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農風采

【臺商在惠安】我是“正港”的惠安人

2016年12月28日 來源:惠安鄉訊
  沉穩內斂、禮讓謙恭,這是臺商陳聖年給記者的第一印象。陳先生是福建恩聖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到祖國大陸創業已經有20多個年頭了。其間,幾經創業的潮落潮漲、人生的酸甜苦辣。他心裏始終記著:我是地地道道的惠安人。
  父親叫我們多回惠安看看
  陳聖年的父親陳式彬是螺城鎮前型村人,從廈門美華中學畢業後,1947年派到臺灣從事教育工作,主要講授中國傳統文化。
  “當時,老家窮,父親去臺灣支教,工資高些,才能貼補家用。”陳聖年1957年12月出生於臺灣高雄,父親此前的經歷,大多是從哥哥姐姐那裏聽來的。
  1949年後,兩岸進入隔絕狀態。陳聖年的父親從此與老家斷了聯繫。
  “每逢節日,父親總會想起惠安的親人。”陳聖年告訴記者,1986年父親第一次回到老家時,老淚縱橫,“那時爺爺奶奶都已去世,他老人家覺得虧欠了父母。”
  父親生前一直教育陳聖年兄弟,有機會要多回惠安。上世紀90年代,陳聖年大多時間都住在深圳。但每年或每隔一年,他都會回惠安來掃墓祭祖。
  陳聖年的母親是螺陽鎮村下村人。結婚一週後,就跟丈夫到了臺灣。那時日子很苦。“我三歲時,出了麻疹,才第一次吃到一碗白米飯。”陳聖年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父親還要寄錢給在大陸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日子很艱辛。在臺灣,他們又沒有土地,母親往往只能買那些不好的地瓜來煮。
  陳聖年13歲時,母親去世。生活更加不易。陳聖年介紹,那時沒錢買布,就用美援麵粉袋做內褲。袋子上有“握手”的圖案及“中美合作”字樣,做完後的褲子,圖案剛好在屁股的位置,赫然在目,遭到了同伴的嘲笑。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兄妹四人從小就非常懂事,大哥成為了臺灣的高考狀元,後來到美國矽谷從事電子行業。
  不懼挫折 因為我是惠安人
  陳聖年的第一個廠子是紙箱加工廠,1989年在深圳成立。
  “大哥在美國,比較有遠見。”陳聖年介紹,大哥認為祖國大陸是未來全球經濟發展的引擎,因此兄弟們合夥在深圳投資辦廠。
  萬事開頭難。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廣東政策寬鬆、商機無限,但陳聖年不會説粵語,交際圈小,生意很難做。同時,那時還沒有“大三通”,回一次臺灣要繞道香港,非常麻煩。
  1998年金融風暴後,競爭壓力陡增,在困難挫折面前,陳聖年咬著牙根堅持下來,因為“我內心一直有這樣一個信念:我本是惠安人,能夠吃苦耐勞。”
  為了發展,陳聖年開過KTV,種過美容瓜,做過國際貿易,也從事過陶瓷禮品加工,還有高爾夫球用品銷售。“一個魚塘裏釣不到魚了,你就要想辦法找另一個魚塘。”儘管生意時起時落,但他總是樂觀面對並繼續開拓向前。
  回鄉創業期待回報父老
  “每個創業者都有一個夢,如同給自己畫一個餅。我的餅不僅我在畫,所有的好友都在幫我畫。”陳聖年感謝一直給與予支援的各方親友。去年4月底,陳聖年的恩聖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進駐惠安,就得到不少人幫忙。
  2013年,回到臺灣的陳聖年碰到一個同學,從而掌握了水産養殖技術。隨後,他在漳州龍海的8個鄉鎮,與8個農民合作搞起了水産養殖。
  去年4月,一個基督教會的教友告訴他惠安臺灣農民創業園正在招商。他馬上邀請惠安相關人員到龍海養殖基地考察。當月底,他的公司進駐惠安臺創園了。
  “我在山霞鎮下坑村的養殖基地是個工廠化的水泥池,有5000多平方。”陳聖年透露,下月將引進30萬苗的日本對蝦,“這種蝦個頭大,養大後三隻就有一斤。”而在老家前型村隔壁的溪南村,他還租來50畝左右的池塘,養殖了兩三百萬苗的金剛蝦,長勢喜人。
  “沒有走過的路叫路,走過的路都叫人生。”談起這麼多年創業的艱辛,陳聖年笑著説。這當中他也積極參與扶貧濟困,“父親生前,一直教育我們,事業有成要多幫助父老鄉親。這是惠安家鄉的老傳統,必須繼承發揚。”
  注:“正港”是閩南話“正宗”“真正”的意思