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自貿區:重樹千年口岸開放新地標


http://www.taiwan.cn 發佈時間:2016-06-27 14:27 來源:中國證券網
當上證報記者行走在天津自貿試驗區,一股創新創業熱潮撲面而來。在改革與創新中攜夢前行,天津自貿試驗區將帶領這座城市重樹的,是一個千年口岸的新地標。在改革與創新中攜夢前行,天津自貿試驗區將帶領這座城市重樹的,是一個千年口岸的新地標。

  當上證報記者行走在天津自貿試驗區,一股創新創業熱潮撲面而來。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資訊流在這裡發生著奇妙的聚合反應:企業來了,機構來了,創客來了,外企也來了,曾經有著“鬼城”之稱的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寫字樓復活了。

  在改革與創新中攜夢前行,天津自貿試驗區將帶領這座城市重樹的,是一個千年口岸的新地標。

  天津自貿區沙盤模型

  自貿區工作人員向本報記者介紹企業入駐一站式受理情況

  央行天津分行副行長劉通午接受本報記者採訪

  一站式大廳

 

  南開大學副校長佟家棟接受本報記者採訪

  天津自貿區中心商務片區甲骨文創業基地

  天津自貿區:重樹千年口岸開放

  ■天津自貿區調查之一

  法國地理學家戈特曼1976年在《全球大都市帶體系》一文中定義世界六大城市群,目光所及中國,他將以上海為中心的長三角城市群納入其間。

  他沒有預見到的是,30多年後的中國,中國的城市內核已經變得更為豐富:在京津冀地區,“建立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被寫進了國家最高發展規劃。專家預估,京津冀一體化進程可能涉及50余個縣,經濟整合規模或達1.5億人,規模將遠大於當年洛杉磯崛起。

  作為國家實現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的一大抓手,2015年4月21日,中國(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作為北方唯一的自貿區正式掛牌。

  承載著為國家試製度、為地方謀發展的歷史使命,運作半年多來,天津自貿試驗區首批122條制度創新已完成90%以上,第二批53條制度創新也已啟動實施,9項改革經驗已被國務院自貿試驗區工作部際聯席會議認可,即將向全國複製推廣,區內新增企業超過14000多家。融資租賃的“東疆模式”則享譽全國。

  當上證報記者行走在這塊119.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股創新創業熱潮撲面而來。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資訊流在這裡發生著奇妙的聚合反應:企業來了,機構來了,創客來了,外企也來了,曾經有著“鬼城”之稱的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寫字樓復活了。

  在改革與創新中攜夢前行,天津自貿試驗區將帶領這座城市重樹的,是一個千年口岸的新地標。

  ⊙記者 殷佔武 宋薇萍 周鵬峰

  ○編輯 由吉

  資源配置加快 :

  製造業與融資租賃的聚合反應

  自貿試驗區掛牌之前,中國企業對融資租賃模式認識還不夠全面,認為裝備若是別人的,心裏不踏實。自貿試驗區成立之後,天津租賃業的集聚與示範效應迅速放大,政策的催化作用也越來越明顯,撬動著製造業企業與租賃企業更加快速有效對接

  2015年12月下旬,上證報記者走進天津自貿試驗區,在濱海新區中心商務片區、天津港東疆片區和天津機場片區三大片區,我們看到的是密切聚合著金融力量的産業集群。

  作為天津金融改革創新集聚區和天津市創新創業特區(即“雙創特區”),中心商務片區盤活著金融支脈。東疆片區是北方國際航運中心和國際物流的核心功能區,融資租賃已是這裡的一張名片;而機場片區則是天津製造業的中心,作為三大片區中經濟總量最大的區域,這裡的GDP佔天津自貿試驗區的86%。

  中心商務片區金融服務中心的講解員介紹道,他們已在基金、保理、租賃、網際網路金融、REITs等創新型金融業態上同步發力,成績顯著,天津“金改30”的政策優勢又將給自貿試驗區發展描繪新藍圖。

  縱觀國內四大自貿試驗區,雖然都是國家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都是在以十八屆三中全會中提出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精神引領下探索政府與市場的邊界,為國家試製度,但每個自貿試驗區依託的基礎和試驗內容又各不相同。

  天津自貿試驗區管委會專職副主任蔣光建對上證報記者直言,天津自貿試驗區有三件大事要做:一是轉變政府職能,二是服務京津冀,三是進行金融創新。“在新常態下針對京津冀産業結構不合理現狀,通過開放,特別是通過改革政府管理經濟的方式和理念來促進經濟轉型,這是天津自貿試驗區最重要的任務。”

  從産業來看,“製造業+金融”是天津自貿試驗區改革發展的依託和特色。對此,天津市副市長閻慶民有著深刻認識。他在接受上證報記者專訪時指出,“天津自貿試驗區有一個優勢,就是製造業多一點,我們考慮在這塊加快開放。”他表示,天津自貿試驗區要在生産性服務業中下工夫,加大生産性服務領域開放。

  作為天津先進製造業的明珠,空客A320天津總裝線項目自2007年引進以來,一直備受矚目。最新的消息是,除了A320項目,空客A330項目也將於2016年2月在天津開工建設, 2017年9月底首架“中國産”A330飛機也將交付使用。

  在位於天津機場片區的空客A320飛機天津總裝大樓,當我們站在總裝大樓四樓向下俯瞰,可以將A320飛機的總裝現場盡收眼底:4架飛機分別在四個機位上一字排開,工人們忙著組裝。其中,最裏面的一架已噴上了“春秋航空”的標示,等待調試和試飛,未來,它將由天津工廠實現交付。

  承載著人類歷史的“藍天夢”,如今在這片有著120多年曆史的老工業基地上逐漸清晰。

  據工作人員介紹,從2009年6月首架飛機交付至2015年底,空客天津總裝線已累計交付253架A320飛機。在中國大地上劃過長空的飛機中,每10架有1架都出自這裡。

  一個項目帶動了一個産業,並造就了一個航空城。如今,除了空客項目,天津空港經濟區還吸引了歐洲直升機、西飛機翼等飛機組裝企業,古德里奇航空結構、泰雷茲雷達等航空結構企業以及龐巴迪公務機維修等航空服務企業先後入駐,初步形成了民用航空全産業鏈。2015年,天津空港經濟區民用航空産業規模突破600億元。

  這是天津自貿試驗區發展的堅強後盾。在此基礎上,天津自貿試驗區産業格局定位進一步明晰:其中,經濟總量最大的機場片區,將重點發展航太航空、裝備製造、新一代資訊技術等高端製造業和研發設計、航空物流的等生産性服務業。而天津港東疆片區則重點發展航運物流、國際貿易、融資租賃等現代服務業。

  裝備製造業與融資租賃,這兩個看似不同領域的行業,卻在自貿試驗區制度與機制的催化中發生著奇妙的聚合反應:越來越多的央企將東疆作為融資租賃總部基地。除了飛機、船舶、海工設備租賃,各種大型設備、醫療器械、地鐵設備、高鐵機車、水務、環保設施等租賃資産在東疆也呈快速增長態勢。

  “自貿試驗區掛牌之前,中國企業對融資租賃模式認識還不夠全面,認為裝備若是別人的,心裏不踏實。自貿試驗區成立之後,天津租賃業的集聚與示範效應迅速放大,政策的催化作用也越來越明顯,撬動著製造業企業與租賃企業更加快速有效對接。”天津空港經濟區管委會貿易發展局局長鮑健對上證報記者講述這種變化。

  自貿試驗區改革促進了區域內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資訊流的匯聚與融合,在中國製造業與傳統金融業雙雙在轉型路上輾轉之際,“東疆模式”下裝備製造業和融資租賃的結合,成了當下實體經濟與金融有效融合的最佳契合點之一。

  依託金融創新的翅膀,製造業也呈現升級態勢。鮑健介紹,目前民用航空産業已成為天津空港經濟區特色産業,以空客總裝線、中航直升機為龍頭,以中國民航客機産業化基地為載體,帶動飛機零部件生産及相關研發、銷售、維修、物流、金融租賃等行業快速發展,預計“十三五”期末天津空港經濟區民用航空産業將達到1200億元。

  在融資租賃方面,東疆實力日益強大。截至2015年11月底,東疆保稅港區共註冊租賃公司1381家,累計註冊資本金達1228.3億元人民幣;已有大唐、華電、華能、國電四大電力集團等19家央企將東疆作為融資租賃總部基地,累計註冊資本金達196.2億元人民幣。

  政府機構改革 :

  專家式加保姆式服務深入人心

  記者在天津濱海新區金融服務中心看到,辦公樓面被隔成若干金融小客廳,門口挂著基金服務、租賃服務、保理服務等牌子,80後副局長孫洋領著一群年輕又能幹的專業人員,每天給企業“開方問診”,提供免費的專業服務

  自貿試驗區改革重在制度創新,説到底就是要改革政府現有管理經濟的方式和理念。天津自貿試驗區從成立之初就以此為試驗重點,其探索出的“專家式加保姆式”服務深受企業歡迎。

  “企業動嘴、政府跑腿”的“管家式”服務,卻是伴隨著融資租賃發展而來。天津東疆保稅港區國際航運與金融發展促進中心副主任李暉對記者表示,融資租賃“東疆模式”之所以能蓬勃發展,除了源自於實體産業的內在需求,還與天津各級政府的推動密不可分。

  這得從天津首單航空租賃説起。2009年6月,同樣在A320系列飛機天津總裝大樓,時任天津東疆保稅港區管理委員會主任張愛國帶領部下觀摩首架A320飛機下線現場時,被眼前一幕深深觸動:天津總裝線上生産的第一架空客A320交付給了四川航空,但卻是由外國的一家飛機租賃公司購買,然後租給四川航空公司使用。

  “中國生産、中國使用的飛機,卻把租賃SPV主體放在了國外,這讓我們觸動很大。回來以後我們做了調查,感覺到飛機租賃業務市場潛力很大,於是就集中力量專攻這個領域。”李暉對我們説。

  6個月後的2009年12月,在東疆保稅港區搭建的服務平臺上,工銀租賃、南方航空共同完成了價值3.2億美元的兩架波音B777F型飛機的融資租賃業務,實現了中國首單保稅進口飛機租賃業務,填補了中國航空租賃業的空白,中國航空金融從此起航。

  李暉用機緣巧合來形容這段歷史,但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最近國家外匯局批復,天津市融資租賃公司可用租賃資産進行跨境融資。其實,這項創新政策最早也來自於一家融資租賃企業的需求。

  彼時,中民投集團旗下企業——中民國際租賃董事長兼總裁王蓉抱著試一試的心理來到了國家外匯管理局天津市分局。走進辦公室時,眼前的景象令她吃驚:中國人民銀行天津分行副行長劉通午領著天津市發改委、商務委等各政府部門的20多個公務人員,就為了和王蓉辯一辯,租賃資産跨境融資存在哪些法律政策障礙。

  “辯論下來,我認為這個是好事,如果融資租賃資産能用國際上的一個網際網路平臺進行融資,這個量可就大了,這是大創新。” 劉通午説,期間,國家外匯局天津市分局和中民租賃就創新業務流程進行了多次研究討論,並就業務細節多次請示總局領導。可喜的是,在國家外匯管理局的大力支援下,最近該創新政策獲准實施。

  這就是“專家式加保姆式”服務。劉通午説,“在租賃業發展方面,我們是隨叫隨到,而且有些是個案解決。”

  為了提升服務品質,中心商務區管委會服務大廳已建立了專業的服務管家隊伍,金融工作局旗下甚至設立了基金、租賃、保理、票據等5個專業團隊。

  記者在天津濱海新區金融服務中心看到,辦公樓面被隔成若干金融小客廳,門口挂著基金服務、租賃服務、保理服務等牌子,80後副局長孫洋領著一群年輕又能幹的專業人員,每天給企業“開方問診”,提供免費的專業服務。

  “如果政府在職能轉變的題上答不好,自貿試驗區改革試驗就不能叫成功。這對於全國四大自貿試驗區都是如此。”蔣光建説。

  他指出,未來,天津自貿試驗區將繼續推進政府職能轉變,深入推進“一顆印章管審批”、“一個平臺管信用”等“十個一”政府改革,實施權責清單制度,完善社會信用體系,建立制度創新風險防控機制、社會力量參與市場監管制度,強化事中事後監管,打造高效、透明、低成本的行政服務體系。

  京津冀協同發展:在開放中摸索前行

  天津自貿試驗區的公務人員們心裏很清楚:未來天津自貿試驗區將牢牢把握中央的定位,在開放中前行,為國家試製度,為國家對接國際高標準投資貿易規則做壓力測試和風險測試

  服務京津冀協同發展是天津自貿試驗區的另一大重任,同時也是特色所在,試驗區很多改革舉措都圍繞此展開。天津市副市長閻慶民認為,天津自貿試驗區未來可能在探索京津冀一體化上的鋪墊多一點。

  但在南開大學副校長佟家棟看來,國家把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一個總體戰略,很大層面上是探討經濟一體化,政治一體化或許在未來經濟發展達到一定程度之後、京津冀一體化相對比較成熟時才可討論。

  不管誰先誰後,京津冀三地的人員、資源流動已隨著自貿試驗區建設推進加速流動起來。記者從中心商務區管委會獲悉,在今年新落戶商務片區的眾多企業中,有三分之一是來自北京和河北的企業。他們看重了自貿試驗區高度開放的制度環境,紛紛將資金運營、國際貿易、科技研發等業務板塊落戶商務片區,以便更好地對接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兩個市場。

  與此同時,天津自貿試驗區也在加快搭建一批服務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載體平臺,如華北智慧財産權運營中心、京津冀科技成果轉化交易市場和京津冀科研院所、重點實驗室、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服務聯盟,從而更好地服務區域創新要素的融合互通。

  為了加快三地協同發展,目前天津正在制訂天津自貿試驗區服務京津冀一體化工作方案,已進入徵求意見程式。天津自貿試驗區管委會專職副主任蔣光建對上證報記者透露,方案的一大重點就是建議建立至少由國家商務部牽頭,三省市商務部門參與的京津冀工作協同發展工作機制。

  除此以外,方案還有如下亮點:首先是提出了6個推動,即把天津自貿試驗區在行政體制改革、投資體制改革、貿易便利化、事中事後監管中的改革經驗,優先複製推廣到天津全境和河北、北京地區,推動在京津冀地區開展自貿試驗區擴區改革探索。第二,提出推進三個一體化:京津冀地區通關服務和口岸物流一體化、金融服務和監管一體化以及區域要素資源配置一體化。第三,方案還梳理了20多個重大項目,包括基金項目、三地共建公共服務、市場監管、要素平臺等的項目。其中,金改30條中特別提到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基金和京津冀産業結構調整基金,被寄予厚望。

  服務京津冀,天津自貿試驗區下一步改革將如何繼續破題?經過3至5年的改革,天津自貿試驗區最終的願景是什麼?天津自貿試驗區的公務人員們心裏很清楚:未來天津自貿試驗區將牢牢把握中央的定位,在開放中前行,為國家試製度,為國家對接國際高標準投資貿易規則做壓力測試和風險測試。

  蔣光建指出,“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研究國際高標準投資貿易規則,重點關注中美BIT談判、TPP以及TSA(國際服務貿易協議),我們將爭取將其中一些改革舉措率先在天津自貿試驗區進行壓力測試和風險測試。”

  從區域角度看,天津作為亞歐大陸橋最近的東部起點,以及中蒙俄經濟走廊主要節點,對日、韓、蒙古的開放有著巨大想像空間。南開大學校長助理、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院長劉秉鐮認為,天津對日、韓、蒙古都有基礎,建議天津把對日、韓、蒙古三個國家作為自貿區服務國際貿易的品牌。

  對此,蔣光建也表示,中韓自貿區協定簽署之後,對天津究竟有什麼具體影響,如何組織天津企業用好這個自貿協定,這些也都將是2016年天津自貿試驗區管委會的研究和突破的重點內容。

  從一般的城市化突圍,戈特曼筆下的城市群是一種“解放的普羅米修斯”。猶如今天的中國,各大自貿試驗區改革的發令槍也早已打響,天津自貿試驗區將和福建、廣東自貿試驗區一起,在2016年4月迎來掛牌一週年,等待市場評估檢驗。而最先啟程的上海自貿試驗區則將迎來3年改革窗口期。改革越往前走,困難越多,但每一步都是超越,每一步都有風景。

編輯:李瑞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