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  >  專題  >  涉臺園區  >  評論觀察  > 正文

香港自由港為何還要躋身自貿區?

2013-09-23 09:4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字號:     轉發 列印

  粵港合作聯席會議第十六次會議日前在港舉行。正在籌劃中的粵港澳自由貿易區是多方關注的焦點。

  在會後的記者會上,廣東省省長朱小丹表示,仍在籌劃的粵港澳自貿區是一個區域性的自貿區,與上海自由貿易區的國際性定位不同。粵港澳自貿區主要是發揮香港的優勢,突出香港在國際經濟中的地位,帶動珠三角發展。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以“積極參與”、“共同謀劃”、“互惠互利”來表明粵港澳自貿區的態度。他表示,對應內地各省市,香港有不可取代的優勢,因為香港的國際化程度最高,內地進一步開放是大勢所趨,相信自貿區的建立,可以達致互惠互利。

  融合,對大家有好處

  為何要規劃建設粵港澳自貿區?“互惠互利”是關鍵。

  回歸16年來,香港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得到進一步鞏固和提升,被公認為全球最自由開放的經濟體和最具發展活力的地區之一。梁振英多次表示,背靠祖國是今天香港最獨特的優勢,未來特區政府會進一步與內地加強合作。

  廣東作為距出境澳最近的內地省份,其“先行先試”的優勢最明顯。梁振英錶示,廣東省是香港在經濟及社會各方面的最大合作夥伴,廣東與香港的合作,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融合對經濟的拉動也直接而顯著,包括港澳在內的大珠三角地區經濟總量,已超過倫敦,僅次於紐約、東京,成為世界第三大都市圈。

  粵港兩地在産業結構、資源配置等方面的優勢互補,是兩地日益緊密經貿關係的內在動力。與此同時,國家政策的出臺和實施,也極大地釋放了兩地融合的優勢。2003年6月,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簽署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2012年香港回歸15週年之際,中央推出39項惠港政策,其中21項是支援粵港合作的政策。今年8月,CEPA補充協議十正式簽署,其中有15項政策在廣東先行先試,累計對香港服務業開放先行先試政策達79項……

  更自由的流通要素

  粵港澳自由貿易區的規劃,從某種意義上説,是因為廣東與香港、澳門間日益密切深入的經貿關係中遇到了新課題。2012年,國務院相繼批復前海、橫琴、南沙規劃,支援建設以香港金融體系為龍頭、珠江三角洲城市金融資源和服務為支撐的金融合作區域,打造世界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基地,加快共建粵港澳優質生活圈步伐。

  粵港經濟合作,面臨著從簡單的代工到向先進製造業以及服務業等深層次合作的轉變。過去粵港“前店後廠”式的合作模式,曾給兩地經濟創造了輝煌,但是隨著內地經濟的迅猛發展,兩地合作的前提和模式也在慢慢變化。一方面兩地的産業結構發生了變化,面臨著從簡單的代工合作模式到現代服務業的合作;另一方面,日益深入緊密的經貿關係也必將觸碰到更多深層次的問題,例如金融要素、商品要素等更自由的流通問題。

  朱小丹表示,粵港澳自貿區的具體內容、定位、功能以及立足點,仍在商議之中,但初步設想包含服務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商品貿易自由化以及金融創新合作。因此,有香港學者指出,粵港兩地實際上已經是一個經濟利益一致的整體,兩地在各自的經濟轉型中都需要對方的支援,在未來的發展中仍然有很豐富的合作內容和廣闊的合作前景,這也是為什麼被公認為是自由港的香港,仍然鍾情于粵港澳自貿區。

  “後CEPA時代”的呼聲

  有媒體將粵港澳自貿區的規劃,稱之為“後CEPA時代”的呼聲。

  CEPA協議之後,粵港澳合作的棋該怎麼下?暨南大學特區港澳經濟研究所的覃成林和陳恩曾在《關於深化粵港澳合作的建議》中稱,粵港澳加深合作,最終實現全面融合,是大勢所趨,而建設“粵港澳自由貿易區”將進一步釋放香港和廣東的活力,是CEPA後進一步推動融合的有效途徑。

  粵港經貿合作,帶動了商品、技術以及資訊在兩地間的重新組合,兩地合作從貿易擴大到金融、旅遊、房産等多個領域,也給兩地民眾生活和創業帶來便利。緊鄰香港的前海、與澳門一河之隔的橫琴、背靠內地面朝港澳的南沙,天然的地利位置,加上“比特區還要特”的政策,粵港澳共建優質生活圈,已不是遙不可及的夢。

  如今,粵港澳自貿區的規劃,有望進一步推進三地從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到社會民生領域合作的全面升級。不過,機遇與挑戰並存。粵港合作的深入也帶來水客問題、“雙非”問題、內地炒樓客問題等,這些都曾是攪動內地與香港關係的燙手問題。未來,如何把握機遇、應對挑戰,推進融合,還需要細緻的思考和把握。(李煒娜)

[責任編輯:王君飛]

涉臺常識
關於我們 | 本網動態 | 轉載申請 | 投稿郵箱 | 聯繫我們 | 版權申明 | 法律顧問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台灣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