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  >  專題  >  涉臺園區  >  園區圖片  > 正文

昆山高新區“十二五”期末要造千億産業集群

2013-09-24 14:11 來源:南方日報 字號:     轉發 列印

作為全國開發區前20強的昆山高新區,正在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現代化科技生態新城

  處於昆山高新區最西南的村落姜巷村,改造後仍舊是一片江南水鄉的田園風光

  一群德國人,常常出沒于獅山博愛路湖景花園小區。他們大多是一汽大眾佛山工廠的工程師,因為項目而結緣佛山。

  在千里之外,清華大學教授顏永年正在昆山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以下簡稱昆山高新區)籌備當地第一家3D列印企業。在項目帶動下,這裡將匯聚起國內頂尖的3D列印人才。

  一南一北的人才動向,透露出這兩個區域的發展雄心。

  一汽大眾佛山工廠,被看作是佛山乃至廣東産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標誌項目。它所在的地方,是正在聚集先進製造業的佛山高新區、也是正在醞釀“中國第一鎮”夢想的獅山鎮;昆山高新區則是在全國千強鎮之首的玉山鎮的基礎上,通過“區鎮合一”演變而成,正在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現代化科技生態新城。

  對於佛山高新區來説,一汽大眾等先進製造産業項目的落地,給這片土地注入新的動力,也對舊時專業鎮基礎上的城鎮化水準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別是服務於高端人才的城市配套更是亟須補短和提升。而作為全國開發區前20強的昆山高新區,在園鎮融合、城市建設、産業佈局上所走過的道路,對正在打造中國第一鎮的獅山將有何啟示?

  ■昆山高新區簡介

  昆山高新區是全國第一個設立在縣級市的國家高新區。2010年9月經國務院批准成為國家級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根據規劃,“十二五”期末,昆山高新區將實現GDP1300億元,財政總收入180億元,工業總産值3500億元,全社會研發投入佔比4%以上,科技投入佔比10%以上,新興産業産值佔比45%以上,高新技術産業産值佔比60%以上,形成一批百億元級甚至千億元級的産業集群,成為國內一流、長三角領先,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現代化科技生態新城。

  産業園區化強勢政府引領“造城”

  “工廠旁邊是電影院,電影院旁邊是居民樓,再隔壁是菜市場,甚至五星級酒店也在這樣一個區域。如果一直這樣無序發展,那麼這個城市的命運堪憂。”

  “從昆山東部往西部走,你會發現,城市越來越漂亮。”昆山的計程車司機張堅介紹説。

  驅車進入昆山高新區,一路綠樹成蔭,體育館、文化館等大型場館一一閃過,湖畔旁邊就是時尚現代的樓宇,城市井然有序。

  近日,中國3D列印第一人、清華大學教授顏永年選擇將企業落戶昆山高新區機器人産業園。預計3年內將形成億元銷售規模。

  “有什麼樣的産業就有什麼樣的城市”,這一點在昆山高新區已經得到充分體現。

  與廣東的許多城市一樣,昆山同樣經歷了“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階段,曾經在招商上“揀到籃子裏都是菜”。彼時的城市發展模式,缺少主導性規劃。但對於昆山來講,這個階段並沒有持續多久。

  事實上,昆山也曾吸取了廣東專業鎮發展中的教訓。在2000年至2005年間,昆山派出大量幹部到廣東考察學習。其間,有領導感嘆,“廣東專業鎮經濟量雖大,但由於缺乏規劃統籌,城鎮隨意佈局,工廠旁邊就有電影院,電影院旁邊是居民樓,再隔壁是菜市場,甚至五星級酒店也在這樣一個區域。如果一直這樣無序發展,那麼這個城市的命運堪憂。”

  昆山政府是一個強勢的政府,早在2002年就把全市土地統籌規劃,統籌開發。政府主導所有的土地規劃開發權和收益權,既真正保障失地農民的利益,也為以後城市全面規劃佈局打好了基礎。

  針對環境與經濟的矛盾,昆山在2006年後相繼提出“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不管金山銀山,有污染不進昆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等理念。除了在招商上嚴格把關之外,昆山大刀砍向不符合排放標準的污染企業,又專門劃定工業園,同一類型企業實現聚集生産,集中處理污染。員工則集中居住生活,公共交通、行政服務等配套資源也更好發揮效果。

  回頭再看獅山,雖然擁有巨大發展機遇,但挑戰也很明顯。以鎮街為主導的南海專業鎮經濟,早期發展迅猛,但忽略産業與城市的融合發展,造成“城不城、鄉不鄉”的尷尬,二次創業發展、高新技術産業還面臨較多問題。

  産業園區化,併合理規劃功能分區,這正是昆山處理産城關係的經驗。“該播花生就播花生,該種水稻則種水稻,對城市各功能區進行有規劃的種植”,對許多地方所強調的“規劃先行”理念,昆山早在七八年前就意識到並予以實踐。

  高新區有序規劃與開發的理念,如今在獅山也開始顯現。今年,佛山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産業發展規劃(2013—2020)及南海園發展戰略規劃(2013—2020)已通過專家論證。《南海高新區産業智庫控制性詳細規劃方案》也已完成意見徵詢。在此基礎上,獅山提出打造高新區90平方公里的樣板區域,實現駕車一個小時無視覺污染。

  園鎮合一走出“孤島式”發展

  昆山高新區將高新區管委會與園區所在鎮玉山鎮合二為一,明確提出要“區鎮合一,以區為主”。從此,作為全國千強鎮之首的玉山鎮,或許將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

  “外來打工人員,才一進廠,剛住進社區,不到兩天就有人到府登記。從這裡可以感受到高新區不是在一個孤立的‘圈’中發展。”昆山一媒體人士稱。

  在廣東,很多工業園由於位置偏遠,與城市功能區是隔斷的,那裏幾乎難以接受到城市行政資源和商業配套的輻射。當聽説為一汽大眾南海項目安裝設備的德國人出行也要打“摩的”,剛從北方高校畢業來到獅山工作的阿輝並不吃驚,他認為,對獅山來説,最關鍵的地方是讓在這裡工作、生活的人體驗到城市的便利。

  而在昆山高新區,通過園鎮合一,將大部分社會管理事務下沉至社區。這裡的學校、醫院資源在全市都是相對優質的,居民可享受到15分鐘健康服務圈。

  時間追溯到二十多年前,昆山高新區的前身,是1994年9月經國家科委批准設立在玉山鎮的昆山國家級星火技術密集區。彼時,佛山高新區已成為國務院批准成立的首批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

  2006年4月,昆山國家級星火技術密集區正式更名為江蘇昆山高新技術産業園區,當時批准面積7.86平方公里。直到佛山高新區核心區遷至獅山兩年前的2010年,昆山高新區才成功升級為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值得一提的是,這是全國首個設在縣級市的國家級高新區。而更值得佛山人注意的是,昆山高新區很快就成功躋身全國開發區前20強。這正是佛山的對高新區給出的發展目標。

  然而,雖然發展起步要比昆山高新區早,但佛山高新區在區劃格局上相對較為分散,其格局是一區六園的結構,處於南海獅山的南海經濟開發區,僅是六園中的一園。而更讓佛山尷尬的是,受禪城核心區土地限制,佛山高新區核心區在創新能力建設、體制模式方面都遇上了瓶頸。在2011年廣東省對省內6個國家高新區的考核中,佛山高新區排名並不理想,即使放眼全國,高新區也只排在中游,與佛山的經濟總量和地位不相稱。

  這讓佛山不得不考慮,要把高新區放在擁有更大動力和空間的平臺上去。2012年,佛山將國家高新區核心園區遷至南海中部片區(包括南海高新區)和三水樂平工業園,面積一下子擴寬至400平方公里,由此開始二次創業之路。

  從地理位置上看,昆山毗鄰國際都市上海與歷史文化名城蘇州,接入長三角軌道交通網路,擁有較優的地理優勢。高新區所處即為中心城區,相應的城市資源配套較佳。而獅山則是佛山城市的副中心,在這個製造業集中的地方,城市配套滯後於城市的發展需求。

  躋身國家隊後的昆山高新區,獲得了更大的動力與資源,2010年全區實現地區生産總值445億元,財政總收入93億元,工業總産值1550億元,其中高新技術産業産值佔規模以上工業産值的58%。此時的昆山高新區,對昆山GDP及工業總産值的貢獻率已超過20%。

  去年的數據顯示,玉山與獅山在經濟總量上基本處於相同層次。去年昆山高新區預計完成地區生産總值590億元,同年獅山鎮實現地區生産總值505億元。

  昆山高新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杜立新用一個比喻來説明昆山城市與三大經濟板塊的關係與定位。“昆山經濟開發區是長子,花橋經濟開發區是女兒,高新區就是小兒子。長子負責賺錢供養家庭;女兒富養嫁入豪門,即定位融入上海。小兒子就是好好讀書,誓當狀元,即後發之秀,主攻新興産業,將來重振家園的重任就落在小兒子的身上,把昆山大家庭的産業結構、發展模式的轉型升級希望寄託在高新區這裡。”

  而在承載産業升級、振興家園這個宏大夢想的背景下,昆山高新區與鎮街兩套人馬的管理體制,逐漸顯露出限制區域發展活力的弊端。為此,在2012年3月,昆山高新區將高新區管委會與園區所在鎮玉山鎮合二為一,推進“區鎮合一”管理體制,明確提出要“區鎮合一,以區為主”。從此,玉山鎮這一名稱或許將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

  大板塊融合“和而不同”的板塊經濟

  按照現代科技産業的規律,昆山高新區對118平方公里版圖進行重新規劃,高新區分設三大板塊,各大版面之間既有橫向協作,又有垂直供需,形成了一條完整的高新技術産業鏈。

  “昆山就是開發區,開發區就是昆山”,昆山市委書記管愛國曾如是説。

  “從‘以鎮為主’到‘以區為主’,不只是簡單的一字之差,而是體制上的創新。”杜立新説,“我們要打造成為國內一流、長三角領先,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現代化科技生態新城。那麼城市的形象要與這一定位相匹配。由高新區來主導統籌規劃與建設,是適應産業轉型升級需要的體制改革。”

  這樣一來,昆山高新區總面積拓寬至118平方公里,下轄7個街道、3個功能區,常住人口近50萬。這意味著高新區可以在118平方公里的空間裏進行功能區的全面統籌規劃及建設。在推動“區鎮合一”過程中,昆山高新區將原高新區與玉山鎮的管理職能進行梳理合併,財政權力及經濟職能逐步由管委會承接,賦予管委會在經濟與招商、規劃建設、財政支配的主導許可權。

  一定程度上説,佛山高新區原有體制一直是阻礙其大步向前的“絆腳石”。佛山市市長劉悅倫在核心區移師獅山時就曾表示,與全國一流高新區相比,佛山高新區還存在體制機制、創新能力和創新資源集聚三個方面的短板。對於體制這一短板,佛山給高新區的支援首先就是理順體制機制,賦予核心園區市級經濟管理許可權,實行一級財政管理,目前首批54項市級許可權已經下放。而在今年區劃調整後,獅山鎮主要領導兼任佛山高新區管委會領導職務,初步實現了“兩套班子一套人馬”。

  “如果沒有資源、資金、政策優勢,來談這些目標其實都是空話。”佛山高新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南海高新區黨工委書記,獅山鎮委書記王雪坦言,在園鎮融合的道路上,獅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園鎮融合後,園鎮稅收如何分成、投入如何分配?據悉,目前對於高新區核心區的建設,佛山市每年投入約1000萬元,南海區每年大概有1億元的資金支援,但是這對於高新區的建設,顯然還遠遠不夠。

  另一方面,目前,高新區管委會下設經濟發展和科技局等6個正科級機構。這些機構都為發展經濟而服務,但並無社會管理和民生發展等功能。雖然通過區域調整,高新區的區域已經大致與新獅山的區域重疊,但在體制和機構設置上,顯然還有待進一步融合。

  規劃上,昆山高新區對園區118平方公里版圖進行重新規劃,完全按照現代科技産業的規律來進行規劃設計,分設陽澄湖科技園、新城北産業園和吳淞江産業園等三大板塊。這三大板塊各有側重,相互既有橫向的協作,又有垂直的供需,形成了一條完整的高新技術産業鏈。

  而在今年3月,南海中部進行了一次區劃調整,撤銷南海區羅村街道,將其行政區域併入獅山鎮。同時,將大瀝鎮管轄的5個社區居委會調整至獅山鎮管轄。新獅山版圖擴張至330.6平方公里。在這麼大一個區域之間,分佈著汽車産業城、生物醫藥産業基地、新光電産業基地等多個專業園區,並以專業園區帶動形成較完備的産業鏈條。但目前來看,各産業協調互動還較少,針對園區的規劃編制還在抓緊進行中。

  在區劃調整推動一體化發展上,昆山同樣經歷了從最初25個鄉鎮到20個、再到10個的變革過程。據了解,隨著三大板塊經濟能量的壯大,昆山市政府還有意識推動板塊周邊的鎮街的融入及與之聯動。“可能還會將一些鎮街向三大板塊合併,繼續將這些有優勢的板塊做得更大更好。”昆山當地一相關人士透露。

  “獅山並鎮之後在面積上稱得上中國第一大鎮,然而,我觀察到昆山由於嚴格執行集約用地,其土地開發程度相對南海要低。而南海在土地利用上顯得粗放,一些落後産能還佔有一定的土地資源,支撐發展高新技術産業的連片土地載體仍舊不足。”一媒體觀察人士如是稱。

  王雪坦言,以往在寧波、成都等高新區考察時,最大的感觸就是他們土地運用非常靈活,一建就是幾十萬上百萬平方米,而佛山高新區在運作大型項目時比較困難。

  “園鎮融合的體制還在磨合中,肯定會朝這個方位走,包括爭取獨立財政、稅收和土地指標等。”王雪認為,高度融合的體制與當前佛山高新區的體制各有優劣,目前獅山鎮和高新區的領導分工就已經體現交叉融合。

  據悉,在今年廣東省對省內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進行考核時,佛山高新區已從此前的倒數第一躍居到全省第三位。

[責任編輯:王偉]

涉臺常識
關於我們 | 本網動態 | 轉載申請 | 投稿郵箱 | 聯繫我們 | 版權申明 | 法律顧問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台灣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