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兩岸農業合作網  >   臺灣農業

詔正水産:閩臺漁業合作探路者

2018年03月01日 來源:福建日報

  在詔安縣西山農場的一隅,停放著一輛産自上世紀80年代的五十鈴貨車。儘管已廢棄二三十年,車身上“詔正水産聯合公司”的字樣依然清晰可辨。當時投用的10余畝鰻魚養殖池,也還保留著最初的模樣。

  它們的背後,有一個改革開放之初,臺商張正光幾經週折到大陸創業的故事。在去年南京舉行的2017年兩岸企業家峰會上,詔正水産聯合公司的老照片出現在展覽中,文字註明它是首家在大陸落戶的臺資企業。

  第一個招商引資任務

  詔正水産聯合公司,是詔安引進的第一個“三資”項目,也是沈良魁經手的第一個招商任務。

  1979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進了這個位於福建最南端的縣城。這一年,詔安成立進出口領導小組,專司外貿與涉外招商引資事宜。當時51歲的沈良魁被安排主持進出口領導小組辦公室工作。

  沈良魁的第一個任務,便是赴廣州春交會招商。

  “當時出差每天補貼1.2元,一去就是二十多天,但要自己先墊錢。沒辦法,只能將自家的花生出售給糕餅廠換路費。”對於當年艱難的招商經歷,沈良魁記憶猶新。在春交會上,詔安的招商團隊偶遇了在香港的臺商張正光。感受到了改革開放氣息的張正光,有意在大陸沿海地區發展臺灣時興的鰻魚養殖業。

  “那時的詔安,雖然漁業稟賦得天獨厚,但現代水産養殖幾近空白。相比之下,一水之隔的臺灣起步要早得多。”看到了産業前景的沈良魁當即向張正光拋去了橄欖枝,並邀請他赴詔安考察。

  歷經多次選址,張正光看中了位於詔安灣沿岸的國營詔安西山農場。“這裡位於鹹淡水交界地帶,水溫、酸鹼度、鹽分濃度等都很適合河鰻生長,且野生鰻苗資源豐富,誘捕鰻苗十分便利。”今年73歲的何濟壽時任西山農場場長,他説,對當地第一個“三資”項目,詔安格外審慎,“我們反覆通過福建駐廣州辦事處,了解張正光香港公司的運作情況、財務狀況與投資實力,還親自帶著他赴省、市辦理落戶手續”。

  此時距離1987年兩岸開啟交流還有8年時間,福建省尚無落地的臺企。為此,張正光決定以港商名義在詔安投資。最終,張正光名下的香港正光食品有限公司與西山農場簽訂了為期10年的合作協議,聯合創辦詔正水産聯合公司。1980年元月,該公司掛牌成立,並於次年7月領到了工商營業執照。雙方分別以資金與農場作價出資,各自投資50萬元。

  臺灣來了個總經理

  詔正水産聯合公司成立後,何濟壽任董事長,張正光任總經理。“當時,對於很多人而言,‘公司’‘董事長’等都是新名詞。”何濟壽説。

  不僅僅是稱謂,臺商張正光還帶來了包括企業組織架構、日常運作模式、銷售分紅等一系列關於現代企業經營與管理理念。“詔正水産聯合公司引入了簽到、簽退考勤制度,這在當時鮮有嘗試。為了調動積極性,公司員工的月工資近400元,比普通國營廠職工待遇多出了一倍。”何濟壽説。

  在漳州董事長和臺灣總經理的帶領下,30余人組成的團隊開始了創業之路。

  “以前詔安漁業以傳統捕撈為主,人工養殖僅限于利用土池養殖烏魚、鱸魚等零星嘗試。臺灣的現代水産養殖模式讓我們大開眼界。”何濟壽表示,詔正水産聯合公司通過香港,採購了飼料機、增氧機、發電機、冷凍車等全套設備,聘請了來自臺灣等地的技術人員,不足三個月時間,便建成了彼時在大陸領先的標準化水産養殖基地,面積近15畝。

  在何濟壽的印象中,這個敢為人先的臺商是一個具有實幹精神的企業家。“雖然年過半百,張正光依然事事親力親為,穿著連體防水服下水勞作。”何濟壽説,創業之初,由於對本土水質、氣候等自然條件缺乏了解,鰻魚養殖排塘率居高不下,技術團隊多番探索才逐漸攻克難題。

  1981年7月27日出版的《福建日報》,以圖片新聞的形式,報道了當時詔正水産聯合公司投産的狀況:“詔安縣與港商合資創辦的詔正水産聯合公司,飼養鰻魚,目前已放養一百多萬尾,生長良好。”詔正水産聯合公司的創舉,吸引了閩粵客商的關注,不少地方專門組團赴西山農場觀摩學習。

  比起初創時的紅火,詔正水産聯合公司的後續發展顯得後勁不足。“由於缺乏足夠的技術支撐,尤其是餌料搭配不合理,鰻魚苗生長緩慢,難以養成商品鰻。”何濟壽表示,另一方面,當時大陸市場對鰻魚缺乏足夠的消費能力,出口市場又沒有打開,鰻魚銷售舉步維艱。詔正水産聯合公司長期處於虧損狀態。

  留下閩臺漁業合作火種

  為了幫助企業度過時艱,當地不遺餘力。“當時,石斑魚在香港市場走俏,我們協調詔正水産聯合公司赴鄰近的雲霄縣收購石斑魚,並通過深圳向香港出口創匯。”沈良魁表示,詔正水産聯合公司還嘗試跳跳魚、螃蟹、羅非魚等多元經營,以彌補鰻魚養殖的虧損。

  但這並未扭轉連年虧損的局面。

  1986年開始,詔正水産聯合公司便陷入停滯,張正光也離開了詔安。

  1989年,詔正水産聯合公司還重新辦理了鰻魚苗50公斤收購許可證和産品出口手續,嘗試恢復生産,但最終難以扭轉頹勢。1991年,詔正水産聯合公司啟動了清算手續。

  作為第一個吃螃蟹者,詔正水産聯合公司並未走得更遠。但在詔安縣海洋與漁業局副局長陳碧池看來,它帶來了閩臺漁業合作的火種。

  經過現代水産養殖業洗禮的詔正水産聯合公司員工們,在企業停止生産後,紛紛自立門戶,試水鰻魚養殖,其中不少人獲得成功。20世紀90年代開始,漳州大量引進、繁育歐洲鰻魚苗。1996年,光是詔安一縣,成品鰻魚産量便達到3.6萬噸,産值超過3億元。

  在張正光之後,越來越多的臺商開始赴漳州投資興業,開展兩岸農漁業合作。1997年,漳州成為大陸首批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之一。“以詔安為例,它是大陸最早與臺灣開展合作交流、共同發展海洋漁業育苗的縣。”陳碧池説,高峰時臺商在詔安開辦的育苗場近10家,“目前,詔安育苗繁育品種有石斑魚、鱸魚、真鯛、斜帶髭鯛、對蝦等十多種,形成了牡蠣、對蝦、鰻魚、育苗四大基地以及捕、養、加工綜合發展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