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濰坊風情

濰縣科舉人物與地名

2017年08月16日 來源:濰坊市情網

  明、清時期,濰縣重視科舉教育,一些世居同宗家族中,先後考取科舉功名的人物數不勝數,這樣的家族都贏得“科舉家族”的美譽。濰縣人引以為豪的科舉盛事,莫過於清末時期科舉制度“落日”前的輝煌——一條名不見經傳的偏僻小巷裏,竟然先後考取了兩名狀元。今濰坊城區一帶,名稱與科舉人物有關聯的古舊街巷、私家花園星羅棋佈。本期大致以科舉人物或科舉家族首個相關人物獲取功名時間的前後順序略作梳理,與讀者共用。 

   

  志書中記載的恩錫四世坊 

   

  新建的北海名區坊 

   

  胡家牌坊街今貌 

   

  在濰城區,一座明代的牌坊目前依然用作城市街道名稱,即胡家牌坊街。古老的名稱折射著本地胡氏家族曾經的輝煌。胡氏家族祖孫四代四人為官期間,都推行善政且贏得讚譽,恩錫四世坊就是朝廷為褒獎他們而批准建造的一座牌坊。

     胡氏四代為官行善舉 朝廷批准建牌坊表彰 

  提起胡家牌坊街,老濰縣城裏(今屬濰城區城關街道轄區)人都知道,這是因為明代本地胡氏家族祖孫四代四人為官期間,都推行善政且贏得讚譽,朝廷為此批准建造一座牌坊——恩錫四世坊予以表彰而得名。

  恩錫四世坊在本地俗稱胡家牌坊,位於濰縣城裏縣衙以東。穿過胡家牌坊的那條街巷因此而得名胡家牌坊街。清末民初的胡家牌坊街,東西走向,長約0.3公里,寬約6米,東起曹家巷→梁家巷(今濰城區曹家巷),西到縣治前街(今濰城區向陽路),中間與郭家巷已拆除南端相接。

  按照本地古舊志書中的記載,恩錫四世坊為表彰本地胡氏家族的胡璉及子邦佐、孫紹第、曾孫行知,于明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建造而成,位於胡家牌坊街郭家巷口東(大致在今胡家牌坊街鄭板橋紀念館前一帶),上書“恩錫四世”,為石質牌坊,石梁鏤刻盤龍雛鳳、獅子滾繡球等浮雕,于1929年拆除。

  胡璉做過奉直大夫、刑部山西清吏司員外郎,但他是否參加科舉考試、是否獲取功名則未見記載。他的兒子胡邦佐于嘉靖七年(1528年)中舉人,歷任太原府推官、刑部郎中等職,任職期間以操守清高著稱。胡邦佐有個異於常人的特徵,一般人的手指只有三節,他則整整多出一節,故人稱“四節先生”。因為有這個異象,也流傳著一些他本人任職期間正氣凜然、邪鬼不敢欺近之類附會的傳説。

  胡璉的孫子胡紹第,曾任北直隸(今河北、北京、天津一帶)的某地知縣,是否參加科舉考試、是否獲取功名未見記載。他的曾孫胡行知于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中舉、四年後又考中進士,是胡氏祖孫四代中考取科舉功名最高的人。胡行知,字遵聞,自幼天資聰敏,無書不讀,特別喜歡攻讀《莊子》一書。他踏入仕途後任永年(今河北永年)知縣,任內注重和氣化人、清風勵俗,永年人稱讚他是推行善政的召父杜母。

  召父指西漢時期的地方長官召信臣,杜母指東漢時期的地方長官杜詩。他們都曾任南陽(今河南南陽)太守,在任期間以施行讓民眾休養生息、安居樂業的善政而被後人尊奉為召父杜母,召父杜母后來也成為讚揚地方官員體恤民眾的固定用法。民眾俗稱州、縣地方長官為父母官,也來源於召父杜母的説法。

    胡家牌坊街原址尚存,如今舊貌變新顏 

  為表彰胡氏家族祖孫四代而建造起恩錫四世坊以後,由明代到清代,該支胡氏家族中未再發現誕生科舉人物及為官者的記載。但該支胡氏家族一直世居胡家牌坊街中段路南、當地人稱之為胡家過道、胡家大門的地方(即今鄭板橋紀念館對面、魁星樓以北廣場一帶)。據説這裡曾經是胡璉的居家宅院所在。

  胡邦佐的宅院則位於胡家牌坊街中段路北。清代,胡邦佐的宅院先後轉手于籍貫濰縣的彰德知府陳兆鸞、直隸布政使郭熊飛,最後由濰縣富紳丁善寶購得後改建為一處修身養性的私家花園,就是今天的十笏園。

  明、清時期,胡家牌坊街西端路北坐落著用於科舉選拔武舉人的訓練和比賽場所,本地俗稱武衙門。民國時期,武衙門內興建起本地第一座京劇演出場所——濰縣大戲院,主建築改建為大禮堂,院內設有籃球場、排球場、雙杠、翹板等健身器物。日偽時期,“宣撫班”以武衙門為駐地對民眾進行奴化宣傳活動。新中國成立後,這裡先後是濰坊市青少年宮、濰城區教育局所在地。

  1967年,濰坊市將胡家牌坊街、察院前街、新街子、城隍廟街等近似位於一線的四條街道合併後,取“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之意改稱紅旗街。1981年,胡家牌坊街、城隍廟街各自恢復原名稱,原察院前街、原新街子則合併後復稱察院前街。1988年,濰城區曹家巷一帶開始拆遷改造。建設工程完成後,察院前街併入胡家牌坊街。2007年,胡家牌坊街進行了綜合改造。

  2010年以後,結合十笏園文化街區建設,民國時期的胡家牌坊街原址段又進行綜合改造。2015年十笏園文化街區建設工程完成後,胡家牌坊街原址段兩旁新建魁星樓、鄭板橋紀念館、北海名區坊等特色倣古建築。儘管已經舊貌變新顏,但胡家牌坊街依然可以因為新建有倣古牌坊而算是與街道名稱相符。

  “北海名區”早先是濰縣縣衙二門門額上的題字。濰縣縣衙二門原址位於今濰城區金巷子向陽路口以北的向陽路路面上。因而胡家牌坊街上新建的北海名區坊,名稱還是有出處的。

  現在的濰城區胡家牌坊街東西走向,長約0.6公里,寬約10米,東起和平路,西到向陽路,中間與曹家巷交叉,其曹家巷以東段為餐飲小店集中的特色街道,曹家巷以西段為十笏園文化街區內的一條古舊建築與新建倣古建築並存的特色街道。

     ◎相關連結 

  牌坊 

  牌坊起源於史前時期(一説即西周共和元年即西元前841年以前的時期)。當時氏族聚居村落入口處都有大門,結構非常簡單,就是兩根立柱加上一塊橫木,兩扇對開木門,是具有防衛作用的大門。漢代以後,我國的城市建築漸漸形成一定格式,在城中有裏坊,裏坊有坊墻、坊門,猶如城中之城,類似現在的居民小區。

  坊門師承氏族村落入口處大門的實用性,但也衍生出了新的功能。比如,裏坊中如果出現好人好事,一般會在坊門上張貼通告,以示褒獎。人們為了能讓坊門上張貼的褒獎告示長存,就用更加堅固的材料另外製作坊門,篆刻褒獎事由,如節孝、狀元、德政之類,這就是後來牌坊的雛形。

  到了宋代,裏坊制度逐漸被打破,拱衛裏坊的外墻被拆除,坊門便逐漸失去了防衛作用,成為純粹的裝飾建築,而其建築形式也日趨複雜優美,即演變為牌坊。

  牌坊就其建造意圖來説,可分為四類:一是功德牌坊,為立大功、有大德者樹立。二是貞節孝道牌坊,多表彰節婦烈女、孝行人物。三是科舉成就牌坊,多為家族光宗耀祖所立。四類為標誌牌坊,多立於城池村鎮入口、街頭巷尾,起地名標誌作用。

  明清時期,我國各地注重通過樹立牌坊傳遞相關文化資訊。一個地方的牌坊很多,説明這個地方文風昌盛、崇德尊道、名人輩出。濰縣俗稱為胡家牌坊的恩錫四世坊屬於功德牌坊。今濰城區胡家牌坊街新建的北海名區坊則屬於標誌牌坊。

   

  志書中記載的王漸事跡 

   

  後門街原址今貌 

   

  上世紀五十年代在豬市口子葉挺街(今奎文區東風東街)口對面興建的人民劇院 

   

  元代末年,諸城人王伯剛為躲避戰亂,從諸城縣遷居濰州東郭(即後來的濰縣東關,今屬奎文區東關街道轄區)。他生有四個兒子:王元、王亨、王利、王貞。後來,只有王亨在這一帶定居下來。其後裔在明、清時期也一直世居在這一帶,自稱東郭王氏,並有《東郭王氏族譜》傳世。而本地人則俗稱該族王氏為“東關王”或“大街王”。明、清時期,濰縣東郭王氏族人科第連綿,僅獲取進士功名者就有七人,為名副其實的科舉家族。濰縣東關一帶,柱史口、後門街等兩處地名與東郭王氏家族中涌現出的科舉人物王漸、王廷猷有直接的關係。

  王漸科舉聯捷曾任柱史 柱史口演變為豬市口子

  王漸,字斯進,濰縣東關人,明代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參加科舉考試獲取舉人功名,第二年又考中進士,時稱聯捷,進取速度驚人。要知道,科舉時代,在漫長的科舉考試博取功名的道路上,數不勝數的讀書人中舉後數年、數十年才考取進士功名都是司空見慣的。許多讀書人的科舉功名止于秀才、舉人也是正常的。因而,用現在的話説,王漸應該是當之無愧的學霸。

  步入仕途後,王漸曾任河南確山知縣。他以廉潔著稱並選拔為山西道監察御史。作為管官的官,他所到之處,獎勵廉潔奉公者,懲罰貪贓不法者,有劣跡的官吏往往望風辭官。王漸最後累官至陜西按察副使。到了晚年,他都告老歸裏了,交友遊歷依然謹慎,言談舉止一絲不茍。當時,他在濰縣東關乃至濰縣城區一帶都屬於德高望重的老員外。因為他曾擔任御史,御史是諫(提意見)官,漢代曾稱御史為柱臺以示重視,後世便以此為據尊稱御史為柱史。

  民國及以前,濰縣東關一帶見諸記載的牌坊共15座。其中的柱史坊就是為表彰王漸而興建的。柱史坊一帶進而稱為柱史口,成為本地人耳熟能詳的一處地名。

  隨著歲月的流逝,王漸作為柱史的事跡和名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柱史坊也因為年代久遠而廢棄了。湊巧的是,後來這一帶的一處空地成為販豬人員集中交易的場所。民國時期,濰縣東關柱史坊原址附近有一條街道,名稱卻是豬市口子,東南、西北走向,長約170米,寬約5米,東南起後門街(今奎文區後門街東段西端一帶、中和園社區內),西北到東關大街(大致是今奎文區東風東街的濰州路至亞星橋段)。豬市口子的西北口端即柱史坊原址所在地。

  本地有一種説法,因為柱史的意思太文雅,民眾不明白。這一帶的一處空地後來又成為販豬市場,於是柱史口一帶以後形成的這條街道便取柱史口的諧音,變成通俗易懂的豬市口子了。所以,濰縣東關的柱史口與豬市口子實際上是指相同的地方。豬市口子與其南面的中和街于1981並稱東關中和街,1988年、1996年東關中和街分兩次拆除,原址在今奎文區東關街道中和園社區內。

  後門街因順治進士王廷猷府第而得名

  到了清初,濰縣東郭王氏家族中又産生了一名科舉學霸——王廷猷。他的進取速度與王漸如出一轍。王廷猷,字丹愫,順治二年(1645年)考中舉人,第二年又聯捷得中進士。

  王廷猷的一位侄子撰文回憶道,王廷猷的仕途很簡單。他曾擔任河南懷慶府(府治在今河南沁陽)推官。他上任時,戰亂還沒有完全平定下來,他接手的是一個疑案堆積的攤子。但他循序漸進,對全部積案進行甄別,對錯案予以平反糾正,最後實現了案無留牘。

  懷慶總鎮擁兵自重,甚至河南承宣佈政使都要以參見督撫的禮儀,面北向他三次作揖。王廷猷到任後,對這位總鎮的部下不縱不枉,只要發現暴橫、擾民犯法的駐軍人員,一定按律嚴懲。後來,懷慶府民眾因故告發駐軍,波及到了這位總鎮,由王廷猷審理。駐軍上下為此猜疑畏懼,情緒波動。王廷猷依然嚴格按律公平處置。事後,這位總鎮登門道謝,與王廷猷結為廉藺之交。

  太行山一帶的反官府武裝頭目鄭國安,接受招撫投降後又反叛,並誣陷河南布政使。河南巡撫要求所轄各府的推官共同查勘。七個府的推官都贊成雙方對質。只有王廷猷認為,讓叛賊與朝廷命官對質,是對朝廷的褻瀆。巡撫審閱王廷猷的陳詞後稱讚他是識大體的真正的推官,並因為他的卓識對他進行了舉薦。

  王廷猷任職期間,不接受所屬地方的任何饋贈。他平時粗茶淡飯的清苦甚至連他的書僮、僕役都因為無法忍受而另尋別處。他是一位因做官而致貧者,在任僅四年就因積勞成疾而去世。他去世後,懷慶人建起一座王公祠來紀念他。

  根據相關記載,濰縣東關後門街就是因為王廷猷宅院的後門坐落在該街而得名。民國時期的濰縣東關後門街,東西走向,長約0. 52公里,寬約5米,東起東關塢東墻下,西到安丘巷,中間依次與南巷子、豬市口子南端,與中和街、南園街、增福廟巷、劉家過道的北端,韓家過道南端相接。後門街東端路北,坐落著大華染織工廠。該廠為濰縣開業最早的現代染織企業。

  上世紀五十年代,東關塢東墻拆除後,後門街向東延伸至工農路(今濰州路)。1967年,後門街取“勝利前進”之意改稱前進街,1981年恢復原名稱。1987年、1988年,後門街及其兩邊的民居分兩次整體拆除。

  完成拆遷建設後的新建後門街,僅東段為後門街原址,中段則由後門街原址向南偏西200多米後折向西。2006年,新建後門街又進行了綜合改造,即為現在的後門街,位於奎文區,長約0.9公里,寬約15米,東起濰州路,西到中興商業步行街,中間依次與四平路、安丘巷交叉,為一條餐飲、服裝小店及農副産品、水産品攤販集中的特色街道。

  ◎相關連結

  明清時期的舉人與進士

  明、清時期的省級科舉考試稱鄉試,擁有秀才功名的人預考合格才有資格參加。鄉試合格者獲取的功名稱為舉人,也稱為孝廉。鄉試第一名稱為解元。舉人既有資格參加國家級科舉考試——會試,也有資格躋身官吏行列。鄉試的考試場所設在各省的貢院。

  會試合格者獲取的功名稱為貢士,但在明、清時期習慣上也稱為進士。會試第一名稱為會元。會試的考試場所設在京城的貢院。

  貢士通過皇帝監考的殿試後,都稱進士,且按照成績分為三甲:一甲三人,為賜進士及第,第一名稱為狀元,第二名稱為榜眼,第三名稱為探花;二甲為賜進士出身,第一名稱為傳臚;三甲為同進士出身。殿試的考試場所設在紫禁城內的保和殿。

   

  《郭氏族譜序》 

   

  東風大街(今濰城區東風西街)棋盤街口舊貌。左側二層樓及附屬建築物為郭尚友宅院的一部分 

   

  郭宅街今貌 

   

  濰城區有一條城市街道,因為歷史上濰縣乃至山東知名的科舉家族——東門裏郭氏家族中的眾多科舉人物聚居在此而得名郭宅街。

  郭氏明代遷來濰縣 最初定居在東門裏

  明成化九年(1473年),高唐人郭禮因老家災害與戰亂並生,帶著兒子郭翠搬遷到濰縣,定居東門裏(正式名稱東門大街,大致是今濰城區東風西街的和平路口至預備倉街口部分)。因而其後裔自稱濰縣東門裏郭氏。

  郭禮,有廩生功名,遷到濰縣以前就做過塾師,定居濰縣東門裏以後仍以此為業。重視通過科舉考試獲取功名、勤於通過著書立説傳播、傳承傳統文化也是該支郭氏家族在明、清時期的顯著特徵。

  郭禮之後,東門裏郭氏家族的早期代表人物以郭尚友最為著名。郭尚友,萬曆二十二年(1594年)考中舉人,七年後又考取進士功名,歷任陜西咸寧(今屬西安市)知縣、國子監博士、工部都水司主事、會試同考官、山西寧武道按察副使、井陘兵備道按察使、河南布政使、保定巡撫、漕運總督、戶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等官職,有《漕撫奏疏》、《繕部紀略》、《愛勞軒答問草敘》等作品行世。

  按照相關記載,郭尚友為官38年,享有從政嚴謹、關心民情、寬以待人、知人善任的官聲。但濰縣人唸唸不忘的則是他晚年退休回歸鄉里後的事跡,崇禎十二年(1639年)他協助知縣邢國璽發動民眾士紳集資將濰縣土城砌為石城、城防設施得到空前強化,三年後他又與張爾忠、胡振奇等告老還鄉的官員協助知縣周亮工堅守濰縣城池三個月,直至圍攻濰縣城的清兵撤退。“土城變石城”和濰縣城保衛戰的勝利避免了濰縣城毀於戰火,在明末全國性戰亂中維持了濰縣經濟和文化的正常延續。

  東門裏郭氏家族在濰縣城一帶聚居廣泛,以郭宅街最為集中,其他如棋盤街、南巷子(原址今為濰城區城關街道濰州社區內的無名通道)、南門裏(正式名稱南門大街,大致位於今濰城區勝利西街向陽路口以北一帶)、北門裏(大致是今濰城區北門大街的東風西街至北馬道段)、松園子街等街巷中都有分佈。郭氏家族早期代表人物郭尚友的宅院就位於東門裏棋盤街口以南不遠處的棋盤街西側、今濰城區濰洲劇場前廣場一帶。

  郭宅街上兩進士,所居宅院很知名

  有人專門做過統計,科舉時代濰縣東門裏郭氏家族先後涌現出郭尚友等8名進士、郭一琪等29名舉人。因為郭氏家族在郭宅街一帶聚居最為集中,故本地民間傳説在科舉時代,郭宅街上“舉人滿街走、秀才家家有”。

  郭宅街一帶鱗次櫛比的郭氏家族族人宅院中,本地民眾最為津津樂道的是俗稱為老大門、懸挂著《大方伯》門匾的那處,是郭氏家族清代中葉代表人物郭夢齡的宅院。郭夢齡,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中舉,三年後再晉身進士行列,參與科舉考試博取功名的速度也不慢。他歷任直隸龍門(今屬河北省赤城縣)知縣、署湖北荊門知州、黃州(今黃岡)府同知、四川順慶(今南充)知府、署甘肅蘭州道按察使、河南按察使、署河南布政使、山西布政使、署山西巡撫等官職,有《自然草》詩集傳世。郭夢齡做過布政使,擔任布政使一職的官員習慣上被尊稱為方伯,郭夢齡的濰縣宅院懸挂《大方伯》門匾,是濰縣人做官發達後在家鄉光宗耀祖的習慣做法。有人撰文認為,懸挂《大方伯》門匾是朝廷對有功官員府邸的敕封。但朝廷是否敕封過郭夢齡的宅院卻未見確切記載。

  無獨有偶。郭宅街上還有另一處類似的宅院,這處宅院就與郭氏家族無關了。它是濰縣著名科舉人物劉鴻翱的宅院。劉鴻翱與郭夢齡差不多生活在相同時期。劉鴻翱,嘉慶十二年(1807年)中舉,兩年後再中進士,參與科舉考試博取功名的速度也與郭夢齡差不多。劉鴻翱歷任太湖司馬、徐州太守、臺灣兵備道兼提督臺澎學政、陜西按察使、雲南布政使、署閩浙總督、福建巡撫等職,為官清正、嚴明、察情、恤民。

  劉鴻翱還是當時著名的古文研究學者,有《綠野齋文集》傳世。擔任巡撫一職的官員習慣上被尊稱為中丞,故劉鴻翱在郭宅街上的這處宅院也懸挂著《大中丞》門匾以示榮耀,儘管劉鴻翱曾撰文謙虛地稱自己的這處宅院為“蝸居”。

  樹大就容易招風。本地民間與郭宅街有關的傳説和故事不少,《這是當年那把壺》作為其中之一,編入了本地出版的一本民間故事集。大意是,明末一位濰縣籍高官在京任職時拜人稱“九千九百歲”、司禮監秉筆太監魏忠賢為“高祖父”,並特意用黃金打造一把刻有“玄孫某某”字樣的尿壺作為進獻禮物,卻有先見之明地隱藏了自己的姓氏。崇禎皇帝即位後,魏忠賢倒臺。朝廷在查抄魏忠賢的物品中發現了那把黃金尿壺,那高官卻以“只是同名”搪塞過去,並得以順利告老回到家鄉濰縣。這個傳説故事在濰縣坊間流傳多年後,某年民間耍龍燈鬧元宵,藝人們依本地民俗去住在郭宅街的那位高官後人家中湊集經費,不想遭到了拒絕。那幫耍龍燈的便特意扎制一把書有“這是當年那把壺”字樣的“尿壺燈”去郭宅街“獻藝”,那位高官後人才不得不捐出十吊銅錢。這則故事傳説折射出國人以別人隱私為要挾進行道德綁架的陋習也是有“悠久傳統”的。

  幾經變遷和改造,今為特色一條街

  民國時期的郭宅街,東西走向,長約0.4公里,寬約5米,東起東馬道,西到預備倉街,中間依次與棋盤街南端、南巷子北端相接。

  上世紀五十年代,濰坊市拆除濰縣城東城墻、建成新的城市道路和平路後,郭宅街東端與和平路相接;濰坊市整頓城市街道名稱、設置門牌時,將郭宅街西端以西與之幾乎位於一線的小十字口東(民間俗稱郎家野圈——另一説郎家野圈位於今濰城區水巷子東口以南不遠處)併入郭宅街。郭宅街向西延伸至博古街(今濰城區向陽路)。

  1967年,濰坊市將郭宅街、布政司街、增福堂街、西下洼街等幾乎位於一線的四條街道合併後取“無産階級革命文化”之意改稱文化街,1981年四條街道各自恢復原名稱。

  1997年,郭宅街一帶的古舊民居整體拆除。相關建設改造完成後,郭宅街的南巷子以東段原址保留,南巷子以西則在郭宅街原址稍偏南處形成新的城市街道,郭宅街作為地名繼續沿用。現在的郭宅街仍為東西走向,長約0.6公里,寬約12米,東起和平路,西到向陽路,中間與棋盤街南端相接,與預備倉街交叉,為一條餐飲小店集中的特色街道。

   

  志書中記載的西園 

   

  復園原址今貌 

   

  復園舊貌 

   

  濰縣清代科舉人物韓夢周既是有功名的官員,又是理學學者和書院名師,是名副其實的地方名儒。他于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辭官歸裏後,在自己的宅院西側建造一處私人花園,命名為西園,作為自己輾轉各地講學之餘修身養性的場所。

   丁毓庚仰慕韓夢周 將西園改稱為復園 

  韓夢周家境貧寒。相傳鄭板橋任濰縣知縣時,有一天夜訪來到東關韓家崖(今奎文區泰華中興商業步行街南段),聽到一戶居民屋中傳出瑯瑯讀書聲。他由此結識了韓夢周,並不時拿出自己的薪俸資助,使之安心求學。韓夢周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中舉,五年後中進士,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任安徽來安縣知縣。他在職期間,法令嚴明,改革惡習,提倡種桑。來安北部多山,南部為圩田,農民生活貧窮。他讓農民依山種桑,並招募兗、沂兩州善養蠶者教養蠶。為使瓜埠口等地圩田免受水災,他率人測量、規劃,試圖將浦口黑水河改道流入長江。他還建書院和恤孤院等,贏得了為民、利民的好名聲。

  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韓夢周調江寧(今南京)南闈任同考官。兩年後他辭官歸裏,並在濰縣程符山(今濰城區浮煙山)、濰陽書院以及青州等地講學。他是著名的理學學者,也是濰縣古文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有《周易解》《中庸解》《大學解》《陰符經解》《理堂文集》《理堂詩集》《理堂日記》《山禾集尺牘》《圩田圖三記》《養蠶成法》《文法摘抄》等著作傳世。其中的《養蠶成法》作為專業古籍,由國家農業出版社于1983年將其與《樗繭譜》、《山蠶輯略》加以校論後,以《柞蠶三書》為名刊印出版。

  辭官歸裏後,韓夢周由濰縣東關移居東南郊草廟子莊(今奎文區濰州路街道草廟子社區)居住。在那裏,他建起五間書房,命名為西園草堂,又在草堂西面闢地為園,雜植桃李花草,命名為西園,並賦詩一首《睡起出遊西園》:“南風散林影,白日靜朝昏。幽居多暇思,高枕掩柴門。一鳥窗外鳴,喚我遊西園。孤桐冒清陰,黃花滿頹垣。離離女蘿枝,委蛇柔且繁。稍升出木杪,濃綠見遠村。炊煙浮野水,樵響隱澗雲。觸物多新景,委意展良辰。”

  西園在道光初年歸本地士紳蒯棟所有。蒯棟對西園進行整飾,增築亭榭,廣植花木。西園成為花木亭榭錯落有致、幽靜宜人的園林。本地學者郭麐有《遊蒯氏園》詩一首:“霏霏雨過百花馨,蒯氏新營喜乍經。殘月幾年荒莽地,春風此日好山亭。雲深只合高人臥,水靜安容俗耳聽。笑我有園為貧累,年年慣負草堂靈。”

  光緒中葉,西園被本地士紳丁毓庚購得。丁毓庚為表示對韓夢周的景仰,以韓夢周的字公復將西園改稱復園。後來,復園主人得到本地士紳郭氏、陳氏兩處廢園內的山石和聯額等物件,並移置到園中。

  復園主人開明,面向遊人開放 

  幾經擴建、修茸後的復園,分為“正院”和“南院”兩部分。正院建有石坊。從北門進入,經過“石筍院”,迎面就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為四柱沖天三間三樓,樓為倣木直山單檐垂花拱,中間兩柱高7米,間寬4米,兩側柱高6米,間寬1米。園內有土山草亭,茅屋數間,周圍有短墻,植有蔬菜果樹。奇峰怪石,美竹名花,無不具備。

  更有風韻的是,復園內到處有名人墨寶裝點其間。如,正院石坊上刻有董其昌書法“鶯聲處處聞”。兩旁石柱上是翟雲升書法“花落家僮未歸,鳥啼山客猶眠”。草堂書屋內有清末濰縣狀元曹鴻勳書法“向陽溪岸梅花白,得雨山田麥漸黃”。假山山頂“佇月亭”上,嵌有鄭板橋的書畫刻石,書為“難得糊塗”,畫為“破盆蘭花圖”。其題詩為:“春雨春風洗妙顏,一辭瓊島到人間。而今究竟無知己,打破烏盆更如山。”在復園的山石、墻壁上,還有桂未谷的隸書及其所繪的佛像、梅幀,高南阜的左手書,劉石庵(劉墉)的行書以及曾任萊州知府張船山的楹聯等等。

  丁毓庚的嗣父、十笏園園主丁善寶有《遊西園》詩:“樓臺深鎖碧煙蘿,蛛網塵封奈客何。苔綠徑嫌人跡少,花紅庭有鳥聲多。偏沿階砌都生竹,閒殺池塘不種荷。曾是當年歡宴處,也應泉石厭笙歌。”

  濰縣學者、詩人郭恩孚有《敘言昆仲邀遊復園》組詩——

  野徑入桑麻,柴門整復斜。兩行青石磴,十畝紫藤花。鳩拙睛呼雨,蜂喧午放衙。談詩宜靜處,四座且無嘩。

  昔者韓公復,辭官歸去來。文章昭代重,池館此間開。人往留芳躅,時艱想軼材。嗟余生苦晚,未得一追陪。

  燕燕鶯鶯語,似嫌人扣門。海棠紅粉國,楊柳淡黃村。賤子容疏放,丁家好弟昆。茲遊多雅致,世事莫輕論。

  戴石土山高,登臨見近郊。人耕墻外地,鳥息樹邊巢。延賞唯松菊,幽居半草茅。倚楹瞻弱翰,惆悵少年交。

  五尺連翹樹,花開錦不如。遊人歌緩緩,老子步徐徐。倚檻時調鶴,臨淵或羨魚。莓苔緣砌上,蒼翠襲裙裾。

  棋局消長晝,鄰鐘報夕陽。輕塵隨屨起,歸翼比人忙。余性最孤僻,卜居深退藏。城西宮一畝,愧此好林塘。

  1925年,丁毓庚的生子丁叔言等人陪同參與清末戊戌變法的名人康有為遊覽復園時,康有為賦詩一首:“北海待清來勝地,西園遊宴正清秋。磊砢石山似雲氣,蒙茸林壑興滄洲。百年喬木風懷舊,群季芳尊俊秀流。草樹深深郊野曠,相攜登頂更登樓。”

  每到春暖花開時節,復園內楊柳含煙、桃李爭艷。在復園草堂之北,假山壁立、峰巒起伏,拾級而上,遠處的孤山、程符山盡入眼簾。遊人絡繹不絕,慕名前來遊園,主人也不禁止。由此,作為本地十六處知名私人園林中惟一向民眾開放者,復園贏得“公園”的美譽。

   從西園到復園,今為通衢大道 

  韓夢周始建的這處園林存續時間長達160多年,民國時尚屬濰縣的風景名勝。“七七事變”後,時局動蕩,兵荒馬亂,遊人絕跡,復園因無人打理而傾圮,1948年被拆除。1952年,濰坊市對濰徐公路膠濟鐵路以北的斜向路段(原址大部分位於後來的濰坊柴油機廠廠區內)改道取直時,將復園原址的大部分殘存拆除。復園舊址上僅存六隻珍奇高聳的石筍。1958年濰坊市擴寬改造濰徐公路時,復園舊址上就已經只剩下兩隻高度較低的石筍了。它們被移至濰坊市委、市人民委員會(市政府)所在地十笏園內保存。至此,復園完全不復存在。其舊址大致位於今奎文區健康東街濰州路口以北的濰州路上。

   

  《濰邑陳氏族譜》 

   

  翰林院街原址今貌 

   

  金巷子舊貌 

   

  明洪武二年(1369年),滄州人陳大觀(又名陳大)定居濰縣,其後裔自稱濰邑陳氏。該支陳氏家族是濰縣著名的科舉家族。僅在清代自嘉慶到光緒(1796-1908年)百餘年的時間裏,就先後考取43名舉人,其中的15人更是高中進士。陳氏家族世居濰縣北門大街一帶,因而北門大街及其附近地帶,與陳氏家族科舉人物相關的地名有多處。

  陳家三人先後任職翰林院,宅院門前大街由此得名 

  在清代光緒末年編纂的《濰縣鄉土志》卷首的濰縣城區街巷地圖上,今濰城區北門大街的東風西街至城隍廟街段標注為翰林院街。不過,二十年後繪製的《濰縣城塢圖》上,就不見了翰林院街的標注,該路段也與北門大街的其他部分一樣,都標注為北門大街了。但民國時期,本地人一直俗稱那一帶為翰林院街。

  翰林院街與清代陳氏家族科舉人物陳官俊及其子、侄有直接關係。陳官俊,嘉慶五年(1800年)中舉,嘉慶十三年(1808年)中進士。他歷任翰林院庶吉士、編修、侍講,提督山西學政,內閣學士,戶部侍郎,署兵部尚書,禮部尚書,工部尚書,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上書房總師傅等職。

  陳官俊的兒子陳介祺,道光十五年(1835年)中舉,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中進士,授翰林院編修。他後來專注于藏古、考古、釋古,成為一代金石學家。陳官俊的侄子陳介猷,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 中舉,咸豐二年(1852年)中了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後任吏部文選司員外郎。

  科舉時代,讀書人殿試後入翰林院任職,俗稱點翰林。陳官俊及其子、侄都點了翰林,三人又都出自陳家位於北門大街南端街東的一處宅院。這處宅院就讓本地人叫成了“翰林院”,就連這處宅院門前的那段北門大街也得名翰林院街。

   每考取功名就豎一根旗桿,金巷子別稱八支旗桿底 

  陳鳳翰,嘉慶十八年(1813年)中舉,第二年又考取進士,時稱聯捷,也是學霸級科舉人物,先後任翰林院庶吉士、廣東封川知縣、工部都水司行走等職。道光九年(1829年)到十七年(1837年)間,他先後任福建興化(今莆田)、建寧、泉州、興化(回任)、延平(今南平)、建寧(回任)、福州、邵武六地的八任知府,為政崇尚簡要,在所任職的地方都有不錯的官聲。其中在興化修水道,在建寧儲義倉,都是澤被後人之舉。

  濰縣金巷子東西走向、長約200米、寬約7米,東起倉巷子、西接北門大街,中段巷北就坐落著陳鳳翰的宅院。這處宅院大門前曾矗立著八支旗桿,因而宅院大門前的金巷子又名八支旗桿底。八支旗桿的來歷,本地有兩種説法。一説陳鳳翰在福建期間,每任職一任知府,老家的這處宅院大門前就豎起一支旗桿。如果這個説法屬實,那麼陳鳳翰也夠高調、夠顯擺的。但這個做法是否符合朝廷規制令人懷疑;另一説陳家人每次獲取功名,都在這處宅院大門前豎起一支旗桿。這個説法要靠譜一些。科舉時代,獲取貢生及以上功名才有在自己的宗祠或宅院前豎起旗桿的資格。陳鳳翰中舉的那一年,他的弟弟陳鳳喈拔貢(由廩生晉陞為貢生)。他的孫子陳夢庚、陳晉康先後於光緒十五年(1889年)、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中舉,這處宅院還是有可能按照相關人物所得功名豎起這麼多支旗桿的。

  其實,地名金巷子與陳鳳翰的高祖父陳尚志也有直接關係。陳尚志是乾隆年間的富商。他與他的後代們不但善於經商,也珍視名聲。濰縣城一帶修城墻、學宮、文昌閣等公共設施,陳家都慷慨解囊。為提高身份,陳家往往一有機會,就按照規制向官方捐獻資金,以補貼官方經費開支獲得學銜。這樣,陳家先後有十三人因而進入例貢生(通過捐銀合法獲得貢生資格)行列。陳鳳翰的父親陳迪聰則注重聘請名師教誨,引導子、侄走科舉之路。到了陳鳳翰這一代,陳家終於實現了從經商之家到官宦之家的華麗轉身。陳家位於金巷子的這處宅院實際上是在陳尚志時期出現的,因為具有金碧輝煌的面貌,宅院前的這條短巷也得名金巷子。

  1967年,金巷子取“革命勝利”之意改稱勝利東巷,1981年復稱金巷子,1988年拆除巷北部分的古舊民居,改建為今濰城區城隍廟小區北區組成部分,2012年拆除巷南部分的古舊民居,正在改建中,金巷子今原址、原名尚存。

   三行車門裏過道 原是陳宅的後門 

  今濰城區北馬道街的北門大街以東段不遠處街南,原來有一條長100米多的通道,本地習慣叫過道。筆者家在這條過道裏居住、生活了近二十年時間,筆者在這裡度過了童年、少年和青年時代。這條過道只有北馬道一個出口,兩邊分佈著30戶左右的人家,共用“北馬道(1967至1981年間取“勤儉建國”之意改稱建國街)30號(後調整為46號)”一個門牌號碼,在本地卻有一個俗稱——三行車門裏。

  筆者的鄰居、在濰坊市品質技術監督局工作的徐進軍,生前曾撰文介紹説,陳鳳翰家位於金巷子的那處宅院,後門通北馬道。以前,這類宅院在本地俗稱大戶人家,既有前門又有後門。後門的主要作用之一是使用自己家裏的馬車運輸糧草、菜蔬等生活用品。馬車平時停放在專門建造的車門內。這類車門一般跨過道而建,兼有通行、停放馬車、大門等功能。大戶宅院一般只建有一道(濰縣方言稱為行,讀xìng)這樣的車門,陳家卻在通往北馬道的過道上建有沿東西方向平行的三道跨過道車門,最北邊的一道車門是聯通北馬道的大門。三行車門裏的名稱由此而來。

  按照徐進軍的回憶,他出生於三行車門裏。他清楚地記得大門口兩邊的拴馬石被磨得錚明。從北馬道進第一道車門先看到的是影壁墻,向左手一拐,前面三四十米處是第二道車門,再直行三四十米,又是一道車門。車門之間東西向有好幾進四合院。四合院有門樓,門樓前有一對精緻的石鼓,四合院內的正房,屋前有明柱,黑漆大門、木製窗欞、方磚鋪地。青磚砌縫,白灰抹墻,房檐上有螭吻之類的磚飾物。

  筆者家在1970年遷入三行車門裏時,那三道車門已拆除無蹤了,三行車門裏的面貌與其他街巷兩邊眾多的普通過道相比已沒有明顯區別。筆者只對鑲嵌在三道車門原址墻內的拴馬石有印象。因為三行車門裏曾經是有大門的過道,以獨門獨院為主體的三十戶左右的人家只能使用一個門牌號碼。

   

  志書中記載的黃葉樓 

   

  志書中記載的劉鴻翱事跡 

   

  黃葉樓原址今貌。(張面河) 

   

  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劉鴻翱在雲南任職布政使時,委託自己的五弟買下一處名為黃葉樓的私人花園。五年後,他辭官回到家鄉濰縣,自號黃葉老人,在僻靜的黃葉樓著書立説,修身養性,安度晚年。他以著書立説自得其樂,有《綠野齋文集》《太湖詩草》《綠野齋遺集》《山左文抄》《綠野齋詩集》等著作傳世。

    黃菜樓後改黃葉樓 確切位置並無疑義 

  黃葉樓原為本地譚姓士紳(姓名未見記載)所建的私人花園,始建時間不詳,原名黃菜樓,因其所在的地方適合種植油菜花,園主人引用古詩“黃花如散金”而得名。嘉慶年間改稱黃葉樓。

  因為早已拆除無蹤跡,黃葉樓的原址所在地目前有幾種説法,一説認為位於今奎文區虞河東岸,另一説認為位於今奎文區虞河南岸、濰坊市人民醫院一帶,還有一説認為位於今奎文區張面河南岸、北海路街道南胡南社區的南面。

  清代濰縣理學學者、西園園主韓夢周,以及清代道光以後的黃葉樓主人劉鴻翱分別有《黃葉樓記》傳世。綜合他們在《黃葉樓記》中的描述,黃葉樓的位置則十分確切——東丹河(今虞河)距離濰縣東關不足三里,黃葉樓則坐落在東丹河旁,張沔河(今張面河)環繞在黃葉樓的東面。分析這些因素,黃葉樓應該位於今奎文區虞河與張面河的交匯地帶附近,即今東風東街康橋水岸小區至濰坊市房産交易中心一帶。這一帶距歷史上的濰縣東關三官閣(東圩門)最近的直線距離在1.2千米左右,完全符合上述要素。

  韓夢周自述年少時曾經與夥伴一起來這裡釣魚遊樂。後來,這裡的業主譚紫封補為博士弟子員(縣學增生),並在這裡讀書。秋天霜降時節,水清疏柳搖落葉,瑟瑟滿階除隱幾,黃葉樓因此而得名。劉鴻翱則敘述道,嘉慶元年(1796年),他的老師韓夢周在黃菜樓講學時,有感於這裡在秋聲淅瀝的時節,西風吹落黃葉鋪滿石階,因此而稱黃菜樓為黃葉樓。民國《濰縣誌稿》中的説法則是嘉慶年間,黃菜樓主人譚紫封改稱黃菜樓為黃葉樓。

  登上黃葉樓,東南方的九靈山(今奎文區櫻前街九龍山一帶)雖然山勢不高,但秀麗的山光景色仿佛與黃葉樓檐相接。張沔河在黃葉樓東面環繞,日夜奔流不息。因為能夠找到有山有水的感覺,幽靜宜人的黃葉樓便成為深受當時文人雅士嚮往和喜愛的知名園林。

   劉鴻翱對黃葉樓情有獨鍾 辭官歸裏後自號黃葉老人 

  劉鴻翱算得上是有作為的能臣。道光六年(1826)年,劉鴻翱選任江蘇太湖司馬,公正審理,無積存案件。他還利用公事閒暇,鐫刻出版《綠野齋文集》。任徐州太守期間,道光十二年(1832年)秋,黃河水猛漲,徐州城即將遭遇滅頂之災,他率僚屬登上堤壩並堅守七晝夜,敦促民眾築堤防洪。洪水退後,災情嚴重,他率先捐資救災,同時呈報上級請求撥款賑災,使災民度過了災荒年。

  臺灣每逢科舉考試,多以賄賂進取。劉鴻翱調任臺灣道兼提督臺澎學政後,指海為誓,杜絕此風。他在臺灣任職期間,清屯田、屯餉以養兵,建炮臺以防海寇,設關隘樓臺以禦外邦侵略;貯谷、儲金于官庫,以防不測。他嚴懲貪官,使政明官廉,風氣日新。後來,他調任陜西按察使、雲南布政使,均政績卓著。

  道光二十年(1840年),他擢升為福建巡撫。當時正值鴉片戰爭期間,東南沿海一帶紛紛告警。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七月,廈門被英國侵略軍攻陷。他部署軍民堅守,用石頭填塞嶼隅海港,使敵艦難以進港。他訓練鄉勇,準備與英軍陸戰。因防守森嚴,敵艦無隙可乘,只好越境而過,使福建避免了戰禍。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冬,他署理閩浙總督,第二年專任福建巡撫。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因腿疾復發,他辭職獲准返歸故里。

  此後,他自號“黃葉老人”,在僻靜的黃葉樓著書立説,修身養性,安度退休生活。他一直喜歡以文字寫作自娛自樂,有《綠野齋文集》《太湖詩草》《綠野齋遺集》《山左文抄》《綠野齋詩集》等著作傳世。

  購得黃葉樓時,遠在雲南的劉鴻翱欣然題詩四首。後來,他又先後三次對這四首詩進行和韻,以表達自己對黃葉樓的喜愛之情。

  劉鴻翱的兒子劉曦以及劉鴻翱的好友、清代官員和學者王贈芳等人都曾對這四首詩進行和韻。

  後人在樓旁開桑園建學堂 唯《黃葉老人行樂圖》存世 

  宣統年間,劉鴻翱的玄孫劉鳳池在黃葉樓旁開闢桑園,並設立蠶桑學堂。不久後,劉鳳池去世,學堂停辦,黃葉樓也因為年久失修,斷瓦頹垣,不再具有往日舊觀。民國時期,有李小白所繪《黃葉老人行樂圖》存世。

  另外,民國《濰縣誌稿》中有濰縣第十區胡住鄉黃葉樓(村)距濰縣城七里的記載。但此後,黃葉樓村就完全沒有記載了。筆者推測,黃葉樓村可能是黃葉樓一帶的一處自然村落,後來可能因為規模太小而登出名稱,原址可能位於今奎文區虞河路的張面河以南路西一帶。

    ◎相關連結 

  劉鴻翱的題詩 

  曾侍理堂此地遊,滇南書到憶清幽。八千里外題黃葉,四十年前舊小樓。海上浮雲更歲月,庭中古樹閱春秋。先生遺跡西風裏,極目蕭條使我愁。

  孤峰南向結衡茅,雲樹青蒼俯近郊。栗裏自成高士臥,匏(páo)樽謝盡俗間交。雙竿插戶臨魚舍,亂毳(cuì)飛檐傍鶴巢。滿院秋光思共賞,柴荊聽有故人敲。

  別墅新開郭外村,珠簾掩映抹煙痕。豆棚瓜架花成圃,羅壁松窗竹作門。卓午園林靜烏鵲,斜陽阡陌散雞豚。焚香凈地惟高坐,盡日讀書秋樹根。

  買得莊田懶自鋤,林間小築學鳩居。百年身世雙蓬鬢,半榻溪山一草廬。久宦曾無卻老策,退耕余有養生書。慢將白傅家園比,洛社風流我不如。

  劉曦的和韻 

  飽歷風塵倦宦遊,書齋購得最閒幽。蘚階葉落雲鋪地,叢樹煙開月滿樓。幾曲水環三四里,半拳山畫淺深秋。便巾危坐重欄上,不學張衡望遠愁。

  黃土為墻屋編茅,田家舍宇近荒郊。虬(qiú)松直幹盤藤古,臥柳橫枝與竹交。人對孤燈掃舊榻,堂成雙燕覓新巢。歸來未著淵明賦,秋興先將詩句敲。

  獨擁南華住一村,澄清萬象了無痕。西風暮雨秋生座,白酒黃花客到門。小圃摘蔬烹野簌,于牢執豕足蒸豚.高談欲醉和衣臥,落木蕭蕭枕石根。

  懶種桑麻懶把鋤,等身著述在林居。聊同西蜀子云宅,不是南陽諸葛廬。筆掃千軍名士業,文成一卷課兒書。會心妙出言詮外,盤谷之間樂自如。

   王贈芳的和韻 

  八千里外賦同遊,車馬聲中得趣幽。心念家山翻樂府,氣吞海岳敞書樓。甕余宿酒顏能少,盆植名花色不秋。莫望平泉輕命駕,九霄倚重釋邊愁。

  齋名綠野舊編茅,瓣祝昌黎擬孟郊。入室久稱天下士,買山新訂布衣交。鈔詩拾葉縈蟲篆,乘醉梯枝瞷(jiàn,偷看)鳥巢。我亦書曾廬阜讀,好將此理共推敲。

  家在江南黃葉村,年年旅夢認霜痕。情深舊雨時開徑,信報西風盡掩門。自笑浮蹤同海燕,轉慚佔候等江豚。名山廊廟何分合,珍重秋成氣到根。

  三載知心客氣鋤,徵軺未駕感離居。論文水部悲華屋,結社山人愛舊廬。曉日鳳雛聽繼響,春風雁足盼傳書。一朝小別難迥首,醇飲交情果孰如。

   

  頤園社區南門 

   

  新巷子愛國路口原址及王壽彭宅院原址今貌 

   

  曹鴻勳墨跡 

   

  在濰縣城內曾有一座因光緒皇帝御賜匾額而得名的私家花園,濰縣西南關曾有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它們見證了科舉制度謝幕前本地獲得的最後的炫目成果。

  光緒皇帝御賜匾額 張氏依此取名頤園 

  清代,濰縣張氏家族以三代人考取四名進士的成果,躋身濰縣科舉家族的行列。張翔,嘉慶九年(1804年)舉人,四年後中進士,歷任直隸獻縣知縣、河間知府、廣平(治所在今河北永年縣廣府鎮)知府等職;張兆棟,張翔的侄子,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舉人,兩年後中進士,歷任陜西鳳翔知府、四川按察使、廣東巡撫、署兩廣總督等職;張兆楷,張兆棟的弟弟,同治元年(1862年)舉人,同治十年(1871年)進士,江蘇興化知縣;張僖,張兆棟的兒子,光緒八年(1882年)舉人,也是四年後再中進士,歷任福建泉州知縣、興化(今莆田)知府等職。

  光緒初年,張兆棟任廣東巡撫時,安排他的弟弟張兆椿在濰縣西門裏(今濰城區東風西街月河路口以東)路北建造了一座宅院,同時在宅院西部疊山引泓、築臺繞榭、雜蒔花竹。於是,一處別致的私家花園建成了。當時正值他們的母親宋氏八十五歲壽辰。光緒皇帝御賜《懿榘頤齡》匾額以示祝賀和恩寵。張兆棟感到十分榮耀,便依“懿榘頤齡”之義,將這座花園命名為頤園,並將頤園景色繪製成圖,準備卸任退休後在這裡頤養天年。當時,劉銘傳、李鴻章、曾紀澤、俞樾等達官名人對頤園繪圖都有題咏。張兆棟十分仔細地將這些題咏裝潢成冊並予以收藏。

  頤園的廢棄時間不詳,但早在民國時期就已經不見有關對頤園的記載了。

  1994年,濰坊市拆除濰城區城關西馬道以東、北門大街以西、北馬道以南、東風西街以北範圍內的古舊街巷、建築和民居。頤園原址即位於該地域內。拆遷後按照城市建設規劃留足相關道路拓寬改造用地和公共、商業設施用地,其他部分就地改建為以多層樓房為主的居民小區,並以張兆棟家的這處古舊花園的名稱,將該處居民小區命名為頤園小區。後來,濰城區重新劃分居民自治地域時,將頤園小區所在的地域命名為頤園社區。2012年的濰城區城關街道頤園社區,轄居民樓84棟,住戶3286戶、11130人,是當時城關街道人口最多的社區。

   西南關新巷子別稱狀元衚同 

  曹鴻勳出生於濰縣西南關一戶貧寒的家庭。他少年時代勤奮好學,刻苦讀書。同治十二年(1873年)赴京考試拔貢,考取一等一名,在刑部做了七品官。光緒元年(1875)他三十歲時,就近在順天府投考恩科,得中第一零九名舉人。第二年他得中進士榜第一甲第一名,即狀元,授職翰林院修撰。光緒五年(1879年)任湖南副考官,兩年後改任視學。任職期間,對湖南科舉學風有所改進,並開辦書院。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任雲南永昌(今雲南省保山市)知府。他注重了解民情,平反冤假案多起。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升任雲南按察使,到任月余就斷結十余起大案。兩年後他升任貴州布政使,不久後又暫署貴州巡撫。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調任湖南布政使,不久後升任陜西巡撫。

  曹鴻勳廉潔奉公,有不錯的官聲。他擅長書法,在京期間,除為皇室及各大臣書寫外,大柵欄等地的商號也有過他的墨跡。他在家鄉濰縣有《重修玉清宮碑》(俗稱四面碑)等諸多墨跡傳世。

  王壽彭家境貧寒,少年時期隨其兄讀書。兄長對他要求嚴格,他也刻苦攻讀。他17歲考取秀才,以後在數不勝數的考試中經常得第一名。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他28歲時鄉試中舉人,兩年後聯捷中狀元,歷任翰林院修撰、湖北提學使、署湖北布政使、署湖北巡撫、中華民國總統府秘書、山東省教育廳長、山東大學校長等職。他也有不少墨跡存世。

  湊巧的是,曹鴻勳和王壽彭兩位狀元都是西南關新巷子居民。在濰縣城區縱橫交錯的古舊街巷中,新巷子原本是一條毫不起眼的僻街陋巷。在清末科舉制度廢止前(王壽彭狀元及第兩年後,在我國推行了1300年左右的科舉制度宣佈廢止),這麼一條尋常巷陌中一下子涌現出了兩位狀元,且兩位狀元都是科考聯捷的學霸。濰縣人倍感榮耀,新巷子也順理成章地有了狀元衚同的別稱,這個別稱甚至在民國《濰縣誌稿》中都有記載。

  其實,濰縣本地古舊街巷的名稱是不用“衚同”一詞作為尾碼的。在濰縣城區一帶,這些古舊街巷寬些的稱“街”,窄些的稱“巷”,更窄些的稱“過道”。它們之間並無嚴格的界限。但在濰縣城區,每條街、巷都有兩個出口與其他街、巷連通。而過道則既可以只有一個出口,末端深入居民宅院並且在其內部中斷,也可以有兩個出口溝通兩條或者更多的主幹街道。除了“狀元衚同”這個別稱,未見濰縣有稱“衚同”的其他古舊街巷。新巷子如果別稱“狀元巷”或“狀元過道”似乎更符合濰縣本地習慣。

   狀元故里流傳著臥奶奶傳説 

  民國時期的新巷子,東西走向,長約300米,寬約2到4米,因在濰縣西南關一帶形成街巷的時間較晚而得名,東起南關黨家灣崖(原址位於今濰城區黨家灣小區),西到三義廟街(原址位於今濰城區南關街道西南關社區內)。

  曹鴻勳家的宅院位於新巷子東端。王壽彭家的宅院位於新巷子中段巷北。接近新巷子西口處有一個拐彎,拐彎處巷邊曾有一座墳塋,名為“閨女墳”,民間相傳墳塋中安息的那位姑娘是濰縣城隍廟內“臥奶奶(城隍爺的夫人)”塑像的原形。傳説大意是,某年城隍爺木雕像出巡到西南關後沒過幾天,家住附近的一位姑娘突然去世。她去世前言稱看到出巡的城隍爺曾對自己微笑。於是人們便傳説她是讓城隍爺招去做夫人了。後來,城隍廟裏就填塑了臥奶奶神像。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濰坊市新辟愛國路,王壽彭的宅院因位於愛國路的規劃路面上而被拆除。1967年,新巷子取“力爭上游”之意改稱上游東巷,1981年復稱西南關新巷子,1992年、1993年整體拆除並登出名稱。

  現在,西南關新巷子原址東段為濰城區黨家灣小區內的一條無名通道。原濰縣西南關一帶與兩位狀元有關的地理標誌有:狀元紀念亭、紀念石,位於新巷子西口原址一帶、今濰城區西南關社區內;《狀元故里》儀門,位於西南關前街東口原址一帶、今濰城區西南關社區東入口處。

  圖片均為王瑞甫提供

[編輯:趙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