證,它就是歷史悠久的昌邑古城。昌邑城池始建於秦,成于漢。《山東通志》載:此城“縱橫皆六里”,“外城周長三十余裏”。城址上分佈坐落著前昌邑、後昌邑、侯花園、城角劉四個村莊。由此可見,昌邑村與秦代設置的昌邑縣有一脈相承的關係。

  □昌邑鄉

  在江西省新建縣的東北部有一個叫昌邑的地方,與鄱陽湖相連,它是新建縣的一個鄉鎮。這個鄉鎮的名字源於西漢時期的昌邑王。漢武帝的第五個兒子劉髆,西元前97年被封為昌邑王,建都也在秦設昌邑縣的原址。劉髆當了十年昌邑王去世,西元前87年,他5歲的兒子劉賀承嗣王位,成為第二代昌邑王。西元前74年,漢昭帝劉弗陵病死卻無子,劉賀意外地當上了皇帝。這個年僅19歲的新皇帝帶著200多隨從進京後,花天酒地,淫亂無度,即位27天內,幹了不少荒唐事,將皇宮鬧得烏煙瘴氣。輔政大臣霍光見他不堪重任,將其廢黜,遣返昌邑。時隔11年後,也就是西元前63年,漢宣帝封劉賀為海昏侯。劉賀到豫章郡海昏縣就國,後來在那裏去世。因為劉賀原來是昌邑王,所以當時的人們把這個地方叫做“昌邑”,這個地名沿用兩千多年未變。據《新建縣誌》記載,海昏國的原址就在新建縣昌邑鄉遊塘村,當地居民仍然稱之為“昌邑王城”。

  巨野以東又一昌邑 北宋時期設置為縣

  北宋設置的昌邑縣,治所在今昌邑市中心城區。從這個源頭衍生的地名有:昌邑縣(宋置)、昌邑市、昌邑區。

  □昌邑縣(宋置)

  北宋初年,當巨野地盤上那座曾經輝煌的城池衰落為默默無聞的鄉村小鎮時,在它的東方,又有一個昌邑應運而生。據《宋史》和南宋史學家李攸所著《宋朝事實》載,宋建隆三年(962年),開始設置昌邑縣。962年,是一個起點,新的昌邑開始走上歷史舞臺。此昌邑較之彼昌邑,定名雖然晚了1180多年,但這裡的歷史文化卻十分久遠。春秋莊公四年(西元前690年),齊國開始在這裡設立政權機構,建設邶殿城邑,並作為齊國的別都。邶殿後改名為都昌。都昌成為當時齊七十二城之一。西漢時曾設置過都昌國。宋初定名昌邑縣後,自金、元、明、清、民國至當代,昌邑縣的隸屬雖經多次變化,但名稱始終沒有改變。昌邑縣在歷史上存在了一千多年的時間。

  □昌邑市

  1994年6月,經國務院批准,撤銷山東濰坊昌邑縣,以原昌邑縣的行政區域設立縣級昌邑市。從此,昌邑進入了新的發展時代。

  □昌邑區

  吉林市昌邑區的名稱源於山東省昌邑縣。據徐、孫、李三姓宗譜考,清朝乾隆初年,山東昌邑縣徐家官莊、下西營莊、李家郜莊等地的饑民,逃荒來到了吉林城東荒無人煙的地方安家落戶,隨後昌邑縣的鄉親相繼來投,人口漸增,從而形成屯落,聚落者為紀念家鄉稱此地為昌邑屯。1936年成立吉林市時,沿用昌邑屯為昌邑區。以後,昌邑區的沿革和隸屬幾經變化,但“昌邑”之名一直延續至今。昌邑區地處吉林市中心,人口70多萬,是吉林市的四大城區之一。

  閭丘長老 乞壽之辭  

  説起“壽光”地名的來歷,有人可能會與青州雲門山上巨大的石刻“壽”字聯繫起來。因此,有一種説法是,壽光之名來自雲門山上的“壽”字,壽光意為壽字光照之境。但這僅僅是民間的一種牽強附會的傳説。

  雲門山“壽”字旁側的題款記載,它題寫于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距今僅有400多年的歷史,而壽光作為政區地名出現,至少要比雲門山之“壽”早1700多年。

  □“人壽地平”説

  年長曰壽 地平為光

  “壽光”地名的來歷,有兩種説法:“人壽地平”説和“閭丘乞壽”説。

  “人壽地平”説源自清康熙《壽光縣誌》。清初儒學大師、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安丘人士張貞在康熙三十七年纂修的《壽光縣誌》序言中寫道:“壽光,青州屬邑也。相傳人多長年,且其地瀕海,彌望皆平田息壤,無絕厓倒壑之觀,故名壽光。”“年長曰壽,地平為光”,“人壽地平”是古人對“壽光”地名最直觀的詮釋。正如清初壽光文人安致遠在康熙《壽光縣誌》中所言:“(壽光)其地平衍無山陵,北瀕於海,東西南三面,界于淄濰劇驂之間,周原沃野,提封數百里,幅員之闊,人民之眾,物産之豐饒,賦役之紛雜,山積星繁,莫可紀計。”

  “壽光”——正是這方人傑地靈的水土一個名副其實的符號。

  □“閭丘乞壽”説

  閭丘乞壽 宣王大悅

  “閭丘乞壽”説源自清乾隆《續壽光縣誌》和清嘉慶《壽光縣誌》。乾隆二十年纂修的《續壽光縣誌》開篇即言:“昔齊宣王田于杜山,閭丘長老進而乞壽,此壽光之名所自昉也”。“昉(fǎng)”是指起始之意。這句話是説“壽光”之名是始自閭丘長老乞壽。嘉慶四年纂修的《壽光縣誌》沿用了乾隆縣誌的説法,寫道:“壽光之名,蓋昉于齊宣王時,閭丘長老乞壽之辭”。這是“壽光”地名由來最傳統最權威的説法。

  “閭丘乞壽”的故事,被先後載入多部典籍。這些典籍是:《説苑·善説》《高士傳》(皇甫謐著)《金樓子·雜記篇下》《群書治要·説苑治要》《太平禦覽·卷三百八十三·卷六百三十三》《齊乘·卷之一》等。每部典籍所記載的故事細節略有不同,但內容大同小異。

  相傳齊宣王狩獵杜山(今臨淄城西,有的典籍作社山),閭丘長老偕12名長者前往慰問。宣王高興地説:“父老們辛苦了!賜令父老們的田地免繳租稅。”父老皆拜,唯獨閭丘不拜。宣王説:“父老們認為太少了嗎?”他接著對左右説:“再免除各位父老的徭役。”父老接著又拜,閭丘仍不拜。宣王不高興地説:“寡人今天為感謝父老們前來慰勞,所以免除你們的田租和徭役。大家都為此而拜謝,只有先生你不拜謝,難道是我有什麼過錯嗎?”閭丘長老回答説:“不是這樣,我們來慰問大王,是想借此機會向大王求壽、求富、求貴的。”

  齊宣王説:“人壽由天,不是我所能給予的,無法使先生長壽;如今雖説府庫充實,但那是防歉備荒之用,也不能隨意發放使先生富裕;我們國家的官職,現在大官不缺,小官又太低,也無法使先生顯貴起來。”閭丘長老説:“這些不是我所敢乞求的。只希望大王任用品德端直、秉公理事的人在此做官吏,使法令制度公平,我等便可長壽了;百姓出現困苦之時能得到及時賑濟,官府平時不去煩擾百姓,我等也就稍微得到富足了;希望大王頒布法令,讓少者敬長、長者敬老,這樣,我等也就得到一些尊貴了。若按大王所説,免去田租賞賜我們,國庫會受到損失;賜我們不服徭役,官府也會失去勞役。這些都不是人臣所敢期望的。”

  齊宣王聽罷,高興地説:“説的好!願請先生為相。”

  乾隆《續壽光縣誌》還寫道:“漢置壽光縣,隋置閭丘縣,義皆取此。”不論是“壽光縣”還是“閭丘縣”,都帶著閭丘長老的影子。

  這就是閭丘長老乞壽的故事,取“以光其壽”之意,為縣命名壽光。這便是“壽光”地名的由來。

  □設置時間推論

  源於戰國 記載于漢

  一些文史專家認為,“壽光”之名源於戰國,始置於秦,記載于漢。“壽光”之名最早出現,是在《漢書·地理志》中。《漢書·地理志》寫道:“北海郡,景帝中二年置。屬青州。戶十二萬七千,口五十九萬三千一百五十九。縣二十六:營陵……壽光……”。從這一記載可以看出,漢景帝二年(西元前148年),是北海郡設置的時間,而壽光縣設置的時間卻有兩種可能:一是與北海郡同時設置,二是在北海郡設置之前就早已有壽光縣。撇開後一種可能不説,如果單從這一年算起,“壽光”地名至少已有2160多年的歷史,是中國最古老的地名之一。

  取自諸縣 幾經演變  

  諸城的前身是東武縣,地名來自諸縣,諸縣在歷史上存在了700多年。春秋諸邑與漢代諸縣,其治所同為一地,諸縣實肇始於諸邑。古人推測,“諸邑”之名可能源於“諸馮”。因清乾隆《諸城縣誌》寫道:“諸,魯邑……或曰即由諸馮名也。”一些文史專家認為,諸馮原為邾風,意為東夷中之風夷,這裡因族名名地。從邾風到諸馮,再到諸邑、諸縣、諸城,諸城的地名幾經演變。

  諸城之名來自諸縣 東武縣是其前身

  隋開皇十八年(598年),是諸城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起點。根據《隋書》的記載,這一年,東武縣改名為諸城縣,“諸城”之名從此誕生。從那以後,諸城建置沿革雖然幾經變化,但“諸城”一名一直延續至今。

  那麼,“諸城”地名是從何而來的呢?

  “諸城”地名來自“諸縣”。

  諸城的前身是東武縣。東武縣與諸縣在西漢呂后七年(西元前181年)同時設置。東武縣的治所在今諸城市密州街道古城子村;諸縣的治所在今諸城市區西南30里處,即今枳溝鎮喬莊村。

  喬莊村南隅,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遍佈殘磚碎瓦,當地人稱“瓦碴子地”、“季孫城”,也俗稱“昆陽城”。這裡就是諸縣的故址。1980年,昌濰地區文物工作隊普查,確定諸縣故城南北長2000米,東西寬1500米,總面積300萬平方米。

  王莽篡權後,將“諸縣”改為“諸並”。王莽被殺後,又恢復舊名。北齊天保七年(556年)廢諸縣,併入東武縣。諸縣在歷史上存在了700多年的時間。

  “東武”改名為“諸城”,正是取自於“諸縣”,《太平寰宇記》對此解釋得十分清楚:“(開皇)十八年改東武為諸城,取縣西三十里漢故諸縣城為名。”清乾隆《諸城縣誌》也有與此相同的解釋:“蒙諸之名而非地其地矣。”

  諸縣地名來自諸邑 學者們據史推論

  “諸縣”地名來自“諸邑”。

  “諸”作為地名在商代已經出現,是商周古方國之名。諸國的記載在典籍中很難查到,不過古今一些學者認為諸國在商代是存在的。清乾隆《諸城縣誌》寫道:“《春秋地理志》又雲商之侯國,志出近代吳偉業,不知其所據何書也。”北京大學出版的《中國古代史教學參考地圖集》寫道:“諸,商代諸侯國,今諸城縣西南。”中國當代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將“諸”最早標在了商代,位置在今諸城市區西南。

  春秋時期,今天的諸城和安丘處於齊、魯、莒三國勢力交匯之處,軍事上的築城防禦勢難相免。《春秋左傳》記載,魯莊公二十九年(西元前665年)冬,魯國在石屋山(今廟山)東北、濰水之南“城諸及防”。這裡所説的“諸”即諸邑,“防”即防邑。《左傳·魯莊公二十九年》杜注:“諸、防,皆魯邑。”

  魯文公十二年(西元前615年),魯國大夫季孫行父在這裡再次築城,故此城亦呼“季孫城”。

  諸邑故城延續時間很長,自商代以來,就是東夷地區的一處城邑。

  後世學者多認為,春秋諸邑與漢代諸縣,其治所同為一地,諸縣實肇始於諸邑。漢初在原諸邑設諸縣,諸縣之名來自諸邑,這一沿革十分自然。

  諸馮為舜之出生地 諸邑地名或源於此

  在諸城城區以北15里處有一個赫赫有名的村莊——諸馮,這個村因相傳是五帝之一舜的出生地而名垂史冊。《孟子·離婁下》載:“舜生於諸馮,遷于負夏,卒于鳴條,東夷之人也。”這是“諸馮”之名唯一見於先秦典籍的記載。在《孟子》成書約200年後,司馬遷在《史記》中説:“舜,冀州之人也。”長期以來,舜的出生地討論甚多,但許多史學家在這個問題上從“經”(《孟子》)不從“史”(《史記》)。

  諸馮地處濰河岸邊,這一帶自遠古時代就有人類繁衍生息,古文化遺址星羅棋佈,尤其是原始社會晚期的大汶口文化和龍山文化遺址,堆積層厚,內涵豐富,並具有明顯的地方特點。古人推測,“諸邑”之名可能源於“諸馮”。如清乾隆《諸城縣誌》寫道:“諸,魯邑……或曰即由諸馮名也。”這僅僅是一種可能性比較大的猜測,但不管怎麼説,諸邑之名源於諸馮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朱玲玲的《舜為“東夷人”考》一文印證了古人的猜測,該文從語言學的角度出發認為:“諸馮”即“諸”,諸馮、諸、諸城三名具有清楚的演繹關係。

  諸來源於東夷邾族

  諸馮可能來自邾風

  “諸馮”之名又源自何處呢?

  中國現代著名金石考古學家王獻唐先生從語言學的角度分析認為:“邾之轉音為諸”,他在《炎黃氏族文化考》一書中寫道:“諸馮即邾風,為二族合名。”王獻唐論證:諸邑和婁邑是邾族的故址,書中寫道:“諸、婁二邑,同在西南,地處相近,其為邾族舊壤已無疑義。”這樣的話,我們可以認為,諸馮、諸邑、諸縣之“諸”來源於先秦時期東夷部族中邾族之“邾”。

  風姓為夷族,稱風夷,東方九夷之一。據當代考古學者王樹明論證:“風姓始祖的發跡之地,應在山東東部的諸城、莒縣一帶。”這與邾風相吻合。

  諸馮原為邾風,意為東夷中之風夷,這裡因族名名地,正符合當時的命名特點。

  另有一種説法,古漢字“諸”由陶文“者”孳乳發展而來。當代考古學者孫敬明考究認為,古文獻中“者”與“諸”相通,金文中“者”字,大都用作“諸”,如“者侯”即“諸侯”,從古文字起源發展的內在規律推考,自是先有“者”,而後才有“諸”。

  邾風—諸馮—諸邑—諸縣—諸城,地名的幾經演變,見證了諸城四千多年的歷史發展軌跡。

  寒國之都 王莽改亭   濰淄其道 名之所始

  寒最早是一個部落的名字,寒哀曾為黃帝駕禦馬車,黃帝將他封于寒,其屬地稱為寒國,其族人後來便以寒為姓。寒哀的後代寒浞代夏后,將寒國設為國都。西漢末年,王莽篡政後,實行全面改革,普遍改易地名,多以“亭”、“鄉”、“聚”名之。在古寒國的故址上立亭之後,把古寒國的封地稱為“寒亭”。

  夏為古寒國 寒浞設國都

  考究寒亭之“寒”的來歷,最早可追朔到夏代之前。

  寒亭之“寒”來自寒國和寒浞。

  在我國的歷史傳説中,寒最早是一個部落的名字,這個部落的活動中心就在今濰坊寒亭一帶,祖先寒哀曾為黃帝駕禦馬車,就是《呂氏春秋》記載的“寒哀作禦”。因寒哀有功於黃帝,黃帝將他封于寒,其屬地稱為寒國,其族人後來便以寒為姓。

  關於寒國之所在,歷史學家從來沒有異議。寒國的歷史非常古老而久遠,寒國在夏代之初或之前即已存在。《後漢書·志第二十二》載:“北海國,景帝置……平壽有斟城。有寒亭,古寒國,浞封此。”

  寒國之名載入史冊,與寒浞這一重要歷史人物緊密相關。

  根據《左傳·襄公四年》的記載,寒浞是夏明氏的後代,因從小胡作非為,被驅逐出境。他投奔到有窮氏首領后羿手下,並很快取得后羿的信任,成為后羿朝中的主政大臣。后羿遊獵飲酒,不理朝政,寒浞取媚于后羿,取得信任後,將后羿殺死並取而代之。

  寒浞代夏是中華文明早期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寒浞代夏后其國都設在今濰坊的寒亭。今天的寒亭仍然帶著寒浞的影子:寒浞冢就在寒亭東南附近,浞河流經寒亭,河上古橋則名曰“寒浞橋”。這,均因寒國與寒浞的悠久歷史而來。

  那麼,國名為什麼稱為“寒”呢?根據當代歷史學家李修松考證,寒國國名取名于北方寒冷之神司寒。司寒是古寒國祭祀的祖先大神。也有歷史學家提出,寒亭的“寒”字,古代與“幹”是相通的,意思是盾牌(可能與其掌握青銅冶煉技術有關);還有學者認為,寒就是欄杆的意思。

  王莽推行新政 寒亭正式定名

  考證寒亭之“亭”的由來,可以遠溯到周朝。

  亭,起源於周代。從周代起,開始在邊防要塞建亭,用做防衛和瞭望之用,並配備亭吏管理。

  秦代開始把亭作為一級行政建制。秦朝時期地方行政系統分為郡、縣、鄉、亭、裏。亭是低於鄉、高於裏的行政單位,並設置亭長。西漢開國皇帝劉邦就曾是泗上亭長。

  漢承秦制,繼續把亭作為一種基層行政單位。《漢書·百官公卿表上》:“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長。十亭一鄉。”

  到魏晉南北朝時,代替亭制而起的是驛。之後,亭和驛逐漸廢棄。

  那麼,從何時起“寒”與“亭”連綴成“寒亭”一詞作為地名的呢?

  西漢末年,王莽篡政後,為了鞏固統治,推行了一系列所謂“新政”,從土地制度到用人制度,從貨幣到地名,實行全面改革。他一上臺,就鬧起了一股改名風,掀起了空前絕後的改名運動,首先把中央各級官名改了,然後大改地名。王莽把全國近一半地名改掉,有的郡名甚至改了五次,今天改了,明天又改回來。官吏和百姓根本記不住新名,所以每次頒發詔書和公文,都要在新名後標注舊名,因此形成了中國歷史上地名極大混亂時期。

  王莽不僅普遍改易地名,而且多以“亭”、“鄉”、“聚”名之。其中郡縣改稱“亭”字者為最多,如東郡改為治亭,牂牁郡改為同亭,趙國改為桓亭,櫟陽改為師亭等。《漢書·王莽傳》:“郡縣以亭為名者三百六十。”今可考者,約有百餘。

  王莽曾詔令天下:“古國皆立亭”,並且崇其共識。在古寒國的故址上立亭之後,把古寒國的封地稱為“寒亭”,“寒亭”正式定名大約就是這個時候。

  寒亭作為地名 早于唐初之前

  但還有另一種説法是:“寒亭”地名的出現似不應早于唐初,唐武德六年在濰州撤17縣時,將相鄰的寒水縣與訾亭縣合在一起,因此稱“寒亭”。(見《寒亭文史大觀》)

  這一説法值得商榷,因為在唐初以前,“寒亭”作為地名已出現在典籍之中。

  如,《後漢書·志第二十二》中有“寒亭”的記載。

  再如,杜預在《左傳·襄公四年》的註釋中寫道:“寒國,北海平壽縣東有寒亭,伯明其君也。”杜預是西晉時期的軍事家和史學家,他的生卒時間是222—285年。

  北魏酈道元在《水經注·卷二十六》中也提到寒亭:“溉水又北逕寒亭西而入別畫湖。”酈道元卒于527年,早于唐朝建立90多年。

  可見,“寒亭”一名的出現遠遠早于唐初。由寒國、寒浞到寒亭,其歷史連綿不斷延續了4000多年。寒亭是一個漫長豐富的歷史資訊載體,也是今日研究地方歷史文化的無盡寶庫。

  漢字“濰”“坊”連綴成“濰坊”一詞作為地名,只有60多年的歷史。

  1948年初,濰縣解放前夕,中共中央華東局鋻於濰縣重要戰略位置,決定成立特別市,取濰縣、坊子首字命名為濰坊特別市。1948年4月27日,濰縣解放。4月29日,濰坊特別市政府奉山東省政府命令正式成立。從此,這座城市正式以“濰坊”為名納入國家版圖。

  “濰坊”地名的歷史雖短,但追溯其由來,卻有很長的歷史淵源。

  濰坊的前身是濰州 因流經河水而得名

  濰坊的前身是濰縣。明洪武十年(1377年),降濰州為濰縣,“濰縣”之名由此而始。濰縣幾經沿革變化,于1983年撤消。濰縣在歷史上存在了600多年的時間。

  濰縣的前身是濰州。濰州的設立,最早在隋朝。隋開皇十六年(西元596年)置濰州。10年後,廢州為郡。至唐武德二年(西元619年),復置濰州。以後幾經廢立,至明洪武十年降濰州為濰縣。自此之後,“濰州”作為行政區劃名稱消失。

  在隋設濰州前10年,還設立了濰水縣。《隋書·卷二十五》載:“下密,後魏曰膠東,後齊廢。開皇六年復,改為濰水。”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將“濰”用於政區名。濰水縣的治所在今寒亭區朱裏鎮前吉家村一帶。濰水縣僅存在了10年時間。

  濰河,古稱濰水。是濰坊的母親河,是濰坊境內的第一大河。有關濰水的記載,最早見於《尚書·禹貢》。《禹貢》曰:“濰淄其道”。它只簡單記載了濰水和淄水兩條河的名字,發源和流經均沒有記載。

  從戰國至北魏期間,記載濰水的典籍主要見於《左傳》《史記》《漢書》《淮南子》《説文解字》《字林》等,這些典籍對濰水的記載都十分簡要。北魏酈道元的地理巨著《水經注》中用1600多字,詳盡介紹了濰水的發源、流經及流域內的政區地名、歷史遺跡、人文掌故等。《水經注》是載述濰水的里程碑,是研究古濰水領域地理、歷史和人文的經典之著。

  北魏之後,記載濰水的典籍主要見於:《太平寰宇記》、《齊乘》、清乾隆《山東通志》、《濰縣誌》等。

  清康熙《濰縣誌》和乾隆《濰縣誌》對濰水之“濰”與“濰州”“濰縣”的淵源關係進行了詮釋:

  濰縣知縣王珍在清康熙《濰縣誌》序言中説:“濰何昉乎?《禹貢》紀‘濰淄其道’。蔡九峰先生注謂:‘源出瑯邪箕屋山,流經縣東,迤北入海,是濰為縣之襟帶,而縣由是名。’”

  清乾隆《濰縣誌》也寫道:“《禹貢》曰‘濰淄其道’,濰之名所由昉也。”

  可見,“濰縣”、“濰州”、“濰水縣”均以流經境內的濰水而名。

  濰河流域是中華民族古老東夷文化最發達的地區之一。流淌了千萬年的濰水,滋養了一代又一代兩岸人民,孕育了獨特的地域文化,也成為濰坊這座新興城市命名之源。

  濰由隹演化而來,隹字形若鳥

  濰”字在漢語中只有兩種釋義。隋朝以前專指濰水(濰河)。東漢許慎的《説文解字》釋“濰”曰:“水出瑯邪箕屋山,東入海,徐州浸。<夏書>曰‘濰淄其道’。從水維聲。”隋朝以後“濰”字又增加了另一種釋義,即地名:濰州、濰縣、濰坊。

  “隹”,《説文解字》的解釋是:“鳥之短尾之總名也”。“隹”的本義是短尾巴的鳥。“隹”是個象形字,東夷文化的一個重大特徵是以鳥為圖騰,故,“隹”的字形若鳥。

  語言學家認為,“隹”與“濰”在字源上有淵源關係,“濰”是由“隹”逐漸孳乳演化而來。現代學者容庚的《金文編》指出:“隹、維、惟、唯古通用。”“維”的造字本義是用繩子係住鷹隼雙足,馴養助獵。從“隹”到“維”,可以看出古代先民從涉獵到馴化鳥獸的文明進程。當“隹”“維”用於水名之時,當然應該從水,因此産生了“濰”字。

  坊原為防禦土墻,後成為地名

  《説文解字》釋“坊”曰“邑裏之名”。“坊”的古字是“埅”,通“防”。我們的祖先把帶有防禦性的土墻稱作“坊”。古代把一個城邑劃分為若干區,通稱為坊。在城市把居住地劃分為坊的建置始於北魏鮮卑族人。唐代漢人將坊的建置推到高峰。漢代城邑的裏,到了唐代,被稱為坊。據《唐元典》載,“兩京及州縣之郭內為坊,郊外為村。”唐長安城就分為差不多110個坊。

  隨著歲月的變遷,坊的概念發生了變化,坊成為街市里巷的通稱。自古至今,出現了很多以“坊”為名的地方。

  “濰坊”的“坊”源於坊子,“坊子”作為地名僅有100多年的時間。

  據《坊子區志》記載,唐代,在濰州南至安丘、諸城驛道三十里處,鑿井一眼,名曰“三十里井子”(此處距濰州衙門大堂正好三十里)。井旁築一方土堆,以示標誌(現土堆已平,水井保存至20世紀80年代,現不復存在。經當地居民指認,其位置在行政街與恒安街交叉口南約30米處)。清末,前寧家溝劉起有父子在驛道邊、土堆旁開一客店,以土方堆取名“坊子店”。由於“坊子店”地處南北驛站間,過往客商絡繹不絕,多在此處歇腳食宿,又加劉氏買賣實在,因而生意興隆。由此“坊子店”名聲大揚。

  1897年11月,德人侵佔山東,1901年在“坊子店”東約500米處開鑿第一眼煤井,因緊依“坊子店”而取名“坊子豎坑”。次年,膠濟鐵路由青島修達,建火車站時又定名“坊子火車站”。

  後來,隨著膠濟鐵路的全線通車,加之地下煤炭的大量開發,這裡設集市、擺貨攤、開商店,人口日增。火車站前逐漸形成了茂林街(一馬路),後發展到二馬路、三馬路、四馬路……並辟為小商埠。光緒三十年(1904年)在此設立地方行政管理機構,始稱坊子鎮,俗稱坊子街。“坊子”由此而名。

  時過境遷,經過60多年的砥礪前行,如今的濰坊,已是一座國際知名的具有現代化氣息的繁華都市。

[編輯:趙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