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臺灣政局回顧與展望

作者:尹茂祥上傳時間:2016-01-15 16:18字號:       轉發 列印

  受2014年底“九合一”選舉影響,2015年的臺灣政局步入“藍消綠漲”、“國弱民強”、“第三勢力”群雄並起的深度調整期。民進黨重奪政權的信心大增,士氣高漲,國民黨進入新的盤整期,內部整合困難重重。新興第三勢力的加入,讓局勢更加複雜和多元。島內朝野政黨圍繞2016年兩場重要選舉展開激烈竟逐,蔡英文處於穩定領先之勢。

  一、島內政治版圖呈現“藍消綠漲”、“國弱民強”態勢

  (一)政黨實力“國弱民強”

  目前,在全臺22個縣市中,除3席為無黨籍外,國民黨僅執掌6席,民進黨增至13席,執政縣市人口達1444萬,佔全臺人口61.67%。幾十年來“藍大於綠”的戰略態勢徹底改變,政黨實力和基層實力均呈現明顯的“國降民升”、“國退民進”態勢。

  (二)戰略態勢“地方包圍中央”

  2014年“太陽花學運”與“九合一”選舉以來,綠營士氣持續高漲,重奪政權的信心大增。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以“準總統”自居,要求執政的13個縣市與親綠柯文哲的臺北市,成立“縣市長聯席會議”和“自治同盟”,相互扶持、共同決策,在“反核四”、“反課綱微調”、處理“八仙塵爆”等議題上一致對外,與“行政院”分庭抗禮,形成“地方包圍中央”之勢。

  (三)選民結構“藍消綠漲”

  島內藍綠選民結構發生重大變化:外省人第一代逐漸凋零,每年銳減25萬人左右;第三代本土意識強烈,國族認同發生較大偏差;青年世代每年增加約30萬人,其中絕大部分“反馬親綠”,“恐中、懼中”的意識更為強烈;階級意識的崛起、公民運動的發生及圍繞公平正義的情緒不斷發酵,直接導致民眾向“中間偏綠”傾斜。這種狀況使得選民結構呈“藍消綠漲”、“藍25%、綠30%、中間45-50%”的態勢。

  二、馬團隊施政乏力,處於“施政看守期”

  (一)“馬英九包袱”沉重,民心思變的氣氛不斷發酵

  近年來,全球經濟疲軟、低迷,臺灣自然難以置身事外,經濟成長率一直在低幅度徘徊。物價快速上漲,失業率居高不下,民眾實際薪資所得停滯甚至倒退,社會貧富差距擴大,民眾不滿情緒高漲。老百姓的不滿,自然由執政當局概括承受。尤其是馬執政期間社會問題頻發,如“高鐵財改案”引發“交通部長”葉匡時辭職、臺軍官私帶藝人闖禁地登阿帕奇直升機令輿論譁然、張顯耀涉密案致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請辭等等,使得馬團隊支援率低迷,不滿意度一再創下新高。島內民心思變,社會上瀰漫著“用選票懲罰執政黨”的氛圍。2015年6月11日臺灣指標民調(TISR)公佈數據顯示,58%的民眾認為有必要政黨輪替,僅22%認為沒必要。 9月10日TVBS發佈民調顯示,馬的滿意度僅為17%,列島內主要政治人物排名的倒數第二,略高於吳敦義的15%。

  (二)馬英九徹底跛腳,施政更趨保守

  馬請辭黨主席後徹底跛腳,政治威信遭受重創,各項政令難以推動,“府、院、黨”關係不暢,處於“施政看守期”。年初馬啟用舊臣毛治國小幅調整內閣,人事上多延用老面孔,被外界批評“消極保守思維”。2月份馬的核心幕僚金溥聰請辭“國安會秘書長”,“馬金體制”在形式上宣告瓦解,馬當局施政能力更加弱化,行政、“立法”的對抗持續升溫。一方面,很多黨籍“立委”炮轟馬英九,宣示“走自己的路”。另一方面,“行政院”列為重大優先法案的“服貿協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等案,由於被國民黨“立院黨團”列為非優先處理,被擱置至今。

  三、國民黨改革不力、整合困難,2016選情艱困

  2015年1月,馬英九請辭黨主席,國民黨正式進入朱立倫時代。一年來,國民黨積極推進黨務改革、完成“大選”提名、爭取選民回流,但受制于內外部整合不力、支援者流失嚴重等問題,目前仍在谷底徘徊。

  (一)黨務改革加速進行,但未取得實質成效

  朱立倫接任黨主席後,積極推行“內造化、戰鬥化、年輕化、志工化”改革,給外界耳目一新之感。一是理順決策運轉機制。廢除備受詬病的中山會報制度,讓中常會重新成為決策中心;以回歸制度與黨章為由未聘馬英九為榮譽主席,改稱連戰、吳伯雄為前主席。副主席由7名縮減為2名;宣示“重建權責相符的制度”、“修憲公投”、“以內閣制取代現行的雙首長制”等。二是加強內部協調配合。將“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改造為國民黨的智庫,建立智庫與“立法院”黨團及政策會的配合機制;改善行政、立法部門雙向溝通機制;成立“立委輔選策略委員會”負責黨內提名。三是強化中央與基層聯接。任命黃昭順、盧秀燕、賴士葆等民意代表出任黨職;邀請執政縣市長出席中常會;爭取地方實力人物及卸任政務官出任地方黨部主委等。四是加速推進世代交替。連、吳日益淡出,馬、王、吳基本不插手黨務,國民黨初步形成以朱立倫為首的新的權力核心;任命李四川為秘書長,黃昭順、盧秀燕、江政彥為副秘書長;在智庫下新設“新媒體、新世代組”,著重處理青年議題、網路傳播及人才培養工作。不過,受主客觀諸多因素限制,國民黨的黨務改革缺乏實質性突破,主要表現在:內鬥沉疴依然不斷;與基層及地方派系關係疏遠;年輕人才儲備不足;黨務、“立法”、行政部門運作不暢。尤其是進入“大選”及“立委”提名階段後,黨務改革明顯放緩,人事提名問題明顯妥協,社會各界失望情緒明顯。

  (二)內外整合成效不大,低迷氛圍難以突破

  一是朱立倫是“史上最弱黨主席”。由於馬英九掌握“行政院”、王金平操控“立法院”,朱可調動的黨政資源十分有限。二是“馬王心結”等高層矛盾難以化解。馬、王矛盾是影響黨內團結的最大不穩定因素。朱接任黨主席後以“尊馬挺王”迂迴處理王金平黨籍案,最終以國民黨敗訴定案,但黨內的恩怨、內鬥及由此埋下的分裂危機至今仍余波盪漾難以化解。朱本人亦感嘆“黨內南轅北轍,本土都會、深藍淺藍極度敵對,導致選戰過程不斷爭執”。 三是多名“立委”和地方派系接連出走。國民黨選情被普遍看衰,加劇了黨內人士的“跳船逃生”。年初,全臺最高票當選的“立委”徐欣瑩退黨自組民國黨。其後,多名現任“立委”如蔡正元、林鴻池、謝國梁、徐志榮、張嘉郡、翁重鈞、楊應雄、鄭汝芬等集體“跳船”,退出“立委”選舉。7月6日,臺北市議員李慶元宣佈退出國民黨。11月18日,“立委”李鴻鈞更宣佈退黨支援宋楚瑜,黨的凝聚力遭到嚴重削弱。四是泛藍整合困難重重。圍繞2016年選舉,國民黨、親民黨雖經多方撮合、協調,依舊分道揚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堅持參選到底,並推出多名“立委”候選人,對國民黨選情雪上加霜。

  (三)國民黨支援者流失嚴重,但士氣有所回升

  受大環境不利和執政包袱影響,2015年國民黨始終沒能走出“九合一”敗選陰霾,黨內到處瀰漫著失敗主義。不僅傳統的支援群體流失嚴重,大多數中間階層、年輕選民亦“棄藍從綠”。不過,由於國民黨基本盤並未渙散,在黨政資源、兩岸政策等方面仍有優勢,藍營士氣逐步回升。一是“立委”補選暫時止血。2月的“立委”補選,國民黨獲得5個選區中的2席,民進黨獲3席,基本維持平盤,國民黨暫時止血,有助藍營選民歸隊。二是朱立倫臨危受命接任黨主席,宣示“找回創黨精神,重建核心價值”,並進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定程度上讓藍營群眾重燃信心。朱3月到訪香港、5月赴大陸並舉行“習朱會”、11月訪美,聲望和形象大大提高。三是國民黨“抽柱換朱”,改徵召黨主席朱立倫參選2016後,選情有所改觀。10月16日TISR公佈數據顯示,若藍營“洪下朱上”,蔡英文、朱立倫、宋楚瑜支援度分別為44.6%、21.0%、12.0%,藍綠差距拉近8個百分點。 11月25日國民黨民情暨大數據中心民調亦顯示,蔡、朱的支援度分別為39.7%、29.2%,兩人差距僅有10.5%,其中針對“經濟發展”及“兩岸關係”兩項議題,民眾對朱支援度皆高於蔡7-11個百分點。

  四、民進黨實力增強,2016奪權希望大增

  得益於國民黨施政不彰,民進黨很快走出2012年敗選陰霾,並在被視為2016年“總統”選舉前哨戰的“九合一”選舉中取得“有史以來最好成績”,積極為2016年重新執政創造條件。

  (一)民進黨實力增強、士氣高漲

  “九合一”選舉大勝,給民進黨帶來了2016年重奪政權的信心和實力,島內媒體認為,民進黨“一隻腳已經踏進‘總統’辦公室”。一是政治風向大大有利於民進黨。不管從實力、氣勢還是媒體民調看,民進黨都是穩贏。臺灣選民素來有“西瓜偎大邊”的性格,蔡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2016可謂勢在必得。二是地方行政資源大幅增長,基層實力顯著增強,展現出“從地方贏回臺灣”的強烈企圖心。三是隨著國民黨的結構性崩盤,民進黨的社會基礎和支援群體快速擴張,島內“民心思變”的氛圍已然形成。

  (二)蔡英文“綠營共主”地位穩固

  “九合一”勝選適度平息了黨內的派系紛爭,蔡聲望持續攀升,“綠營共主”地位得以強化。一是大力推動世代交替。蘇貞昌、謝長廷、遊錫堃等“美麗島世代”日漸退出權力核心,林佳龍、鄭文燦、林右昌、林智堅、涂醒哲等中生代迅速崛起,青年勢力大幅上位。二是代表民進黨出戰2016。在國民黨多個臺面上可能的候選人互信推諉、各有盤算的情況下,民進黨的2016候選人早就定於一尊,蔡英文以逸待勞、穩紮穩打,佔盡了先機。新潮流係大佬、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擔當“戰情總監”,統籌2016年“大選”戰略,黨內各派系大佬謝長廷、遊錫堃、許信良、姚嘉文、蘇貞昌等負責各選區輔選任務。三是奔走美、日尋支援。民進黨選後即派秘書長吳釗燮赴美,探知美國態度,為重返執政尋求支援。5月29,蔡英文親自赴美,展開為期12天的“面試之旅”,先後拜訪了白宮國家安全會議(NSC)、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托尼?布林肯,被媒體認為“受到高規格接待”、“面試通過”。10月6日,蔡再次啟程訪日,除會見臺灣僑胞、日本商界和政壇人士外,並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岸信夫陪同下,造訪了安倍的家鄉山口縣,被媒體形容是“高規格”、“準總統”的待遇。

  (三)兩岸政策依然模糊

  早在2012年敗選後,蔡就提到民進黨重返執政還剩下“最後一哩路”,外界普遍認為這一哩路就是兩岸政策。此後民進黨多次拋出“中國政策大辯論”,但都無疾而終。2015年初,蔡提出“三個堅持”、“三個有利於”,        其後又提出“透明、清廉、公民參與與主權鞏固”,“兩岸關係的處理要著重實質層次,名詞和標簽化處理不利於兩岸關係的有效處理”等論調,都難以消除選民和國際社會的疑慮。為取得美國信任和支援,同時回應外界的持續高壓,蔡于訪美前後分別拋出“維持現狀論”與尊重“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的論述,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美國的默許,也迷惑了部分島內民眾。但由於在是否承認“九二共識”、“兩岸一中”等核心問題上繼續採模糊態度,兩岸政策仍將是該黨無法克服的“軟肋”。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認為,民進黨兩岸政策“應設定為取得政權後繼續與大陸往來,否則若被大陸完全否定仍將難以執政”。

  五、各黨派圍繞2016展開激烈竟逐,第三勢力欲求突破

  (一)蔡英文選情穩定領先、穩紮穩打

  由於選情一路領先,蔡英文采取穩紮穩打戰術,主打“安全牌”,避免犯錯。一是陸續成立“小英之友會”、“百工百業社團後援會”,逐一拜會黨籍縣市長、企業界大佬及重要的工商業組織,爭取支援。二是積極參加“立委”造勢活動,互相拉抬。三是以內政為主戰場,提出“三個連結、五大創新”等一系列政見,爭取中間選民支援。四是在選戰後期主動出擊,指控國民黨操作5億元換柱、朱立倫家族涉嫌貪腐弊案、副手王如玄“軍宅案”等。

  島內各大公司所作民調雖有小幅差異,但基本都顯示出蔡、朱的差距在20%左右。2015年6月以來,臺灣指標民調針對“總統”選舉已做7次調查,無論是蔡英文、洪秀柱(朱立倫)兩人對決,還是加入宋楚瑜後的三人角逐,蔡都遙遙領先。《蘋果日報》委託世新大學做了4次民調,蔡均一路攀升。12月16日最新民調顯示,蔡、朱、宋支援度分別為43.2%、20%、7.8%。12月14日TVBS民調亦顯示,民進黨“英仁配”支援度為45%,國民黨“朱玄配”降至22%,親民黨“宋瑩配”為10%。

  (二)“立委”選舉呈“國守民攻”態勢

  11月27日,臺第九屆“立委”選舉候選人登記完畢,除國民黨、民進黨、臺聯黨、親民黨、新黨外,還有軍公教聯盟黨、無黨團結聯盟、民國黨、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樹黨、世代力量等。目前,島內幾乎所有的預測都對國民黨不利,多數人認為國民黨總席次減少是大勢所趨,不僅無法過半,還將喪失“立院”第一大黨地位。

  第一,國民黨“少輸為贏”,全力拉抬選情。朱確定參選後,迅速確定競選團隊及選戰策略,成立6大任務編組,充分動員各種資源拉抬“立委”選情。一是為王金平續任不分區“立委”解套,積極安撫洪秀柱,爭取“本土藍”和“深藍”支援。二是邀請胡志強出任競選總部主委,王金平任後援會會長,吳敦義、蕭萬長、連戰、吳伯雄挂名競選總部榮譽主委,營造黨內團結氛圍。三是密集展開輔選行程,拜會各行業、各界人士。四是強化兩岸牌優勢,批評蔡英文“維持現狀説”。五是積極邀蔡進行電視辯論,爭取輿論關注。

  第二,民進黨選情大好,力爭“國會”過半。在蔡英文“母雞帶小雞”效應拉抬下,民進黨選情態勢大好,未來很可能成為“立院”第一大黨,若加上與第三勢力結盟,整個綠營將創造“席次過半、主導國會”的新歷史。不過,由於民進黨在新北市、臺北市、桃園市等地的選情陷入膠著,要單獨實現“國會過半”的全面執政目標仍有距離。陳水扁辦公室前主任陳淞山認為,臺灣的“總統”與“立委”選情大概正往“分裂投票”方向發展,蔡可能“總統”勝選,但民進黨“立委”席次可能在53-55席次之間,不容易單獨過半全面執政。

  (三)第三勢力積極佈局“立委”選舉

  所謂“第三勢力”,是指介於藍綠陣營之間的中道力量,訴求跳脫藍綠對立,尋求公平正義。長期以來,島內兩黨政治格局穩固,基本是國、民兩黨唱大戲,第三勢力發展有限。不過,隨著近年來臺灣政治力量的此消彼長,尤其是公民運動的迅速崛起,藍綠實力進一步拉近,第三勢力的地位和作用明顯上升。2015年來,島內一些政治人物和社運團體借機成立新政黨,他們標榜超越藍綠,注重普遍正義及制度弊病,先後推出“立委”候選人,希望成為影響政局的關鍵少數。

  時代力量于2015年1月25日成立,主要依託網際網路平臺,爭取對象為中北部都會區20-35歲的年輕人。該黨推出多人投入“立委”選舉,迅速鎖定公共議題,抓住選民眼球,並頻繁到美國募款,選舉經費相當可觀。據TVBS民調,該黨有望突破5%的政黨票門檻,打敗親民的和臺聯黨,成為最小大黨。

  社會民主黨于2015年3月由臺灣大學社會係副教授范雲(曾任“野百合學運”總指揮)和前經濟民主連和發言人嚴婉玲等人籌組成立,二人亦分別投入臺北和新北市“立委”選舉。

  民國黨由前國民黨“立委”徐欣瑩和前親民黨“立委”陳振盛與年初籌組,打出超越藍綠旗號,大力結合秒天法師為代表的宗教力量,通過各地禪修會館和在大專院校設立的禪學社、領袖社等擴充社會基礎,爭取到一批年輕世代和中年民眾支援,成長相當迅速。2015年10月“未來事件交易所”不分區政黨得票率預測,民國黨為11.34%,領先親民黨、時代力量和臺聯黨。

  在當前島內藍綠二元對立的政治環境下,第三勢力仍顯稚嫩,由於缺乏組織、知名度和選舉經驗,尤其是無法複製“柯文哲模式”,難以在2016年選舉中取得太大斬獲。不過,在當前島內經濟不振、民怨集中的形勢下,第三勢力可望獲得一定的話語權和發展空間,“隨著年輕世代興起,未來將是一股不容小覷的政治力量”。

  六、未來展望

  從當前態勢看,民進黨極有可能在2016年的“大選”和“立委”選舉中“雙勝”,實現該黨歷史上首次全面執政。基於穩定執政和長期執政的需要,臺灣首位“女總統”蔡英文將優先處理內政、經濟、分配等議題,並在兩岸政策上向我釋出一定善意,但難以進行實質調整,未來將繼續維持其借殼“中華民國”的“事實臺獨”路線。值得注意的是,蔡上臺後雖不會宣佈“法理臺獨”,但極有可能推行“務實臺獨”之路,在文教領域進一步施行“去中國化”政策。對外關係方面,若該黨長期執政,必然會採取以制衡大陸為主的“親美、友日、拒中”政策,東海、南海政策將更加消極。

  國民黨敗選後,“老人並發癥”更加嚴重,政黨實力進一步萎縮,未來東山再起困難重重。各派系圍繞黨主席改選展開激烈鬥爭,黨內分裂危機加重,“本土藍”和“傳統藍”矛盾尖銳化,黨的政策全面走向“本土化”將是大勢所趨。

  從政治版圖和民意基礎看,民進黨在南部的支援基礎將穩固擴大,中北部將繼續開疆拓土。國民黨的支援者流失嚴重,中間選民、年輕世代、工商界等逐漸倒向,整個社會的親綠氛圍恐將更難扭轉。

相關閱讀:

領導題詞
  • 江澤民題詞

    江澤民題詞

    完成祖國統一大業是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鵬題詞

    李鵬題詞

    為祖國統一大業繼續努力!

  • 喬石題詞

    喬石題詞

    加強兩岸關係研究,促進祖國和平統一!

本所概況|網站管理|聯繫我們|加入收藏|設為首頁|電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辦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承辦單位:台灣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