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動態

臺梨模式重刮“梨旋風”,效益農業發源地再出發

2019年05月15日 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什麼是效益農業?在今天的浙江,這個答案豐富而生動:是賣20元一個的“紅美人”橘子,是賣10元一顆的白草莓,是賣上百元一串的“陽光玫瑰”葡萄……毫不誇張地説,浙江農業的廣袤田野,已經深深地嵌入“效益”的基因;浙江農民的頭腦,已經牢牢地樹立“效益”的理念。

  但是,將時間的指針撥回到20年前,這個問題卻能難倒不少農民。上世紀90年代,浙江開始大力提倡發展效益農業,然而,對於究竟什麼是效益農業,該怎麼發展,卻難有一個清晰的答案。

  陳紀蔚(右)帶領記者和大學生重溫《一隻梨賣了五元錢》。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 吳元峰 尹海木 攝

  正是帶著這樣的思考,當時的浙江日報記者朱仁華、陳紀蔚,來到基層這個“大課堂”尋找答案。在慈溪周巷鎮新繆路村,他們找到了答案——一隻賣5元錢的黃花梨,並於1999年1月13日在《浙江日報》頭版刊發消息《一隻梨賣了五元錢》。該報道在讀者中引起了很大反響,時任浙江省委書記張德江也給予充分肯定,慈溪周巷的黃花梨因此成為全省效益農業的典範。

  時光飛逝。如今,我們和新聞前輩一起重返那片不一樣的梨園。在這個夢開始的地方,在梨花朵朵之中,我們看到了纍纍碩果。

  慈溪周巷鎮蜜梨精品園採摘場景。

  來到周巷鎮新繆路村,我們重訪當年名噪一時的效益農業典範“臺逸”梨園。果園裏,梨樹排列整齊、間距適中,排水溝渠挖得深且寬,誘蟲燈、粘蟲黃板等物理防蟲設施一應俱全,好一派現代化果園景象!春末夏初,白色的梨花零星可見,拇指大小的小梨果挂滿了枝頭。湊近了,還能聞到果香。這淡淡的果香,把我們帶回20年前的那個冬天。

  1999年,朱仁華和陳紀蔚在慈溪採訪時,無意中得知當地鎮上有片“高價”果園。聽説那裏的梨一隻能賣5元錢,他們眼前一亮。當時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已有10餘年,浙江各地都發展了大面積的經濟作物,不少水果的供應已經從緊缺發展到局部過剩,水果“賣難”開始困擾果農。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懷著好奇走進新繆路村。

  1998年,幾位來自臺灣的果農在這裡承包了188畝果園,並成立寧波臺逸農業有限公司,當地老農陳桐芳受聘按他們的模式打理果園。在梨樹下,老陳介紹説:“外頭説的一隻梨五元,一點都不假。”這梨批發價達每公斤12元,算一算平均每個梨賣5元。

  時隔21年,如今72歲的陳桐芳帶著我們走進這片果園。雖然梨園已經變身為一個家庭農場,但依然是遠近聞名的樣板梨園。陳桐芳將梨園的特別之處娓娓道來:“這樣修剪,梨樹産量更高,兩三年後就能達到畝産2000公斤至3000公斤”“梨子不僅要‘穿衣服’,而且不同時期還要‘穿’不同顏色的‘衣服’”“這裡的産量遠高於當地1000公斤左右的平均畝産量”……

  而當年,也是聽著老陳的介紹,陳紀蔚將這些“秘訣”一一記錄下來,寫入報道中。“如今,在浙江各地的精品果園裏,不少類似的生産技術早已被廣泛應用。”陳紀蔚説,可在20年前,這樣的生産方式和精品農業的理念是絕大多數浙江農民聞所未聞的。

  一時間,慈溪“臺逸”梨園成為效益農業的典範,各地農場主、農業部門負責人紛紛趕來學習,把這裡的經驗傳了出去。正如報道的編後語中所期望的,“把農業當作精品來經營,嚴格按照標準組織生産和銷售、追求品質和效益”這一新觀念,隨即漸漸深入人心,並轉化為浙江大地上的一個個現代農業園。

  上世紀90年代末,梨農在賣梨。

  在新繆路村,我們邂逅了村黨總支書記、種梨大戶唐常清。20年前,陳紀蔚到村裏採訪時,唐常清還在外務工,兩人從未謀面。談起《一隻梨賣了五元錢》,唐常清感慨地説:“這是改變了我一生的新聞。”

  原來,報道見報後,不僅全省各地不少農民來到周巷取經,許多慈溪本地人也因此回鄉投身農業。那陣子,陳桐芳成了村裏的名人,遠近的果農都來向他求教,唐常清便是其中之一。

  “學技術、學方法,都不如學理念。”雖然“師出同門”,唐常清和其他梨農卻有些不一樣:除了學生産技術,他更看重果園的現代化管理。他堅信,這才是“臺逸”果園能做好的秘訣。

  “受限于傳統的小農意識,有些農民在‘臺逸’學了剪枝、施肥等容易上手的技術,對成本較大的措施就選擇先‘放一放’。”唐常清舉例道,為了避免颱風季落果,“臺逸”果園在1998年就投入46萬元搭建架子,固定梨樹。可是,許多農戶因為投入大就“過濾”了這一技術。後來,吃了幾次颱風的苦,農戶們才漸漸明白:不同於靠天吃飯的傳統農業,效益農業少不了投入。正是在這樣的理念指導下,唐常清在自家果園裏深挖溝、廣搭架,該建的農業設施一個不落。唐常清家的梨園畝産值比周邊其他梨園要高出不少,種植面積也從最初的幾十畝發展到了如今的近300畝。

  在新繆路村梨文化博物館裏,我們看到,相較20年前,這裡的精品梨“家族”壯大了不少。除了黃花梨,又新增了“翠冠”“玉冠”等新品種。“這些年,我們一直緊跟省農科院,他們有什麼梨樹新品種,我們總是第一時間拿回來試種。”周巷鎮農辦主任許雲峰説,去年他們率先試種的新品種“新玉”在市場上一炮打響——把每只六七兩重的精品梨裝成禮盒,平均一隻梨能賣20元。

  一步領先,步步領先。“當年,新繆路村的梨農靠著勝人一籌的種植技術和精品理念,把黃花梨賣出高價;如今,他們又不斷引進新品種,牢牢佔領市場。”陳紀蔚感慨道,周巷人如今在臺灣果農的基礎上走出了一條自己的精品特色農業之路。

  農業生産車間裏的立體栽培。

  離開周巷,驅車沿著中橫線行駛約50分鐘,便是一望無垠的灘塗。在這裡,慈溪效益農業譜寫了新的篇章:一隻梨發展成了一個可複製的模式。

  “人多地少的慈溪發展現代農業,資源稟賦不算好。”慈溪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方雲華告訴我們,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慈溪在灘塗上造出了高産良田。在農業部去年首批認定的20個國家現代農業産業園中,慈溪現代農業産業園榜上有名。這裡的“産業化規模基地+加工+科技”的“慈溪模式”,也被認定為全國現代農業發展的七大模式之一。

  在這片15.5萬畝的田野上,慈溪人以工業的理唸經營農業。田野裏,寬闊的道路四通八達;現代化的農業生産車間裏,水、電、氣等基礎設施一應俱全;高産良田涉及的農業人口達6000多。他們把農場建成工廠,以畝均論英雄。在正大蛋業的現代蛋雞智慧養殖基地裏,6列8層飼養設備有序運作,蛋雞餵養、雞蛋採集、産品包裝實現全流程自動化。慈溪正大蛋業有限公司總裁衛文剛介紹,這個佔地400畝的蛋雞場每天産出雞蛋約70萬枚,每年可輸出雞蛋2億枚。

  “過去,慈溪農業憑著一隻黃花梨成為全省效益農業的典範,如今,慈溪要為鄉村産業興旺輸出制度經驗、模式創新。”方雲華直言。在慈溪坎墩,佔地3280畝的大學生農業眾創園專門用來孵化鄉村振興的産業項目,吸引農創客入駐。短短一年多時間,已有一批“80後”農創客來此租用了400多畝土地,發展精品水果、花卉種苗等項目,創造年産值近千萬元。據了解,目前慈溪市已培育新型職業農民1000多人、農創客180多名。

  在周巷鎮新繆路村,在慈溪國家現代農業産業園,在大學生農業眾創園……我們看到了“70後”“80後”“90後”一張張活力四射的面龐,更看到了慈溪人在效益農業這條路上越走越堅實的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