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關鍵詞:
台灣網  >  兩岸文化  >   特別推薦

一千年前,雄安也是一個特區

2017年05月19日 14:24:25  來源:騰訊
字號:    

  [摘要]雄州所在的燕雲之地,本是中原王朝舊土,之所以落入遼國之手,得從五代説起。五代時,中原王朝頻繁更替,割據政權並立,後晉向大遼割讓燕雲地區,容城、歸義兩縣也在割讓範圍內。

  雄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內陸縣區,如今一舉成名。從昨天到今日,我們都被“雄安新區”刷屏了。這是繼上海浦東、廣東深圳之後的第三個舉足輕重的特區,按官方的説法,“雄安新區”將建成首都的副中心,“雄安新區”的設立,事關千年大計。

  雄安之名,取自河北雄縣、容城、安新。一千年前,即北宋時期,雄州(即今之雄縣)一帶也是宋朝的特區。眾所週知,雄州是宋朝與遼國接壤的北境城市,戰略位置非常重要。

  一千年前,雄安也是一個特區

  雄州所在的燕雲之地,本是中原王朝舊土,之所以落入遼國之手,得從五代説起。五代時,中原王朝頻繁更替,割據政權並立,後晉向大遼割讓燕雲地區,容城、歸義兩縣也在割讓範圍內。後周又收復容城縣南境與歸義縣南境,並設立雄州,統轄容城、歸義兩縣。趙宋立國後繼承了這一政治遺産,在雄州拒馬河與遼朝對峙。

  遼朝也在拒馬河之北重置歸義、容城兩縣,僑借涿州新城為治所。於是在拒馬河兩岸出現了兩個歸義縣、兩個容城縣。河北岸的容城縣與歸義縣歸遼朝實際控制,河南岸的容城縣與歸義縣歸宋朝實際控制。

  北宋初,宋遼相互征伐多年,一方要北伐,收復燕雲故土;一方要南征,搶回雄州失地、進而問鼎中原。幾次大戰下來,雙方各有勝負,相峙不下,最後宋遼的君主都意識到和平的重要性,遂于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訂立“澶淵之盟”,以拒馬河為界,河之北疆土歸遼朝,河之南疆土歸宋朝。

  “澶淵之盟”訂立後,雄州一帶成為邊境特區。宋遼雙方默認拒馬河兩邊為“兩屬地”。南岸“兩屬地”的範圍,大致為拒馬河以南、雄州城以北寬約四十余裏的狹長地帶。北岸“兩屬地”的情況,由於史料匱乏,今人了解極有限,想來應該是涿州新城以南、拒馬河以北的狹長地帶。

  宋遼不再戰爭了,約為兄弟之國,發展雙邊貿易。雄州就是雙邊貿易的經濟特區,設有大型榷場。每一年,以雄州榷場為主的宋遼貿易額約有150萬貫。由於經濟上的絕對優勢,宋朝對遼朝的貿易長期處於“出超”地位,宋朝從對遼貿易中“歲獲四十余萬”,每年可獲利40多萬貫。而據日本漢學家斯波義信的估算,宋朝通過對遼貿易,每年可獲80萬貫的順差。

  我們都知道,根據“澶淵之盟”的約定,宋朝每年要給予遼朝歲幣十萬兩銀、二十萬匹絹,“以風土之宜,助軍旅之費”,類似於今天國與國之間的經濟援助。但宋人通過雄州榷場賺回來的貿易收益,超過了送出去的歲幣。宋人自己也説:“蓋祖宗朝賜予之費,皆出於榷場歲得之息, 取之於虜而後以予虜,中國初無毫發損也。”

  北宋的雄州,從軍事意義上的北邊門戶,成功轉型為經濟意義上的邊境貿易特區。

  

[責任編輯:楊永青]

精彩圖片
特別推薦
兩岸交流
圖書推薦
文摘
文化視野
歷史逸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