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關鍵詞:
台灣網  >  兩岸文化  >   特別推薦

張大千臨摹時曾破壞敦煌壁畫?學者:是一種保護

2017年03月21日 07:31:32  來源:華西都市報
字號:    

  中國敦煌學會原秘書長柴劍虹做客成都博物館。

  敦煌文化藝術有何世界性意義?四川和敦煌文化藝術之間有何聯繫?3月18日,距離敦煌·絲路大展撤展還有20余天,中國敦煌學會原秘書長柴劍虹做客成都博物館,講述敦煌文化藝術的世界性意義。他特別強調,敦煌壁畫代表了中國各個時期繪畫的最高水準,是一部活的中國美術史,而在其中,四川畫家們為敦煌壁畫的保護研究作出了傑出貢獻。

  敦煌壁畫是活的中國美術史

  美術界存在一種誤解,敦煌壁畫並沒有留下畫家的名字,肯定都是一般的、並不出名的畫家所畫,哪有什麼可研究的?不過在柴劍虹看來,敦煌壁畫絕不是一般畫家所畫。

  “吳道子、顏立本這些畫家聲名遠揚,但他們的作品存世很少,普通觀眾去哪兒才能看得到呢?過去長安寺廟裏面有吳道子、顏立本的真跡,但都在戰亂中燒掉了。後來,這些一流水準的畫家就跑去敦煌創作,藝術作品得以留存。”柴劍虹推斷,敦煌壁畫不是一般畫家的作品,而是代表了各個時期中國繪畫的最高水準。常書鴻為何要從法國回來?張大千為何跑去敦煌臨摹散盡萬貫家財?就是因為那兒的壁畫水準最高,是一部活的中國美術史。

  張大千的臨摹也是一種保護

  提起四川跟敦煌的關係,觀眾首先都會想到張大千。柴劍虹展示了幾張張大千在敦煌臨摹時候的照片,那種在艱苦的條件下專注創作的精神令人動容。

  柴劍虹介紹,張大千臨摹了很多敦煌壁畫,不過他的臨摹意義不在於此,而是通過他的臨摹藝術品展覽,讓全國美術界同行乃至老百姓,知道我們有這樣一個藝術寶庫。當時他回成都辦的展覽不僅引起了政府的關注,還吸引了段文傑等四川人前赴後繼奔向敦煌。

  柴劍虹展示了一張照片,是段文傑臨摹的130窟甬道壁畫。當時,張大千偶然發現130窟外面的壁畫年代較晚,裏面夾層的色彩還很鮮艷,他一激動就剝落了外層的壁畫,裸露出內層尚且鮮艷的圖案。後來,有的學者就寫文章聲討張大千,指責他破壞了敦煌藝術品,一時成為懸案。

  每每接受媒體採訪時被問及“你認為張大千破壞了壁畫沒有?”柴劍虹都會耐心地回答,張大千是一個藝術家,他心血來潮去揭壁畫是有不妥,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作為一個藝術家發現了這個東西,剝出來了就要得到很好的保護。後來常書鴻他們也採取了同樣的辦法,比如我們看到的220窟也是剝出來的。如今,觀眾再去看130窟甬道這幅畫,已經很不清楚,所以臨摹也是一種保護。

  四川可成為敦煌學研究基地

  除了張大千之外,常書鴻1940年代籌辦敦煌藝術研究所的時候,許多壁畫師都來自四川,其中就包括段文傑、史葦湘、歐陽琳等早期的畫家,他們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臨摹了一大批壁畫,為保護敦煌壁畫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如今,這些壁畫已經成為文物,因為原有的洞窟已經模糊不清。

  這次敦煌藝術大展上展出了史葦湘、歐陽琳等人的作品,觀眾可以從中看到四川人在敦煌的故事。

  與此同時,畢業于四川藝專的藝術家們,也為敦煌藝術保護研究作出了巨大的貢獻。還有很多四川人,在研究敦煌文獻方面成就斐然。多年以來,四川大學培養了一批碩士、博士專門從事敦煌研究,包括敦煌的佛像研究。“所以四川是敦煌學研究很重要的一個點,並且完全可以成為敦煌學研究的基地。”柴劍虹説。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曾潔攝影報道

[責任編輯:楊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